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全依我

古代言情

她,曾被所有人视为贵人,但如今却受尽冷眼与欺凌。他,曾经爱过那么一个女子,几世执着与执念。他的师弟,犯下天规永世束缚,却不忘复仇。她放弃所有来到天界,变作冰冷的他的卑微学徒,躲避着毫无预兆的诅咒。在他眼里,她只是个低等的凡人。当受过伤害后想起的却是那个一直指使自己做事的自称是自己师叔的人。“你是我不需要的爱情,是被我丢弃的毫无用处的一部分。”“你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不爱你的人动什么真感情。”“是啊,他说得对,一切都是错……都是错……”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推荐阅读:师父全依我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唤醒记忆的仪式

    师父少惹我(Jesscia)

    人人都知道,在漪恋村有一个说话很奇怪却有相当受人爱护的女孩,她叫林冰夕,小名姻姻。

    小时候的姻姻很惹人喜欢,因为她长得很可爱,所以一出生就有不少人找到她家父母说亲,每家的条件那是相当的好,不过说出来也就是把姻姻当菩萨样的供起来,在家里好生伺候着的。

    姻姻之所以这么受欢迎,还有一点就是她为漪恋村带来了福气让村民们过上了好的生活,这当然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从出生至今姻姻就被村里人视为贵人,因为她一出生右手手腕上就缠绕着长长的红线,一直以来红色就被世人视为大吉的,而且那一年就只有姻姻这一个新生儿,说来也奇怪了,自从姻姻出生漪恋村几乎每年一次的洪涝灾害就再也没有发生过了,就在姻姻十岁那一年,被村长派去村西的人也传来捷报,本是寸草不生的地方既然一晚之间长出了不少绿油油的植被,村里的人也说这里的土壤不知怎么的肥沃了许多,接着就是年年丰收,从此姻姻一家就被当作是皇室中人一样照顾,当然也是夸张化的比喻了,只是那日子过得相当的好就是了。

    可是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怎么躲也躲不掉,十六岁,姻姻的十六岁可以说是她人生的转折。

    她的十六岁似乎也带着些恐怖色彩,那些画面几乎是让她痛不欲生。

    十六岁,在漪恋村有不少女孩过这十六岁可就是没有姻姻过得轰动,村里所有的人不记得自己的生日可以要是不记得姻姻的生日,那在这漪恋村也算是白混了的,而且后果也很严重,可能会被用来祭神或是送去皇城当奴隶,最轻的也许就是被驱逐了。

    要想想姻姻在他们心目之中的地位可是神级的,有什么决定性的事情也会来请教姻姻,姻姻说可以那就可以,姻姻说不可以那就是不可以。

    十六岁也是个适婚的年纪,所以呢,在姻姻家门口可是挤了不少人,那些人有儿子的没儿子的可是都算好了的,三更半夜的就风风火火的聚在姻姻家门口了,因为他们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可都是想把姻姻接回自己家的。

    三更半夜自家门口有那么多人吵来吵去的,是谁都烦了,还睡觉,那简直是妄想。

    姻姻的父母实在是被吵得不行,天还没亮就起来他们还是第一次,他们估计着姻姻也有可能没睡着,那孩子是禁不得一点吵的。

    也许现在的气氛刚刚好,本来郊外的夜就是阴森寒冷的。

    在姻姻的母亲打开姻姻房门的那一刹那,那阴风似乎是更大了,突然而来的乌云密布,就在瞬间遮蔽了月,顿时周围一片漆黑,姻姻的房门被风吹的吱吱作响,姻姻的父母开始慌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们站在房门口,可以感觉到一阵阵的寒气从自己女儿的房里被冷风带出,还夹杂着……淡淡的血腥。

    姻姻的母亲担心起来二话不说冲进了姻姻的房间,看到自己的女儿时差一点被吓晕了过去,只见姻姻站在床前,不,不是站着的几乎可以说是漂浮着的,她的四肢很自然的下垂,脚尖轻轻点地,双手被网状的血缠绕着,血就一点点的从指尖处向下滴,房间里寂静得可怕,寒冷得可怕,那“滴答……滴答……”的声音听得是如此的清晰。

    姻姻的脑袋向右倒,齐齐的刘海长长的发柔软的四散着,双眼睁的大大的,黑洞,很深很深,看似没有任何知觉,眼角还流淌着些许血泪,她的身体也是被她缠绕在右手的红线包裹着的,那些线还在不停的动,不停的想要融入姻姻的身体。

    就只有姻姻周围有微弱的光,是那丝线发出的刺眼红光。

    姻姻的母亲看着这一幕不知如何是好,想向前将那危险的红色丝线扯下,可还没等靠近就被无形的利刃划伤了。

    姻姻的父亲也进来了,听到了妻子的叫声,他也顾不得那些规矩不规矩的,因为在漪恋村除了自己的丈夫任何男子不得进入女子闺房,否则会依村规处置,那可是九死一生。

    他走进房里看到女儿的一刹那也是被吓得不轻,再看到自己的妻子难过的坐在地上,左肩处有些晶莹的东西,是血。

    他欲将她扶起,可没想到还是触碰到了她的伤口,他们无法靠近自己的女儿,一次次的伤让他们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只有不停地叫着姻姻的名字。

    “姻姻……姻姻……快醒醒啊……姻姻……”

    他们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女儿怎么会这样?

