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妻成瘾:老公太凶猛

都市言情

 

传言,白家继承人白清寒是个怪物,他曾娶过九个妻子,但每个妻子都在新婚之夜被他”吸干”血液而死亡,所以即便他富可敌国,也没任何人敢嫁给他。 家族濒临破产,言初夏被强制代替妹妹嫁入白家,成为白清寒的第十个妻子。 新婚当夜,他竟喝她的血,让她成为他的解药。 他勾着薄唇:“你似乎比前面九个有趣!” 她终日活在恐惧中,想逃跑。 他捉住她,“跑?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推荐阅读:染妻成瘾:老公太凶猛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编号十

    头好晕,好涨。

    言初夏躺在一张床上,全身被汗水浸透,她想动一下,可四肢毫无力气。

    凄惨一笑,看来,父亲已经动手了。

    今晚是她的新婚之夜,而她要嫁的男人,传说,他曾娶过九个老婆,但每个都在新婚当晚被他“吸干”身上的鲜血而死。所以,即便他富可敌国,也没有任何女人敢嫁给他。

    家族企业濒临破产,急需要白家注入资金缓解压力,于是,她便成了父亲献给白家的‘祭品’。

    可是,她万没想到,她居然是被父亲迷晕之后送来的,真是父女情深啊。

    忽然,一个沉重的东西将她压住,言初夏闷哼一声,张开大嘴用力呼吸,可越是用力就越是呼吸困难。

    “听说,你是我的药?”

    药,什么药?

    言初夏神志不清,艰难的将眼睛张开一条缝,对上一双犹如鹰般犀利的双眸。

    压在她身上的男子英俊的让人窒息,鼻梁高挺,剑眉深目。初夏推了推他,但是她的力量太小,无法撼动他分毫。

    男人修长的手指拂过她圆滑的侧脸,勾起菲薄的嘴唇,“第十个?似乎,比前九个好上许多呢!”

    眼前的女子一身素色衣裳,长发松散的披着,五官小巧又精致,虽算不上一等一的美人,但却让人看着十分舒服。

    闻言,言初夏全身一僵,瞬间清醒过来,他就是白清寒,那个专吸女人血的“怪物”?

    她沉了口气,虚弱的道,“白清寒,你能不能下下去,你这样,我喘不过气。”

    “女人,这里,我说了算!”

    男人话语冷酷而霸道,嘴角带着嘲弄的笑,

    “啊!”初夏吓坏了,她本能的想往后退。

    可她的身体却没有一丝力气,挪动半天,还在原地。

    “白清寒,你混蛋!”

    “嘘!”男人用手指压住薄唇,“我不是混蛋,我是你老公。”

    下一秒,男人张开嘴朝着初夏的脖子咬了下去!

    痛,好痛!

    初夏脖颈后仰,瞪着的双眼里都是泪水,嘴巴张的老大,可是她却无法尖叫,也无法哭喊,只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犹如一个濒临死亡的白天鹅。

    她听见咕咚咕咚的声响,那是她的血液被吸走的声音吧……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男人终于满足的从她身上起来。

    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薄唇缓缓流下,那么妖艳,充满邪恶之气!

    “够了么?”初夏双眼充血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男人却冲她微微一笑,“远远不够!”

    “你还想怎么样?”

    “你知道猫和老鼠的游戏么?”

    猫和老鼠,什么意思?

    “猫在吃老鼠之前,都不会先咬死它,而是先玩一阵子再让它死!”

    也就是说,在她被吸干鲜血变成干尸之前,他还要在戏耍她一番!

    “白清寒,你有病!”初夏看着他俊美无双的脸,似乎要在上面瞪出两个窟窿。

    “我是不是有病,你马上就知道了。”

    说完,白清寒扯开她的衣裙,高大强壮的身体俯身而下……

    不知道多久,男人终于满足了,而初夏,也被折腾的七零八落,闭上双眼睡了过去。

    朦胧中,她听见说话的声音。

    “少爷,10号怎么处置?”

    “暂且放着吧,我觉得,她比前九个有趣的多。”

    原来,白清寒的妻子都不算是人,而是用编号代替,而她之所以能活过新婚夜,也只是因为白清寒觉得她有趣而已。

    “待她醒来喂她吃的,饿死了,可就不好玩了。”

    “是!”

    随后,言初夏周围的世界便安静下来。苦涩一笑,没死,她不知道自己是可喜还是可悲。

    他总有玩腻的一天,那一日,便是自己的死期!往后自己度过的每一天都是充斥着恐惧。

    头很痛!

    言初夏没力气再想下去,闭着眼睛沉沉入睡。

    翌日醒来,言初夏身上是一阵阵被车碾似的剧痛,她坐在床上缓了一会儿才下床,捡起地上被扯坏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套在身上。

    她的面前是一面落地镜,镜中的自己脸色苍白,全身都有白清寒的印记,特别是脖子上的那块。

    初夏伸手摸了摸,好疼。

    她缩回手,将衣服领子拉高,用力咬了咬牙。这里,她绝对不能多待,想要活命就必须从这里逃出去!

    门口传来敲门声,“少夫人,您醒了么?”

    送饭来的仆人?

    言初夏迅速拿起一盏台灯躲在门后,开口道,“我醒了,你进来吧。”

    女仆开门进入的瞬间,言初夏将台灯朝着女仆后脑狠狠砸过去。女仆应声倒地,后脑鲜血直流。

    看着这一切,她害怕的全身发抖。

    咬了咬牙,言初夏将昏迷的女仆拖进房间,关了门之后迅速剥下她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然后小心谨慎的从房间走出去。

    古堡里很大,言初夏根本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七拐八绕之后,她悲剧的发现,自己迷路了。

    紧紧地咬着嘴唇,言初夏低着头观察着四周。

    她必须马上找到出去的路,要不然等那个被打晕的女仆被发现,她就很可能被抓回去。

    这时候,她忽然看到一个拐角,而拐角的另一侧发出淡淡的光。

    她兴奋的朝着光束跑过去,可下一秒,初夏猛然停住脚步,转身就往回跑。

    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居然遇上了白清寒。

    男人转眸,看到那抹纤细又焦急的背影,嘴角泛起一个晦暗不明的笑。

    “等等!”

    推荐阅读:染妻成瘾:老公太凶猛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