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劫:总裁的契约新娘

都市言情

她是落魄千金,他是本市最年轻的企业家,他们各取所需,一拍即合地成为了夫妻。 说好契约结婚,却在相处中,不知不觉中丢了心,失了魂。 某日,她被某男吃干抹净,怒骂:“不要脸的,说好的契约结婚呢?” 某男邪魅一笑,“我后悔了!”

 

推荐阅读:情劫:总裁的契约新娘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发生

    激情四射的酒吧之中,喧嚣着令人兴奋的音响。舞池里,火热的女人,迷醉的男人,放肆的扭动着。

    “瑾诗,你怎么了?急急的召我来。”

    雅阁37号里,一个女子寂寞的坐在那里。玻璃的桌面上,一只冰桶,里面镇着一瓶上了年代的红酒。女子手中的琉璃高脚杯中,除了鲜红如血的酒以外,便是映照上了这酒吧了气氛。

    “失恋了呗。”

    女子便是瑾诗,她轻启朱唇,轻吐而道。

    “噗……”刚坐下的女子没忍住就笑了出来。“好了,大小姐,你什么时候恋了啊?不一直都是你自己在暗恋的嘛!”

    “是我在暗恋啊!可是,我今天跟陌学长表白了啊!可是……他没有回答。”瑾诗的声音,由欢快,转至低沉,略带失望。

    “这样就叫失恋了啊!没事,咱们在物色一个不就是了吗?”女子拿出那冰桶里的红酒,正欲为自己斟上一杯。“哇……真不愧是贵族大小姐呢!这瓶酒,都抵得上我家半年的生活费了。哎,浪费啊!”

    “芯蕊,你说,她为什么不回答我啊!”

    “啊?”

    就在芯蕊回头的那一刻,竟然看到舞池里十分不堪的一幕。她略微皱眉“快看。”

    瑾诗顺着芯蕊手指的方向看去。舞池的边上,有一个十分亮眼的男人。他身材颀长,舞姿娴熟,特别是那一张魅惑的脸。在酒吧的昏暗而略带暧昧的灯光下,更是显得迷人心魄。然而,那样妖孽的一个男人,这会,正把手放在紧贴的舞伴身上。他的手,十分不安分。那女人,也十分合适宜的把手紧紧地禁锢在男人的脖颈上。似乎,想要更加的贴近。

    他脖子一侧,在女人脖颈间肆意的亲吻,两人迅速擦出火花,动作十分出格。

    “怎么这样啊?”

    洛瑾诗看的极其的气愤,她才刚刚失恋呢!竟然这样刺激她。她回头,拔下了那瓶高档红酒上的橡木塞。准确无误的朝着男人的脑袋扔了过去。

    “啊,瑾诗,你在干什么?”

    付芯蕊大叫了一声,她还真是被洛瑾诗的动作给狠狠的惊讶了一番呢!

    “谁?谁?谁?竟然连我也敢扔。”男子蹲着身子,在地上捡起了那枚橡木塞。此时,身上的火,也消退殆尽。

    “帅哥,别管了,我们继续……”

    女人魅惑的声音响起,却被男人无情的推开了。他看见付芯蕊拉着洛瑾诗,从刚刚飞来的橡木塞那边逃了出来。他赶忙追了过去。可是,酒吧里人实在是太多,等他到了雅阁37号的时候,两个妞已经不见了。

    他走进雅阁37号,里面的玻璃桌上,还摆放着那瓶缺少了塞子的酒,周围酒香四溢。他拿起那瓶酒,心想着,还是个品味不错的女人。这时,一道刺眼的蓝光,闪烁在那皮质的沙发里。是洛瑾诗遗落下来的电话,上面闪烁着两个字‘妈妈’。

    他并没有接,而是带着电话,朝着酒吧外追了去,希望能找到刚才的女子。刚刚,那瓶高档的法国红酒,似乎已经减低了他对那个扔他脑袋的女子的怒意。

    “哈哈……哈哈……”

    “怎么样,这下心情好了吧?亏你想得出,拿那么贵的红酒塞去扔人脑袋。唉,你们这些贵族大小姐,还真是一点也不知道钱的来之不易。”

    这就是洛瑾诗的从小到大的好姐妹,出身普通上班族家庭的付芯蕊。满嘴的,都是持家之道。

    “你啊,最适合……”

    “这里插播一条新闻。刚刚收到消息,本市排名前五的洛氏集团董事长,古玩收藏大家洛天极在家里服食安眠药,经抢救无效,于晚上8点10分逝世……。”

    消息,洛瑾诗的脑袋,只装了这么几个字。洛氏集团,洛天极,她的家,她的父亲。

    大街上的行人,纷纷都停下脚步,听着这则消息的传出。远处,那名追着洛瑾诗出来的男子,也同样震撼的站在了露天电视前面。他,这会,不能再去追那名女子了。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消息播完之后,大街上,行人依旧匆匆,闪着灯的车,不停的穿梭于这个城市。然而,洛瑾诗却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她不信,这是事实。

    “瑾诗,瑾诗……”

