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小农医

都市热血

 

在那美丽的百花村,有一个神奇的男人。 作为一个医术奇才,村医白浪带领乡亲们开发荒山建旅游区,修桥补路盖学校、发展养殖建农场! 一步一脚印,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成为远近闻名的慈善大亨!

 

推荐阅读: 逆天小农医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白浪的美梦

    “翠花,别这样……”

    在一间破茅房之内,白浪身体发烫,焦急地推开王翠花雪白的玉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王翠花眼神抚媚,面容姣好,最重要的是她正直那少妇年华,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透出令男人血脉喷张的诱惑。

    “白浪,我们郎情妾意,这里又没人,你怕什么?”

    王翠花脸颊翠红,身子一扑!

    “唔!” 白浪如触电一样,全身的细胞都被打开,使得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嗬!”

    一阵寒冷之感,让白浪猛地从午睡中醒来!

    “这是……哪儿……”

    白浪还在舒爽中喘着气,双眼游离之际,他发现茅房还是那间茅房,可是王翠花却不在。

    他又看向茅房外面的太阳,又看着掉落在地的中医古籍,白浪终于想起刚刚去疏通水渠之后就躲在茅房看医书,却不小心睡着了。

    “原来,老子刚刚是做梦?”

    想起梦中王翠花的抚媚和美好,白浪拳头紧拽,大觉惋惜!

    “真是没用的家伙!”

    他一巴掌扇在自己颇为帅气的脸上:“刚刚要做正事就缴械,天知道哪天才能再做这样的好梦!?”

    白浪之所以做梦也惦记着王翠花,是因为前几天给王翠花送中药的时候,无意中看到王翠花沐浴。

    “啧啧啧!”

    热雾下的美好,就如花香吸引着蜜蜂一样,深深地把十八岁的白浪给吸引住。

    十八岁,正是发育旺盛的时候,对男女之事更是充满好奇和冲动,白浪也不例外。

    若不是他还有点良心和克制,那天晚上他保不准就冲进王翠花的澡房,来一个遭遇战了。

    “妈的,做好人真太他娘的难!”

    回到家里之后,白浪脑子里想的都是王翠花的雪白,居然辗转反侧,一晚上没有睡觉。

    之后,白浪又忍不住身体强烈的冲动,连续四天‘不经意’地看到王翠花洗澡,就好像上瘾似的!

    日思夜想之下,白浪饶是年轻精壮也有些吃不消,要不是他给自己开了几副补药,估计营养就跟不上喽!

    每一次满足之后,白浪也对王翠花感到可惜:“嫂子那么年轻漂亮却要守寡,真是可惜。”

    三年前,王翠花嫁给白浪家隔壁的冯长,因为冯长比白浪大七八岁,即使白浪跟冯长家没任何血缘关系,可是他还是称冯长为哥,称呼王翠花做嫂子。

    可是一场意外,使得冯长英年早逝,自此留下刚刚娶过门的美貌妻子王翠花,还有年迈的老母亲。

    当所有人都以为王翠花会离开百花村的时候,22岁的王翠花却毅然留下照顾体弱多病的冯老婆子。

    这一照顾,便是五年。

    到去年夏天冯老婆子去世了,翠花嫂子才轻松一点,可是她家就剩下她一个孤苦伶仃了。

    出于可怜和欣赏的原因,白浪经常会帮翠花嫂子干活,一来二去之后二人的关系可好了。

    随着五年的变迁,少妇该有的抚媚和丰满,王翠花都有;少妇没有的青涩和柔情,王翠花也有!

    这种诱惑不但迷住了白浪,也让村寨几条村子的好些汉子对王翠花起了垂涎之意。

    尤其是隔壁李家村的李痞子,这混蛋还曾经想过强行侵占王翠花的身体,让她成为自己的私人物品。

    毕竟对于一个家里没有男丁的寡妇王翠花,一旦将她驯服的话,这日后的日子可谓是另有一番滋味。

    懂的人都懂。

    不过,李痞子肮脏的想法一直没有得到真正的实施,因为白浪经常守在王翠花身边。

    别看白浪只有一米七五,个子不高身材也不是特别壮实,可是他横啊!像他这种打起架来都是不要命的家伙,可不是谁都能惹得起的。

    即使这样,李痞子依然没有放弃占有王翠花的愿望,一有空就会来百花村瞎逛,实则是想寻找机会。

    ……

    “白浪!你小子是不是又躲在茅房看书!”

    一把好听的吆喝声打断了白浪回味的思维,听声音能知道,是王翠花喊自己了。

    “嫂子?”

    白浪吃了一惊,急忙把裤子整理好,免得威武过度,吓到好嫂子王翠花。

    把头往外面探去,只见王翠花正带着一顶草帽,一颤一颠地往茅房走来,说不出的好看。

    “可算找到你了。”

    她走进之后,一阵不可言喻的香味随机飘入白浪鼻子里,令白浪感到心跳加速,舌头干燥!

