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的智慧

古代言情

无端的穿越,成了汉朝的公主,然而却要被迫和亲。   不明所以的她被自己的贴身丫鬟对换了身份,   以婢女的身份来到匈奴。   邂逅柔情似水的王爷和冷血绝情的暴君。   一次酒后乱言,暴君得知她是公主的真相,决定报复她。   而她因代嫁丫鬟的死决心嫁给暴君,查出真相。   在相处中,两人相爱,她为暴君解决了不少国家难题……   然而幸福并不长久,战乱迫使两人分开,   等他找到她时,她已经忘却了之前的种种……

 

推荐阅读:王妃的智慧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我穿越了

    犀利王妃(猫玩鱼泡泡)

    我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一屋子的人都围着我哭个不停,“咳咳”,我咳了两声,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立马跑了过来:“公主醒啦,公主醒啦,快去禀告皇后娘娘。”

    我扫视了屋子一周,金碧辉煌的房间,就是装饰有些奇怪,很古老的家具,看起来像古董,还有这些人的打扮怎么像的拍电视剧的。那女孩子走了过来:“公主,你醒了,头还痛吗?”

    公主,她叫我公主,这是什么一回事啊,我满脸疑惑的看着她。

    “公主,你怎么啦?”她把手放在我的额头上:“公主,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玉儿啊。”

    “皇上驾到。”

    耳听得一个很尖尖的声音喊了一句,随之进来一行人左右排开,正中间走来一个中年男子,一身黑色的衣服上面还绣着龙,头上戴的是前后垂落的白玉珠帽,就好像那句大珠小珠落玉盘般。后面跟着个女人,穿着很华丽,那女人见我醒来,跑过来一把将我抱住:“吓死母后了,你没事就好了。”

    刚刚那个自称是玉儿的女孩子走了过来:“奴婢参见皇上,见过皇后娘娘,公主她好像失忆了,自从醒过来就一直这样子,什么话都不说,娘娘,要不要请太医来看看?”

    “还不快去请太医。”那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开口了。

    “是,皇上,奴婢这就去。”说完那个叫玉儿的女孩子就出去了。

    “芸儿,母后知道你不愿去,母后也舍不得你啊,可是朝廷的事也不是我们女人能左右的,我们也只能成为朝廷的牺牲品,但你的牺牲可以换来边境的安宁也值得了,母后也没有白生养你一场,等你嫁过去了,一定不要太倔强了,好好活着,就当是为了母后,一定要好好活着。”她一边说着一边不停的抹眼泪。

    那个皇上也对我说了许多话,大概也是一些什么对不起我之类的,太医也来把了脉,说脑袋已经没有什么事了,好好休息就没有事的,我都听得云里雾里的,等他们一行人都走后,我把那个叫玉儿的叫了过来:“你能告诉我是什么回事吗?”

    玉儿走过来就跪在床边:“公主如果不想去和亲就由奴婢来代劳吧,虽然奴婢身份卑微,但是奴婢愿意为了公主做任何事情,公主一直待奴婢像姐妹一般,奴婢实在不愿看到公主为此轻生。”

    从玉儿口中我知道如今的年代是汉朝,我是汉景帝的女儿永平公主,匈奴攻打边境,皇上被迫无奈安排我去和亲,我因不愿和亲便自杀了。

    我努力地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一切,我不是和几个同学代表我们学校武术队在北京参加省运会吗?好像在打对练的时候对方的枪头掉了下来直逼我而来,后来的就不大记得了,难道说是枪头砸中了我而使?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我不想嫁到野蛮的匈奴那里,我不能成为政治的牺牲品,我得想办法逃走,我要出去看看地形,找到进出皇宫的大门。我将宫女太监们都支走了,偷偷摸摸的出了我住的宫门,我抬头看了看门上的匾,匾上有三个字,我不知道怎么读,是读宫平永还是读永平宫呢?我想起来了,我不是永平公主么,应该是读永平宫了。

