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情沦陷

都市言情

 

 

没想到历尽千帆,他最终是我的归宿……

 

推荐阅读:柔情沦陷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惊险

    前阵子有女大学生问我,做情.妇应该注意什么?

    她是笑笑姐介绍过来的,刚入行,不懂事,仗着自己有一副好皮囊傍上了个高官,贪心想上~位。

    做情.妇最忌讳贪心和张扬。

    这两点禁忌她都犯了,最后被正室抓到,弄的满身是血,一大好前途的姑娘就这么毁了。

    情.妇这行,多少女人在里面做着空手套白狼的富贵大梦,能功成身退的没几个。

    瑶瑶算是我们圈儿里比较吃的开的,去年傍了个行长,一年睡了三套房,打六次胎,上个月是第六次。

    医生说她子~宫壁太薄,再也做不了妈妈了,她下了手术台就崩溃了。

    她说她还年轻,有了那么多钱,也已经打算回家做生意了,但她却再也做不成一个完整的女人。

    这就是情~妇的悲哀,偏偏又有无数的年轻貌美姑娘削尖了脑袋想挤进这圈子里来。

    和她们一样,我也是个二~奶。

    唯一差别是我背后的金主是个走仕途的爷,所以在这层面我的身份要藏的更深,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靠台硬,叫我澜姐,但都不清楚我身后的人是谁。

    大多数空闲的时候我也会约上几个圈子里的姐妹一起聚会逛街,但那些阔太太常去的上流场所,我却得尽量回避,要不然不小心和正房碰了面,难免会出点事儿。

    本以为生活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我二十五岁生日趴上遇到的变故,把我后面的生活彻底打乱了。

    那天我约了瑶瑶一群人在过生日,燃情花都顾名思义就是个找乐子的地方,这年头不止男人爱出来找,女人玩起来比男的都嗨,所以少爷这行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那天她们一人点了俩少爷,那些少爷也不是没眼力劲,见我们开了几瓶路易十三,个个左一个姐右一个姐叫着,指哪亲哪,殷勤的跟孙子似得。

    碍于金主身份特殊,我没敢玩那么嗨,只叫了个少爷在一旁陪我喝酒,可没想到会这么背,难得放纵一次,就出事了。

    包厢外面突然一阵慌乱,杂乱间就听到有人喊了句,“条子来了。”

    我指间一怔,到楼梯口就看到一群穿着警服的人正往我们这搜。

    领队的那人我见过几面,是我金主手下的人叫陈勇,要被他撞到我玩鸭子捅金主那去,我的舒服日子也就到头了。

    我骂了一句,转身就跑。

    我跑上顶楼已经没地方去了,楼下他们动静闹的很大,眼看着已经有人带着队上来了,我心一横,直接冲进了里面最大的包厢。

    里面灯光很暗,就连音乐都没有开,我怎么也想不到里面居然有人。

    是个男人,他背靠着墙,隔着包厢内很浓的烟味都能闻到一股淡淡血腥,如鹰的眸子紧紧凝视着我。

    我直觉这个人不是善类,就在我说不好意思走错,转身想溜的时候,一个冰冷的枪口抵在我后脑勺。

    “别动!”

    推荐阅读:柔情沦陷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