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殿下的莽撞情人

都市言情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魅力——他是全国所有未婚少女心中的一个梦! 有人当着他的面跳河,有人故意设计被人调戏,有人干脆直接晕倒在他面前…… 但是再也没有像这个女人这样直接脱了衣服躺在他面前。 若不是时间不对、地点不对,信不信他当场就吃了她? 偏偏这女人还真是不懂见好就收呐。 一方面无视于他的尊贵身份,对他动辄打骂,瓦解他引以为豪的绅士风度, 另一方面又煞费苦心地挑战他坐怀不乱的耐力…… 他本来以为他找到了相守一生的爱人 谁知道竟是一场骗局——这个女人为了骗取一个不灭的灵魂, 居然不惜以美色迷惑他! 既然她自甘堕落要做那种女人,他没有理由不成全她! 他一步步按着自己的设想迷惑着她, 他一步步地“进”,就是为了他日的退, 他要让她在身与心的双重都铭刻上他的名字,备受一生煎熬!

 

推荐阅读:王子殿下的莽撞情人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悲催的穿越

    情挑王子殿下(云中叶)

    序言

    江南好。

    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

    春来江水绿如蓝。

    能不忆江南?

    你可以不知道这首诗,但你一定得知道江南。

    雨如雾,雨如烟,淅淅沥沥,缥缥缈缈,缠缠绵绵。

    你可以不了解这梦里的水乡,但你一定得了解江南的乔园!

    春城三百七十桥,绿浪东西南北水,万顷稻浪翻绿波,蓬莱深处恣高眠,人道我居城市里,我疑身在万山中

    你若以为这是一座城池,那你就错了,不但错了,而且大错特错!

    因为这宛如城池一样盛世豪华的住宅,实际上只属于一个人——江南第一首富乔海玉!

    从经营布匹起家,到今日的玉石珠宝、酒楼茶馆,盛名横贯中原大地,乃至直达海外异国。

    乔海玉就像是一个财神爷,天下财富都争先恐后地望其奔去!

    你若以为乔海玉真的是个神,那你又错了,不但错了,而且错得可笑!

    乔海玉当然是个人!

    两条眉毛,一双眼睛,两只耳朵,一个鼻子,一张嘴!

    和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人一样平凡无奇!

    所以,他也拥有凡人一样的烦恼!

    不是吧?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样的人,弹指间什么得不到,能有啥米烦恼?

    但问题是,有的!

    如果财富果然能够解决乔海玉的烦恼,乔海玉会坦诚地告诉你:“千金散尽,在所不惜!”

    但是很遗憾,乔海玉的烦恼,是金银财宝都无能为力的!

    因为乔海玉的烦恼,是他的女儿!

    乔海玉有四个女儿,说起这四个女儿,一度是乔海玉最大的骄傲!

    四个女儿就像是百花争艳,一个比一个妖娇动人,一个比一个古灵精怪!

    在外人眼里,撑起这一切的都是乔海玉;实际上,乔海玉的四千金才是乔家真正的四根柱子。

    奈何!

    老四远嫁!

    老三为情自尽!

    老二更是蹊跷,一觉睡去,从此不醒!

    命运果然公平!

    世事绝无全美!

    不过我们的故事却不在乔家,也不在江南,甚至不在中原大地。

    距离中原很远很远的地方,是一望无际的海洋,海水碧蓝碧蓝,深不见底。

    我们的故事,在那儿。

    在海的深处,水很蓝,就像最美丽的矢车菊花瓣,同时又很清,就像最明亮的玻璃。然而那里却是很深很深的,深得任何的锚链都不可能达到海底。要想从那里的海底一直达到水面,必须要很多的教堂尖塔一个接着一个地叠加起来才成。

    海底的人就住在这下面。

    既然有人,自然有王!

    海底的王就是海王!

