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朝遗梦

古代言情

杨诗兰不喜欢历史上的汉武帝,因为他晚年的巫蛊事件, 她以为他是一个绝然冷漠的男子。偏偏老天爷让她穿越到汉武王朝, 遇见那个冷静淡漠又温润如玉的他,当她冷眼观看他时, 却意外看见他频频的温柔回眸。 她的心能拒绝这样一个风华绝代的帝王吗? 她的命运和俊朗的卫青,智慧幽默的东方朔, 还有后宫的陈阿娇,卫子夫……发生错错乱乱的交织, 她将何去何从?原本不知情为何物的她, 在两千年前的时空里究竟将经历什么? 多年后,穿越回来,她以为未央一梦就该结束了, 谁曾想那些再熟悉不过的面孔又重新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她注定逃不掉! 前世几番波折她成不了他的妻,今生呢?

 

推荐阅读:王朝遗梦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未央宫里的绣帕

    公元前141年,十六岁的他登上了至高无上的皇位。意气风发的他,雄心勃勃地想要施展自己的雄才大略。他登基的这一年,就迫不及待下诏在全国“举荐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之士”,并且亲自出题主持面试。他要寻找能够辅佐他成就一番伟业的人才。

    新政才刚开始,意想不到的阻力就蔓延开来,遏制着他的政治抱负。皇室宗亲的势力,各诸侯国王对皇位的虎视眈眈而蠢蠢欲动,匈奴国对边境的滋扰,土豪强绅和宦官的相互勾结欺压百姓等等的压力,全扑向他一个人。

    公元前135年,太皇太后窦氏薨逝。

    他施展雄心壮志的大好时机终于等来了!

    他就是西汉赫赫有名的汉武大帝——刘彻。

    ……

    “什么人擅闯前殿?”

    “快来人,有奇装异服的女子在此!”

    听到一阵混乱的喊叫声,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然后看到一群拿着长矛的士兵将我围住了,他们手里的武器全指向我,我惊恐地看着眼前被磨得发亮的刀锋,感觉它们就快要刺进我的脸蛋里去了!再仔细看,周围的士兵都是穿着严整的束装,身上还套了厚重的铠甲。而我,居然是躺在地上!

    “她是何人?”

    有一个非常有磁性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听来有不怒而威的魔力,我听着却觉得有些耳熟。我定睛一看,前方有一些着古装的人在跟随着穿华服的男子走过来了,那个男子身材修长,英姿挺拔。我看清了他俊朗的五官,不俗的相貌,尤其那眉宇间流出一股不可侵犯的霸气和自信。定定地望着他,看得我一时忘了神,甚至忘了问我的好姐妹香婷去了哪里。我们明明是一起来的。香婷要是知道了,该会大骂我见色忘友的。

    华服男子显然是这些人中比较有发言权的人,他是什么人呢?

    华服男子后边跟着两个太监装扮模样的人,一个年纪大概中年了,另一个则显得少年稚嫩之气。华服男子的前面快步走着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子,他虽和那些围住我的士兵装扮差不多,但他没有穿铠甲,腰间也别着一块圆润的美玉,想必身份比士兵高点。这个眉清目秀的家伙长得也十分英俊,看得我心花怒放。这里的帅哥级别一点也不逊于电影明星。

    “回陛下,这女子不知从何处而来,卧在这里不起。说不定是女巫,请陛下不要靠近!”

    一个士兵跑到身穿华服的男子面前恭敬地说道。咦,那个华服男子是陛下,陛下不是皇帝吗?二十一世纪,这哪来的皇帝?

    那个眉清目秀的帅哥朝我走了过来,将我浑身仔细打量一番,目光最后落在我的脸上:“姑娘是何人,未央宫守戒森严,你如何进得来?”

    我想爬起身来,那些士兵的长矛却加紧对着我,他们个个警惕的眼光盯住我不放。我大叫起来:“你们想干嘛?喂,你们是谁呀,你们才是奇装异服呢,穿什么乱七八糟的古装,拍戏还是MV啊,我可不是你们这的人!快走开。”

    华服男子向我走来,他身后的两个太监作势要护住他,他却道:“退下。”

    他走到我面前,那些士兵都紧张地叫道:“陛下小心,她可能是刺客!”

