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生子女生存法则

都市言情

她是一出生就遭到遗弃的女孩,身世迷离,命运多舛。他是人见人爱花见花败的富二代。高大帅气,阳光健康。当王子爱上灰姑娘,高富帅遇到穷家女,他将如何摆脱家人安排的难缠女友?她又将如何躲过继母的层层阴谋诡计?

 

推荐阅读: 私生子女生存法则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请客

    豪门私生女(千岭)

    楔子

    20世纪70年代末,A城市。一个大学校园旁边,绿树成荫,花儿争艳。一排排三层房屋后面,僻静的一个角落里,坐落着一个简陋而朴素的五层小楼。

    从晾晒的被褥来看,里面住的多是穷困学生。不过,别看不起这宿舍楼,里面住的都是天之骄子。这是A城市唯一一所大学的宿舍楼。这栋楼东西走向,一共三层。每层共有八间,从中间隔开,两边各有四间宿舍。东边是女生宿舍,西边是男生宿舍。

    因为节假日,很多学生都回家去了,宿舍楼里难得清静。看守门卫的是一个1米56身高,胖度和高度差不多的一个女人,据说她是学校校长太太的三叔公家的大姨婆的姐姐。平时她眯着一双眼睛,说眯是因为实在看不出那眼睛是睁的还是闭着的,总之一条线。但是她很有威信。那个家长,或亲戚什么人来看望女生,空手决计是进不来的。要么你就只能站在6米多高的围墙外喊。

    用她的话说,一家5个孩子,每天饿得呱呱叫,就算各位救济救济她那5个孩子的。曾经有女生把这事向校长反映,可是如石沉大海,久而久之,也就成难进的衙门了。即使这样,仍然挡不住那些青春骚动的大学生,他们冒着被学校开除的危险,仍然偷偷地一对一对暗地里好。

    吃过晚饭,一条黑影趁着胖女人上厕所的空闲,像特技演员一样,哧溜溜进最东首的一个房间里。房间里点着一支蜡烛,一位女孩正坐在桌前看书。她猛地看见男生吓了一跳,刚要说话,男生捂住她的嘴巴,对她摇摇头,示意她别出声。这个男孩高挑帅气,穿着一件白色的汗衫,白净的脸上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他拉着女孩一双手,坐在榻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女孩娇羞的转过身子,推他出去。男孩不走,心里像有一团火焰从下面升起。他不明白,他也恨过自己为啥看见她就会有这种龌龊的想法,但是,这种感觉就会自然而然而生。他爱眼前的这可人,他爱得发疯。从看见她的第一眼起,他就爱上了他。当初他羞于表白,现在即将毕业,他爱的人就会离他而去,他怕失去她。怕被班上那位早垂涎已久的大班夺去。越是这么想,心中的邪念越朝体内冲。

    女孩使劲掰起他的脸,一脸严肃,“泽宇,我知道你对我的真情,可是你妈说的也不是一点道理也没有。我是一农村女孩,大学毕业要回到我的老家、一个贫穷的山区工作。再说,你是大上海首富的少爷,确实门不当户不对,我还是知难而退吧!”

    “梅,不要再说了,几年下来,我只知道我爱你,你爱我,这就够了!”男孩举起发誓的手猛地把旁边的拉住打灭,抱住女孩,狂吻起来。

    “今晚就要你嫁给我!”男孩喘着气,抱起女孩,狠狠地甩向榻上。那女孩从榻上爬起来想逃,他粗暴地一把扯下女孩身上那件绿荷色连衣裙……

    男孩怜爱的看着身边的女孩,“亲爱的,你已经是我的人了。相信我,我一定会把你风风光光的娶进我家大门。”

    天色微明,一阵响亮而急促的手机闹铃清楚地响了起来。一个男人掀开真丝羽绒被坐了起来,旁边伸出一只细长的玉臂,挽住了他的腰。

    “天还没亮呢?”女人眯着眼,打着呵欠,“再睡会吧!”