    “参见公主。”背后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我回头一看,是路过的宫女。对呀,我是公主,在皇宫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我可以大摇大摆地走。这个皇宫可够大的,门还真多,出了这个门就进了那个门,真不知道出口在哪里。

    刚走到一个门边,门上匾写着“未央宫”,我好像记得这是汉朝皇帝住的地方吧,都怪我,当初没有好好学习历史,对这些实力都一无所知啊,算了算了,我还是回去睡一觉吧。

    “皇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他是谁啊,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皇姐,我是彻儿啊,你不认识我了吗?”这个叫我皇姐的人十几岁的样子,长得一表人才。

    “你叫什么彻?”我开口问他。

    “皇姐,你怎么啦,我是刘彻啊。”

    我的个天,刘彻,汉武帝刘彻?那么响当当的名字,我怎么会没有听说过呢?

    “刘、刘彻,是吧,你叫我皇姐?”我都有些惶恐了。

    “皇姐,我正准备过去看你的,你没事了吧?”看他的样子,好像很关心我,他把我带进未央宫,命人上了茶。

    “皇姐,你还在为和亲的事担心吗?”他低头沉思了一下,“皇姐,要不你走吧,出了皇宫,天南地北,海阔天空,我真的不愿看到我们亲姐弟如此分别,不知道还有没有见面的机会。”

    我端着茶看着他:“你也不赞成和亲,对不对?那你去和汉景帝说……”

    他睁一双吃惊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我不该这么讲话,既然穿越过来了,我的一言一行就要符合这个身份,“我的意思是你去和父皇说说情,不要让我去和亲好不好?”

    他很无奈地摇了摇头,“皇姐,你也知道我现在只是太子,在朝廷上也没有多大的分量,况且边境现在告急,我军已经损兵折将了很多人,我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我只有劝皇姐你快逃出宫去,剩下的就交给我来顶着吧。”

    “你也支持我逃出去?”天呀,这个弟弟真是太好了,没有想到穿到这么朝代会遇到这么好的弟弟。我走过去一把抓住他的手:“你会帮我逃出去的对不对?”我像是遇到了救星一样。

    “好呀,原来你躲在这里商量怎么送公主出宫,公主走了谁去和亲啊,匈奴打到长安来了怎么办?不行,我得告诉皇上去。”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女的,听到我们说话后,就要去找皇上。

    “阿娇姐,你别去。”刘彻走过去一把拦住那个叫阿娇的,难道她就是金屋藏娇的陈阿娇?

    “你糊涂啊,你把公主送走了就没有人去和亲了,战争就会愈演愈烈。”陈阿娇说道。

    “她是我亲姐姐,我不想看到她一生就这么完了。”

    “她是去和亲,是嫁过去做单于的妻子的,又不是让她去死。”

    “一个女孩子嫁那么远,又没有亲人在身边,不知道要吃多少苦,这比让她去死还痛苦。”

    “那也不能是你送走她,这让皇上知道了,你的皇位就不保了,那些个大臣还不趁机会弹劾与你,你以后怎么做皇帝啊。”

    “做皇帝就那么重要吗,为了做皇帝就要将所有的痛苦让一个女人来承担吗?这大汉的江山从来就不是靠女人来换来的。”

    “我不管我不管,我也不懂你们这些事,反正你不许这么做,你将来是要做皇帝的。”

    “好了好了,你们都别吵了,阿娇说得对,你将来是要做皇帝的,不要为来了我而耽误了大好将来,我是去和亲的,又不是回不来了,姐姐等你坐了皇位再将这些耻辱翻倍的讨回来。”我上前劝说他们,我不能让我这个可爱的弟弟背上千古骂名,我再找机会自己逃走就走是了,不能连累他,我回到永平宫,再想办法。

    玉儿匆匆忙忙的跑进来:“公主,不好了公主。”

    “我怎么不好了,我不好好的在这儿吗?”我边思考着怎么跑出去边回答着。

    “公主,边疆告急啊。”玉儿急匆匆地说。

    我才懒得理这些个国家大事:“边疆不是一直都在告急吗?”

