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官

职场红文

当贪官要‘奸’,当清官更要‘奸’!转业回地方的王东明将这句话深刻于心!因影响了领导好事儿,被发配”边疆”,意外的走上了从政之路!虽然是从最为底层的做起,从青涩到纯熟,终造一老百姓爱戴的大‘奸官’!

 

推荐阅读:清官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选举大会
     深秋已至,宁静的小山村传出了一阵急促的敲门之声。门开了,村小教师王东明睡意朦胧的走了出来,见到村支书鲁曹洪站在门口,头脑一醒,连叫糟糕。
     今天是牛厂村换届选举,昨天鲁曹洪就让王东明早点起来弄标语,这不睡得晚给忘了。看了看时间,还好不算太晚!赶紧准备了起来。
     ‘牛厂村第X届选举大会’这几个字肯定少不了的,另外:公平、公正、公开响应党的号召、选出人民的带头人等等这些小标语也必须要有一些,王东明一边漱着口,一边将黑墨水倒了出来,开始写起来。
     “王老师写标语啊?”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从背后传出来。王东明吓了一跳,转过头来一看,是学校后面小卖部的鲁娟,这鲁娟还有个哥哥叫鲁大能,在大庙乡上开了一个小超市,平时鲁娟的父母就从鲁大能那拿点货回来在牛场村卖,也算是整个牛厂村中唯一一个稍微热闹点的地方。
     鲁娟读完高中之后,就再也不想读书了,留在了家中帮忙,准备过些时候就出去打工,这鲁娟虽然说不是什么大美人胚子,但乡间独有的那股纯色,也足够诱惑人了,尤其在王东明面前,总是有意无意的透露点那么个意思,好多次王东明都想直接上去搂到就啃一回,只可惜还没有那个胆,只有在晚上的时候将鲁娟作为臆想的对象,悄悄撸上那么一把。
     今天有些冷,但鲁娟还穿着花裙子,不过那色显得土了些,悄悄的走到王东明的背后才开口说话,还真吓了王东明一跳。
     “哦,是鲁娟啊,吓我一跳,别叫王老师,叫我王哥或者东明哥都行,怎么有兴趣?你也想来写一写吗?”王东明还没有吃早饭,想要让鲁娟帮帮忙,自己去弄点早饭吃。
     “不不不,我哪里会,我是来给王老师送早饭的,我妈叫我拿几个面包过来,说刚看到王老师在写标语,肯定没有吃早饭。”
     “这怎么好意思呢?我给你钱。”
     “我妈说的不能要王老师的钱,王老师平时帮助大家从来都没有要过钱。”
     “都说了别叫王老师了,我都是个半吊子老师。”王东明接过面包,还是硬塞了两块钱给鲁娟。
     鲁娟死活不要,王东明坚持要给,最后鲁娟将钱仍在了桌上就跑了。
     昨天晚上没怎么吃饱,王东明一大早就饿了,三下五除二几个面包就下了肚子,刚咽下去,自己的左眼皮就跳了一下,拿起毛笔左眼皮又是跳了一下。
     自小到大自己这眼皮总给自己作对,每一次跳都没有什么好事,记得上一次自己的眼皮跳之后就被流放‘边疆’,再上一次就是自己打战友的事,这一次又不知道会是什么事了,王东明已经习惯了,也没有再去在乎什么,反正现在自己这样再差都差不到哪去了。
     一会儿鲁曹洪又来了,村委会中原有的几个人也来了,走在前面的是鲁曹洪,而后是叶明河,牛厂村的村长,这叶明河虽已六十来岁,但脸上的横肉依旧是看得出来,听人说几十年前还当过红卫兵,打死过好几个人,在村中几乎是横着走,就连鲁曹洪都要让几分,还有两个是管计划生育的副村长鲁中丽,管财务的叶万才。
     其实今天的选举会仅仅是个形式,走一下过程,选来选去还是这几个人。但程序必须要做到,就连那选票之上都只有这么几个人外添上几个配盘子的,最后指着大家勾,再唱完票就完事了。
     牛厂村在大庙乡来说比较小,只有六个生产队,总共千人都不到,再加上外出打工的多,剩下的能投票的就只有五百来人,不过今天的选举大会有一块钱,再加上鲁曹洪在广播里说得很严厉,所以几乎都来了。
     开会的地方就在村小学,牛厂村的小学总共就只有三间教室两间办公室,都是用石板外加竹片夹成的,年生久了竹片墙到处都是洞,再加上本来又小,在教室内开会肯定是装不下,大会就在烂泥操场中进行,最近时不时的飘上点小雨,大多数的村民都穿着筒靴来的,连坐都没有地方坐,基本上都站着。
     不知道鲁曹洪和叶明河在研究着什么问题,说好的九点开始,都快要十点了,叶明河才慢悠悠的从鲁曹洪家出来了。鲁曹洪自己也黑着个脸出来了。
     “各位村民,今天的选举大会大家一定要做到公正,一定要选出自己的意思,不要被别的因素所左右,啊!这个一定要选出几个牛厂村的父母官来。”说话的居然是叶明河,一般情况之下,首先讲话的应该是鲁曹洪才对,下面的村民也议论纷纷,不知道今天叶明河什么调调。
     这叶明河在牛厂村横着走了几十年,几乎村上的事都是他说了算了,再加上他的侄现在有事乡党委副书记,就更加的嚣张了。今天第一个出来说话的是他,村民们虽觉得蹊跷,但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选票发下来了,村民们这下子明白了到底怎么回事了。
     原本已经印好的选票上,副村长和财会名字旁边都是打酱油了。这几乎和往年没变,只是在村长一栏之中却有两个名字,一个是叶明河,另一个是鲁曹洪,而在选票的上端,竟然多出了一个手写的选项,那就是村支书的选项,名字还是他们两个人。
     按照程序来说,村支书应该是乡上委派的,不应该是选出来的,现在看这情况叶明河想要在这里面做手脚的了。
     “乡亲们啊,我叶明河这么多年对牛厂村的贡献有目共睹的,对于支部书记这个职位也是完全能够胜任的,希望大家能够根据自己的意思,选出带头人来。”
     叶明河的话已经不能用露骨来形容了,算得上直接硬上。再看鲁曹洪在一边黑着脸不作言语,大家什么都明白了!
     有些老村民开始嘀咕了起来,叶明河在这么多年做的事情他们都、十分的清楚。
     “狗日的叶明河,这是要抢位置了,鲁支书虽然嘴巴臭好歹对我们还可以,现在鲁支书要是下去了,以后这狗日的叶明河不是更加无法无天了,反正我不选他。”说完在支书的选框里鲁曹洪的名字后面打了勾勾。然后又在村长栏里面两个都打上了叉叉。
     “就是就是。”旁边的田二狗也在东瞅西看,想要知道别人怎么写,见到有人这么干了,也是照着写了,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都这么写了。
     王东明和叶万才一起将黑板抬了出来,准备唱票,选票递上去了,叶明河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一看结果,只是越看脸色越黑,到后来简直都铁青了,鲁曹洪在一旁偷偷的看了一眼,眉头挑了一下,没有说话,心中却乐开了花。
     王东明按照叶明河的意思已经在黑板上写下了叶明河与鲁曹洪的名字,准备‘正’字唱票,写完之后才发现叶明河的脸色完全不对了。

    推荐阅读:清官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