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有为

古代言情

以谋为介的情,   向来都是不堪一击。   她是妾室所生的庶女,6岁遭继母毒害,阴差阳错成为落雪宫宫主。   他是千黎国前太子,遭父王跟奸妃所害,被沦落在紫扬山庄避难。   两个八杆子都打不着的人,   却因一起血案绞在一起。   “助我一臂之力?”   “做什么?”   “谋天。”   从此,一场惊天的阴谋就此展开。   她却不知,她不过是落入他手中的棋子一枚。   “我若机关算尽,为何算不出我满宫的人被你利用而死?”   刚被灭了宫门,后就被他的爱将追杀。   一剑穿心——   她的人,她的命,终究是舍在了他手上……

 

推荐阅读:庶女有为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初识

    权倾天下:庶女谋天(紫汐)

    时辰已过三更,整个万安城都陷入了蒙蒙夜色之中,寂静的街道上有淡淡的雾气,中秋节尚未到,已经有了些许寒气,灰蒙蒙的夜空中没有一点星光,密布的烟云中只有一轮新月隐隐约约能看出轮廓来。

    冷清的街道上缓缓走来一手执纸扇的年轻公子,华美儒衫随风飘舞,一头长发用白绫随意扎起,额前尚留几绺碎发半遮眉眼,只是这公子脸色略显苍白,仿佛大病初愈一般,最重要的是,这公子居然有着一张足以令天下少女都羡慕不已的绝美脸庞,只怕这千黎国的第一美女月千娇见到他也会倍感压力。

    男子眉眼间带着浅浅的笑意,唇畔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悠然自得的在路上一边欣赏着朦胧的夜色一边缓步前行,手中折扇不时的摇动两下,好不自在。

    正在此时,一阵急风忽起,随着一声尖锐的呼哨声,二十几个黑衣人将这绝美的公子围在了中央,为首的一名黑衣人冷冰冰的道:“云公子,我家主人请您过府一叙,请随我们走一趟吧!”

    被人团团围住的绝美公子没有丝毫的惊慌,唇畔间的笑意中只是略带了一些无奈,“莫言,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阴魂不散的跟着我?在下似乎与北堂静并不是很熟,如此几次三番的请我去王府不知意欲何为啊?”停顿片刻不待黑衣人开口便又接道:“家中侍儿怕是早已等急了,回去这耳根子估计是又不得清静了,就烦劳各位大哥行行好,别再挡着去路了。”言罢也不管双方正剑拔弩张中,便旁若无人的分开几名挡在自己前方的黑衣人,提步想走。

    黑衣人头领莫言探手去抓云非的肩膀,嘲弄道:“云非,你以为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你还能溜之大吉吗?”心中不由暗讽有第一侍卫之称的无语,每次抓这只滑不留手的小泥鳅都是无功而返,唯一一次成功的还是云非主动送上门的,而无语本人则是被这臭小子命人抬回去的,原来所谓的第一侍卫也不过如此!正思忖着,一道利箭破空而出,直取自己的哽嗓,情急之下,他顾不上云非,身形变化,弯腰低头,躲过了致命的一击,待站起身来时脸上的冷汗也下来了,那一箭好险,若是再慢了半分,只怕自己早就死于非命了。

    箭随人到,自西面房顶上噌噌噌窜出了一票人马,为首的是个俏丽女子,手执弓箭,很显然,刚才那一箭就是她发的。

    “来者何人,为何要伤我等性命?”莫言寒气逼人的道。

    那俏丽女子的面色比他更冷上三分,声音低沉的道:“他的命是我的,你们不配!”