    他似乎没有听进去一样,继续朝我靠近,那些士兵只好稍微让出点路,但长矛依然紧指着我。我愣愣地看着他漂亮精致的五官,心竟然扑通扑通跳得飞快!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我见过的帅哥倒算不少了,再如何花痴也根本不会害羞到心跳加速的。

    “你不是这里的人。告诉朕,你从何而来?”他嘴角带着丝丝笑意,他的音质莫名地藏着一种柔柔的质感,听着暖暖的,温柔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百思不得其解地看着他头上整齐的束发,“你们好奇怪啊,我是来这里参观的,你们为什么要扣住我,不让我走?小心我报警。”我环视四周,蓦然发现周围的景物根本不是刚进遗址时看到的残垣废墟,而是雄伟壮丽的古代宫殿,深朱红的廊宇如飞龙般,那股气势欲要冲上天!这是肿么回事,我是在做梦吗?

    “参观?皇家宫殿岂是你参观之地,你是谁偷带进来的,来未央宫有何目的?”眉清目秀的帅哥严厉地质问我道。我努了努嘴,一头雾水地看着他,我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你还没告诉朕,你是从哪里来的?”面前的陛下突然微俯下身来,一双有神的眸静静地凝视着我。他的眸子清亮迷人,眉宇间的不怒而威的气息全不见了,而是充满好奇。我一下子紧张地噤声了,我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开始回想今天早上我和香婷从我们的家乡南水市登上去西安的飞机……

    中午的时候,我和香婷终于到达西安的机场。机场里人头攒动,旅客量很大,因为正值劳动节黄金假期,所以出游的人必然格外多。但是拥挤不会影响到我和香婷旅游开始的好心情,反而觉得很热闹!

    “诗兰,你说我们先去哪里好呢?”香婷穿着一身的白色运动衣,背着一个大大的行囊,戴着非主流的帽子。我越看她越觉得她帅气清爽。

    我拦了一辆出租车,我们爬进车里。我说:“去未央宫遗址!”

    香婷笑说:“你又在惦记你的汉文帝刘恒啊?”

    我曾经在看完关于汉文帝如何宽厚爱民的故事后,感慨了一句:我爱上了一个人。香婷像发现新大陆一样问我:“谁呀?谁能掳走我们的大美人杨诗兰的心!”我用娇滴滴的声音回答她:“汉文帝刘恒。”当时,香婷汗如雨下,差点没倒地上去了。不过那些打趣的话是说着玩的,给我的大学生活添点笑话而已。

    此刻,我们两个不约而同地想起这件事,忍不住大声笑了。两个姑娘笑着抱在一起,出租车司机被吓了一跳,从后视镜里不断地瞅着我们。

    到达未央宫的遗址,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曾经辉煌一世的西汉王朝的未央宫如今只剩下废墟,零零散散的残屋破墙。我想象着两千多年前,我崇拜的汉文帝就在前殿这里坐镇江山,在这里生活并留下千古美名,我的心情何其激动!

    “诗兰,我们去那边看看。”香婷好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迫不及待地跑掉了。我正要追她去,却忽然瞥见一颗大石头下面压着什么东西,而且还发出微弱的光晕!我走过去细瞧,原来是一块绣着花样的帕巾。我感到奇怪,怎么会有一块手帕丢在这里,而且看起来被压了很久。我用力地将石头稍稍抬起,把手帕拉了出来。手帕已经破旧,脏兮兮的,不过大概能看见上面绣的是并蒂荷花的图案。

    手帕发出的光芒越来越刺眼,我不得不眯起眼来,惊恐地喊道:“这什么东西啊!”

    “诗兰,诗兰,你在何处?”不知从哪里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有磁性且动听。我隐隐感觉这声音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

    我朝四周望去,在路上走的几个游人居然瞬间消失了!他们为什么会消失,难道是我看花眼了吗?空气如一层薄雾般流动,周围寂静的半个人影都没有了。

    “我心如松柏,君情复何似?”

    又隐约传来一个声音,竟然是我的声音!

