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猎爱甜甜

都市言情

好臭啊,这张嘴!凑那么近,想要干嘛?人家慌张得快要窒息了。稳住,为了一亿合约,拼了!拿三年情人做条件?真卑鄙!不过!看在你是个总裁,而且长得还不赖的份上,情人就情人吗!天呀,天呀,怎么肚子里就有种了?不行,不可以,本小姐我要带种逃……

 

推荐阅读:首席猎爱甜甜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浩天,你爱我吗?”莫飞飞将身子蜷缩在唐浩天的怀抱里,轻声地呢喃着。

    他的怀抱,总是这么充满诱惑力,带着淡淡的烟草味道,给人安全舒适的感觉。

    正是这样的感觉,一次又一次地迷惑着她,且一惑就是三年。

    也就是说,她已经给他做了三年的情人了,她扔下她在乎的名声,还有哥哥的反对于不顾,义无所顾地投身于他的怀抱,而且默默守候着她生命的全部。

    什么时候,她已经变得视男人为生命的全部了?她之前可不是这样的,她一直是有理想,有奋斗目标的女子,可是自从遇到这个男人后,她彻底地堕落了,也从此迷失了自己。

    “傻丫头,尽问些傻话!”唐浩天避开她问的问题,站起身来将她放在床头靠住,再用浴巾包裹住身体,走到了房间左边的沙发上坐下,并拿出手机拔打起来。

    莫飞飞将粉色而柔软的被单拉到胸前,掩盖住赤裸的身体,深情凝视着正端坐在沙发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眉飞色舞款款而谈的唐浩天,听着他时而发出的爽朗笑声,她的心如同刀割一样的疼痛难忍。

    她清楚地知道,正在与他通电话的是林氏房产开发集团总裁林笑天的女儿林如烟,且有传言说他跟林如烟俩人交往非常密切,透过浩天那一脸灿烂的笑容她可以断定,他跟她的关系是不一般的。

    而且最近,他跟她经常通电话。

    难道,浩天已经厌倦了自己,有了新欢,是真的喜欢上了林如烟了吗?而她,即将成为他的一件破衣裳,马上就要被扔到一边?一如他以往的那些情妇一样?

    想到这个悲惨得她不愿意承认的事实,她的心只会越发疼得厉害。

    她深爱着浩天,为了得到他,她不仅仅牺牲的是自己的名誉,且心甘情愿做起了他的情妇。

    虽然,她当初接近于他是出于某些目的,但是,她这几来年的默默守候足以证明,自己真的不是冲着他的钱财、名誉以及地位来的,她真的真的很爱他。

    她也深知,自己跟林如烟比较,甚至是没得比较的。林如烟不仅长得漂亮,还是富豪的女儿,在工作上也是很有成就的,浩天跟她,不仅仅只是门当户对,而且各个方面都是再匹配不过了。

    而且这几年来,林如烟一直纠缠着浩天不放。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的只是一层纸的如此易如凡掌,只需要一捅就会破的了。

    或许,那层纸早就已经破了,接下来,她的下场会跟浩天其他的情妇一样,不久的将来,自己会落得被如同被扔掉的破衣裳一样的命运,她根本就不可能会成为他的合法妻子。这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纯属自己的单纯无知跟痴心妄想罢了。

    唐浩天终于挂了电话,再次回到床上并钻进柔软的被单里,瞅着正在发呆的莫飞飞,并伸过一只手挠了挠她的腋下。

    她紧了紧手臂。“别闹了!”

    “怎么了?丫头?”唐浩天奇怪地问道,双手紧紧地搂着她纤细的腰肢,

    “我!”莫飞飞深情注视着这张令她心醉神迷的容颜,心里面一遍又一遍地呐喊着,我要怎么样才能离开他?怎么舍得离开他呀?!

    她的心如同撕裂般地滴血疼痛,连气息都是那么虚弱无力,感觉自己就这样被撕扯成了无数的瓣儿。

    “没什么,浩天!”她最后无力而冷淡地回答。

    “那赶紧睡吧,明天公司还有会要开呢,真是希望一觉能睡到自然醒就好了。”唐浩天伸了伸懒腰,然后倒头倒进了莫飞飞的怀抱里,不再理会她,准备就此进入梦乡。

    莫飞飞望着这日渐对她冷淡的男人,她的心痛得无法自拔,感觉浑身一阵抽搐。粉色的台灯将这脸俊容映照得魅力纵生着。

    她是他的情人是不错,难道作为情人,就不配得到一份真挚的爱吗?她们之间,难道就真的只有那一个亿?

    每次她问他爱不爱她,他总是会避而不答,今天,算是最后一次问她了,以后,不会再问他如此让他为难的话了。她很是羡慕电视剧里那些相爱的人们,整日里说着爱字,那是一种怎样的幸福感觉?

    可是,她除了做他的交际花外,便就是陪他上床了,对他而言,自己似乎是可有可无的,而且这种感觉最近越加的强烈。

    唐浩天突然睁开眼睛,望着坐着一动也不动的莫飞飞,用有些不悦的语气问她:“你怎么了?我不是说过了吗?明天公司还有会要开,你怎么还不睡觉?是要让我去睡隔壁房间吗?”

    莫飞飞顿时一阵惊慌,强忍住内心的那抹刺痛,挤出一丝笑容来:“对不起,打扰你休息了。”

    她赶紧伸手将床头灯关掉,轻轻地下滑到床上,静静地躺在他的身边。

    他跟以往一样,他将她一丝不挂的身体紧紧地包揽他的怀抱里,那么的顺其自然,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自在,再亲吻一下她光洁的额头,与她说一句晚安后,于是将她的头放进他的颌下,再沉沉地睡去,很快,便能听到他均匀而有力度的呼吸声了。

    莫飞飞的脸贴着他的颈项,下巴亲密接触着她的额头,胡须桩子摩擦着她的额头,感觉即痒又痛,她喜欢这种感觉,这就是男人的象征,也是力量的体现。

    她的心此刻激烈地疼痛着,始终无法闭上眼睛睡去,她的脑海里总是会勾勒出一副她成为弃妇的情形。如果真的被他抛弃,她接下来的人生要怎么办?就算是不被抛弃,难道,她一辈子要做他的情人吗?她的青春就这样在暗无天日中耗费掉吗?

    就算是有万般的不舍,却又是万般的无奈,或许,她应该选择一条属于自己的光明大道来走,而不应该继续纠缠在这段她无法割舍的感情之中。

    推荐阅读:首席猎爱甜甜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