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虐爱

都市言情

 

一切的清高,抵不过一场飞来横祸,这世界上,就是有这么无耻的男人,她的清白丢失了,他竟还翻脸不认帐。她是平凡得丢进人群就找不到的人,却不知从哪招惹到了那个恶少,从此一片羡慕嫉妒恨。他是俊帅多金的豪门阔少,身边美女如云,却没有一个能入得他的心,可那个女人,像蚊

 

推荐阅读:情深虐爱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楔子:捉奸在床

    被一阵悦耳的铃声弄醒,安心睁开眼,拿过枕旁的手机,已是八点整,脑袋有些沉,身子也酸麻麻的,身边的人睡得像一只慵懒的波斯猫,在一起这么久了,她已经习惯了他的霸道,而她依旧安心如水。
    轻手轻脚的下床,去为他准备早餐,尽管她早就知道他其实已经醒了。
    他在床上,冷眼看着这个女人,脸色越来越青,他没有想过这个早已被他训得服服帖帖的女人竟然还会背叛他,那么她还值得他继续宠着吗?这本就是一个游戏,他居然会玩了这么久都没腻,如今,也是该结束了。
    他喜欢吃她做的煎蛋,要七分熟,必须一咬一口黄汁,安心认真的煎着鸡蛋,唇角勾起了一抹笑颜,她觉得每天最幸福的时候就是为他下厨那会儿,会让她有种错觉,仿佛他们是一对儿相爱的夫妻,她在为丈夫准备着一日三餐。
    不过,错觉,终究只是错觉。
    他心满意足的吃完她的爱心早餐,挑眼看了安心一眼,唇边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晚上我有约会,约会后还有别的节目。”
    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呆怔在原地的她,他相信她已经明白了那会是怎样的节目。
    “知道了。”安心低着头,声音平平的,好像当真是无动于衷,他看不清她的表情,也没有看到她漂亮的指甲已经深深的掐进了掌心里,只有这样她才能控制住自己不要软弱的哭泣,不要再为了这个男人伤心。
    凌晨一点,手机响了,安心只是瞥了一眼,这个号码她再熟悉不过,同以往一样,从沙发上拿起皮包,她打了辆车,以最快的速度向新都大酒店驶去。
    站在807房外,她深深的吸了口气,今天是六月三十号,她不知道那个男人是否还记得这个日子,门是虚掩着的,安心推开门,还没看清房间里面的情况,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拽了过去,她跌跌撞撞的扑向了一个熟悉的怀抱,安心微微推开那如狼似虎般盯着她的男人,因为她在他的身上闻到了香水的味道,那是另一个女人的,这让她有种想吐的感觉。
    安心扭头看着那凌乱的床单,这些痕迹是属于他和另一个女人的,这些都在清晰的告诉她,在她到来之前,她的男人刚和别的女人在这上面颠鸾倒凤过。
    他从扔在一边的裤子里掏出了一个大红的锦盒,打开,放在掌心递到她眼前,“卡地亚,tiffany,这个钻戒的名字叫做三生三世,喜不喜欢?”
    钻石在灯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安心看着那戒指微微笑了。
    他把钻戒举了起来,“笨笨安,嫁给我,愿意吗?”
    “我愿意,我愿意嫁给你,做你今生唯一的爱人。”她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吗?
    然下一刻,他就合起了手掌,跳下床,拉开窗,在安心撕裂般的吼声中用尽全力把那个红色的锦盒从三十层楼上抛了下去。
    “不,不要这样,求你。”安心跪倒在他的脚边,泪如雨下。
    “娶你,我还嫌脏。”他看着抱着他大腿的女人,冷冷的说:“除了钱,你还配要什么?一百万,算是这些日子包你的钱,此后两不相欠。”
    他无情的离去,安心踉跄着爬起身,一路冲进了洗手间,如那夜一样,拼命的冲洗着自己的身体,不同的是,这次她只是在不停的呢喃着:“不脏的,我真的,不脏的!”
    电视里,是谁在唱着那支歌:
    漫无目的地走在冷冷的街
    我没有你的消息
    因为我在想你
    爱我别走
    如果你说你不爱我
    不要听见你真的说出口
    再给我一点温柔
    青宁市
    靛蓝的天空吞噬了如斑斓的晚霞,繁华的城市渐渐打上霓虹五色彩,呈现万家灯火的融融美景。
    子夜时分的梦碧酒吧,外场地灯光昏暗,人声、音乐声沸腾。
    807包房内,昏暗的灯光下,坐满了人,三五成群的男男女女围在一起掷骰子,手舞足蹈,两个男人手抱着话筒,对着荧光屏深情的唱着《爸爸去哪了》,两个人不是在比唱功,而是在比谁跑的调多。
    安心独自窝在沙发的角落里,如她的名字一般,是个好静的人,一向不爱参与这样的活动,只不过今天不一样,这是青宁市医科大临床医学系的最后一次聚会,五年的大学生涯过了今晚,就轰轰烈烈的结束了。
    早上开完了毕业典礼,又一同聚了餐,同学们都哭得哗哗的,难舍难分,班长就提议再去夜店唱K,玩个通宵,然而她并不觉得有多么的悲伤,毕竟人生本来就没有不散的宴席嘛,毕业了也是新的开始,上午导师透露,这期留校任教只有一个名额,竞争激烈,不过安心五年来品学兼优,系党委会已经一致通过了,要将这个机会留给她,现在只差校党委明早最后一次例行讨论,导师特意交待,这几天思想行为上可不能出任何差子,多少双嫉妒得冒火星的眼睛正盯着呢。
    留校任教!这是她从走进校门开始便一直期盼着的,可从小县城而来,无权无钱的她也知这是奢望,没想到如今竟真的实现了,安心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她在聚餐时喝了些酒,想到导师的叮嘱,本是不太想来的,只不过扭不过好朋友圆圆,又被她一路拖了来。
    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子靠了过来,端着一杯酒举到安心面前,醉声醉气的说:来,校花,敬你一杯!
    安心定眼一看,原来是班长,他从她入学的第一天便开始了热烈的追求,只可惜不是安心的那盘菜,因此五年了,尽管他利用职权处处照顾她,却还是打动不了佳人的芳心。
    “谢谢,我真的不能再喝了。”安心微笑拒绝。
    “三杯酒而已啦,你要是不喝,就是当着大伙的面不给我面子,虽说明天就各奔东西,但到底同学五年,就不能给我一个美好回忆吗?”班长瞄着满脸通红的女孩,想着父亲的话,那位少爷口味很挑,一般货色是入不了他眼的,最后他才不得不选中这个让他单相思五年的漂亮瓷娃娃。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也不能太驳面子,大家都还在一个城市里讨生活的,万一有个难处说不定还要求人家,想到这里,出于礼貌,安心赶紧端起面前的酒杯,微笑说:“猴子,谢谢你的关照,祝你前途似锦。”说完,便喝了下去,一杯到底。
    刘健闷头又为自己倒上,也给安心加满了酒,一双目光在她身上打着转转,“来,为我们共有的明天,再干一杯。”
    安心一怔,她酒量本来就不好,今天已经喝不少了,正犹豫着,刘健的杯子已经端了起来,只得接过,再一次仰头喝完。
    “这第三杯,祝我们医科大史上最清纯的校花早日觅得良缘。”刘健又为她将酒杯注满,笑呵呵的打趣。
    安心苦笑,却找不到推脱的借口,这三杯下肚,她很快就醉了。
    刘健满意的勾起唇角。

    推荐阅读:情深虐爱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