    海王宫殿所在的处所是海里最深的地方。它的墙是用珊瑚砌成的,它的高窗子都是尖顶的,而且是用最亮的琥珀做成的;在屋顶的上面还铺着黑色的蚌壳,它们随着水的流动而自动地开合着。这看起来是非常美丽的,因为在每一颗蚌壳里都含有亮晶晶的珍珠。而里面的任何一颗珍珠都有可能会成为皇后帽子上最主要的装饰品。

    住在宫殿里的海王是个痴情种子,尽管已经做了多年的鳏夫,却从来没有想过要为他的女儿们讨个继母,上演一场海底灰姑娘的不幸。本来一个鳏夫抚养六个女儿是很辛苦的,幸好他还有他的老母亲为他管理家务。他的老母亲是一个聪明而慈爱的女人,她非常喜爱那些小小的海公主——她的孙女。她们是六个美丽的孩子,而在她们之中,最美丽的就要数那个最小的孩子了。她的皮肤细嫩而有光泽,就像是玫瑰的花瓣;而她那蔚蓝色的眼睛就像是最深的湖水。不过,同其他的公主一样,她并没有腿:她身体的下部是一条鱼尾。

    海王和他的家人一直幸福地生活在那蔚蓝的海中,直到有一天——

    “小公主疯了!”

    没错,自从他的最小的也是最漂亮的公主第一次升到海面上去回来之后,就变得不太一样了!

    本来么,这位小公主就是一个沉静和喜欢深思的孩子,但是回来之后她却变本加厉了。

    她总是长久地不说话,不知情的人,会以为她是个哑巴

    她以前也不太爱说话,但是爱唱歌。不管是在陆地上还是在海里,小公主的声音都是最美妙的。但是如今,她却连唱歌都懒怠了。她总是不打招呼就浮出了水面,而且总是游得很远。那么远,那么远,超过了海王的统治区域。

    危险就这样降临了。

    在一次远游中,小公主被一艘轮船上的猎人围追堵截,若不是海王正好派出卫兵去寻找小人鱼,小人鱼只怕就要与海王永别了。

    但即使是这样,也已经够糟的了。

    因为小人鱼醒过来后,突然不认识海底的一切了。

    她到处逃窜,尖叫,袭击所有的人!

    多么遗憾的现实!

    海王和他的老母亲,还有其他的五个人鱼公主都不愿意承认!

    但这却是个事实——

    小人鱼疯了!

    小人鱼一直在尖声高喊着一句话,如果海王能够听得懂就好了。

    “我在哪儿?”

    这句话其实非常简单,中国人都懂。

    问题是,这里是在国外,偏偏海底又没有翻译。人鱼也许能够知晓人类的部分语言,但前提是他们得知道这些人类,比如海洋附近的国家,人鱼就听得懂他们所说的话。但问题是,海王他们也从来不知道,在遥远的东方,还有中国这样的一个神秘而广袤的王国。

    这真是太糟糕了!

    小人鱼终于安静了下来。

    倒不是她变乖了,而是她已经没有了力气,她美丽的喉咙也嘶哑了。

    小人鱼蜷缩在她小花园里的大理石像后面。这个石像代表着一个美丽男子,是用一块洁白的石头雕出来的,男子的脸庞曲线圆润完美,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打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斜飞入鬓的眉毛在卷曲的刘海遮盖下若隐若现,高而挺的鼻梁下是一张微显饱满的嘴唇。

    然而小人鱼根本不曾注意这些,真正把她吸引过来的,是石像那两条结实有力的腿——这个古怪的地方唯一正常的物件——一个人——一个四肢健全的人!

    小人鱼凄婉地盯着自己的长尾巴,在她的眼中,这条尾巴是多么丑陋而怪异啊!

    现在她已经不再惊恐了,但是她却更加绝望了!

    她环顾四周,这算是一个花园吧!

    火红的、深蓝色的树木,树上的果子会发出像黄金一样的光芒,红色的花朵开得就像是正在焚烧的火焰,如果那能称作是花的话,因为那些花根本不能散发出哪怕是一点点的香气!它们只会在水流中不停地摇动,柔软而虚幻。地面上都是最细的砂子,但却都是蓝色的,就像是硫磺燃烧时发出的光焰。

    事实上,到处都闪着一种奇异的、蓝色的光彩,以至于小人鱼有一度认为自己是在高高的空中而不是在海底,她的头上和脚下全是一片蓝天。但不是!