    好像是有另一个我在和刚才那个男声的主人对谈,还有哭泣的声音,呐喊的声音,间杂着很多人说话的声音。

    “陛下,陛下……”

    我凝神静听着,才发现声音是从手帕里传出来的。它还发着亮光,我害怕地把它扔在地上,惊恐地看着它慢慢地升飘上来。

    “香婷,香婷!”我朝四周大喊,但是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唯独我孤零零地站在这里。我不知道眼前发生的这一切要怎么解释,手帕是从哪里来的!

    我隐约听见有男人说话的声音,铿锵有力,洪亮雄厚。但我听不清他在说什么,而且还有别的男人附和他的声音。我感到我的身体一下子轻忽忽的,那些刺眼的光芒弄得我头晕乎乎的,我的意识开始陷入一片混沌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醒过来,就是这帮莫名其妙的人困住了我,不让我走了。

    我左思右想,也搞不明白这个陛下是从哪里来的,这些人到底想对我做什么?

    “姑娘从何处而来,为何身穿奇异的衣服,披头散发?”眉清目秀的男子又严厉地问道,并把我从地上揪了起来。我想撑开他的手逃掉,可是这个帅哥真不温柔,我用力反抗着他,他仍然紧紧地抓住我的胳膊。

    我骂了起来:“讨厌!你们到底想干嘛?告诉你们,劫财没有,劫色不可,劫命姐只有一条!”我指着那个陛下:“还有你,从哪里冒出来的人啊,以为扮成皇帝,就可以假戏真做,逮着人就扣住?你们这帮神经质,敢把我怎么样,等着警察抓吧!”

    “大胆,在陛下面前出言不逊,你不想活了!”陛下旁边的那个中年太监上前厉声呵斥我,我被他的语气给吓了一大跳。

    “王谷,算了。”陛下打了个让那位太监退后的手势,王谷乖乖地退到陛下身后去了。

    陛下对那个眉清目秀的家伙说:“卫青,你先将此女带下去看管。朕去长乐宫见太后,回来再说。”

    “诺。”

    眉清目秀的家伙竟是卫青?

    那陛下就是——汉武帝刘彻了!

    那个陛下带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在太监和士兵的跟随下慢悠悠地走了。

    我头蒙了……

    卫青把我交给一个叫玉姣的宫女,然后又和她说了几句话就走了。玉姣居然长得和香婷一模一样!我高兴地抱住她,叫道:“香婷,你怎么也在这里呀?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玉姣被我抱得太用力,忙推开我,正色道:“我是玉姣,不是你说的香婷,请你自重点。”

    旁边一个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的宫女说:“放肆,玉姣姐姐可是陛下登基以来一直在陛下身边伺候的宫人,深得陛下信任的。你也不懂点规矩!”

    她不是香婷,为什么和香婷长着同样的脸?我头脑里一片空白,直到这一刻,我开始怀疑自己已经不在现代了,难道我是——穿越了?我真的回到了历史中的西汉王朝?一股恐惧和孤单袭上我的心头,我该怎么办?

    “姑娘,你可还好?”玉姣见我愣愣地,便关心地问道。我木讷地看着她,轻轻地摇摇头。香婷不见了,我是一个人穿越过来了吗?那我要怎么回去,天啊,如果真的回不去属于我的时光里,我要一直活在历史里面吗?我看着玉娇的脸,想起香婷早上和我一起出机场的情景,我怎么也不敢相信我已经身处两千年前的未央宫里了。

    玉姣示意旁边那个小宫女退去忙别的事情,那小宫女也是机灵,立马心领神会地出去了,顺手关上了房门。

    玉姣让我坐在一个舒服的软垫上,对我说:“姑娘,天色已黑,陛下和太后用过膳后就会回寝宫。到时定会诏你去盘问,我现在先给你更衣吧。”我环视屋里,发现一张椅子也没有!桌子又矮又小,床也是低矮的木榻。我顿时傻眼了。

    这个玉姣说话温婉大方,对我还很友好。她找了一身新衣服让我换上,我依依不舍地脱掉了我蓝色的运动衣。她察看我的衣服,深感奇怪,问道:“这是什么衣裳,我从未见过。请问,姑娘是哪里人?”