    “这次好像特别严重,皇上决定就在这一两天把你嫁过去。”玉儿说道。

    “什么,就这一两天。”我还没有想好怎么跑出去呢,怎么会这么快呢,怎么办怎么办,我得想个办法啊。

    “皇上驾到。”随着喊声,一群人早已到了我的永平宫。

    “参见父皇。”我俯下身躯作揖。

    “永平公主免礼。”皇上看着我,眼神里流露出的是不舍,“永平,父皇知道对不起你,不该将国家的和平压在你的身上,但你毕竟是皇亲国戚,是朕的公主,国家的安危你也应该忧心,朕将你嫁过去,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朕的初衷,不要让你的牺牲枉费。”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如果我是永平公主是不是该说一些安慰皇上的话呢,是不是就心甘情愿的嫁过去呢?可是我不是永平的公主啊,我不应该是这场和亲的主角,不该这么背井离乡的远嫁他乡,可是这副模样,这副身子,我还能这么办呢?

    皇上走了,可是我更难得离开了,他为了防止意外,加派了更多的兵力看着我,还有一群宫女寸步不离,他已经决定后天就将我送往匈奴。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难道这是我的宿命吗?为什么逃不掉这个皇宫,他们都在忙忙碌碌的收拾着,也许我走了之后这个永平宫该荒废了吧,或者别的公主,娘娘的会搬过来。

    皇后娘娘在为我梳头,她摸着我的头,眼睛中含满了眼泪:“芸儿,你要好好的活着,娘欠你的下辈子再还给你吧,娘替汉朝疆土上的百姓谢谢你,也替你父皇和众大臣谢谢你。”

    我抓着她的手:“母后,孩儿不在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别为孩儿担心了,我会好好活着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

    她们给我穿上嫁衣,盖上盖头,送我出塞。气势很宏大,皇上皇后,文武百官都来了,我坐在马车上,心情很平静,如果真的逃不掉,那就勇敢的接受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就不信我应付不了。

    快到边境的时候,刘彻骑马追了过来。

    “彻儿,你怎么来了,快回去吧,这儿很危险的。”我劝着他离开。

    “皇姐,你以后万事要小心啊。”

    “我知道,以后就由你来照顾父皇母后了。”我流着泪说。

    “皇姐,给我十年的时间,你等我十年,我一定要灭掉匈奴,将你接回来。”刘彻在马上说道。

    “皇姐相信你,等你做了皇帝,这些匈奴都不在话下,你一定是一位维护疆土的好皇帝,皇姐等着你,等你来接我。”我知道他有满腔的热血,他一定会实现他的诺言的,我十分不舍的与他告别,泪水早就模糊了我的双眼,他在我的视线中渐行渐远,直至看不见了。

    这里的房屋很稀少,大部分都是帐篷,我被直接送到单于的房间,他们都在笙歌跳舞,于这个陌生的环境,我心中充满了恐惧,我不知道接下来我要面对的是什么,我双手不停的摩擦着,门咔嚓一声被推开了,我的心一阵紧张。

    “公主,是我。”

    我将盖头拿开一看,是玉儿,她是陪嫁到这里来的:“玉儿,你怎么进来了?”

    “公主,你都一天没有吃东西了,我拿了些点心给你吃。”玉儿将托盘放下。

    “我哪有心情吃东西啊。”我将盖头继续盖上。

    玉儿走过来将我的盖头拿开,“公主,再怎么吃不下也要勉强自己吃点,饿坏了身体就不好了。”玉儿将食物拿到我面前,她不说还好,她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饿了,我就很随意的吃了点东西。

    推荐阅读:王妃的智慧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