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情王爷:霸气妃

古代言情

早朝时间已过。只听得屋外一阵碎碎的交谈声。
“青荷姑娘可用过早膳呢?”是穆君豪的声音。
“回王爷话,这大半天儿了,奴才们都等了一个时辰了,还不见这主子开门。

推荐阅读:柔情王爷:霸气妃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做白日梦

    早朝时间已过。只听得屋外一阵碎碎的交谈声。
    “青荷姑娘可用过早膳呢?”是穆君豪的声音。
    “回王爷话,这大半天儿了,奴才们都等了一个时辰了,还不见这主子开门。小的微微唤了几句,却只有轻微的鼾声,想必是瞌睡正香呢。”
    这时只听穆君豪轻轻叩门问道:“两位姑娘可起床呢?”
    我这才意识到一觉睡到大天亮了,匆匆应了一声:“就起就起!”又慌忙去喊春丽,哪知这丫头睡得更死,推了她好半天才醒来。她睡眼惺忪地看着我,还问:“春丽方才嫁的秀才可是真的?”
    “哎呀!不害臊!做梦嫁新郎官儿呢是吧?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做白日梦!”
    她这才大梦初醒,慌慌张张求我原谅。
    “不要紧的,谁没有睡过头的时候,昨天确实把你折腾得不轻!”
    我,本是时空另一端的一个特工,为了盗取一个戒指穿越到了这个时代,这是一个我从来没听过的朝代。
    刚来我便成了轩辕府的丫鬟,并且得到了轩辕府老祖宗的喜欢,昨天和春丽不小心进了一个山洞,而后被穆君豪所救,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我们慌慌张张穿戴好,匆匆挽了发髻、打了脂粉,十分狼狈地打开门。只见穆君豪正玉树临风地站在门口,绛紫色的头发随着晨风微微摆动,那一袭银色的锦带麒麟袍,穿在身上十分威风凛然。再往后看,三个御膳随从正端着提篮饭箱弯着腰恭恭敬敬地在台阶下候着。
    “王……王爷,十分抱歉,这个这个……”我语无伦次地想要解释起床如此之晚的原因――事实上是想编个理由。
    “姑娘不必歉疚,只是奴才们都在这儿恭候多时,早膳怕是要凉了,先让他们把饭菜摆上桌吧。”穆君豪淡淡地说道。
    “噢噢是是,那……那当然,快快快,端进来吧!”我尴尬地笑着,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春丽更是站在一边,耷拉着脑袋一句话不说。
    早膳在桌上摆好后,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吃这顿饭,因为穆君豪这家伙就站在我面前――我是说,他的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哪有这样的,人家还吃不吃了,这么看着我我哪里吃得下去啊……”我小声嘀咕着。
    “姑娘说什么?”穆君豪低头问道,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
    “啊哈哈……没……没说什么啊,我我我是说今早还真不怎么饿哈……春丽你吃吧,你多吃点!”说着,我用筷子使劲把饭往春丽碗里扒拉。
    春丽被饭堵着嘴,支支吾吾地反抗着,反抗也没用!穆君豪在边上看傻了眼,说道:“怎么,青荷姑娘你食量如此微小?”
    “着实是不太饿啊……”
    “姑娘可要好好吃饭!这些御膳饭菜,都是由顶级御膳厨师所做,他是伺候过先帝爷的,每一道御食可都是营养价值极高噢。”穆君豪说道。
    春丽停顿了一下,然后鬼精鬼精地对我说:“小姐,都说这皇宫内的饭菜一滴汤汁都能益寿延年,虽说夸张了些,想必也有益于容颜、可以让小姐青春常驻啊。所以小姐你一定要好好吃饭。”
    其实我何尝不想好好吃饭呢,但是穆君豪这个家伙到底在想什么,人家要吃饭啊――帅哥,人家要吃饭的时候你能不能不用你那闪电眼扑闪扑闪地盯着人家眨巴!
    “小王爷,要不然您也一起坐下吃点。”我突然说出这句话。
    穆君豪反倒尴尬了起来:“青荷姑娘不必客气,本王……不不不……我已用过早膳。”
    “王爷在我们这些草民面前,怎可卑微了自己,还是按规矩来。”我笑笑说道。
    不行了,我的肚子已经开始抗议了,再不吃饭我就要饿疯了。
    穆君豪还在盯着我看个没完,这小子今天是怎么了?看得我头发丝儿都快要竖起来了。春丽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就悄悄在我耳边说:“哎,小姐,小王爷不会是看上你了吧?”我夹过一个鸡蛋就塞到她嘴里,忿忿地说道:“多嘴!吃你的!”
    穆君豪似乎陷入到这种状态里去,他完全不顾我的感受,越看越上瘾。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就把碗往桌上狠狠地一摔,喊道:“小王爷!”
    他这才回过神来,面带歉意的解释道:“啊……姑娘见谅,只是……”
    “只是什么?王爷这样盯着人家,人家怎么吃得下去啦?”