    他们依然坚持叫着女儿的名字“姻姻……姻姻……姻姻……”声音越来越微弱,越来越微弱。

    “母……母……亲”姻姻听到了遥远的声音,温柔的声音,温暖的声音。

    “姻姻……姻姻……”姻姻听到了,她听到了,他们更加拼命的叫。

    姻姻朦胧的双眼开始闪烁,眼,一点一点的恢复!

    “怎么可能还会被影响,时间还没到,不能就这么毁了我的计划!”隐身在暗处的男子感觉到了不对劲,姻姻父母的叫喊声会毁了这一切,这关键时刻错过了可就没有了。

    于是,他伸直手掌,突然指尖变得锋利;旋转,锐利的刀锋直指姻姻的父母;挥手,冰刃飞射而出径直刺入那对夫妻的咽喉。

    那一瞬间,他们痛苦的表情,无声的嘶叫,看得姻姻不知有多难过,可她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母死在,自己的面前。

    泪水夹杂着凡尘之血落下,她好想去俯下父母未闭的双眼,她好想抱着父母感受最后的温暖,她好想……

    姻姻四处观望,她要找出凶手,她可以感觉到在这房间内还有其他的人,最寒冷的地方,最寒冷的角落。

    她看到了,因为光线太暗她只看到了模糊的背影还看到些刺青似的纹样。

    是……

    满月纹,经常在她梦里出现的纹样,血红的满月!

    姻姻看清楚后又失去了意识,是那寒冷的眼神在解决完碍事的人后又重新瞄准了她,唤醒过去的咒语不停的从冷漠的双唇飘出,姻姻的右手手臂开始发生变化,血液聚集渐渐形成了模糊的图案,那些缠绕在姻姻身上的红线也慢慢的融入了她的身体,右手的已经成形的图案也被红线稀稀疏疏的遮挡着。

    “快要成功了……”如此寒冷的人是不是对那些事还耿耿于怀呢,是要报复吗?

    他能找到姻姻,找到这个被某人抛弃的唯一弱点,也可见他算是费了不少功夫的,现在还施法让姻姻恢复前世记忆,目的是不是已经很明确了呢!

    “鸿月……我要夺回本属于我的一切,鸿月……”咬着牙怨恨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天边若隐若现的月,在那里有着关于他的太多的令人不悦的记忆。

    一大早,按理姻姻的父母是要出门为姻姻买些礼物的,可在外面的村民等了很久就是不见人出来,这有些反常了,村长就不得已的派人翻墙的翻墙撬门的撬门,这么大的动静把门弄开了也不见人,肯定是出事了,于是村长安排人四处寻找。

    “啊……”被派去姻姻房间的晓络一进房间就看到了姻姻父母瞪得大大的眼,布满血丝的眼。

    晓络大叫,因为除了叫现在的她可什么都不会了已经被吓得连身体都僵住,还直冒冷汗的。

    “晓络……晓络……”是村长,晓络可是他最心爱的孙女,不能出事啊。

    村长又叫些人进去看看,那些可是千挑细选的女人,看自己宝贝孙女的叫声那么恐怖就知道那房间里有些什么,这世上恐怕是除了死人和蟑螂可以让她叫成那样,那就没什么能吓到她了,姻姻是最爱干净的所以应该就不是什么蟑螂了,所以呢进去的全是些胆子大的,比如什么女验尸官啊,女殓妆师的……还有就是姻姻的好姐妹了。

    她们一进门也是被所看到的吓得连退了好几步,晓络也晕在那里了,要不是她们死人看多了,她们估计也会成晓络那样。

    “小雅快过来,姻姻还有气息,只是……”是希呈,她们几个可是很好的姐妹,她看着姻姻,姻姻怎么会这样,她几乎是赤身倒在血泊之中,在她的右手手臂上有些红色的东西,碰都不能碰一下,希呈刚刚想接近就感觉身体麻嗖嗖的,半天使不上力气,这很不寻常,还有就是地上如此多的血似乎不是姻姻的,因为她身上没有任何伤口。

    “先弄些洗澡水来,满身的血这是怎么回事,再找些衣服帮她换上然后去把晓络叫醒让她帮姻姻看看。”小雅过来看看姻姻,姻姻的表情看上去有些痛苦,她是蜷缩着的,身体也很冰冷。

    “好,我这就去把晓络弄醒。”希呈帮忙将姻姻抬上榻,小雅找些衣服给她换上,弄完后希呈就往屋外冲,晓络刚刚好像是被抬出去了,她可是村里唯一一个学过医的,还是花的公费被村长送到城里去学的,现在是终于有用处了,因为漪恋村的村民几乎是从不生病的,这也是因为她们村里有个姻姻。

    推荐阅读:师父全依我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