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夫人

都市言情

她上辈子识人不清,死到临头方才看清相伴多年的枕边人,竟是只货真价实的白眼狼! 栽赃陷害,夺她家业,为他辛苦怀胎,等来的却是他要和另一个女人结婚的消息! 含恨而死,好在老天怜见,给她重新来过的机会! 这一世,她要让前世染指过叶家的罪人全部付

 

推荐阅读:首席夫人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含恨
    静谧的起居室里面,一个女子跪在地上,面容憔悴。她紧紧抓着男子的手,苦苦哀求着:“启郑,我求求你,放过我妈吧,她不是有意的。”
    “哼,”男子冷哼一声,甩开女子的手,言语冰冷,“叶暖,你母亲是人,我母亲就不是人吗?你母亲把我母亲推下楼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那也是你的妈妈!”
    “我妈妈不是有意的。”叶暖低下头,轻抚着自己隆起的小腹,“她只是,想要保护我,保护我们的孩子。”
    “保护?”苏启郑冷笑着,眼底尽是嘲讽,“我妈妈不过是叫你做一点家务事,你妈怎么就那么大的火气,非要把我妈推下楼才甘心!”
    “你以为你现在还是叶家的千金大小姐吗?叶家已经败落了,你们全家现在还得靠我养活!我告诉你,叶暖,你妈就等着坐牢吧!”苏启郑说着就要出门。
    “不,启郑,你不能这样!”叶暖立即站起来,拦在苏启郑面前,眼角挂满泪水,“我求求你,不看在我的面子上,也看在孩子的面子上,放过我妈妈吧。爸爸已经死在狱中了,我只有妈妈一个亲人了。”
    苏启郑瞥了叶暖的肚子一眼,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也是,那就等你生下孩子再说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暖总觉得,那份笑容,充满了寒意。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把楼上的房间打扫打扫,想偷懒是不是?”看到叶暖有些发愣的神情,苏启郑一下子就发了火气,“成天一副病怏怏的样子,看着就让人心烦。”
    叶暖心中一痛,却不敢多说什么,低着头就要上楼。自从叶家败落以后,苏启郑对她的态度一天比一天差,现在甚至把她当做家里的佣人一样使唤。
    “哥,”苏柠从外面回来,走到苏启郑面前挽着他的手臂,“我有话和你说。”
    叶暖在转角处,苏柠并没有看到她。
    她听到苏柠说有话和苏启郑说,要转身,却在听到苏柠脱口而出的话时震住了。
    “哥,你和顾姐姐什么时候结婚呀。家里这个病怏怏的嫂子,我都看腻了。当初你娶她不过是因为叶家的财产,现在叶家都败落了,她妈妈又差点害死我们的妈妈,你早点和她离婚算了。”苏柠的口气满是撒娇和对叶暖的厌恶。
    “放心,”苏启郑笑了,笑得得意,“委屈了颖儿那么多年,我是肯定要好好待她的,娶她是一定的。”
    “姐姐可是说了,她要玲珑蹄燕。”苏柠说道,“没那东西,她可不嫁给你。”
    叶暖一惊,下意识摸了一下脖子上的项链。
    这个玲珑蹄燕是父亲送给她的新婚礼物,可以保她平安,多子多福,父亲当初特向一个南非的私人收藏家买的,为此还差点丢了性命。
    “这有什么问题。”苏启郑笑着说道,“她要什么,我都给。”
    叶暖心中刺痛,不小心碰掉了桌上的玻璃杯。
    清脆的“哗啦”声传来,叶暖看着一地的碎片,感觉自己的心也凉透了。
    小腹传来一阵阵的疼痛,她也没有了感觉,只是静静看着苏启郑,张了张口:“为什么……”
    “你以为我娶你是真的喜欢你吗?”苏启郑的脸变得扭曲起来,“我早就有爱人了,是你爸非要我娶你。”
    “你胡说!”叶暖大吼一声,“当初你明明是自愿的。”
    “如果不是你爸爸用我的前程来威胁我,我又怎么可能同意。”苏启郑冷笑一声,“不娶你,我一辈子都只是一个普通的药材户。只有娶了你,我才能将我苏家的家业发展下去。”
    看着苏启郑丑恶的嘴脸,叶暖忽然间觉得可悲又可笑。小腹的疼痛越来越强烈,强烈到她不得不弓起身子捂着小腹。
    “事到如今,我也不妨告诉你。”苏启郑凑在叶暖的耳边轻声说道,“你家挪用公款,诈骗那些事情,其实都是我栽赃嫁祸给你爸爸的。”
    “你……”叶暖瞪大着双眼看着苏启郑,眼底满是难以置信。
    “没办法。”苏启郑笑着,“如果你爸爸不死,我又怎么能入主叶氏呢,不,现在是苏氏了。”
    “你,你这个禽兽!”叶暖像是疯了一样,扑了上去,死命拍打着苏启郑,“苏启郑,你不是人!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狗东西,你害死了我爸爸,我要你偿命!”
    “偿命?”苏启郑狠狠推开叶暖,力道之大,直接把叶暖推到在了地上,“叶暖,你也不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德行,你以为自己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吗?跟我斗?真是自不量力!”
