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以情深赴余生

都市言情

世人只知道,才华横溢的莫诗意最大的梦想是日进斗金,迎娶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 却没人知道,重生前的莫诗意爱他爱到没了自我,最后却落得个人人欺压、丧子身死的下场。 于是,重生后的莫诗意忙着赚钱复仇,压根不想碰一下那个嘴上说着滚蛋,身体却很诚实的大尾巴狼! 只是,什么时候变成了他跟在自己身后追着跑? 明明上一世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这一世不仅在第一时间帮她虐渣立威,更是自荐为她暖床? 莫诗意呵呵冷笑,不好意思,本小姐如今只想跟你离婚。

 

推荐阅读:且以情深赴余生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你爱我吗

    “还记得你那个孩子吗?就是我害死的。”

    “你说什么?”

    “那孩子的确是沈哥哥的,他一直以为自己结扎了,但并没有。这手术可是我做的,我怎么舍得他一辈子不育?”

    “够了!”

    “呵呵,我还没说完呢!知道你妈妈为什么会这么快死掉?其实也是我和莎莎一起溜进去拔掉了她的氧气管!”

    “为什么……”

    “你妈不死,我妈怎么上位?你孩子不死,我怎么上位!”

    “莫箐箐!我跟你拼了!”

    伴随着冲天的火光,莫诗意彻底堕入了无边的黑暗——

    再睁眼时,莫诗意是哭着醒来的,泪眼朦胧之中,她对上了一双火山岩浆般炙热的眸子,有点熟悉,等等,是……沈穆寒!

    只见他的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水,一向冷峻的脸庞此刻也绷得紧紧的,伏在她一丝不挂的身上,喘着粗气,说时迟那时快,他猛地腰身一挺!

    莫诗意只觉得下半身传来了撕裂般的疼痛,她忍不住“啊”地叫出声来,与此同时,难以置信自己为什么又会经历一遍这样的痛楚?

    她……还没有死吗?

    可如果她真的没有死,那么,她的第一次明明早就在婚前给了这个男人,现在又为何还会有破开的刺痛?

    “疼,穆寒,可不可以轻点?”

    大概是她叫喊得太过可怜,男人的动作逐渐放柔,紧接着,密密麻麻的吻落了下来,而莫诗意也慢慢地适应了这个节奏,整个身心都跟着生出阵阵愉悦感来。

    “穆寒,你爱我吗?”迷迷糊糊地再一次攀上高峰时,她忍不住问出了声。

    耳边,是男人轻声却异常坚定的回答,“我爱你,莎莎……”

    后面两个字喊得太轻太轻,可莫诗意这一回终于听清楚了他所喊的是“莎莎”而不是“诗诗”,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意。

    初次承欢的娇躯不堪重负,终于在男人又一次新的征伐之下,莫诗意累得彻底昏睡了过去。

    ……

    手机闹钟拼命地作响时,她的意识还没彻底恢复,莫诗意忍不住倒吸了几口冷气。

    真的是太酸疼了,浑身都像是被拆散又重组了一样!

    奇怪,这里是?

    莫诗意捂着头半坐起来,将眼前的所见所闻跟某个记忆中的摆设一一对照,惊讶地发现一一对应,那么如果没记错的话,接下来应该就是——

    “莫小姐,时间不早了,化妆师他们都已经在客厅等着了,你起了吗?”门外传来了佣人小心翼翼的敲门声。

    天啊!这到底是这么一回事?

    为什么一觉醒来,她又重新回到了结婚当天?!

    “你让他们稍等片刻,我洗漱一下这就下来。”莫诗意故作镇定地回应了佣人一句。

    等到外面的脚步声逐渐走远,莫诗意顾不得身上还什么都没穿,坐到梳妆镜前,细细地打量起自己的样子来。

    光洁的镜面先是映照出莫诗意那饱受蹂躏的娇躯,继而目光向上,映出了她的鹅蛋脸。

    纤长且细的柳叶眉,眉眼间多少还带着少女的娇羞稚嫩,精致而挺巧的鼻梁,双颊不点而红,樱桃小口微抿着,依稀还能看到浅浅的梨涡。

    没错,这才是她真正的脸,娇嫩无暇,一生中最年轻的模样。还没有变成几年后被感情生活摧残成沧桑的样子,更是还没有被沈穆寒默不作声地换成了她仇人的模样!

    莫诗意捂着嘴巴,还是忍不住呜咽出声。

    感谢老天爷的垂怜!

    让她重新回到了婚礼前夕,让她这一生的悲剧有了还可以中断的可能,而不是日日困守在空荡荡的别墅里恨天怨地,最终凄惨死去。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佣人觉得不对劲,终于找人打开了反锁着的门。

    屋子里哪里还有人影,只剩大开的落地窗,以及一条用窗帘和被单撕扯打结而成的粗绳子垂落在窗外。

    “不好啦!新娘子逃跑了!”

    推荐阅读:且以情深赴余生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