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情虐恋

都市言情

苏姿姿要结婚了,和登海市有名的金融大鳄江柏雄。这个男人大了她二十五岁,可身上特意从巴黎定制回来的婚纱却暗示着她,她会幸福……她一定会幸福,哪怕这个男人有一个比她还要大一岁的女儿,可婚礼还是会举行,她还是会在神父面前许诺“我愿意”。这一切似乎都美好极了,除了这个突然闯入婚礼现场的人之外……

 

推荐阅读:囚情虐恋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001章 婚礼惊变

    相偎相依的百合花紧紧簇拥,不计其数地装点着教堂,每隔三米不到的地方,都有玫瑰花掺杂其中做点缀。

    这是苏姿姿的婚礼的现场,长长的红地毯那头,自己穿着从巴黎订制回来的婚纱,自己终于嫁人了,面前的男人今后就要与自己生活在一起,自己开心吗?

    “自己一定要幸福”苏姿姿不停地给自己暗示,嘴角的弧度弯得更高。笑吟吟地望着面前这个,笔挺西装一脸笑容的中年男人。

    他叫江柏雄,今年四十八岁,在登海市大名鼎鼎,是商界的金融大鳄,白手起家创立了登豪集团,旗下有四个子公司,分别是登豪地产、登豪药业、登豪家电和登豪科技。市值估价有二百亿。

    而自己今年才二十三岁,相差二十五岁的年龄,让这场婚礼显得有些氛围不对。

    现场来宾基本上都是江柏雄的商界朋友和苏姿姿的同学,两个人的家人都缺了席。

    自己的父母没有到现场,他们无法接受女儿嫁给一个比她父亲还要大两岁的男人,自己的任性,实在是伤了父母的心。想到这里,苏姿姿的心中泛起一阵歉意。

    江柏雄的父母早以过了世,他最亲的人,就是他的宝贝女儿江萌,今年二十四了,比自己还要大一岁。

    想到江萌,苏姿姿不由得眉头一皱。可以说从江柏雄追求自己的那天起,江萌就没给过自己好脸色,还几次给自己难堪。自己本来就是个逆反心理特强的人,你越反对,我就越要做。

    可以说,如果不是江萌的强烈反对,自己不会与这个年长自己二十五岁的男人结婚的,一想到自己成了江萌的后妈,江萌看到自己一副懊恼的嘴脸,自己心里不由地一阵痛快。苏姿姿心中暗想,难道自己就是传说中恶毒的女人?

    当神父带着威严而虔诚的声音,主持婚礼,宣读婚礼誓词的时候,苏姿姿笑了,她确实是愿意嫁给面前的男人,爱情有那么一点儿,但绝对不是江柏雄女儿说的那般,是为了钱。

    苏姿姿一向将钱都看得很轻,如果非要说为什么偏偏要嫁给江柏雄的话,她想那一定是刺激。

    一场所有人都不看好的婚姻,本来就蕴藏着强大的魅力,所以在神父问苏姿姿:“你愿意嫁给面前的男人为妻子,一生相守,始终不离吗?”的时候,苏姿姿眼睛都没有眨就答应了。

    当神父转头问江柏雄的时候,江柏雄更是容光焕发,答应得非常坚定和干脆,果然是个责任心极强的男人,充满了成熟的魅力。

    背后响起了窃窃私语。苏姿姿知道,在场的众人都不看好这场婚姻,觉得自己与柏雄的婚姻是金钱维持的,但看着自己两人互相交换婚戒,互相对视而笑的时候。自己都觉得,至少他们现在这一刻,是相爱的。

    婚礼似乎很顺利,苏姿姿暗自吐了一口气,但又有点失落。会想到江萌那天的眼神,和她话里话外的意思,肯定要破坏这个婚礼的,但是现在都没有来,想来也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就在两人刚要交换戒指的这一刻。

    一个尖锐的声音在教堂的上空回荡“我反对”

    众人不约而同向后面回头望去。刺眼的阳光从门口穿了进来,影影绰绰看到了两个人影手挽着手迈了进来。

    苏姿姿心里就像一块石头落了地,该来的终于来了。虽然人影逆光看不清,可以肯定,江萌到了。

    一身黑衣的江萌挎着一个白色西服的俊男走到近前。人群顿时议论纷纷。

    那人就是江萌,江柏雄的女儿,骄傲得象一个任性的公主。

    苏姿姿微笑的迎着被江萌仇视的目光,这种突发状况不会让自己心焦,应该是你爸爸头痛了。

    但是当苏姿姿的眼光扫向旁边的男子,苏姿姿就像掉入了冰窟一般,全身一僵。怎么是他。

    那人叫林文彦,是自己刻苦铭心的初恋情人。自己大学里的学长。她记得有很多个日日夜夜她都无法安眠,自己用了多久才从失恋的痛苦里解脱出来,到今天自己都无法释怀。

    那些青涩年华在最美的时间里流淌而过,难道大学的恋爱注定成为一场空,林文彦一毕业就在她的世界里消失了。今天,江萌手挽着林文彦的手出现在这里,肯定是针对自己的。难道他不知道这样会伤害到自己?或者,他有着其它的念头。

    苏姿姿只能够再她的日记本上,在她未寄出去的情书上,在她写满想念和爱恋的文字里搜寻林文彦的身影。

    时间悄悄淡去,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见到林文彦了,可是她又见到了,真的见到了。

    以为那些青涩年华的情愫会随着时间而淡去,但是苏姿姿发现她对林文彦的感觉其实一直都存在的,因为没有见,所以只是暂时放下了。

    而这一刻,当林文彦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当她能够清晰地看着他的脸的时候,苏姿姿就知道,这个男人她一如当年,是那么地喜欢。

    苏姿姿恍惚着,江萌走到她面前她都没有发现,她的目光一直盯着林文彦,看到了林文彦也在向自己的方向移动,一步又一步,近了又近了。

    最后林文彦站在了苏姿姿伸手可及的地方,她真的想要伸出手碰触林文彦的脸,碰触她的梦里时常出现的脸。

    可是手还没来得及伸出,一个巴掌突如其来,剧烈的响声在耳边旋转,苏姿姿感觉头嗡嗡作响,脸颊跟着疼痛起来。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就知道看上我爸爸的钱?”江萌的声音在耳边难听地萦绕着。

    “江萌,今天是爸爸的大日子,你别捣乱。”江柏雄扶住苏姿姿,气极了的江柏雄反手抽了宝贝女儿一记耳光,一边冲江萌吼了起来。

    “捣乱?”江萌重复了一句江柏雄的话,摸着自己红肿的脸然后愤怒地道:“爸爸告诉你,我今天就是来捣乱的,我不仅让你这场婚礼办不成,我还要将这个女人彻底赶出你的世界。”

    推荐阅读:囚情虐恋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