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蜜爱

都市言情

 

某八卦记者采访顾安城时,问:顾爷,请问,你爱你太太吗? 顾爷狭长的眸扫过某八卦记者精致的小脸,答:昨天晚上的快乐你忘了?要不要现在帮你回忆一下? 某八卦记者顿时脸红一片,脑子里闪过无数让人喷鼻血的画面,最后强装镇定继续问:顾爷,请问,你喜欢你太太什么? 顾爷抿唇一笑:倾国倾城。片刻后,答:大波浪。 某八卦记者不淡定了,吼:顾安城,你个混蛋! 顾爷一脸无辜,声线慵懒:顾太太,现在直播呢,注意形象。 某八卦记者气得爆走,顾爷修长的手指蹭蹭鼻尖:这女人,为什么敢做不敢当呢?

 

推荐阅读:甜宠蜜爱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来,表演一个

    容城最神秘的地方,外景路88号,一幢古老的院子,门口守卫森严,全都是真枪实弹,就连苍蝇都飞不进去。

    安夏躲在外景路88号的一棵千年古树下,扛着摄像头,一双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88号的门口。

    蹲点几个小时,别说人,鬼影子都没看到。安夏冷哼一声,主编那老女人故意整她,想让她知难而退?

    做梦!

    胡思乱想间,一辆车在离千年古树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树荫笼罩下,那辆车透出几分奢华而又神秘的气息。

    安夏一看,立马来了精神,迅速调整好摄像头,开始工作。

    原本以为会有人下车,来个吻别什么的,谁知道摄像机里的车身突然开始晃动起来。

    安夏愣了一下,随即看了看外景路88号的牌子,感觉眼前有无数只乌鸦飞过。

    居然……

    原本只是想偷拍几张顾艺的照片,谁知道竟然会遇上这样的事。

    就在这时,手机震动响起来,安夏像是从梦中惊醒,赶紧掏出手机来,一看是男朋友温一尘打来的,毫不犹豫的接通。

    “夏夏,我今天晚上就不陪你和伯母吃饭了!可能会晚点回去,嗯……”温一尘的声音有些暗哑,特别是后面那个嗯字,暧昧而又撩人。

    安夏正在想温一尘的声音为什么这么奇怪,眼里猝不及防地跳出一张熟悉的脸来。

    温一尘?

    安夏差点尖叫出来。

    “夏夏,我,嗯……先挂电话了!”安夏都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只听到话筒里传来一阵忙音。

    从接电话到最后,安夏一个字都没说。

    把手机放回到口袋里,安夏把摄像机的镜头调整了一下。

    镜头里,车窗突然开启,视线里跳出男人那张熟悉的脸,还有像妖精一样缠绕在他身上的女人……

    就算安夏没经历过,她也明白此刻两人正在做什么。

    眼底的神色一暗,快速拍下几张特写,随后挺直背脊从树后走了出来,大步朝着那辆车走去。

    车里的两人正在嗨,浑然不知车窗什么时候降下了,车外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扛着摄像机的女人。

    安夏就那样站在那里,神情木然地看着早上送她去上班的时候还信誓旦旦的保证此生只爱她一个人的男人。

    真是无比的讽刺!

    “时间挺长,半小时……”等到车里的两人终于消停下来,安夏抬腕看了看时间,精致的小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听到声音,男人陡地清醒过来,扭头看到车外站着的安夏,急急地说道:“夏夏,你,你听我解释!”

    “温一尘,你要敢和她多说一句话,就立马从车上滚下去!”女人的眼睛狭长而又勾魂,声音里染着某种欲望,听在耳朵里充满了无尽的诱惑。

    明明是一句威胁的话,却偏偏像极了在撒娇。

    安夏神情淡淡的看着女人的脸。

    顾艺,顾家最受宠的小女儿,‘风’乐队的主唱,行踪诡异,从不接受采访,也没有人敢偷拍她的照片。听说,敢偷拍她的人,都会断手断脚。

    安夏偏偏就是那个不信邪的人。

    不过,她却万万没想到,顾艺的作风竟然如此大胆开放。

    “艺艺,我的好艺艺,别生气嘛,好不好?行,我不说!”男人搂着女人光裸的背部,柔声哄道。

    “啧啧啧,温一尘,我他妈认识你十几年,怎么就从来都不知道你有如此温柔的一面呢?不和我说话是吧?行,那咱们就明天的新闻里见吧!”安夏扬了扬摄像机,转身就走。

    “小贱人,你给我站住!要是你敢把照片发出去,我就找人弄死你!”女人在身后叫嚣。

    安夏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两个人,勾起唇角,笑容蛊惑人心,“我等着你找人来弄死我!”

    说完大步跑开。

    身后的咒骂声越来越远,温一尘的脸也越来越模糊。

    ……

    安夏去了酒吧买醉,那是她之前从来都不敢做的事,走出酒吧的时候感觉像是每一步都踩在棉花上,轻飘飘的。

    红绿灯路口,安夏醉眼朦胧的看了一眼指示灯,摇摇晃晃的过马路。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划破夜空,安夏双腿发软跌坐在地上。

    车门打开。

    安夏看到眼前出现一双鞋。

    “小姐,你……”

    不等那人后面的话说完,安夏就起身走到车后座,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滚!”男人薄唇轻启,一个字,冰凉刺骨,气场十足。

    安夏嘿嘿一笑,动作迅速的关上车门,直接往男人身上一扑,双手扣在男人脖子后面,喷着酒气的嘴凑过去,“小美人儿,来,爷香一个!”

    “顾,顾爷,这……”司机拉开车门看到这样的场景时,吓得腿都软了。

    容城冷面罗刹顾安城,二十八岁高龄的年纪,愣是没有一个女人近得了身,传闻说,他是GAY,也有传闻说他曾经被情所伤,可现在这情况是……

    “滚!”顾安城刀雕斧刻的脸上布了一层冰渣子,冷得让人牙齿打颤,司机哪里还敢多看,赶紧把车门关上,麻利的滚了。

    看着关上的车门和走远的司机,顾安城眼底的寒霜几乎能够把人给冻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力推开车门,把安夏扔到了车外。

    推荐阅读:甜宠蜜爱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