    莫言一听他嚣张的话不由心头火起,暗箭伤人本已为人所不耻,见她更是无丝毫的羞愧之意,反倒咄咄逼人,当下也不再多话,探手直逼来人的命门。

    两方人马见头领都打了起来,纷纷过来帮忙,刹那间,双方人马打的不可开交。

    云非站在这群人中间显得格格不入,看看这面,又看看那面,无奈的叹了口气,若说莫言无语是阴魂不散,这宫思净就是狗皮膏药,粘上了就别想再甩掉,看到他们两方打的正热闹,想想自己的处境,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他的脚才迈出一小步,一道利箭呼啸而来,在接近自己的瞬间,一道劲力化开了攻势,擦着他的脖子落在了地上,箭上的绿光无不昭示着这上面淬有巨毒。

    云非倒是没有在意这箭上的毒,只是若有所思的看向了不远处的树上,刚才那道劲力十足的叶子就是从树上发过来的,看来这里还有高手,看此人的武功似乎不低,只怕莫言和宫思净联手都未必是他的对手,不过到底是什么人如此深藏不露呢,看他出手救自己,似乎不是要自己命的人。

    此番出宫解决了周羽大哥的后顾之忧,也算是圆满,却不想自己的行踪竟然暴露在有心人的眼中,北堂静也罢,宫思净也好,看来是有心了。

    云非抬手摸向箭尖擦破的颈项,不觉疼痛,手指上沾了少许血液,他凑到鼻尖嗅了下,淡淡的幽香,有丝迷人的味道,是“云落”,专门为他研制的极品毒药。

    他暗自摇摇头,叹息着,看来“思净天”的大小姐宫思净对他真是恨之入骨啊,这位江湖第一美人因不堪他的拒婚屈辱,在招亲当日便对去“思净天”的所有江湖人士宣告:不杀云非,誓不罢休。

    正回想着过去的事情,宫思净已经飞身来到了他的面前,莫言紧随其后也赶了过来,看到云非并未受伤,莫言的心稍稍放下了点。

    “云非,当日你当着整个江湖人的面如此羞辱我,今天是想一走了之吗?”宫思净拦住了他的去路,恨恨的道。

    云非无奈一笑道:“宫阁主,在下当日也并非有意为之,你何苦这样苦苦相逼?”

    宫思净冷笑道:“不是有意为之?那你又为何去接了我的绣球?既接了就该知道缘分天定,你当众拒婚让我成为天下人的笑柄,现在一句不是有意为之就想小事化了,你别做梦了!”

    云非苦恼的摆弄着手中的折扇,当日这绣球的确是落在了自己手中,可是也绝非自己有意接住,若说起这事来自己还满腹委屈呢,走路看个热闹也会被人算计,若非有人故意借绣球抛出之际暗送内力打向自己的胸口,自己说什么也不会出手接住,哪成想,就是这一接的瞬间,就造成了今天的误会。

    宫思净见云非迟迟不说话,心头火起,怒道:“你这是无话可说了吧?”

    云非看着她满眼杀意的看着自己低叹道:“那宫阁主究竟要怎样才肯放过在下,还请给个明示!”

    宫思净冷森森的道:“你若真想将此仇化解了也好办,只要你随我回思净天,任我处置!”

    莫言看不下去了,今天王爷交待自己的可是务必要将云非带回去,此时若云非真的答应了这个女人,自己岂不是要空手而回,那又如何向王爷交待?想到此他冷声道:“想要带走云非先过了我这关再说!”

    说话间探手抓向宫思净的手腕,这一招分明是少林绝学鹰爪力,若此招得手,宫思净的手腕势必会被捏碎。

    宫思净看到莫言再次出手急忙避开,刚交手的时候便已经知道此人功夫不可小觑,现下不敢稍有大意,怒骂道:“敢阻本阁的路,你找死!”言罢手中的软鞭有如灵蛇一般缠向了莫言的颈项。

    宫思净本是用毒行家,暗器功夫更是独步天下,只是近身作战略显薄弱,即便如此,两人交手,亦不落下风,只是想要取胜倒也并非易事。

    两人打得热闹,云非却看的头都大了,正在发呆之际,一道身影迅速的接近了自己,一个长相俊美的男子有如天神一般站到了自己面前,男子眉眼间带着森森的冷意。

    原本正在激战的宫思净和莫言见有人接近云非,都抽身赶了过来,飞身形拦在了那人面前,刚刚还不死不休的两人此时倒是团结一致,生怕被人渔翁得利。

    莫言手中钢刀一震冷笑道:“又来一个搅局的!想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把人带走,你做梦!”

