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夺情:慕少,请离婚

都市言情

一次次的设计,让种子晴背负了杀害方辰熙爷爷的罪名,让原本相爱的两人只剩下相互折磨。 “贱人,如果你想保住肚子里的孩子,那就取悦我!” 他的绝情,终于让她彻底死心,她选择用离婚来离开这个男人。 当看见她真的倒在血泊,他的心死死为她牵动,“种子晴,没有我的允许,你休想离开,我要你用一辈子来赎罪!”…………

 

推荐阅读:强势夺情:慕少,请离婚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求我?你不配

    窗外,淅淅沥沥下着小雨,方家废弃的豪宅透出阴冷寒意。

    “疼……好疼……”种子晴卷曲身子躺在床上,微微颤抖,脸色惨白,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溢出,她痛苦叫着。

    “少夫人,你再忍耐下,少爷很快就回来了。”佣人萍姨焦虑说道,双手紧张搅在一起,不停往门外看去。

    话音刚落。

    “砰——”门随着一声巨响被人用力推开。

    方辰熙高挑健硕的身材站在门口,剑眉凤目,墨漆的双眸闪着锋芒。

    “少爷,少奶奶她……”萍姨看见方辰熙,眉目舒展。

    “你先出去!”他打断萍姨的话,用低沉的嗓音说。

    萍姨退出去后,方辰熙走到床边,眯起眼看种子晴。

    “求求你……送我去医院……”种子晴蠕动嘴唇吃力的说,苍白的脸上看不到一丝血色。

    “求我?你有什么资格求我!”方辰熙俯身看着床上纤瘦的女人,眼里带着轻蔑,“那么着急让我回来,就为了看你在这里无病喘息?”方辰熙一声冷哼。

    “求求你……救救我肚子里的孩子……求你……”种子晴眉头紧皱,嘴唇干枯。

    孩子?这个女人,竟然怀孕了!方辰熙抬起手狠狠捏住她的下巴,“种子晴,你真贱,把你关在这里你还能去引诱别的男人,死性不改!”

    他掐着她的下巴,手中的力气一点点加重,仿佛要把种子晴纤瘦的脸捏碎一样。

    “我……没有……这个孩子是你的……”种子晴缓缓闭上眼,肚子剧烈的疼痛超出她承受范围。

    她伸手用力扯着方辰熙的衣角,“送我去医院,这是方家的血脉。”

    种子晴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求方辰熙。一年了,她被锁在这家废弃的豪宅一年,身边只配了一个佣人照顾。

    “你这个淫荡的女人,不配为方家生孩子!”方辰熙说完双手掰过种子晴纤细的腰身,用力一扯,身上睡衣被当场撕烂,一丝凉意铺天盖地袭来,赤果的身体暴露无遗,露出雪嫩的皮肤。

    这一具雪嫩,让方辰熙怒火更加旺盛!

    “不!不要!”种子晴知道下一步他要干什么,她双眼含着泪恐惧叫到。

    她用手吃力支撑自己的身体往后缩,但肚子的疼痛让她使不上全部力气。

    “不要?你不是喜欢这样的刺激吗?”方辰熙整个人压上去,粗暴的双手覆盖胸前的圆润,用力地揉。

    “啊——”力度太重,种子晴失声。

    “贱人,你跟别的男人,是不是也这样淫荡的叫。”方辰熙像着魔一样,大声吼着。

    再这样下去,肚子里的孩子肯定不保,那是种子晴唯一寄托,她一定要保住。

    “辰熙……我这辈子,只有你一个男人,那次是……”没等种子晴说完。方辰熙“啪—”的一声迅速扯开皮带。

    “难道你忘了,一年前,在这间屋子,你跟谁睡在一起吗?”方辰熙大声喝道,每每说到这件事,他都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眼里的怒火仿佛要把这一切烧了。

    方辰熙狠狠捞起种子晴背对着他,双手从她腋下弯过,用力捏胸前的圆润,这一具让人欲罢不能的身体,方辰熙心里恨极了,恨她那张脸,恨她那具雪嫩的身体,跟她那颗不知羞耻的心!

    方辰熙想到这里,双眼拧紧,布满血丝,带着锋锐的眼神放佛要把种子晴杀了!

    种子晴放弃最后一线希望,一年了,她被锁在这里一年,每次方辰熙回来都会狠狠折磨她,践踏她,这一次也不例外,她只希望他能轻点,不要伤到肚子里两个多月孩子。

    不挣扎,也许是最好的妥协。

    她轻轻闭上眼,任由方辰熙发泄。

    突然,方辰熙停下动作,对面这一具死鱼般的身体,瞬间引爆心里怒火。

    “贱人,如果你想保住肚子里的孩子,那就取悦我!”他狂暴,他愤怒,他心中有恨!在他心里,永远抹不去一年前的那一幕。

    一年前,种子晴就在这间房被人下药设计,跟方家爷爷的司机赤果裸睡在一起,第二天一早醒来,没等种子晴反应过来整件事,就看到爷爷在房门口看着她,一脸扭曲,最终中风倒下,进医院不到三天,就去世了。从此之后,方家便废弃这座宅子,把爷爷的灵位放在爷爷生前的房间,炒了所有佣人司机,只留下萍姨一人打扫,还有种子晴,她被锁在这里日夜对着爷爷忏悔。

    听了方辰熙的话,种子晴转过微微颤抖的身体,只要能保住孩子,她什么都肯做,那是她唯一想活下来的期望。

    “好,我取悦你。”她刷白的小脸布满两横清莹的泪水。抬手握住方辰熙灼热的武器,来回缓慢移动。

    方辰熙闷哼一声,“你哭巴着这张脸来取悦我?跟别的男人是不是淫荡的敞开双腿?”他提起种子晴的头发,往床上用力一扔,“我满足不了你是吗?”字句里带着排斥和反感。

    被这么一扔,种子晴双手快递护住肚子减少冲击力,肚子疼痛得越发难受。

    “辰熙……”种子晴紧紧皱着眉头,双眼充满哀求。

    方辰熙失去理智般,从背后狠狠挺进种子晴的身体……

    “啊——”种子晴被突如其来的灼热惊吓到,再加上肚子的疼痛,大声叫出来。

    “叫啊,你叫!我倒想看看你在别的男人身下是一副如何淫荡的样子!到底是我弄得你爽,还是别人!”方辰熙大声吼着,肆意前后摆动整个身体,越来越用力,越来越狂躁。

    种子晴用力咬着嘴唇,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任由血腥味渗入嘴里。

    一次次撞击后,伴随急促的喘气声,方辰熙满意抽出身子,“你去爷爷灵位跪着,什么时候我开心了,我就送你去医院。”说完随手穿上衣服。

    “是不是真的。”被折腾后的种子晴奄奄一息,脸色更加惨白。

    “好,我去,我这就去爷爷碑前忏悔!”说完种子晴捞起地上的被撕烂的睡衣套上,站起来摇摇晃晃正要往门外走去。

    推荐阅读:强势夺情:慕少,请离婚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