那夜,我醉了

都市言情

夜下人群,灯红酒绿。我见证待我如子的老板一生奋斗,励志成为人上人!穷困潦倒的我便去了环肥燕瘦,莺莺燕燕的会所中开始拼搏;在这里,你会看见不一样的世界,为了利益,一切都可抛弃,化为工具………

推荐阅读:那夜,我醉了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寂寞的夜,伴随着劲爆的音乐,舞池中的男男女女疯狂着扭动着身躯,宣泄着心中的躁动。
    我走进了会所,不少人注意到我,纷纷恭敬的朝着我打招呼。
    “鑫哥好。”
    “鑫哥来了啊!”
    ……
    我们这家会所集休闲,餐饮娱乐于一体,出来玩的朋友都知道,这里是有钱人的天堂,你只要舍得花钱,我们这里可以满足你所有的要求。
    我是这家会所两个经理之一,我们这里平时都是由经理负责,而我们的老板平时是不会来的,因为他手上的生意众多。
    当我越过舞池,向楼上走去的时候,被一个丰满柔软的身体搂住了。
    “鑫哥,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
    这甜到了骨子里的声音,以及这丰满到爆的身躯,不用回头我也知道是芳姐。
    芳姐松开了我,走到了我的面前,她今天穿着一身紧身的小皮衣,领口开得极低,粉色小短裙,堪堪遮住了隐私的地方。
    她晃动这我的手臂,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身体微微的摆动,幅度不大,却充满了诱惑。
    既然她送上门来,想必有事所求,我自然没有客气将手伸进了她的衣领。
    “鑫哥,讨厌了,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
    芳姐打下了我的手,腻声说完,在我耳畔吹了口气。
    耳朵痒痒的感觉让我脊椎发麻。
    眼前的芳姐不愧是曾经的红牌,这勾引男人的手段果然了得。
    “说吧,什么事情?”我坏笑着问道。
    “还能有什么事情,最近生意不好做了,求鑫哥你给我手下的小妹安排个好时段呗。”
    芳姐说完拉着我来到了吧台。
    她点了两杯鸡尾酒,端起一杯,轻轻晃动递到了我的唇边。
    我没有让她喂我,而是自己接过来一口喝了下去。
    这个酒的味道很独特,酸甜之中带着些许的辛辣。
    她端起了另一杯,轻轻的抿了一口,添了一下唇角鲜红的酒液,之后身体就朝着我倾了过来,纤纤玉指摩挲着我的喉结,吐气如兰的继续说道:“我被华哥欺负了呢!”
    芳姐声音中饱含委屈,胸口越发的贴紧了我的手臂,将我的胳膊深深的夹住了。
    那两团柔软非常的有料,而不失弹性。
    虽然芳姐已经二十八岁了,但还是很有本钱的,不仅仅是脸蛋保养得特别水嫩,这身材更是是一等一的棒。
    她这个年纪早已没了小女孩的青涩,无时无刻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
    如果她肯狠下心从操旧业,哪里还需要红牌,她自己就是最大的红牌。
    像是芳姐这类的妈咪,都不属于我们管的,她们手中有固定的小姐资源,混迹在各大娱乐场所。
    对于她们,我们是能不得罪就不得罪,毕竟要是逼得她们去了竞争对手的那边,可就得不偿失了。
    而她们也不是靠着我们吃饭,客人的消费提成以及小姐的出台费,就是她们最大的收入。
    “华哥他敢欺负你?我可是听说昨天西区,就你手下的小妹安排的时段最好。”我没有更加过分的占芳姐的便宜,正色着说道。
    “华哥给我安排好时段是有目的的,他想包我手里的薛琴,若是其他人还可以商量,可是薛琴是我手里的红牌,我舍不得啊!”
    芳姐叹口气,秀眉紧蹙接着说道:“华哥说了,若是薛琴不答应,就不安排好的时间段儿给我了。鑫哥,你可得帮帮我啊!”
    芳姐口中的薛琴我是见过的,确实是个美人坯子,虽说是小姐,却有一种大家闺秀的气质。正是因为这样,芳姐才一心将她培养成手中的红牌。
    女人嘛,越是清高越是有人想要去征服,这很正常。
    这件事情,我实在是不想插手,原因很简单,芳姐口中的华哥和我不和,这里人尽皆知。
    她说的华哥就是这里除了我之外的另外一个经理,名叫李华。
    他之所以能够当上经理,完全是裙带关系。
    他年轻时勾搭了我们这里一个大股东的女儿和他私奔,再回来时,连孩子都有了,这才让大股东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他。
    因为大股东的女儿在生孩子的时候难产死了,所以李华回来之后,没少挨白眼和挤兑。但是他为人圆滑,处处装可怜,大股东念在女儿和孩子的份上,还是选择提拔了他。
