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王妃化冰记

古代言情

他用叶拼凑对她的爱“此生唯妻,生死与共。” 却在她刚大病初愈执意要杀她。 他说:“你竟敢欺骗本王。” 她并有解释、没有辩驳。 不是无能,只是想用行动证明—— 她是她,仅是他的。 一个是异时空的王爷,十四岁带兵上战场,十六岁被封为“战神。”,听说此人极其冷漠、残忍。 一个是21世界的孤儿,乐观,为爱守护,哪怕是倾尽自己所有,也无怨无悔。

 

推荐阅读:乞丐王妃化冰记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注定1

    冰窖王爷和乞丐王妃(幕言璃)

    “完了完了要迟到了,全勤奖没啦。”雅芙一边狂啃着面包早餐,一边狂奔,还有五分钟就要迟到了,昨晚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偷了,害的早上没有闹铃,睡过头了,要是迟到了,本来不高的工资,又要因为自己的迟到去掉几张了。这可是上班两年来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只有早到,永没有迟到的,今天难道要破例不成?越想越不行,越想越心痛,不行,不要啊!冲啊。

    也不知怎么的,今天的十字路口竟然一辆车也没有,雅芙暗自的笑了笑,这真是天助我也,“也许冥冥之中早就注定好了的,必定的相遇,因为是你,因为是我。”正冲刺在十字路口中央的雅芙恍惚中脑海里冒出这句话,“什么?谁在说话?”而在雅芙转身的同一时刻,本没有车的马路上,一辆车刹车不及的冲了过来。

    “啊。”

    “泽,今天可是说好了的,谁输了,谁就得听对方的一件事。”轩辕祈对着轩辕泽说道,轩辕泽无奈地点了点头,明明是自己约他出来赛马,怎么到头来有种是他找他出来的啊?

    “一言为定。”驾……

    “五弟,你慢点,你慢点,不要那么快啊。”轩辕泽闻言,无语的看了眼后面没形象嚷嚷的三哥,一路上,轩辕祈总是嚷个不停,轩辕泽在一次失神的问自己,他真的是本朝众美女心中最心仪的男子么?那个风度翩翩的?一定传言有误,轩辕泽在往后看了一眼,摇了摇头的说道:“没办法,我的任务就是不管用什么方法一点要你娶林小姐。”

    轩辕析朝天翻了个白眼,“咱兄弟俩难得有机会出来赛赛马,你怎么竟这样破坏场景勒?要娶你娶,我才不要娶那什么呆头木小姐。”

    说玩这话轩辕祈奋力追赶起来,轩辕泽头上冒出三条黑线,大家闺秀被他说成了呆木头?想归想,轩辕泽也丝毫也不怠慢,毕竟轩辕祈的骑马技术和轩辕泽不相上下,“驾。”

    “好痛。”在一堆不知名的稻草里传来微弱的幽幽声音,如果是晚上,听到这声音不吓个半死也要吓个脑残不可。

    “呼,这是哪啊?完了,要迟到了。”雅芙刷地站起来,“啊……痛、痛、怎么这么痛。”看着手臂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地方,有点蒙蒙然,什么时候我又添了这么多的伤口了啊?我记得最近没和人打架啊?奇怪。

    等等……雅芙全身认真的打量了下自己,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变这样啦,看着自己身上穿着黑不拉叽、破破烂烂的衣服,像乞丐一样,什么时候自己换了衣服,自己不知道,怪事年年有,难道今年特别多?等等不对啊,现在这样好像貌似就是一乞丐吧,这是怎么回事。

    雅芙慢慢开始回忆,我记得当时我快要迟到了,然后在冲刺十字路口的时候,听到好像有人在说话,然后、然后……好乱,头痛,怎么没什么印象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算了,既然想不起,就不想了,反正总会想起来的。

    雅芙乐观的拍了拍自己身上脏兮兮的衣服,其实也不过是个动作,任谁看了,也会送雅芙白痴的眼神。

    “oh,mygod。”看着在雅芙眼前走来走去的人群,郁闷,这是到了什么剧组了么?都穿着古装?

    “大叔,请问。”

    “滚开你这臭要饭的。”

    雅芙瞪大双眼,什么?臭要饭?他竟然骂我是臭要饭,他姑奶奶的有见过这么有气质漂亮的臭要饭么?“你。”

    雅芙话还没接完就被一阵马蹄声和大嚷声叫住,“让开,前面的,快让开。”周围人全躲的躲,让的让,雅芙转过头,瞬间呆愣着站在大街中间,完全无视了旁边人的反应,就算是雅芙见过帅哥无数,可是眼前这人不能只用帅这个俗的字眼形容他。

    只见他乘着一匹乌黑却额前带一缕红的马,他那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雪白绸缎,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随风飘扬,英俊的脸庞,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就像是一个在追风的少年,在阳光下飞驰,让人充满了靠近的渴望。

    雅芙神马星空的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把所有的一切都忽略了,丝毫没有闪躲的意思,而此时的轩辕泽却气炸了,和轩辕祈约定的地点明明就在眼前,却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乞丐挡住了,竟然还看着自己一阵傻笑,叫了那么久竟然还无动于衷,就在千发之际时,轩辕泽用力一拉马绳,“吁。”马正好停在了离雅芙一米左右的亲密距离,吓得雅芙往后连退了几步。