    “只是当初以为姑娘果真男儿身,便一直暗自思忖怎有如此清秀貌美之男儿,如今得知姑娘身份,却怎么看怎么让人心生怜爱。姑娘别误会,我的意思是……”
    “哈哈,本姑娘知道知道!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啦!”穆君豪的话让我的脸不自觉地灼热起来,说话真直接。
    “姑娘慢用,我先告辞了。”穆君豪说罢转身要走。
    “小王爷!”我叫住他,“小女有一事十分好奇,不知当问不当问。”
    他停住脚步,脸上有十分温和的表情,回应道:“但问无妨。”
    我把筷子搭在碗上,想着即将问出口的话语,腹中也渐渐没了食欲。就问道:“小王爷的头发缘何会是绛紫色?”
    他似乎并不感到意外,莞尔一笑道:“不好看吗?”
    “呵呵,十分美观,但……”我在想一个合适的说话方式,“若不是外色所染,理应不会至此,本姑娘只是觉得这颜色……好生的奇怪。”
    穆君豪依然潇洒地抱着剑,他踟蹰了一下,继而低下头叹息一声说道:“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只是自打我记事起,这发色便是如此。皇兄曾召集宫廷御医为我诊治,试过百余种药房,无论服用还是浸染,皆无一能使我的头发恢复到正常人的乌黑本色。”
    “噢,这样啊,如此……倒也好。许是上天有意,让王爷得此疏色,也是凡人中之不凡所现。”我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暗暗犯着嘀咕。即使是在千百年后的现代,我也知道这样的发色纯属不正常,若说是天生,史上还是绝无仅有的。
    就在这时,冯轼和冯艳不知因何事跑了过来,他们一见到穆君豪便单膝行跪拜之礼并齐声参拜道:“参见麟武王。”
    “是你们俩,快起来,不必多礼。”
    麟武王?
    ――穆君豪,他是麟武王?
    我顿觉一声晴天霹雳降临,随之头晕目眩的感觉。我噌地一下站起身来,情不自禁地惊声道:“你你你――你就是麟武王?”
    所有在场的人都愣住了,冯轼和冯艳面面相觑,穆君豪也是一脸的茫然。春丽的表情更是惊讶,几颗饭粒还粘在她的嘴巴上。我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就像突然发现一个惊天的秘密,又好像预见一幅十分凶险的画面。
    没错,我预见了――我预见的是穆君豪的宿命。
    “正是本王不错,但是……姑娘何故这般吃惊?”穆君豪显然被我下了一大跳。
    我还怔在饭桌旁,满腹的狐疑越攒积越膨胀,最后缠绕成一个乱糟糟的谜团。我不能说,可是……我真的要眼睁睁地看着历史重现而只能选择袖手旁观吗?我不知道,我的心里飞掠着无数个问题,却没有一个答案。
    “青荷姑娘?青荷姑娘你怎么了?”穆君豪摇晃着我的肩膀。
    “小姐?小姐你别吓我啊。”春丽也站在一旁十分地着急。
    我好像在历史的时空中重新穿梭了一次,耳边有呼啸的风、隆隆的炮声、响彻荒野的厮杀声和马蹄声。我看见一场又一场阴谋,看见鲜红的血殷红在历史的画卷上。我想起了老祖宗,想起不知道身在何方的爸爸妈妈,想起我所降生的太平盛世和我如今所处的乱世。在这短短的几秒钟时间里,我周围的空气像是被抽离,强烈的窒息感逆袭而来。
    当我终于被穆君豪唤醒的时候,我大口大口贪婪地呼吸着,穆君豪搀扶着我关切地问我究竟怎么了。春丽倒了半杯茶水端到我面前,焦急万分地说:“小姐,你快喝点水,你这是被哪路妖魔附体了,怎么这般吓人啊。”
    一旁的冯艳说道:“别胡说,这里是皇宫,不可说什么妖魔。”
    春丽哪里管的了那许多规矩,急切地说道:“那你看我家主子方才这是怎么了,可吓死奴婢了。”说罢,拍着我的后背帮我顺气。
    “青荷小姐,你可急死我们了,倒是说句话呀。”冯轼也跟着着急起来。
    我像是刹那间经了一场大病,声音虚弱地对穆君豪问道:“你,你果然是麟武王?”
    穆君豪没有作声,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他的眼神中写着毋庸置疑的答案。“有何不妥?”片刻后他问道。
    我还没有从刚才那股惊吓过度的反应中平复下来,但也稍稍缓和了些,我喃喃地回答道:“没……没什么,可能……可能是身体病况未愈,方才不知怎的突然一阵头痛。许是今晨睡得久了点,头昏脑胀,加上早晨的汤药还未服用,没什么。”
    “姑娘你短短半柱香的时间变化如此之快,若要紧的话,我且去宣太医。”穆君豪不紧不慢地说道。
    “噢,那倒不必了。春丽,去把药煎一下。”我看着穆君豪冷峻的脸庞,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真的不要紧?”穆君豪看着我,显出几分担心。
    “王爷多虑个什么,本姑娘还能骗你不成呀?我可犯不起这掉脑袋的罪过。”我故意装出一副快活的样子。
    他见我没什么异样,便叮嘱冯轼和冯艳:“你们陪青荷姑娘说会儿话,我得回去习武了,若姑娘再有什么不适,即刻传医!”

    推荐阅读:柔情王爷:霸气妃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