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婚姻老公不可信

都市言情

十六年前,他们一起在天心福利院,他们都是院长的孩子。直到有一天,严小年当上了少爷,一切都改变了。严小安一直以为,他会回来找她。可是,十六年了,说好的约定呢?为什么拿着那张纸条的男人,和双胞胎哥哥是不一样的容颜?当初的严小年,又经历了什么?当长大后的严小安变身苏忆安,当长大后的严小年变成文景睿,他们是不是能延续当初的约定?还是,又如当初忘记告别一样,在他再一次消失在她的生命里的时候,遗留下的,只有忘记说出口的爱?

 

推荐阅读:契约婚姻老公不可信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他不叫严小年

    豪门契约妻(左苏)

    2008年5月,南滨机场,初夏,天气很好,风轻云淡。

    苏忆安站在机场通道出口,一一检查着从机场内走出来的旅客的机票编码与行李编码是否一致。

    这是她的工作,大学毕业以后,她报考了南滨航空公司的地勤。

    她的梦想是做一名空姐,这样,就可以去到世界的很多地方,也许,就可以离一些人近一些。

    可是,报考的时候,在地勤和空姐的框格里,她选择了地勤,因为,空姐的漂泊,对于要照顾一整个家的她来说,是不现实的。

    她的笑容很美、很轻柔,很多人都这么说,可是在这种轻柔里,缺少一些热度。

    从澳洲回来的这班飞机,是苏忆安交班前的最后一道航班了,她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所以看着里面通道走出来的客人,她对着对面的程欢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程欢是苏忆安的大学同学兼好朋友,现在是她的同事,更加有缘分的是,她们总是在排班的时候一不小心就发现在同一班站岗。

    程欢是个花痴,爱看帅哥,所以她很享受这样的地勤工作,每一个下飞机的帅哥都要先入了他的眼,所以她总是说就算上不了飞机也值了。

    客人陆陆续续地提着行李出来了,苏忆安提醒程欢站正形,然后微笑着迎接每一个客人,程欢还在对面偷偷地对着苏忆安挤眉弄眼。

    “没问题,谢谢您,欢迎下次搭乘南滨航空。”苏忆安一个接一个地查看着旅客行李上的编号和机票号码的编号,微笑是她们岗前培训的一项基本课程,所以这种职业的微笑,总是可以轻易就显露在脸上。

    但是苏忆安的笑很真诚,曾经在看电视节目的时候,有坐着一起看节目的人感慨说空姐的那些笑容,是客气而机械的。而关于空姐在公共场合总是表露的看着旅客平安到达心中总会涌起幸福感的那些说辞,总是有人质疑其真实性。

    在自己没有切身感受之前,苏忆安从来不给一件事情轻易就妄下了定论。但是站在这个岗位的第一天开始,苏忆安就真切地体会着这种幸福感,那么真切而贴心的幸福感。这种将别人顺利送达目的地的成就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体会和感受的。

    尤其是听到一声声谢谢的时候,苏忆安总说觉得特别地有成就感,就像是自己陪伴着他们一起飞翔了整个旅程一样。

    “你好,麻烦把编码牌给我看一下。”苏忆安伸出手去,提醒着后面一个提着行李走到她面前的旅客。

    “OK,请稍等。”是一个很有磁性的年轻男子的声音。

    每一天都会听到无数不同旅客的声音,各种音色在苏忆安这里,都已经自动钩织成了一道厚实的抵抗力之墙,所以苏忆安并没有觉得很奇怪,依旧微低着头准备接东西。没有看到站在对面的花痴程欢在看到这个美男子以后两眼发光的样子。

    “给你。”

    苏忆安接过编码牌,却在手与手相接触的那一刻,停住手上的动作,惊愣。

    苏忆安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对方左手少了一截的尾指上,就像是要将她看穿一样,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你好,请问有什么问题吗?”站在她对面的男子声线很美,声音磁性很强,却又带着适到好处的温柔。

    苏忆安赶忙抬起头,穿着奶白色休闲装的男子,有一张很精致的面庞,眼神触碰的那一刻,有一个模糊的影子似曾相识,可是却不知道相似在哪里。不像,与十六年前的轮廓完全不一样。

    那张精致的脸上有着客气的笑容,面对苏忆安这样的反应,眼神里充满了疑惑。

    “哦,没、没有,不好意思啊。”苏忆安发现到自己的失态,赶忙致歉,翻过编码牌,看到三个字:文景睿。

    看来是自己的神经太紧绷了,所以才会这样紧张,苏忆安呼了一口气,原来他不是严小年。

    “对不起。”苏忆安把编码牌还给文景睿,带着羞涩地微笑向他道歉,心中却久久不能平静。

    苏忆安拿着编码牌的手伸出,等待着文景睿来接,她想要再看一眼那只受伤的尾指,真的跟严小年手上的那个伤口太相似了。虽然已经过了十六年了,但是那个被定格的形状,在苏忆安的脑海中,始终没有散去。

    “不好意思啊,请让一下……”还未等文景睿伸手来接的时候,侧身处传来惊慌的催促声。

    苏忆安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有一个高高的堆放着满满行李的行李车从她和文景睿的中间穿过,本能地两个人都各自退了一步,直到行李车穿过以后,苏忆安依然惊惶未定地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托运这么多行李,搬家呢?”站在另一侧的程欢感慨的声音传到苏忆安的耳中,她看到文景睿正蹲在地上捡东西,赶紧走过去帮忙,才发现在刚刚的惊慌之中文景睿的钱包被碰翻在了地上。

    后面还有旅客在等待着检查,还未待苏忆安走到他的身边,文景睿就迅速地把钱包了散落的东西捡起来,放进自己的裤子口袋,然后走到苏忆安的身边。

    “你没事吧?”文景睿关心地问,刚刚那惊险的一幕,应该算是他回国以后的第一个小插曲吧。想到这,文景睿的心不由得拉紧了一些,阔别十六年的地方,再次回到这里,他不知道自己将会面对些什么,尽管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想想还是会觉得心中忐忑不安。

    “哦,没事,您有受伤吗?需不需要去医务室看一看?”苏忆安赶紧询问,如果旅客在机场内部受了伤,他们是有责任的。

    “呵呵,没事,谢谢。”文景睿朝着苏忆安晃动着手,表示自己没有受伤,让苏忆安放心。

    “那,证件可以还给我了吗?”苏忆安忘记了文景睿的证照还在自己的手中,文景睿没有提醒她的时候她完全忘记了自己手上紧紧握着的东西。

    “哦,不好意思,给您,欢迎您下次乘坐南滨航空航班。”苏忆安赶紧把东西交给文景睿,可是文景睿抬起的却是右手。

    “谢谢,再见。”文景睿客气地接过证照,与苏忆安告别。提着行李转过身,往通道出口的方向走去。后面排着队的人一一跟了上来,苏忆安恢复正常的检查工作,却忍不住回头,想要看一眼那个离去的背影是不是似曾相识,可是已经没有了踪影。

    应该是自己认错人了吧,他怎么会是当年的严小年呢?

    推荐阅读:契约婚姻老公不可信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