    我和他不和的原因,是因为我的老板和大股东不和,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就有些理不清楚了。
    会所是我们两个在管理,我管东区,他管西区,平日里是井水不犯河水。
    按道理来说,李华头上有大股东压着,如此明目张胆的要睡了薛琴于理不符。
    芳姐看着我沉思,倒是很识趣的没有打扰我。
    “这……”
    见我有些犹豫,芳姐贴过来对着我耳根说道:“不忙的话,鑫哥可以请我去经理室坐坐吗?”
    说完,她还在我的耳根轻轻的‘啵’了一下,简直撩的我心痒痒。
    “好啊!”
    我欣然答应了,顺势还在她的翘臀上面掐了一下。
    这弹性真是好啊!
    混迹在这种地方,无论是利用还是逢场作戏,我身边的女人自然少不了。
    这芳姐自己送上来,我自然要品尝一番她的味道。
    因为我是这里的经理,所以专门在二楼有间办公室,平日里,诱惑我的小姐没事就往我的办公室跑。
    上了二楼,音乐声就小了许多。
    经理室门口,我掏出钥匙打开门,芳姐迫不及待的推着我进去,还顺手将门反锁了。
    这么迫不及待。
    我半倚靠在办公桌上面,芳姐倾身压了过来,双眼微闭,露出一脸魅惑的表情。
    她的小手滑进了我的裤子里面小兄弟一瞬间被她抓住,她那娴熟的手法……
    享受了一会儿之后,我阻止了芳姐继续的动作。
    虽然我在这个地方做过很多次,但是芳姐可不是什么好敷衍的人。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还是强忍着感觉叫停了。
    芳姐一脸哀怨的看着我,眼中蕴含这泪水。
    虽然明知道她这幅表情是装出来的,我还是有些心疼。
    男人有时候,就是……
    “好了芳姐,把事情原委告诉我吧!”
    我可不是个二愣子,为了眼前的色相就胡乱许诺。
    芳姐靠在我的身上,玉指就胸口不断的画着圈圈,“鑫哥,我培养一个红牌也不容易,特别是这年头,想要找个干净的,比登天还难啊!找到了还得给她准备各种名牌,报各种培训班……”
    抱怨完了芳姐叹口气,继续说道:“华哥看上了薛琴,和我多次提过,昨天更是给我下了最后期限。若是这薛琴没了落红,可就不值钱了,我亏大了。”
    我听到这里眉头微微蹙起,这件事情看来不简单啊!
    “华哥什么来头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上头有大股东压着,他敢乱来么?”我皱眉问道。
    “大股东?那个老头子还能有几天可活?华哥现在会顾忌他……”芳姐不屑的说道。
    “竟然有这种事,难怪。”我瞬间明白了。
    见我不知道这个事,芳姐知道多言了,连忙求我:“鑫哥,这个事,你可别让老板知道。我能知道也是因为华哥喝多了……”
    “放心,我懂。这件事情我回头和华哥商量商量吧!”我皱眉说道。
    别人的家事我自然没什么兴趣八卦,李华能玩死大股东继承对方家产,那是他的本事,但对公司不利,我自然不能放任。
    芳姐见我答应,立刻激动,脸上带着喜色:“鑫哥,你果真是好人啊!”
    我听着这个话,忍不住的笑了。
    做我们这一行,居然还有好人这个词。
    芳姐娇羞的看着我,露出一副小女儿的姿态,脱掉了他的小皮衣,继而掀起了她的衬衣。
    她,竟然没有穿胸衣。
    面对眼前的波涛汹涌,我狠狠的咽了一下口水。
    “芳姐啊,你还真的个妖精!”
    我顺势将她搂了过来,按到了身下。
    “讨厌。”
    芳姐娇斥一声,推开了我,解开了我的裤子。
    她竟然含着了我的小兄弟,而她的身体也越来越软,随着‘啪嗒’‘啪嗒’的声音,空气中飘散着一种别样的气味儿。
    正在我忍不住想要进一步行动时候,‘叩叩’敲门声响了起来。
    我们两个的动作同时一滞。
    芳姐哀怨的说道:“这人怎么这么会掐时间啊。”
    说完,她急忙捡起衣服,穿了起来。
    被人打断,我心情自然也十分的不爽:“谁啊!”
    门外传来服务员恭敬的声音。
    “鑫哥,305总统包间有人闹事,我们不知道怎么处理。”
    “草,那要你们有什么用!”我怒声说道。
    芳姐见到我发脾气了,赶紧贴过来给了我一个香吻。
    “我去看看。”我不顾芳姐哀怨的眼神,整理了一下衣服,打开了门。
    门外,服务员恭敬的低着头,眼神却飘着进了经理室。
    我转头一看,芳姐此时衣冠不整,空气中还散发着异样的味道。
    我轻轻的咳嗽一声,服务员赶紧就收回了眼神。
    当我准备走的时候,芳姐一把拉住了我:“一会儿可以继续的,等你哟。”

    推荐阅读:那夜,我醉了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