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医凰后

古代言情

她本是来自现代的天才杀手,一朝穿越,成了闻名天下的废柴太子妃。 开局撞上地狱模式,渣姐设计,继母挖坑,渣爹利用,一家人齐心协力让她死? 面对如此“和善”的家人……她决定礼尚往来! 打脸虐渣一条龙! 从前嫌弃她的太子想反悔? 她冷声一笑,给了对方一脚:“滚!” 至于那个第一次见面,就说要娶她的越王? 她眉一挑,弹了弹指甲:“男人,把衣服脱了!”

 

推荐阅读:天医凰后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穿越

    夜,黄泉山脉?,幽暗森林

    “怎么还有气?你们都是死人吗?杀个废物还做不到!”

    一个身穿华丽彩衣的纤细女子手里提了把冷剑,一脚踢开了眼前的手下,精致的脸蛋扬起了与之并不匹配的阴险笑容。

    “不知羞耻的贱人,我今天就亲手杀了你,省得你天天费心思勾引我的太子哥哥,也不看看你这张脸丑到多么令人作呕。”

    冷剑直指地上的少女。

    少女身形瘦弱,身上布满大大小小的伤口,鲜血染红了衣裳,眼眸紧闭气若游丝,如残破的柳条。

    “二小姐,快杀了这臭丫头,以后就没有人跟您抢太子殿下了!”

    “呵,跟我抢?凭她一个天赋为零的废物也配?”顾若芊本想一剑刺死眼前的少女,想起她平日里的所作所为,心生厌恶:“反正最终都要死,倒不如……送给你们玩玩好了。”

    她朝着自己带出来的几个打手露出邪恶的笑容:“记住别把她玩死了,留她一口气,让她知道自己有多肮脏。”

    几个打手面面相觑之后,都彼此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渴望。

    “嘿嘿嘿。”

    几个打手摩拳擦掌地朝着地上的少女走去。

    顾若芊眼中泛出冷光,顾浔啊顾浔,等你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烂货,到时候肯定会生不如死吧?

    砰砰砰!!

    几个靠近少女的打手突然相继倒地,不醒不事。

    突生的变故让顾若芊有些错愕,因为她居然没看见发生了什么。

    “你们搞什么鬼?”

    话音刚落,刚才还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少女已经站了起来,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眼神凌厉冷漠地盯着她。

    对上顾浔的眼神,顾若芊愣住。

    这个贱人怎么会有这种眼神?而且她应该是快死了才对,居然还有力气站起来?

    很快,顾若芊反应过来,冷笑出声:“好你个顾浔,居然敢在我面前装死,这次我一定让你装不下去。”

    说完她提着冷剑飞刺上前,剑尖对准的是少女的心口。

    “顾浔,去死吧!!”

    叮——

    冷剑并没有刺中少女的心口,反而被她的匕首挡住了。

    “怎么可能?”

    愣神之际,眼前的少女迅猛如电地绕至她的身后,冷厉的匕首抵上她的喉咙。

    整个过程不到五秒钟,顾若芊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怎么会这么快?

    她不是废材吗?

    顾浔抿着干裂的唇,脸色漠然地站在那里,由于职业生涯的本能,她意识只是刚恢复就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身上伤口太多,动一下就痛得蚀骨销魂,但她这种常年刀尖舔血的人,只要身体还有一丝力量就会疯狂地反抗进攻。

    原本在现代死掉的她,居然重新活了过来,此刻脑子里有很多陌生的记忆像潮水一样涌来。

    这里,是幽冥大陆,一个以武力为尊的世界。

    而她是将军府的六小姐,一个无法筑基的废材,和太子的联姻也成了一场笑话。

    “顾浔!你敢杀我?”

    顾若芊愤怒地质问,她命被捏在顾浔手里,不敢妄动,只能放狠话,“你若是敢碰我一根汗毛,爹爹和太子哥哥一定不会放过你!”

    “呵。”

    顾浔冷笑一声,连话都懒得接。

    欲杀她者她绝不放过!

    顾浔手中就要用力,顾若芊瞪大眼睛,似是不敢置信。

    难不成,她顾若芊要死在一个废材手上?不!她不甘心!

    “小辈,休得放肆!”

    一道破空的怒吼传来,由远至近释放出来的威压将顾浔的肩膀压垮,嘴角很快就渗出了鲜血。

    顾若芊趁机提剑反攻,顾浔疾步后退,毫不犹豫转身开溜。

    因为这个身体保留下来的记忆告诉她,刚才响起的那个声音是顾若芊的外祖父,开光七阶强者。

    来人发丝半白,眼窝下陷,面容苍老,立于半空之中。

    “外祖父!”顾若芊眼眶立马就红了,哭诉道:“顾浔刚才居然想要杀我,外祖父一定要替我出这口恶气!今日不杀她,难泄我心头之恨!”

    聂玉清就这么一个宝贝外孙女,自然是捧在掌心,她发出诉求,他当即应下。

    “放心,顾浔不念手足之情,外祖父定当饶不了她!”

    幽暗森林地势陡峭,林木交叠,虽时辰是白天,但四周依旧阴风阵阵,暗无天日,巨大的黑云在头顶上盘旋,就像是被布了阵法一样。

    顾浔身影纤细,飞速穿梭在林木之间,心口有什么东西在发烫,她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胸口那玉石吊坠竟然在发光。

    怎么回事?

    坠子跟着她穿过来了?

    这是家族留给她的东西,名叫墨隐,顾浔向来都随身佩戴,过去从未像现在这样。

    胸口的温度越来越烫,几乎要灼伤顾浔,但此时她并不敢停下。

    “小辈休走!”

    凌厉的掌风从身后袭来,原本该打到顾浔背上的掌心,居然被一股力量给推了出去,眼前顾浔的身影也倾刻消失不见。

    聂玉清惊诧地看着自己的掌心。

    顾浔明显感觉到身体被温暖的力量包围住了,且她的身体变得透明。

    而眼前的老家伙好像没看到她在哪里一样。

    胸口的吊坠愈发滚烫。

    难道是这枚吊坠的力量?

    只是很快,聂玉清开始搜索着她的气息,最后定位在她所站的位置,凌厉的五掌朝着她抓了过来。

    刷啦——

    顾浔躲得快,所以聂玉清只抓到了衣角。

    看着那片衣角,顾浔受到启发,敢情老家伙现在看不到她,完全靠气息来寻找她的位置?

    思及此,顾浔迅速脱下外衣朝另一个角落扔去,聂玉清便朝着她外衣的方向暴射而去。

    原来如此。

    顾浔冷笑着勾起唇,转身就跑,一边跑边除去身上的东西。

    除了衣物还有首饰鞋子,最后顾浔脱得只剩下一件里衣,顺利逃脱。

    而聂玉清每次抓到的全是顾浔的东西,就是抓不到人,最后连她的气息都追踪不到了,想来已经逃出了他的搜索范围,气得脸色铁青。

    顾浔逃跑途中,竟不知不觉到了一处温泉池。

    雾气升腾中,她看见一个容颜俊美绚丽无比的男子。他坐在温泉池中,肤白如玉,寒眉星目,只是此刻眉眼紧蹙,好像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颈上的玉坠失去温度,如同死物一样跌回颈间,同时顾浔的身影也慢慢显露出来。

    “谁?”

    推荐阅读:天医凰后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