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我相思门

都市言情

结婚六年,季新晴却一直是个处,只因丈夫说他性无能。深夜的神秘短信,让她捉到了丈夫和小三的奸情。为了孩子,她选择忍气吞声。可是,她的默默忍受,换来的却是丈夫更加无情的羞辱!她递上一纸离婚书,转身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深陷男人的柔情蜜意不可自拔时,她才突然发现,这一切的一切,原是早就精心设计好的一个局。

 

推荐阅读:入我相思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001章 丈夫的秘密

    夜深。

    偌大的房间内,季新晴虚弱地躺在床上,因发高烧,脸部发烫,很是难受,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

    抚摸着四岁小女儿的头发,季新晴嘴角泛起了一抹苦涩,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

    半年来,她收到了无数张照片。

    每张照片上,都是一男一女进入酒店的背影……

    举止,很是亲密。

    女子的背影,靓丽高挑。

    而照片上的男人,季新晴再熟悉不过。

    是她同床共枕了六年的丈夫,孟秦阅……

    “嘟嘟——”短信再一次发来。

    季新晴的指尖哆嗦了一下,这才点了进去。

    熟悉的酒店,熟悉的背影……

    季新晴忽然感觉呼吸有些吃力,费了好大劲,才点开了第二张照片。

    那是一个房间号,以及一张开房证。

    签名的,是她的丈夫。

    时间,今晚九点多……

    季新晴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身子都跟着颤抖了。

    紧闭着眼,死死捏着手机。

    这半年来,为了家庭,为了孩子,她还是选择了相信丈夫,可她每一次好不容易坚定下来的信任,在收到新的照片时,都会被击的溃不成军。

    季新晴忽然感觉头疼的厉害,深吸了好几口气后,终于还是蹑手蹑脚的下了床。

    季新晴忍住身体的不适,出了孟家大院,在路上拦下一辆车,直接报了地址。

    坐在车上,季新晴恍惚地望着窗外迅速往后倒退的树木。

    和孟秦阅,从大学时期起便在一起了,大学毕业后,她顺理成章地嫁给了他。

    到现在,季新晴都还记得,他们的结婚典礼上,他深情的目光,还有台下宾朋满座的祝福……。

    结婚六年来,除了婆婆和小姑难伺候一点,她觉得自己过的很幸福。

    除了一样,嫁给孟秦阅六年,他因为性无能一次都没碰过她。

    连她的女儿,都是在五年前去医院做的试管婴儿。

    季新晴本以为他是真的身体有恙,却没想到,他竟然和别的女人开了房……

    到了地点,司机的催促,打断了季新晴发散的思绪。

    下了车,季新晴走到今世缘大酒店的门口,脚步突然迟疑了起来。

    徘徊着,不敢走进去,也不愿意面对。

    终究,季新晴还是没有足够的勇气,来面对丈夫和其他女人在开房。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季新晴下意识地循着声音望过去。

    一辆黑色宾利停在了她的不远处。

    漆黑的夜幕里,车子像头猛兽,阴森森的蛰伏在那里。

    深冬的天气,因为感冒,季新晴冷的直哆嗦,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

    这半年来,忍够了!

    她的丈夫可能给了别的女人幸福,却只给了她一段虚情假意的婚姻!

    咬紧了牙,季新晴最终朝着酒店里走去。

    走到了门口,季新晴确定之后,偷偷的贴耳上去。

    不知是不是屋子隔音效果太好,季新晴什么都没偷听到,想了想,还是掏出手机,拨了孟秦阅的电话。

    过了一会,电话通了,里面传来了孟秦阅一如既往的关怀声,“喂?新晴么?怎么这么晚了打电话?还不睡?别太累着了。”

    那一份恰到好处的温柔,是季新晴当初选择他的理由。

    可当孟秦阅的声音,透过那一扇薄薄的门,传入季新晴的耳中时,她的眼眶再一次红了。

    季新晴差点哭出声来,连忙吸了吸鼻子,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常些,压低了声音问,“秦阅,你在哪啊?怎么还不回家?”

    孟秦阅顿了顿,才回道:“还能在哪,当然在公司了,我还在和一名客户谈生意,可能会回去晚些,你和小阑珊别等我了,先睡吧,你这些日子正在生病,家里家外的忙活,别累着了,我这边还在忙,挂了啊。”

    不等季新晴再说些什么,孟秦阅便挂了电话。

    听着听筒里面的嘟嘟音,季新晴木讷地将手机塞回包包,一墙之隔,她和丈夫之间却如同隔了好几个世界。

    六年了。

    从恋爱开始,一直到现在。

    季新晴为这段婚姻付出了太多太多。

    不仅仅是青春,更多地还是为了这个家。

    忙前忙后。

    任劳任怨。

    可是最终,换来了什么?

