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小农民

都市热血

 

弃少江游传承了一枚破旧戒指,从此走上逆天的人生,拳打东山虎,醉枕美人膝。 这是一个学霸的故事,一个首富的故事,一个神医的故事,一个功夫王子的故事,更是一个多情种子的故事。

 

推荐阅读:逆天小农民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遗产

    江游差不多是一个孤儿。母亲在他出生的那一年死了,名义上,他还有个父亲,姓魏,名长江,是一个大企业家。

    不过,魏长江从来就没有承认过这个儿子。

    十七年前,魏长江和一个叫宋佳的女人结婚了,她是一个很有背景的女人。魏长江就是借助这个女人,短短的十几年时间里,一跃成为富豪榜上的一颗耀眼明星。

    谁知,正当魏长江准备冲刺首富的时候,他得病死了。

    江游应邀参加了追悼会。

    魏长江英年早逝,这是一件大事, 来参加追悼会的不仅有企业界的大佬们,还有许多政要。

    江游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妹,魏少君和魏思薇。

    魏夫人宋佳恨恨地看了一眼江游,又轻蔑地看了几眼魏长江的法律顾问。

    “什么也不能让他得到。”

    魏夫人宋佳有这个决心,也有这个能力。

    魏氏家族集团没有她宋佳的背景,魏长江的公司顶多现在也就是一个三流企业。

    魏长江有一份遗嘱,这对于宋佳来说,很有些令她气恼。

    这死鬼,竟然背着我立下遗嘱,哼哼,我倒要看看,你的遗嘱能够实现几分。

    公布遗嘱在宋佳的强势干预下,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公布的。

    魏少君得到了股份、房产,他成了集团的实际掌控人。

    他的妹妹魏思薇,也得到了一笔股份以及几处房产和数目不小的现金。

    可是,江游,他却得到了魏长江家传戒指一枚。

    宋佳听完,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她朝江游笑了笑,又朝她的秘书说了几句话。她的秘书转身进了屋子,不久出来,来到江游面前。

    “这是夫人给你的。”

    他手里拿着三万块现金。

    江游瞥了一眼现金,用手推开了,他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呼啸而过,紧接着,他快步离开了魏家。

    回到家里,江游才拿出这枚戒指仔细端详着。

    难道,这枚戒指有什么深意吗?

    江游细细地看着。

    这是一枚质地都很难确定的戒指,玉石,还是普通石头都很难说,还破损了一块。

    草,这就是我继承的遗产?

    怎么看,都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只毫无半点经济价值的破旧货。

    江游心中的草泥马又开始呼啸。

    魏长江啊魏长江,你怕老婆也不至于怕成这样吧?人都死了,你就不会给我留几分股份,几千万的现金吗?给了我,你又不会多死一回!

    一只破旧的戒指——哎,江游已经是第五次把它丢在地上了。

    咦?

    奇了怪了,这血被它吸收了?

    江游的手指不小心被割破了一点,鲜血粘在戒指上,眨眼间就无踪无影了。

    接下来,他头一晕。再举目一看,江游心脏都差点窜都喉咙里来了。

    他坐在大海之中——脚底下,是一块十米见方的海礁。

    江游摇了摇头,用力揉了揉眼睛,确定不是幻觉之后,他几乎要哭起来。

    困在这海礁上,不淹死也会饿死。

    迷茫了好一会,江游低头看着手里的戒指,难道是这厮在捣鬼?嘴里轻轻地念了一句,“出去!”

    眼前一闪,景色瞬间又变回了往日的景色。大海消失了,他又回到了自家的葡萄树架下。

    “幻觉?”江游想。

    不对呀,刚才的景色历历在目。

    不管怎样,江游都希望刚才那场情景再现一次,他默念了一句,“进去!”奇迹又发生了,他又一次坐在大海中的小礁上。

    这次,他看清楚了,湛蓝的大海上,微风吹拂,几只海鸟悠然地在水面掠过,清澈的海水皱起细小的海浪,轻轻拍打着海砂。海礁,中央有一股泉水,拇指大小,垂直向上喷射,足有一尺多高。

    江游尝了尝,泉水甘甜可口,微微带有一丝岩石味。这是正宗的深岩矿泉水。

    他在几次进出之后,江游几乎要惊呼,原来,这是一个随身空间!

    过了好一会,江游才略微平静下来。

    接下来,江游拼命地思考,这个随身空间的作用。

    他想到了那股矿泉水。

    这是正宗的深岩矿泉水,矿泉水中的极品——要是开发成瓶装矿泉水,那将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江游胡乱地想着,做着发财的美梦。

    卖矿泉水,理想很丰满,但那需要一笔很大的投资,对于江游来说,现实骨感了一些,还是实际点吧,先……什么来着,海钓?对,先试试海钓。

    江游平日在家里就喜欢钓鱼。他早就梦想着哪天可以到大海里垂钓一番。现在,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他做好了海钓的准备,再次进入海岛,开始了第一次垂钓。

    他准备得很充足,足足带了四根海杆,可是,他才支撑好第三支鱼竿,就有一支鱼竿铃声大作,江游用冲刺的速度奔过去,猛地攥起鱼竿,用力往后一甩。

    你妹,好沉啊,一条大家伙上钩了。

    江游握着鱼竿,用力控制着海鱼,他要慢慢消耗海鱼的体力,这是他第一次海钓,经验不足,所以,他一再告诫自己,耐心点,耐心点。莫若过了十来分钟,才把海鱼第一次拉出水面。

    好家伙,是一只石斑鱼,足有十斤大小!

    江游慢慢悠着丝线,他不急,他知道,这家伙肯定还要挣扎几次。

    果然,石斑经过几次挣扎之后,渐渐没有了体力。江游又用了一刻功夫,才把石斑鱼弄上荒岛。

    第一次海钓很兴奋,但也把他累得筋疲力尽,他坐下,喝了几口泉水,拿起一个红富士苹果吃了起来。

    没等他吃完,铃声又响了,又一条海鱼上钩了。江游丢下苹果,攥起鱼竿用力一甩。好哇,又是大家伙。

    这一次,江游钓上来的是一条十多斤重的大鲈鱼。

    这一天的收获真的不小,他总共钓上来三条三斤左右的大黄鱼,八条六到十斤的石斑,十三条十多斤的大鲈鱼,还有二十多条其他鱼。

    都是野生的。

    按市价,可以卖到多少呢?两百多斤海鲜,还都是野生的!

    江游脑海里出现了钱的影子。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江游收拾好钓具,放在沙滩上,他不必把它们带回去了,这里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拎着鱼,默念了一句,“出去!”

    他从海岛里出来了。

    “咦,不对呀,这……太阳,怎么还挂在原来的地方?”

    他记得,进去的时候,大约是下午一点左右,在荒岛上钓了一天的鱼,可出来,现在才一点半。

    好大一个疑问啊。这时间?

    推荐阅读:逆天小农民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