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之骄女

东方玄幻

 

她是黎城城主的女儿,天之骄女,时常梦见那繁花似锦的花海,却不知这花海给她带来的究竟是绝望还是希望…..

 

推荐阅读:天之骄女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奶娘
    “好舒服啊~”一抹纤细的身影躺在摇动的金丝楠木摇椅上,凉亭遮挡着夏末的阳光,阴凉惬意,嘴角也翘起了慵懒舒适的弧度。
    这是她喜欢的生活,没有口舌纷争,没有生计愁苦,享受着如她名字一样悠然的生活。
    她的名字,就叫悠然。
    这微醺的午后,随着摇椅的节奏,悠然渐渐的打起了瞌睡,梦也不期然而至。
    “这简直是人间仙境啊~”繁花似海,风姿万千,悠然徜徉在其中,可一抹背影出现的突兀而明显。
    紫色的发带束起一头乌丝直至腰际,覆住了匀称坚挺的脊背,耳际那几缕银丝印在素白色长袍上,莫名的有那么一丝伤感。
    悠然好奇的朝背影走去,可那背影却越来越虚幻,瞬间,漫天的颜色如同染了墨。
    突然,心脏仿佛被强有力的抓住,钳制到窒息的感觉。
    悠然的身体被梦中的情绪牵引,紧紧的攥住摇椅的边缘,嫩白的指尖渐渐青紫,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
    “啊!”悠然突的坐了起来,眼前仍是被郁郁葱葱围住的凉亭,自己也还在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止摇动的摇椅上。
    悠然不禁蹙起了眉头,噘起了小,嘴心中多了一种说不清的郁结。
    “讨厌……”这情绪油然而生,可能是那本来应该是场浪漫温情的邂逅的,可最后却变成了这副模样,也可能是因为那惊醒时的一身冷汗濡湿了衣裳,黏在身上很不舒服。
    悠然擦去了额头的汗迹,打算起身回去换上一身舒适的裙衫。
    直立起身,素白色长裙垂落及地,腰间鹅黄织锦腰带系成的蝴蝶已经松散,广袖堪堪遮过手腕留出一截已回复本来颜色的青葱玉指,悠然重新将及腰的长发随意的用发带束起,腮边两缕发丝调皮的垂落轻柔拂面,没有什么刻意的修饰,她不喜那些锱铢满身的奢华。
    十一经常打趣悠然:“我要是男子的话,非爱死了小姐,虽不如别的女子梳妆打扮,可腰若细柳,肩若削成,不施粉黛的模样却恰恰是最漂亮的,要是性格能好点……”,剩下的评价总是淹没在悠然那凌厉的眼神之下。
    十一比悠然小一岁,是她的丫鬟,却像妹妹一般。
    “十一,你野到哪里去了,帮我把我的宝贝书籍给我带回房间去!”一张口已经完全颠覆了悠然那娇弱楚楚的气质。
    揉着迷蒙的大眼,翠绿衣衫的丫头从凉亭一端的躺椅上飞奔过来,嘴角的口水仍然还挂着半截未来得及擦干净,悠然看到十一那个可爱的模样心情瞬间轻松了起来,梦中的那个背影也被抛却了脑后。
    十一嘴巴嘟起不情愿的跟在悠然身后,时不时的给那青石小路上的石子一脚,不知是嫌石子碍眼还是把悠然想象成了远射的小石头,悠然斜瞄了十一一眼,这小丫头有点皮紧呀,清澈流转的凤眼此时多了一抹掩藏不住的笑意。
    青石小路的尽头,一座朱漆红瓦的小屋就是悠然的地盘了,是个不大但是独立的院落,悠然不喜欢被打扰,这么多年清闲的日子过惯了。
    小小的院落依山傍水,占据得天独厚的地势,是府里最幽静的地方。
    小院的后面是一座断崖,在本来也不低洼的地势上耸起那有如冲天之势的巍峨,令悠然望而生畏。
    悠然从没有想要征服一下那个断崖的念头,而且每每看到它就是一阵心悸,总觉得站在那上面会是一种绝望而非一览众山小的气魄。
    悠然的小院麻雀虽小但是五脏俱全,屋内也开凿引流出一个天然的温泉水池。
    悠然七手八脚的除去身上的束缚,钻进夏末的温泉里,虽说热的快要窒息,但是异常的舒爽,她有时也会自恋的想想,自己这细嫩如水的皮肤估计也跟这天然的水疗有关吧。
    呼~享受生活就要从点滴做起,悠然的生活……
    迷蒙的眼睛睁开一条小缝儿瞅瞅,都快午时了,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从床上坐了起来,明晃晃的太阳已经晒到床沿,该死的,悠然低咒一声,这又是一个又热又晒的艳阳天哦……
    再过几天就是自己十八岁的生辰了,据说会有很多人要参加宴会。黎城有个传统,凡是黎城居民家中子女满十八岁时都会设宴招待。