    “痛,好痛!”殷虹的血液顺着双腿缓缓流下,很快就将白色的裙子浸染成了血红色,“孩子,救救,我的孩子……”叶暖面色惨白,抓着苏启郑的裤脚,吃力地恳求着。
    “救你的孩子?”苏启郑眼底没有半分怜爱和同情,“你以为我今天为什么要把一切都摊开告诉你?”
    “你这个衣冠禽兽!”叶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医院回来,听到了这番话,叫嚣着就朝苏启郑冲过来,抡起桌上的烟灰缸就要砸苏启郑,“我和你没完!”
    苏启郑轻蔑一笑,夺过烟灰缸,狠狠砸在了董玉玲的头上,一时之间,鲜血淋漓。
    “啊!”叶暖惨叫一声,又惊又怒,小腹处好像有一把刀子在狠狠剜着她,痛得她只能一步步爬到妈妈面前。温热的液体染满了双手,叶暖颤抖得说不出话来。
    “嫂子,她是你妈妈,你怎么能这样做!”苏柠指着叶暖,惊呼一声,“哥,嫂子怀孕以来就有抑郁症,你怎么不拦着她点,还让她伤害自己的妈妈!”
    “对对!”苏启郑立即反应过来,将手中的烟灰缸擦干净,塞进叶暖手中,“是你,是你发疯杀了自己的妈妈!一切都是你做的!”
    “苏启郑,你还是不是人!”叶暖愤恨地瞪着苏启郑,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嘶吼出声。随即就像是被抽干了力气,再不动弹。
    细碎发丝遮挡住了叶暖毫无血色的脸,涣散的瞳孔从中投出,倒映着苏家兄妹的脸。那是一双,死不瞑目的双眼,投射着深深的恨意。
    她死也不能放过苏家的兄妹!
    “妈妈!”叶暖惊叫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眼底满是惊慌失措。
    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安抚了慌乱的心绪。
    叶暖看了眼周围熟悉的花样,抚了抚乱跳的心口,渐渐镇定下来。直到几天前,她还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的,她重生了,回到了叶家还在盛世的时候。前世所有的悲剧都还没有发生。
    “小姐,醒了吗?”佣人敲了敲房门,“苏医生来看你了。”
    苏启郑,一想到这个名字,叶暖的心中就充满了仇恨,恨不得杀了这个人!叶暖摸着自己的心口,深吸一口气,拼命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恨意。
    “进来吧。”安抚好了自己,叶暖开口道。
    房门打开了,一个相貌斯文的男子缓缓走入,男子推了推鼻梁上的金框眼镜,径直走向叶暖,坐在她身边,冲着叶暖露出一个微笑:“暖暖,身体还好吗?”
    藏在被窝里面的双手紧紧握拳,叶暖忍住扑上去杀人的冲动,冷淡地回了一句:“都还好,苏先生,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叫我叶小姐比较我,毕竟我和你,不过是雇佣者和被雇佣者的关系而已。”
    “暖暖,你怎么了?”感受到叶暖言语间的冷意,苏启郑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想要搂住叶暖的腰,“前几天你不是还同意和我交往了吗?”
    “呵,”叶暖轻笑一声,不着痕迹躲开苏启郑的手,“看我这记性,还真是忘记了这件事情。”说着伸手指了指桌上的杯子,说道,“能帮我拿一下那杯水吗?”
    “当然没问题。”苏启郑伸手拿过那一杯水,微笑着递给叶暖。
    叶暖转了一下手中的的杯子,看了苏启郑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手腕翻转,整杯水顺着苏启郑的头发缓缓流下。
    苏启郑瞪大着双眸看着叶暖,似乎是愣住了。
    叶暖笑了,笑得无比欢乐:“苏启郑,我这个人最喜怒无常了,前几天还喜欢的东西,说不定今天就不喜欢了。”叶暖手一松,玻璃杯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哗啦”声,在静谧的房间显得格外的突兀。
    “你……”苏启郑动了动唇,说出话来。
    叶暖看着一地的碎片,冷笑一声:“前几天不过是心血来潮,想逗逗你罢了,你还当真了?”叶暖说着,上下打量了苏启郑一番,目露嫌弃之光,“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也配追求我?苏启郑,我告诉你,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我劝你,对我还是不要有什么痴心妄想了。”
    被人这样奚落,苏启郑的脸色瞬间就难看了很多。
    看到苏启郑吃瘪的表情,叶暖一下子觉得解气了很多。
    “暖暖,别闹了。”苏启郑很快就收拾好自己的心情,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拉着叶暖的手,轻轻拍着“我知道你是因为自己身体不好,不想拖累我才说这种话的。你放心,我对你的爱不会因为你的身体而有什么改变的。”

    推荐阅读:首席夫人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