    男子冷眼看了看两人不屑的道:“就凭你们俩也想拦住本主的去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只见他衣袖一挥,一时间风沙四起,萧萧落叶随风而动,尘沙逼得人眼睛都无法睁开。

    一瞬间,两个人被震得身形不稳,腾腾退后几步方才稳住身形,待稍稍睁开眼睛再看时,哪里还有人在?

    没有人知道两个人是什么时候消失的,只听在夜幕深处抛出一句冷冷的话来:人是我展逸带走的,想要人来紫扬山庄吧!声音不大,却似乎就在每个人耳边说话一般,听到的人无不感到胆战心惊。

    莫言无奈的望着茫茫夜空,心下暗自后怕,以此人的功夫,想要取他们的性命只是弹指间的事,看来他今天心情不错,并没有要了他们的性命,该说是幸抑或不幸?

    紫扬山庄?展逸?这个名字是现在江湖谈之色变的恶魔代名词,因为展逸的出现,紫扬山庄由原来的名不见经传成为今天的天下第一魔庄,之所以称它为魔庄,是因为紫扬山庄里的人个个是亦正亦邪的人物,尤以庄主展逸为最,他可以在一晚之间将碧云轩内八十几条人命视如草芥,也可以马不停蹄的奔走三日夜,只为救下一名小男孩儿,所做的事情很多都是凭自己的意愿,不管其它人如何说如何做如何看,自此江湖人士对紫扬山庄是既怒且怕。

    近些年来,由于庄主亲自掌舵,整个山庄的势力迅速扩大,实力也渐渐雄厚,让各大门派惶惶不可终日,想要除之而后快又怕自己没有能力,反倒惹来杀身之祸,也正因为紫扬山庄的的庞大,使得江湖各大门派倒是紧紧的联合起来,想尽早能够将其除掉。

    待两人都离开后,莫言与宫思净的争斗也就不了了之了,没有了争斗的核心,两个人也没有新仇旧恨,再打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莫言率先带着人离开了。

    留下的宫思净则眼神冰冷的注视着云非消失的地方恨恨的道:“该死的云非,怎么又和紫扬山庄扯上了关系,若不是展逸从中作梗,我宫思净早已经让他血溅五步了,可恨!”

    宫思净身后一名绿衣女子轻声道:“小姐,别忘了,他还中了毒呢,说不定没走多远他便毒发而死了,就算她侥幸解了毒,那也是会扒了他一层皮的,也算是解了小姐的心头之恨了,别再生气了,咱们回阁吧。”

    宫思净脸色稍缓了缓,带着众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至此,整条街道才再次回归了宁静。

    云非一路上只字未讲,只是把展逸和紫扬山庄的消息整理了一下,一盏茶的时间左右,两人已经跑出了几十里地,眼前出现了一座大山庄,气势宏伟,俨然与千黎国的皇帝行宫媲美。

    展逸放慢速度,待到山庄门前才脸不红气不喘的放下一路未语的云非。心里也开始慢慢搜索这个飘逸男子的情况。

    落雪宫并非是他所创,所谓落雪宫不过是一处住所罢了,本是云非的安身之所,后来由于他救了不少的江湖异士,那些人便自此跟了他,从此以后,人越来越多,渐渐的形成了一股势力,而这些人经商的,从医的,江湖魔头,大侠义士无所不有,在各地的生意、门众、医馆、钱号等等也都以落雪宫的名义做事,所以,渐渐的,落雪宫便成了江湖上有名的一个门派。

    云非这个人更是神秘,自他在落雪宫定居后的事情比较详细,而在此之前,这个人就像是从石头里生出来的一样,毫无线索。只知道他医术了得,似乎比江湖上有不死之神的肖成泰还要高明,但是他不开医馆,也不卖药救人,更不研制什么圣药,行踪不定,经常让宫里的人鸡飞狗跳的寻他,宫里英雄侠士都知道他不谙武功,因此每日最大的事情就是看住这个滑不留手的小泥鳅,这就是云非所有的情况。

    江湖人对他的了解仅有这些,而他也只查到这些而已。

    推荐阅读:庶女有为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