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宠霸爱:路少,夫人又跑了

都市言情

传言:安家大小姐为了攀上路家,强买强卖地嫁给了路卿宇。 婚后: “报告路少,夫人又搞垮了一家公司!” 路卿宇:“再开十家公司让她玩。” “报告路少,夫人想去游乐园坐摩天轮。” 路卿宇:“在别墅后山上建一座。” “报告路少,夫人又跑了!” 路卿宇冷眼微眯:“给我追。”

 

推荐阅读:强宠霸爱:路少,夫人又跑了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五千万来买她的命,太多了

    日本,正是深冬,寒风刺骨。

    “臭娘们,一点不识趣。”满脸油腻的中年男子在餐馆里怒摔手中的碗,啪叽一声,瓷碗支离破碎。

    安安抿着唇,低头不语,嘴唇惨白无生机,纤细如葱的手死死抓着手中的菜单。

    吵吵闹闹的小餐馆里,不时有人投来打量的眼光,犹如芒刺在背,脸上的汗更加密了。

    “安安,你究竟想干嘛?”老板娘气冲冲地走过来,不由分手地揪住了她的耳朵,转眼满脸笑容地跟旁边的男人道歉,“银桑,是我管教不力,您别放在心上。”

    既是生理期,原本就不舒服,这会儿被人非礼反落了个不是,安安心头愈发暴躁,不由地往后退了一步,想要挣脱。

    见她挣扎,老板娘越发不悦,一脚朝她膝盖踢去,剧烈的疼痛从骨子里蔓延出来。

    安安皱眉,深吸口气,一把将手中的菜单扔在桌上,两三下降身上的工作服脱去,声音低沉冰冷:“我不做了。”

    街上霓虹旖旎,只是冷风无孔不入,安安整个人缩成了一团,瑟瑟发抖。

    手指尖的烟徐徐燃烧着,一点火光在黑夜中坚强而固执地点缀着,是她最后一点温暖。

    人生凉薄,冷暖自知,她早已明白的。

    深吸口烟,看着缥缈的烟雾从嘴里一点点吐出,安安不觉一笑,苍白而精致的脸,美丽又凄凉。

    银色兰博基尼在黑暗处观察已久,男人双眼微眯,犹如在暗处捕猎的野兽。

    是时候了。

    黑色的高档鳄鱼皮鞋在地上咔咔作响,一身黑色西装勾勒着男人挺拔的身姿,一双眼讳莫如深。男人一点点逼近,连带着一股强大的气场将她笼罩。

    “你就是安安?”那高大的身影伫立在她面前,所有的光都被遮挡,仿佛黑夜来临。

    安安垂眸,沉默半晌,一言不语地将手中的烟在地上碾灭,再抬眼,毫无血色的唇一张一合:“你谁?”

    “路卿宇。”男人开口,声音冰冷。

    瞥了一眼远处的车,价值千万有余,当下最新款,倒是和她曾经听说过的那个人重合。

    “控制着南岛经济命脉的路家长孙,传闻中最不易亲近,手段阴险狠毒的路卿宇?”安安讪笑着问了句,略带挑衅,她就想知道路卿宇听自己这么一说作何反应。

    只见男人眉角轻挑,嘴角是若有似无的笑,淡淡地道:“多谢夸奖。”

    安安蹙眉,这男人脸皮真厚,她可一点没有夸奖的意思。

    起身,正欲离开。

    手腕忽然被只有力的大手给紧紧握住,路卿宇用了几分力,安安疼得小脸都皱了起来,转过身不悦地望着眼前的人:“你是想我报警吗?”

    “请便。”只两个字,路卿宇一脸从容,有恃无恐。

    也对,路家在南岛只手遮天,想必就是在这异国也有自己的势力在,她这种小虾米,就算是死了都能轻易摆平,报警更是小孩子打闹一般。

    不再挣扎,安安盯了一眼自己的手,示意路卿宇松开。

    往后退了步,安安收回手,轻轻地搓了下刚才被捏着的地方,她本就细皮嫩肉,这会儿已经红了片。

    “你会不会太不懂怜香惜玉了?”安安挑眉,望着路卿宇问了这么句。

    微微耸肩,男人脸上却没有多余表情。

    算了,跟这人说什么都是白搭。

    安安收回脸上的表情,只余下一脸冷淡,低声问:“所以,路家大少找**什么?”

    “回安家。”

    “哈哈。”像是听到了好听的笑话,安安不觉迸发出笑声,泪水都笑出来了,只是那眼里透着怨恨和嘲讽。

    安家,是她出生成长之地,也是她命运转折之处,对于现在的她,只是地狱般的存在。

    “路少,你是以什么身份来让我回去,嗯?”安安盯着路卿宇,一双纯净的眼此刻带着几分锋利,咄咄问着。

    路卿宇愣了下,片刻才道:“安宁男朋友。”

    话音刚落,有几滴雨飘落在了安安脸上,什么情况,这是老天在为她哭吗?

    安安双手紧紧攥成拳头,很努力地将自己情绪给克制下去。

    那个和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剥夺了她的一切,将她推入噩梦的深渊。

    相机的闪光灯在她面前不停闪着,众人嘲讽说话的声音,安德年满眼的嗔怒,脸上的一耳光,她狼狈如乞丐从酒店里仓皇而逃。

    角落里,正是安宁在偷偷望着她,脸上露出得意的笑,诡谲而阴险。

    “若是如此,那我还真不愿回去。只是她没有告诉过你,我们之间有怎样的过往吗?又或者,在你面前装出一副善良柔弱的模样,期盼着我这个阴险狠毒的姐姐回去跟她共叙姐妹情?”安安将身体挺直了几分,小脸上透着几分倔强。

    看着这个在外漂流已久的安家长女,路卿宇不觉皱眉,似乎和他听说的不太一样,放荡不堪吗,怎么也沾不上边。

    见男人沉默,安安也没有再待下去的**,道了声“不见”,随即坚定地往旁边走去。

    “安宁患了白血病,我想你回去救她。”路卿宇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带着几分请求的意味。

    不得不说,安宁勾引男人的手段越发高超了,连路卿宇这种级别的都能搞定,还不远千里到异国来找她,其心可见。

    “那你帮我转告她,如果她真死了,我会考虑送上一朵花圈的。”安安顿下脚步,背对着路卿宇挥了挥手,没有要停留的意思。

    “沙沙沙。”

    雨愈发大了。

    纤细柔弱的身影在雨中带着一种颓废萎靡的美,只是从她口中说出的恶毒话语让路卿宇心头有些不喜。

    “安安,那是你亲妹妹。”路卿宇迈着大长腿,几步就追了上去,直接挡在安安面前,阻断了前面的路。

    “是啊,那是我亲妹妹。”眼中没有一丝愧色,安安直直望着路卿宇,反倒是叫他心中一镇。

    “五千万。”路卿宇开口,慎重地开出条件。

    安安嗤笑一声,讽刺着道:“五千万来买她的命,会不会太多了?”

    推荐阅读:强宠霸爱:路少,夫人又跑了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