    婆婆和小姑子的的冷嘲热讽,酒店内一对狗男女的翻滚。

    眼泪再一次流下来了,季新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决心,用尽最后一道力气,抓住了房门的把手。

    咔嚓一声。

    让季新晴没想到的是,房门竟然开了。

    顺手打开了房门,季新晴拖着虚弱的身体,直接进入了房间。

    迎面而来的,正是正在脱外套的孟秦阅。

    孟秦阅身子一怔,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季新晴就这么死死地盯着孟秦阅,眼泪顺着脸颊,一直流到了衣服上,颤抖着身子,季新晴一下子冲了过去。

    “孟秦阅,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这就是你所谓的在办公室开会?”

    “六年了,我们结婚六年了,我是你老婆啊。”

    “你竟然背着我,在这边,和其他的女人开房。”

    “孟秦阅,你简直不是人,你这样做,你对得起我,对得起我们的孩子吗?这六年来,我为你,为了这个家,我付出了多少!!!”

    季新晴像是发了疯一样,推开了孟秦阅,然后从卧室找到了床边,再到床边找到了卫生间,可是,让季新晴不可思议的是,房间内,竟然只有孟秦阅一个人……

    衣柜。

    还有床底。

    只可惜,还是没有人。

    正在季新晴不知所措的时候,门口突然走过来一个女人,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

    三个人瞬间对上了目光。

    孟秦阅脸色一缓,一把推开了季新晴,冲着外面的女人说道,“小琴,你来了,我这边的合同,和资料已经准备好了,你今天夜里就辛苦点,整理出来,明天一早,五点钟,就要给周总送过去。”

    “啊,这个,我知道了孟总。”小琴笑了一下,然后接过了手中的文件,随后说道,“孟总,幸好,你电话打得及时,要不然这么晚了,我都要休息了,这位是嫂子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孟总,晚安。”

    “好。”

    小琴走了,孟秦阅顺带着关上了房门。

    砰的一声,吓了季新晴一跳。

    脸色阴沉的难看到了极点,孟秦阅整理了一下领带,顺势扯了下来,然后才看着怔在门口的季新晴说道,“新晴?说说吧,你来这里做什么?”

    语气不温不火。

    但是,季新晴很明显的看到,孟秦阅生气了。

    季新晴有些不知所措,吱吱呜呜的,半天没有说出来话。

    季新晴本以为那些照片,可以说明一切。

    本以为那条信息,可以抓到老公。

    鼓起了太大的勇气,本以为这半年来,所受的折磨和痛苦,在今天晚上就可以结束了,可是……

    季新晴突然感到有些羞愧,低下头,虚弱的说道,“我……我以为你们……”

    将领带重重地扔在了地上,孟秦阅冲着季新晴吼道,“你以为什么?以为我和她来开房?”

    季新晴一下子慌了。

    “季新晴,我累死累活的在外面谈生意养你们娘俩,大半夜的不能回家,你还以为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还跑来查房?季新晴,你怎么能这么想,结婚六年了,我孟秦阅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吗?”

    “我……”季新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看到孟秦阅真的发火,生气了,她本来还想将那些照片拿出来,可是现在,似乎都有些多余了。

    孟秦阅再次说道,“结婚六年了,都老夫老妻了,我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再说了,我那方面有问题,你不知道吗?”

    “我是知道,可是……”

    “可是什么,为了这单生意,我追了周总半年,他今天凌晨才能到,明早就要走,这边的房间也是为他准备的,为了这一切,你知道,我付出了多少吗?我不这么做,谁来赚钱养家,一家老小,都要喝西北风去吗?如果我不做这一切,难道明天去追他的飞机吗?”

    季新晴更加羞愧,她走过去,想去拉孟秦阅的手,低声道:“秦阅,对不起,我不知道是这样,对不起,今晚我留在这里陪你吧,好不好?”

    孟秦阅却把她的手用力挥开,“啪”的甩了她一耳光,咬牙说:“季新晴,你马上给我滚,滚,我在酒店办公,为了怕你怀疑,故意说成是在办公室,可是你呢?来查房?亏你想的出来,滚!!”

    推荐阅读:入我相思门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