    轩辕析本就一直紧追轩辕泽身后,轩辕泽一拉马绳,轩辕祈邪笑着一马当先往前面的泽王府处,停下,“多谢五弟承让,哈哈。”

    轩辕泽朝轩辕析看了一眼,磨了磨牙,居高临下的看着雅芙,“你是不是想死,不要逼本王成全你。”

    雅芙瞪着出现在眼前正和自己四目相对的小黑马,在加上轩辕泽这一句冰冷至极了话惊回了魂,哆嗦了一下第一反应就是冷,看了看天空中明艳照人的太阳,果然,这不是冬天,在看了眼马上的人,这人说一句话怎么就可以让人冷到这地步?还是人吗?刚刚还觉得他很温暖,怎么一转眼就变冬天,难道眼花?

    雅芙用力眨了眨眼,看了看马上的人,果然,此人全身上下都笼罩着一股寒冷冷漠的气息,脸上刻着“生人勿近”的字样。难怪这好好的天这么冷了,无论谁看了他一眼那就像在冰窖中走了一遭了,妈妈呀!这啥人哦。

    轩辕析下马,笑着对雅芙说道:“今天是你帮本王的啊,不错不错。”雅芙看着对他笑的男子,也笑了。

    轩辕泽眯着眼瞪着雅芙,“三哥,她不会是你找来帮你的人把。”

    “我的品位会这么差吗?五弟不会是输不起吧?”轩辕析皱眉的说道。

    轩辕泽眼更眯了眯,在看了看雅芙,也是,故而说道:“那三哥想如何?”

    轩辕析笑的更邪恶了,“好吧!既然五弟怀疑我找人帮忙,那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不如,今天就做一回媒人好了,我们大名鼎鼎的泽王爷不如纳她为王妃,用时间来慢慢证明本王的清白,如何啊?”

    轩辕祈一脸阴谋的冲着轩辕泽笑道。

    雅芙迷茫的看着这一言一语的两人,在看着指着自己的人,还说什么要他娶他,不是吧!要我和这冰窖在一起,他呀的有病。

    “不行。”轩辕泽和反应过来的雅芙异口同声的说道。

    轩辕析笑道:“这么快就有默契了啊,好好好,哈哈,五弟,看来你福气不小喔。”

    “不可能,本王绝不同意。”轩辕泽冒着火的说道,如果不是她,今天他怎么可能会输,现在不但输了,还要娶这个乞丐为王妃,绝对不可能,轩辕析摇着头,表情很痛苦似得说道,“原来我们鼎鼎大名的泽王爷是个说话不算话的小人啊,真是可惜啊。”

    沉默,轩辕泽眯着眼,磨着牙,雅芙看了下身边这人,又看了看马上那个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说话和穿着怎么都那么奇怪,难道,穿越?不是吧!老天保佑!看了看周围古色古香房屋、和穿着,不得不承认和接受,是的,赶上潮流了,这也太潮了吧!竟然真的穿越啦。

    “你,跟我走。”看着指着她黑着脸的轩辕泽,轩辕析拍着手,“恭喜泽王爷,泽王妃,贺喜泽王妃。”

    而雅芙一脸茫茫然的跟着他们走了。

    “王爷,您回来了。”福伯微笑着走过来,“哟,析王爷您怎么也来了,老奴给您请安。”正说话间闻到一股味道,定眼一看,在轩辕泽和轩辕祈身后站着一个乞丐,福伯连走过去喝道:“你这乞丐怎么回事,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还不快走,快走。”

    轩辕析摆了摆手说:“福伯,不能赶,把他赶走了,你家王爷会生气的,是吧!泽。”轩辕祈笑着灿烂的对轩辕泽说道。轩辕泽却冷哼了一声就走了。福伯却摸不着头脑了,看了看脸色不好的轩辕泽,在看了看一脸笑容的轩辕祈。

    轩辕祈走过去拍了拍福伯的肩膀,指着身后还在神游的雅芙,“快去准备准备吧,你家王爷今天要纳她为王妃喔。”福伯惊讶看着远处的轩辕泽,“王爷这……”轩辕泽身子僵硬了下,黑脸的摆了下手说:“去准备吧。”说完就继续往大厅走去。

    一直沉默的雅芙,终于弄明白怎么一回事了,如今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不过刚穿越就要结婚,我的大好青春啊!算了,人生地不熟的,有个依靠也好,等到点了就把他甩了,嘻嘻……雅芙的如意算盘打的呱呱响,很奸诈的笑了笑。

    “福伯,你带她去洗个澡,然后给她拿身衣服,这可是你们未来的王妃哦。”轩辕析把雅芙推倒福伯面前,福伯更是睁大双眼不敢相信的看了看乞丐样的雅芙,看了看王爷,这……哎,算是明白了,一定又是析王爷,不过虽然平常祈王爷也总是开些小玩笑,但是这次感觉不大像只是开玩笑的样子。

    福伯也不多说,自家王爷都同意了,那就照办就行了,“请跟我来。”一边在前引路,一边说道。

    推荐阅读:乞丐王妃化冰记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