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太冷,娇妻难追

都市言情

十年,为什么每个人都跟她说十年?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是豪门阔少,冷血总裁,却在深夜无人的办公室,将她困在墙角,出口恶劣,“我恨了十年,怨了十年,十年前你欠我的,我要你拿下半辈子来偿还!”他是偶像明星,天团队长,却在媒体云集的时候,单膝下跪,态度诚挚,“

 

推荐阅读:首席太冷,娇妻难追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归国
    这是二十多年来,段之晴第一次踏足中国的领土。
    北京,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国际交往中心。高楼林立和车水马龙跟伦敦相比,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甚至于弥漫在上空的层层雾霾,都跟素有“雾都”之称的伦敦如出一辙。
    唯一不同的是,站在北京的街头,看着周边黄皮肤、黑眼睛的黄种人,让段之晴心底油然而生了一种莫名的归属感!
    这里,是她的祖国,是她日思夜想都想要回来的地方!
    “看,是SNC天团哎!”
    一旁女生的尖叫引起了段之晴的注意,她顺着女生手指的方向,转过头看向身后大厦的楼体大屏幕。
    唯美的MV画面,忘我的动情演唱,波动人心的旋律……是时下最流行的歌曲――SNC天团的主打歌――《silence》。
    沉默,沉默是一种无言的诉说,一字一句,都是我对你爱的承诺!
    与此同时,马路上等待绿灯的车辆内,面容冷峻的邵辰越眼神冷酷的盯着大屏幕,两片薄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直线。
    “据悉,韩国偶像天团SNC不久将要来中国内地发展,此举令不少歌迷……”播报员甜美的声音或有或无的传入车内。
    邵辰越冷哼一声,冷酷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忌恨,“他终于要回来了么……”
    红绿灯变换,司机发动引擎,深灰色的迈巴赫缓缓启动。
    邵辰越的眼神不经意的瞟过车窗外,却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匆匆而过,“停车!”他大喊。
    他拉开车门,不顾已经飘起细雨的天空,动作迅速地跑了出去,饱含希望的眼睛四处搜寻着刚刚一闪而过的面孔。
    那是一张他最熟悉不过的面孔,是这十年来他恨不得刻进骨髓里的脸……可是没有,没有,没有……他看遍这附近的所有人,还是没有看到那张青涩却动人的脸……
    “不是她…不是她…全都不是她……”邵辰越自嘲的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张狂,几乎引起了路人的驻足议论。
    他们纷纷猜测着他的身份,猜想他这样英俊的男人,是不是娱乐圈新近的明星,更有过分的人甚至拿出了手机来拍照。
    雨越下越大,雨滴打在邵辰越的脸上,他的双眼因为朦胧的雨气,也逐渐朦胧了起来。
    突然,一把藏青色的雨伞打在了他的头顶,遮住了行人的议论和探寻的目光。
    邵辰越惊喜的回过头,却只看到秘书兼司机的陆柯……
    “邵…总…”陆柯声音极低的喊了一声,语气里有不易察觉的颤抖。
    他印象中的邵总一直是理智且冷酷的,有时候甚至有些残忍……然而这样惊慌而失措的他,却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完全陌生的邵辰越……
    邵辰越的神智像是突然被唤了回来,脸上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冰冷。他最后看了一眼雨幕中的大屏幕,眼神里掠过一丝阴翳。
    “走吧……”邵辰越语气冷淡的说完,弯腰钻进了车里。
    深灰色的迈巴赫疾驰而去,徒留雨中屏幕上,长相俊美宛若天使的男人微笑着说:“这首歌是写给一个曾经深爱我的女孩的……”
    段之晴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了星巴克,然后拍了拍淋了不少雨的外套,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她望着窗外突然就变得灰沉沉的天空,暗自诅咒着刚刚对北京产生的一点好印象,全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场雨给浇熄了。
    手机传来一阵震动,是大学室友兼闺蜜的Kimmy发来的信息:Sunny,你如果再不给威廉回个电话,别说是我的手机,就是我的头,也快被他打爆了!
    翻看了一下通话记录,多达一百通的未接来电,全是来自于威廉――她的舅舅!
    段之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犹豫再三,还是拨下了远在英国伦敦的那个男人的电话号码。
    “嗨,威廉!”无聊而又拘谨的开场白,一如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
    “Sunny,whereareyou?”果不其然,电话那头传来男人夹杂着愤怒的质问。
    不过,仔细听的话,还是隐约可以听出威廉语气里的关心和担忧。
    这也是一直以来,段之晴能够忍受这个控制欲极强的男人的,唯一的原因了吧!
    “我……在北京……”段之晴有些支吾的回答。
    “北京?!”威廉的声音提高了几分,语气里的愤怒更加剧烈,“你回国了?谁让你回国的?现在回来!立刻马上!我去订票……”
    “威廉!!”段之晴也加重了语气,态度坚决的说:“我是中国人!中国是我的祖国!我迟早是要回来的!我不可能在国外待一辈子!”
    这是第一次段之晴公然违抗威廉的决定,也是第一次,她态度这么坚决的想要去做一件事!
    电话那头的威廉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久到段之晴差点以为,他已经生气的挂掉了她的电话。
    “……好吧!你想要待多长时间?”威廉的语气,似乎有些无力。
    “一两个月……半年……或者更久……对不起,舅舅!”段之晴也有些不确定,她总觉得,是有什么人事物,或者是莫名其妙的东西,在召唤她回来。
    又是一大段空白的沉默!
    段之晴心里有些忐忑,她不知道,威廉是否还会继续妥协……
    “嘟嘟嘟――”手机里传来挂掉电话的忙音。
    段之晴呼出了一口气,把手机放回了包里。
    她知道,威廉再一次妥协了!
    但是,他生气了!他每一次生气都是这样――无缘无故,不声不响的挂掉电话,然后谁都不理。
    此时,英国伦敦的一处三层木制别墅内,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把手机丢在茶几上,然后把自己陷进真皮沙发,右手轻轻按着眉心。
    “Sunny,她不肯回来?”烫着酒红色波浪卷发的女人,将一杯咖啡,轻轻放在男人面前的茶几上。
    威廉坐直身体,端起冒着热气的咖啡,喝了一小口,才叹了口气,神情忧虑的说:“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女人走到沙发背后,蛇一样的白皙手臂环上威廉的脖子,动作亲昵的说:“你放心,以我的能力,她应该忘记的,已经全部都忘了!”

    推荐阅读:首席太冷,娇妻难追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