    暂时不知道我的命运如何,我只好说:“我是从很遥远的南方来的,我们那里的穿衣风俗和长安不同。”我没有撒谎,我是从南水市来的,南水市本来就是一个南方的海滨城市。

    玉姣略带疑虑地点点头,但也没再多言,将我的衣服整齐叠好,放进衣柜里去了。接着,她给我一番梳妆打扮,直到我和这里的宫女装扮一个样了,她才满意地罢了手。

    不一会,之前出去的那个小宫女进来报告:“玉姣姐姐,陛下回来了,要见这位姑娘。”玉姣说:“知道了,清韶,你先过去吧。”

    原来这个小宫女叫清韶。

    跟在玉姣的后面,我小心翼翼地踏进了陛下的寝宫宣室殿。我一进去就惊呆了,这寝宫哪里是卧室,简直比学校的操场还大,分为几个区域,但每一个区域都有漂亮的屏风挡住了,我看不见里面的摆设。许多的宫女和太监恭立在陛下的两侧,他威严地坐在锦席垫上,目光如炬地看着我们走进来。

    玉姣下跪行了礼:“陛下,那位姑娘已带至。”

    “起来吧。”刘彻淡淡地笑道。我好奇地打量着眼前这个汉武帝,年纪轻轻的,浓黑的眉毛很漂亮,一双明亮的眼睛里似乎又隐含着不明的深意,坚挺的鼻梁是那么俊俏,嘴角似笑非笑。

    王谷立在刘彻身边,见我没有对刘彻行礼,又呵斥我道:“天子在上,你还不快跪下拜见!”

    我虽没有因为王谷这样一吼而害怕,但看到其他人都屏声静气地、规规矩矩地立在一边,我也只好学着电视上拜跪的姿势跪下去。

    “嗨,陛下。”我干笑两声说道。这种严肃的场面多少叫我心里发虚,况且我活了十九岁从未给任何人下跪,心里感觉怪怪的。

    刘彻带着惊异的眼神瞅了我一眼,站起来走到我身边细细地看我,许久才说:“你叫什么名字?”

    “杨诗兰。”我飞快地答道。很奇怪,我一点也不害怕他。尽管这屋子里的人都对他恭恭敬敬的,不敢喘大气。

    玉姣冲我使了个眼神,好像是提醒我在陛下面前不得放肆。

    刘彻道:“今日下午,你在前殿门口做什么?虽然隔得很远,朕却亲眼看见你凭空出现,甚为大惊!你告诉朕,你是从何方来此,为何而来?”

    “我是从很遥远很遥远的南方来的。”我低下眼神答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这里。”我当然不知道我为什么能来到两千年前的未央宫了!就是因为那条发光的绣帕,对了,它不见了,是它害我来这里的,它却消失不见了!

    王谷又批评我道:“小小的女婢和陛下说话竟然用‘我’这个字,你真是胆大包天!”

    我差点要扑哧笑出来,幸而很快忍住了。这个可恶的王谷奴性可谓根深蒂固,动不动就骂我对刘彻不敬。真是好笑,我早上还是一个现代的大学生呢,晚上在这个王谷嘴里就成了女婢。感觉这一切来得好不真实,像做梦一样。

    刘彻朗声大笑,而后直视我的眼睛,道:“朕第一次见到这样奇怪的女子,有趣!去年太皇太后甍逝,如今你却是凭空而来实属奇异。朕留你作随身宫人。以后,你和玉姣等负责朕的生活起居。”

    “什么?要我做你的丫鬟?”我抬起头来,刚想抗议,玉姣忙过来微微地对我摇摇头。她说:“还不快谢陛下!”

    我呼出一口气,算了,反正我找不到回家的方法,也只好暂时以这种方式留在古代了。

    刘彻刚说去年太皇太后去世了,指的就是汉文帝的皇后窦氏吧。今天是五月二号,也就是说现在是公元前134年。刘彻应该是二十三岁了。

    噢,我就这样穿越到了西汉,可是为什么偏偏不是遇到我最爱的汉文帝呢,而是我印象不是很好的汉武帝?

    推荐阅读:王朝遗梦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