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婚娇妻

都市言情

 

他冷酷无情,独断独行;娶她,只为了等待另一个女孩归来,已离婚为前提,和爱连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本以为,温婉的女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她顽皮任性,嚣张跋扈,是另外两个男人手心里的掌上明珠,却毅然要为守护姐姐的爱情替婚而嫁;嫁他,不过是想教训这冰山总裁别太自以为

 

推荐阅读:替婚娇妻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只想娶个温婉女人
    幽暗的书房里,冷千墨揉着两边的太阳穴,眼睛闭着靠着椅背,桌上放着一份资料,一份关于顾氏千金顾依柔的资料。
    爷爷已经催的越来越紧,恐怕是要被他磨掉了最后的耐心,他的确不能再不动作一点,不然气坏了老爷子,真怕他一怒之下把冷氏给了冷千易,那绝不是他乐意所见的事情。
    温婉的女人好控制,顾白苍又是一个见钱眼开和喜欢攀附权贵的人,顾依柔是他在那些足够配得上他身份的女人堆里选出来较为满意的一个,冷千墨的心里住着人,他希望暂时娶个老婆应付了老爷子,等心里的人儿回来再提出离婚,如果是顾依柔这样的女人,那会很好解决。
    重要的是,温婉的女人不会闹事,也不懂主动,他只是养她来当花瓶的,看看可以,不打算用。这也是对那个女人负责,反正也只需要利用1年的时间而已。
    似乎终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冷千墨才拿出手机给苏信打了电话,简单的就三个字,“就她了。”不再奢侈一句,就挂了。
    ……
    晚上回家,顾白苍像是中了六合彩一样一直咧着嘴呵呵笑着,把房间里的顾依柔和还在厨房里忙碌的江秋月叫到了客厅。
    顾依柔和江秋月都被顾白苍那呵呵笑的样子吓到了,更是顾依柔很是关切的问了句,“爸,你没事吧?”
    “有事,事情大了,还是大好事!”被顾依柔这么一问,顾白苍一拍大腿,笑的更欢了,“小柔啊,你幸运了,你被冷千墨相中了,他要娶你!”
    “爸,你,你说什么?”比起顾白苍的兴奋,顾依柔却是瞬间苍白了小脸。
    “我就知道我女儿不俗,果然是人中龙凤,居然能在那么多女人当中被冷千墨相中,这简直比中六合彩还要高兴的事情。”说着,顾白苍又大笑起来,心情好的没法说,根本没有注意到顾依柔越来越白的脸。
    他没注意,但是江秋月察觉到了,顾白苍很少把心思放在家里,当然不知道自己女儿的很多情况,但是江秋月知道,顾依柔心里已经有人了。
    知女莫若母,江秋月忽然有些气愤,气愤自己丈夫从不考虑女儿的感受,只知道一心攀附权贵。
    “他冷千墨要娶,那也得问问我们小柔愿不愿意嫁,我们顾家不差那么几个钱,你难道不知道,那冷千墨那些传言有多么的差劲,你是想毁了我女儿嘛!”江秋月很少跟顾白苍吵,她是个温柔的女人,这些年来也已经了解透了顾白苍,不惹急就不会跟他急。
    被江秋月这么一吼,顾白苍嘴角的笑容就那么收住了,一样横眉竖眼起来,道“你个女人懂什么,冷千墨手段不狠辣,那冷氏集团能有今天的地位?这市长都要对冷家的人恭敬三分,和他们攀上亲,我们顾家的地位那就是一个天梯的高度,有多少女人羡慕我们小柔呢!”
    “妈,您别跟爸吵了。”顾依柔被吵得无暇去想别的,她拉了江秋月的手,这个家没人能说服顾白苍的。
    江秋月忽然眼睛一红,无声的哭起来。
    “小柔,你别理会你妈,她根本不懂。明天你记得去买件漂亮的衣服,多少钱都没事,把自己好好打扮一下,后天要和冷家人见面。”顾白苍根本没理了江秋月,女人嘛,就是眼泪多,不懂男人的野心。
    顾依柔的手都冰凉了,只是低着头,没接收也没拒绝,除了沉默。
    “顾白苍,你是不是还嫌赶走了一个女儿不够!”江秋月被顾依柔冰冷的手给刺激了神经,忽然哭着朝顾白苍扑了过去,跟疯了似得。
    顾白苍险险的抓住了江秋月张牙舞爪的手,不过脸还是被抓破了皮,恼意下,就‘啪’的甩了江秋月一个耳光,打的她直接扑倒在了地上。
    “妈!”顾依柔一个害怕,立马扑到了江秋月那,还好只是嘴角破了皮而已。
    江秋月哭的更厉害了,顾依柔也没停的掉了眼泪,她们都没看了顾白苍,自然也没发现了顾白苍那紧紧握成了拳的手。
    “好心情都被你们整没了。”顾白苍踹了一下沙发。
    “爸,我听你的,我都听你的。”顾依柔抱着发抖的江秋月,最后悲怆的妥协了。
    “小柔就是懂事,所以爸爸最喜欢了。这张卡明天你随便花,爸爸还有事,今晚不回家了。”得到了顾依柔的回答顾白苍才稍微恢复了些心情,放下卡,也不想呆在这个悲痛的空间里了,很快就离开了家。
    听到关门声,江秋月才慢慢止了哭,对着顾依柔认真的说着,“小柔,妈妈对不起你和笑笑啊,你也走吧,别再回这个家了,这哪还是个家啊,你爸爸现在为了钱已经六亲不认了,我们家还是不要一夜暴富的好啊!”
    江秋月忽然很怀念那时没有钱的日子,虽然苦了点,但是他们一家人都开心啊,顾白苍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那时的他,多憨厚,多朴实啊……
    “妈,没事的,小柔不会离开你的。”顾依柔一直都是个温和懂事的孩子,即使现在心痛的紧,却还是先考虑安慰了江秋月。
    就这样两母女又抱在一起哭了很久,哭累了,顾依柔就扶着江秋月先回了房休息,让她不要多想,告诉她,她嫁谁不是嫁呢。可这话听在江秋月的耳朵里,是越发疼在她的心里头,女人这辈子就怕嫁错人啊!
    顾依柔替江秋月盖好了被子退出了房,那刚刚停下的眼泪又落了下来,怕被江秋月听到,更是几步回了自己的房间,蒙着头才敢大哭了出声。
    她刚刚决定要跟父母说自己有男朋友的事情,想带他来见了他们,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突变的事情,为什么她会被那个寡情凉薄的冷氏总裁看上?!
    她顾依柔是个向往平淡幸福生活的女人,她从不稀罕豪门,她看透了父亲那个样子,可为什么偏偏现在,她要面对这场恶梦?
    手机彩铃忽然唱起了欢快的歌,唱了一遍又一遍。
    许久,顾依柔才试了试音,接了电话。

    推荐阅读:替婚娇妻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