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娶厚爱,总裁独宠小娇妻

都市言情
管家跑来跟他汇报,“先生,夫人又要抽烟了!”“那就把古巴总理送的雪茄带给夫人”“先生,夫人要拿刀砍人!”“还不赶紧准备毁尸灭迹!”“先生,夫人要去追她爱豆!”“封杀!封杀!立马封杀!”“先生,夫人骂我‘你咋不上天呢’!”“你去买烟花绑身上吧,公司报销!”“先生……那啥……我是您亲管家呀!”他终于抬起眼皮,一把将文件摔桌子上:“我特么就这么一个亲媳妇儿!”
推荐阅读:强娶厚爱,总裁独宠小娇妻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毁容

    叶川瑾只感觉后脑勺挨了一闷棍,周身就像置身于一团棉花糖中央,软绵绵的。可那棉花糖又好似布满了一根根尖利的针,扎得她难受却又动弹不得。

    似曾相识的场景勾起叶川瑾脑海深处的记忆,回忆瞬间撕毁了她最后的意识。

    满嘴污言秽语的痞子流氓,倒在血泊里的少年,倒下的柱子,漫天的火光,父母声嘶力竭的呼救声。 那段最痛苦的记忆瞬间在她的脑海中炸裂开来,毫无预兆。

    叶川瑾实在头痛得紧,就下意识地想伸手揉揉眉心。可这双臂却怎么也抬不起来,叶川瑾就开始剧烈地摇头,想把自己从这个可怕的梦境里拉出来。

    她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几个带着口罩的黑衣人,以及,自己被束缚着的双手双脚。

    叶川瑾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一个激灵,她是在去酒吧的路上被绑架了?她一个没钱没背景的整容医生有什么好绑架的?

    劫色?不能够呀,她今天穿的这么保守!难道这几个人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出自己是个美人?

    叶川瑾的意识已经完全回来了,她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太晦气了,赶紧“呸呸呸”了几声。

    许是叶川瑾的动静太大了,一个身量较小的口罩男拿着一个袖珍玻璃瓶缓缓走向叶川瑾。

    他狠狠捏起叶川瑾的下巴,似是在细细端详着叶川瑾精致的五官。

    “可惜了。”口罩男隽秀的眉眼间不着痕迹地闪过一丝惋惜。

    叶川瑾敏锐地捕捉到口罩男眼神里一闪而过的情绪,她的心里“咯噔”一下,那双眉眼,她好像见过。

    一种极不好的感觉瞬间就浮上叶川瑾心头……

    还没等叶川瑾分析出个所以然来,口罩男就一把甩开叶川瑾的脸,冲他的手下做了个手势。叶川瑾的头脑还是昏昏沉沉的,但口罩男这个手势让叶川瑾蓦地警惕起来。

    可令她意外的是,那几个人过来竟然解开了她手上的绳索,甚至有一个人撕掉了她嘴上的黑胶带。

    口罩男被叶川瑾狐疑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强装镇定:“你动不了,更说不出话,那一针药剂可不是白打的。”

    叶川瑾这才才感觉到全身酥麻无力,喉咙也是像注入了岩浆一样灼热难熬。

    口罩男见叶川瑾痛苦的表情,眼神里流出一丝轻蔑,叶川瑾,你终究是败了。

    “我不想要你的命,”口罩男顿了顿,盯着叶川瑾光滑细腻的皮肤,不由得产生恻隐之心,从口袋里掏出叶川瑾的手机,“你的手机我放在这里了。”

    叶川瑾还没有完全消化口罩男的话,口罩男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开手里的袖珍玻璃瓶,将瓶里的液体一股脑全泼在了叶川瑾的脸上。

    猛地被泼了一脸“冰水”的叶川瑾正纳闷那些人绑架自己就是为了泼水?

    不过三四秒钟,这个念头还没在叶川瑾的脑海中成型,她的脸上就突然像着火一样,大片大片地发疼,这种可怕的感觉瞬间在面部蔓延开来,剧痛立马就吞噬了叶川瑾的意识。

    叶川瑾强忍着眼泪,她最后的理智告诉她,那绝对不是冰水!

    叶川瑾终于嘶吼出来,喉咙里立马就弥散起浓浓的血腥味。

    见叶川瑾生不如死的模样,口罩男也惊慌起来,这是他第一次做坏事,他不由得颤抖起来。

    他颤颤巍巍拿起叶川瑾的手机,拨通沙苑手机号的一刹那,他迅速丢掉手机,从地上弹起来,跌跌撞撞地跑出巷子,钻进车里一溜烟就不见了

    口罩男实在太恐惧了,完全无暇顾及自己刚开车出巷子就刮擦了一辆限量版宾利的车门。

    宾利的司机小张气愤地下车理论,刮车的声音他坐在车里听得别提多难受了,好像有人正拿刀子切削自己的心一样,虽然这车不是他的。

    然而奇怪的是,小张刚下车,那辆疾驰的“肇事车辆”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张带着满脸怒气坐回去,从后视镜一看,自家老大还是那一副与世无争的冰疙瘩脸,小张犹豫了一下,正准备开口汇报,后边的那位终于发声了:“查监控。”

    小张惊得下巴都要脱臼了,感情陆总您老人家知道车被刮了呀?您老人家平时不都不在乎这些吗?您不是不在乎这车返厂重修吗?

    陆玄明好像听到小张的心声一样,陡然看向小张,小张感觉车里猝然降了好几度,手心里也直冒冷汗。

    “你听不见?”陆玄明清冷的声音传入小张耳中。

    啥?让我现在去查监控?大财阀居然在乎这点赔偿金?小张的心里盛满了问号。

    陆玄明抬眼扫见小张又懵又呆的表情,无奈地扶了扶额头,这孩子怎么这么笨?一点都不像我们陆家养出来的孩子。

    陆玄明拿起手机,径自打开车门,朝巷子深处走去。小张的心思飘了回来,他陡然听见了巷子深处隐隐约约传出来的女子凄厉的惨叫声。

    所以?自家老大路见不平?啊?不可能吧?自家老大可是这京城出了名的冷血无情呀!不行,这得围观,必须围观!

    转眼间,陆玄明已经找到身体正胡乱扭曲的叶川瑾。他远远就看见叶川瑾糜烂的面部了,也就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

    陆玄明眉头紧锁起来,他的目光巡视一圈,发现了地上正在通话中的手机。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拿起手机说:“你好,这里是离BEAT酒吧侧门最近的巷子一位小姐貌似是被泼了硫酸。”

    推荐阅读:强娶厚爱,总裁独宠小娇妻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