    “别叫我,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说着,洛瑾诗顺手招来一辆出租车,拉开门,报了自家的地址。付芯蕊怕洛瑾诗出事,也立马跟了上去。

    “瑾诗……”

    她不知道这时候该怎么去安慰洛瑾诗。她没有尝过失去亲人的痛苦,况且,这会从新闻里听到的,也不一定就是事实。一切,还是要等亲眼看到了,才能确定。然而,很多的事情,并不是亲眼所见的,便都是事实。

    那坐落在半山边上的高档别墅区呈现在眼前的时候,洛瑾诗的眼眶已经湿润了。这里是市里最高档的别墅区,这出租车,根本就让进去。车子停下,洛瑾诗连钱都忘记付便拉开车门朝着自己的家奔了去。还好有付芯蕊在车上,帮着她付打车的钱。

    看着门前满挂起的白色的帷幔,洛瑾诗的心一沉,她推开门,里面,什么都没有连家里的阿姨也没有一个。她拿电话,却翻遍了包包也没有找到。疯狂的跑到家里的电话机旁,拨通了她妈妈的电话。

    那头,响着悲壮的音乐。像是在追悼,可是,就算她的父亲去世了,也不会这么快就开起了追悼会吧!

    “孩子,你爸爸没了……”

    带着哭腔,是洛瑾诗妈妈的声音。

    “妈妈,你在哪儿?”

    当洛瑾诗被告知,自己父亲的遗体已经被火化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头上已经是天昏地暗。从她听到插播的新闻消息到现在,仅仅一个小时,然而,她的父亲去世,也不过才两个小时。为什么这么快就要火化?什么原因,让她这个唯一的女儿也不让见最后的一面?

    赶到酒店的时候,那偌大的酒店,却是到处都摆满了白菊和花圈。没有营业,只是在为她的父亲通夜做着悼念会。

    她一步步的迈进酒店的会客大厅,那里,也正是他父亲灵柩所在的位置。她的脚,那般的沉重,犹如灌铅,她抬也抬不起来。

    “瑾诗,你没事吧?”

    付芯蕊一直陪着她,这会,扶在洛瑾诗的付芯蕊感觉,她身体的重量,全都在往自己的身上压。刚刚,她们都还在那灯红酒绿的酒吧里玩乐,这会,却要经历这么悲伤的事情,这对洛瑾诗来说,实在有些残酷。然而,她连自己爸爸最后一面也没有见上。

    付芯蕊想着,瑾诗这会一定在责怪自己,为了自己那微不足道的恋情,竟然没能在自己父亲临走时尽一点孝道。

    “孩子……”

    刚刚跨脚进了大厅,瑾诗妈妈就迎了过来。她红肿着眼睛,在见到瑾诗的时候,忍不住又漱漱的掉下泪来。这番景,看的芯蕊的心都疼了。然而,洛瑾诗却面无表情。透着死灰一般的寂静与冷漠。

    旁边走过来洛家的两个家仆,她们分别给洛瑾诗换上的白色的孝服和戴上的白色的小花。之后,那位极受人尊重的洛太太才摸了一把眼泪,拉起女儿的手,朝着里面走了去。

    两边,是纷纷前来悼念的宾客。统一的,是黑色的礼服,肃穆着,庄严着。

    洛瑾诗一直就呆呆的随着妈妈跪在一边,一言不发,直到,他的到来。

    他身着黑色的西装,但看上去,却并不像是来悼念的样子。他缓缓走到灵前,摘下墨镜,恭恭敬敬的弯腰,行了两个礼之后。身后的两名身着黑衣的西装男子帮他把手上的香,插在了香炉上。

    “洛太太,洛小姐,节哀顺变。”

    接着,他对着洛瑾诗母女行了一礼。这一切,看上去都那么的平淡,然而,只有他眼神里的东西,和这里的一切不符。

    他在接受了洛瑾诗母女的答谢礼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继续戴上墨镜。伸手向后面的男子要了一个资料袋。

    “洛太太,洛小姐,这是我刚刚经过无比精确的核算之后,你们洛氏集团欠下季氏集团的债务。包括你们名下的古董行和这座酒店,所有和洛氏集团有关的财务,折算下来,刚刚抵消你们的债务。”

    瑾诗妈妈接过那份文件袋,像是早有预料一般,并没有多大的惊讶。然而,这样的消息,竟然如同五雷轰顶一般的落在了洛瑾诗的头上。她缓缓的抬头,看着带着墨镜的她,眼神里,是怀疑。然而,他也同样惊讶于她的冷静。

    远处坐着的付芯蕊,看到这一幕,有些惊讶,虽然她并没有挺清楚她们在说什么。然而,她惊讶的是男子的身影,好像,刚才,酒吧……

    他。是季氏集团的总裁,是本市最年轻的企业家,他手段狠厉,眼光准确,不过几年而已,他早已声明远播。他,是这座城市里最亮眼的单身钻石王老五。他,是洛瑾诗刚刚在酒吧里用橡木塞丢了脑袋的季商南。

    推荐阅读:情劫:总裁的契约新娘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