    他拿开那只手臂,“今天有商人来订货,我要早点过去。”他起来到卫生间,拧开水龙头,刷牙洗脸,哗啦啦一阵洗漱。他脱掉蓝色睡衣,换上衣服。几分钟过后,镜子里出现一位穿着笔挺深灰色带条纹西服,红底条纹的领带,整个人看上去成熟、稳重的中年男子!他又照了照镜子打开车门,启动引擎,霸气四泄的宝马奔驰而去。

    太阳冲出重重云层的包围,跳出海面,瞬间将万道霞光洒向大地。大地上,高耸入云的楼房鳞次栉比,条条宽阔的马路像密集的蜘蛛网,伸向四面大方。一座现代化的大都市从梦中醒来,开始了繁忙的新一天。

    大都市的一个边陲角落,一幢幢整齐的厂房,骄傲的挺立在市中心的工业园区。一道银白色的电动伸缩门霸气地拦在门口,与那朱红色的大门垛形成鲜明的对比。红底白瓷砖的墙壁,在阳光的照耀下闪出刺眼的光彩。厂里干净整洁的路面,花坛里开得争奇斗艳的花朵,路边四季常青的树木,使得这工厂就像是一群丑小鸭里的白天鹅似的,脱颖而出,格外引人注目。

    厂房中间,一所豪华的办公室里,一位略微发福的中年男子收拾完桌上的文件,伸了一下懒腰,调整了一下坐姿,让一米七八的身材坐得更舒服些。那菱角分明的标准型的国字脸,怎么看都不像近四十的男人,眼角看不出一丝皱纹,那皮肤不是很白,但是却像女人的皮肤保养得非常细腻。浓浓的眉毛下,一双双眼皮大眼里透着深邃的光。他换了种姿势,两只手指捏着一支笔在飞快地旋转,可以看出他正在思考着什么。这时有人敲门,一位身着黑色外套内衬白汗衫工作服的女工走了进来,她把一份文件双手递给总裁椅上的男人:“赵总,这是刚收到的催货单,请过目!”被称为赵总的人抬起右手使劲的按着太阳穴,抬手示意她出去。

    这时,桌上的智能手机音乐悦耳的响了起来,他接过电话。

    “喂,老公,今天是儿子的生日,早点回来吃晚饭。”手机里女人的声音很甜美,男人听了,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的确,37岁的他,事业蒸蒸日上,生意红红火火,光公司连锁就开了十几家,手里员工就有几千口。家里老婆贤惠美丽,一直默默地相夫教子,毫无怨言。一个儿子已经十二岁了,在这个省城上最好的学校。

    “可惜儿子学习成绩很差,一点也不上进。”中年男人想到儿子,他无奈的摇摇头。不知怎么回事,儿子一点也没有继承他的智慧因素,光小学一年级就读了三年,成绩仍然不好。

    他拨通桌上的内线:“陈秘书,贾总到了没?”

    “赵总,客人正在接待大厅。”

    “好,吩咐司机到‘君悦来’。”老板桌旁边的一个枣红色衣架上,挂着他的一件咖啡色的外衣,男人看了看手表,站在镜子前,用健康梳子梳理了一下油黑发亮的头发,又整理了一下蓝底带花的名贵领带,这才满意地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一辆乌黑铮亮的奥迪轿车无声的停在中年男子的身旁,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打开车门,他坐了进去,黑色的轿车稳稳的向前行驶。

    车子在一个十二层大楼前停下,三个“君悦来”大字镶嵌在大楼中间。中年男子身旁的两名手下,迅速上前启动按钮,三人走到808室门口,两位迎宾小姐一左一右站在门口,见他们来,连忙微笑鞠躬,做了个“请”的手势,三人走了进去。

    “贾总,久等了!”中年男人伸手握住了对方的手,两个男人客气了几句,坐了下来。“赵总,看来你是春风得意啊!”贾总操着浓重的港音——身高不到一米七,因为太胖,所以两只原本不大的眼睛笑起来就还有道缝,那手肥嘟嘟,习惯性地摸在凸起的肚子上。那发福的肚子就像怀了七八个月身孕的孕妇。

    “服务员,”赵总喊了句,“拿条好烟过来!”

    服务员闻声而来,低声在赵总的耳边,小心翼翼的问要啥烟。

    “拿最好的!”

    服务员听罢转身而去,一会儿一条限量版黄鹤楼递到了赵总面前。

    赵总把这条烟递到了正在和其他人喝酒的贾总面前,贾总丝溜一口把一杯茅台喝了干净。“中国有句俗语叫感情深,一口闷,赵总,来,同干!”

    “贾总,请问合同的事情……”不待赵总说完,贾总哈哈爽朗一笑,“酒桌上不谈公事,喝!”

    推荐阅读: 私生子女生存法则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