    尤其是王翠花胸口上分开的纽扣,一吸一张的,不经意却不可避免地勾起白浪旺盛的欲望。

    “嫂子,怎么了?”

    想到刚刚在梦中和王翠花的缠绵,白浪脸颊发热,双眼却忍不住看向王翠花成熟的身体。

    被白浪偷看,王翠花噗呲一笑,打趣道:“你小子也开始长大了,居然敢盯着老娘看?好看不?”

    白浪急忙用医书盖住裤子,辩解道:“我、我是看你气血都好起来,替你开心而已!”

    王翠花微微一笑,轻轻波弄耳边的头发:“喝了你给我的中药之后好多了!没想到你这小子的医术还挺管用咯!”

    说起医术,白浪很是得意,道:“那可是!咱师父可是妇科圣手李老翁来着!”

    “那你就好好跟李老翁学本事喽!”

    估计是热了,翠花嫂子脸色潮红,用草帽给自己扇了几下,笑道:“没想到这里还挺凉快。”

    微风吹开王翠花的衣领,只见那里的雪白若隐若现,就好像白玉似的,精致得令人想触摸。

    “是啊,挺凉快的……”

    白浪看得过瘾,美滋滋地问翠花:“对了嫂子,你找我有啥事?”

    王翠花欣慰而笑:“托你的福,咱玉米地的水渠有水了,给你一点奖励!”

    接过青瓜,白浪若有所思。

    王翠花含羞一笑,道:“白浪,你别忘了今天要去帮李老翁采草药,不然他可要揍死你喽!”

    白浪轻拍脑门,抱怨道:“哎呦!我顾着看书,都忘记李老翁要我帮他去灵山采些草药了!我这就去!”

    想着王翠花对自己的好,乐呵呵地往灵山赶去,为李老翁采药。

    李老翁。

    李老翁是李家村的人,也是山寨附近几条村子的赤脚医生,专治妇科各种疑难杂症,白浪看的各种医药古籍也是他给的。

    十八年前的夏天,李老翁在灵山龙泉采药的时候捡到一个病怏怏的小男孩,因为李老翁孤身寡人,所以他就把孩子送到百花村的白浩山家里收养。

    百花村盛产金银木,开花之后满屏都是雪白,被风吹起来的时候像极了浪花,所以李老翁帮小男孩取名白浪。

    自白浪识字之后,他就跟李老翁学习医术,李老翁也不藏着捏着,把自己懂的都慢慢教给白浪。

    这样一来,白浪和李老翁可谓是亦师亦友,感情堪比亲人。

    ……

    爬着山,白浪嘴里嚷嚷:“李老翁闲得慌,最近老是考我医术!要不是看在他九十多岁的份上,我才懒得记那些文绉绉的东西!”

    虽说嘴硬,可是白浪还是乖乖背起《世补斋医书》的记载:“太阳病,发热而不渴,恶寒者为温病,恶热者为寒病……”

    到了下午四点左右,白浪终于来到深山,根据李老翁的要求开始采摘‘马钱子’;的树叶和果实。

    “我得赶紧搞定,估计下山还够时间偷看翠花嫂子洗澡!昨天嫂子里面那件衣服真好看!不知道今天会是什么色?”

    就在白浪‘胸怀大志’,自娱自乐笑嘻嘻的时候,草药丛中闪过一阵骚动!

    “嗯?”

    白浪眉头一皱,医书的记载随即浮现:“野生马钱子味苦,而且有大毒,一颗果实足以让成年男人麻痹甚至瘫痪,所以极少有动物会在这附近栖息!”

    那么,到底是什么在下面?

    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白浪用大剪子撩开草丛,竟然发现草丛下有一条拇指大小,呈深褐色的爬行纹路!

    “这……!”

    看到这条纹路,白浪身心巨震!

    “血蜈蚣!?”

    “难道……”

    白浪脑海里的知识飞快涌出:“根据《百皇虫著》的记载,血蜈蚣只长在深山,而且只会在酷夏的申时出没,游走之际会露出深褐色的纹路!”

    震惊之下,白浪急忙翻出国产手机看时间,发现时间正是下午4点30分!

    “现在正是申时,纹路也完全符合,加上能在马钱子下面栖息的家伙,这条绝对是剧毒血蜈蚣,错不了!”

    想到推测完全正确,白浪兴奋得猛地用拳头捶打自己的手掌:“血蜈蚣可是治疗肺病的宝贝疙瘩!县里的回春心大药房明码标价五万元一条收购!要是让我逮住一条的话,那就发财了喂!”

    推荐阅读: 逆天小农医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