    悠然是黎城城主的女儿,宴会的规模当然也会有所提升,悠然想到这里不禁嗤笑一声,父尊虽是一城之主,可是生活的却像是一个隐居山林的世外高人,一个不注重人情世故的城主女儿过生日,那么兴师动众拍马屁有什么用?!况且这荒野山村的也没什么好招待的。
    从悠然记事起,就和父尊住在药山脚下的黎园,药山是黎城的南面的边界,也是守护黎城的天然的屏障。
    作为一城之主,悠然觉得父尊有点过于淡泊名利,明明有繁华城里的城主府不住,却偏偏跑到这个偏远的地方落脚,遥遥的指挥城中的事务,幸亏黎城还有副城主坐镇,而且和谐平安到家家几乎夜不闭户,否则这个城主迟早得被革职处理。不过她喜欢这里,清雅幽静。
    父尊很少管她并对她嘘寒问暖,见面的次数也是寥寥无几,悠然需要什么也只是通过别人跟父尊索要,虽然每次都得偿所愿,但是曾经也耍了很多次小脾气。
    后来,悠然也想通了,父尊虽然身处偏远,但毕竟是一城之主,大事小情毕竟也会很多,对自己照顾不周也属正常,这样应该也算是父爱的低调深沉吧!
    “小姐,城主找你”。眼睛微闭嘴巴张着瞌睡打到一半,十一就跑进来找她。
    悠然知道父尊突然找她肯定是很严肃的问题。跳下床,快速的梳洗一番连忙赶去。
    每次见到父尊悠然都会偷偷的想,幸亏父尊不住在城中,否则得有多少女子伤透芳心,劲拔挺直的身材,不怒自威的气质,年龄只会更增加他成熟的魅力。
    这么多年也不是没有媒婆上门为父尊介绍一些良好的姻缘,不过都被父尊断然的拒绝了,有时候也为父尊惋惜,不过其实她还是很高兴的。
    “悠然,收拾一下需要带的东西,跟我回城主府去,收拾完了就启程吧!”
    悠然睁大了那狭长的丹凤大眼,突然要离开自己住了十八年的地方,不瞪眼才不是性格了。
    回府?那个府就只听说过,还没见过呢,但私心里还是窃喜的,可以去溜溜传说中的地方了。
    “为什么?”
    “你的生日宴很多人会来,不能在这里办。况且我们也该回去了。”父尊说完后就起身离开了,留下了一脸茫然的悠然。
    该回去了??父尊应该是话中有话吧……不过一会儿这个疑问就被淹没在即将启程的新鲜感中了。
    一路奔回的小院,十一正在收拾那乱糟糟的床铺,听到要一起启程回主城的消息,小丫头更加的雀跃,毕竟都还是活泼好动的年纪,对繁华的城中生活,充满了向往和期待。
    这里,有着悠然十八年的回忆,有和十一一起玩耍的童年,突然要走会有太多的舍不得,觉得每一样都是需要带走需要继续陪伴的。
    悠然自我安慰着,每个地方都会有其独特的生活方式和印记吧,不可苛求。她总是会这样自己开导自己,所以最后洒脱的只带了一些最喜欢的衣服和书籍,至于那些最爱的花却只能拜托看管小院的仆人代为照顾了。
    最后,十八年的时光只凝缩成三辆马车行走在通往陌生城市的路上,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期待。
    所有人不知道的是,这一走,却再没了机会一起回来,回来的,也已经物是人非。
    黎城不愧是黎日国的几大主城之一,繁华程度跟药山脚下简直是云泥之别。
    马车一进城门,街边小贩的叫卖吆喝声,三五成群朋友的欢呼声,买卖讨价还价的交谈声……差点按捺不住好奇的心思,可最后也只得忍住从侧帘后偷偷的向外张望。
    不愧是父尊的处事态度,没有任何特点的马车入城后,丝毫没引起任何的注意,一路‘哒哒哒’的直达城主府。
    连续几日赶路的疲乏也敌不过对新鲜事物的好奇。
    悠然迫不及待的先从马车上跳下,丝毫没有大家闺秀的淑女风范,望着眼前高悬牌匾上赫然烫金的几个大字“城主府”,肃然起敬的情绪顿时冉冉升起。
    悠然这时候才真切的感觉到父尊是一城之主,完全忽略了门口望着自己激动到红了眼眶的妇人。
    “是悠然吧,和姑娘真是一模一样……”只一句妇人便哽咽起来,紧走几步来到悠然的面前不知如何是好。
    听到奶娘的话,黎城主眼神明显的晃动了一下,只一下也便掩了过去,走过来做了个简单的介绍:“悠然,那是你的奶娘。”
    悠然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妇人,五十左右的年纪,中等微胖的身材,身穿素淡衣裙,圆润的脸庞经过岁月的侵蚀皮肤也略显下垂,看到自己盯着她瞧的样子突然局促羞赧起来,愈发显得慈祥可亲。
    “奶娘。”悠然漾起甜甜的笑容叫出这个略显陌生的称呼,奶娘慈祥的面容让她有莫名的好感。
    两人一会儿也便熟稔了起来,悠然拉着奶娘的手三步并做两步的跑入了府中,奶娘也自告奋勇当起了悠然的向导。

    推荐阅读:天之骄女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