    她仰起头,透过蓝色的水流,瞥见了太阳:看上去太阳就像是一朵紫色的花,从它的花萼里还射出了各种色彩的光。可惜,那么美丽的太阳,离她太遥远了,她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站在陆地上再看一眼太阳。

    没错,她是在海底,而且还拥有了一条尾巴!

    她乔双双一觉醒来,变成了一个有尾巴的怪物!

    乔双双呜咽了。

    当然她看不见她的眼泪。

    因为她在水中。她在水中,居然能说话,能呼吸,能活动自如!

    是她见鬼了,还是这个世界见鬼了?

    乔双双又想发飙了,她美丽的长尾巴陡然甩了起来,啪的一声,打在那个美丽的赤裸的男子石像上面,石像飞了出去。幸好,这里没有什么坚硬的撞击物,石像落入了满地的杂花中,与长梗、叶子、树枝交叉在一起,浑浊静止之后,石像隐入了阴暗。也许它将永远都静止在那儿了。因为在海底,除了小人鱼,没有谁喜欢那么“丑陋”的东西——没有长尾巴,倒有如此难看的两根柱子。

    乔双双不是小人鱼,她只是莫名其妙借用了小人鱼的身体,她当然也不喜欢石像,因为那个石像超不害羞的!她对这种男人,最鄙视最厌憎,不是避而远之,就是杀之后快。

    可是现在,没有了石像的遮蔽,她又见到了花园里不远处的人鱼了,那几尾人鱼长得完全迥异于她所认识的人,金发蓝眼,她曾经以为大姐的皮肤够白了,但是和那几尾人鱼相比,她才知道,原来真正的白色是这样的。人鱼们担心地凝视着她,既不像刚才那样簇拥过来,也没有离她而去。

    冷静下来了,乔双双能够看得到,那些人鱼眼睛里的温情和忧伤!

    也许,从她们那儿,她可以得到她想要的帮助!

    一旦下了决定,乔双双从来都是勇往直前的,她游了过去。

    人鱼们惊喜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纷纷向她们最心爱的小妹张开了双臂。

    拥抱!

    乔双双的头发里冒出了无数细小的痱子,又痒又胀又难受,在大脑还来不及做出任何指令之前,她的那条见鬼的尾巴就扬了起来,掀起了汹涌的暗流。

    人鱼公主们都避了开去。她们当然不会和她们最疼爱的小妹计较,何况,她们是那么优雅贤惠,又怎么可能做出这么粗鲁的举动呢?

    她们的尾巴,是用来舞蹈的呀!

    乔双双看到了她制造出来的后果。

    “对不起!”她懊恼的用手抓住了那条该死的、只会惹是生非的尾巴。

    尽管人鱼公主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是她们却从她的表情上理解了她的意思。她们又围了上来。

    “不要过来!”乔双双惊恐地叫了起来。

    人鱼公主们只好停了下来,不解地吐出了一串话:爱拉夫游,哇啦里拉,莫奈扫瑞……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说着爱你的话,你却听不懂,更不知道我爱你。

    人鱼公主们悲哀了。

    乔双双也悲摧了。

    她一觉醒来,莫名其妙地落入这样一个鬼地方,绝对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杯具!

    人鱼公主们组合成一个包围圈,朝着乔双双一点一滴地缩小了。

    “别过来!不然……”

    不然怎样?

    乔双双却哑然了。

    醒来后,她第一次深刻地正视到一个不争的事实:她真的不在乔家了,她也不再是那个说一不二唯我独尊的乔双双了。

    在乔家,“不然”一出,可以风云色变。

    在这儿,“不然”变成了笑话!

    因为,这儿的每一个人,包括她在内,都身无寸缕。一个本来就不需要衣服蔽体的人,何惧“不然我让你没有衣服穿”呢?

    乔双双泪了!

    就在她泪眼婆娑的时候,人鱼公主们终于成功地抱住了她,将一个个湿湿的吻,印到了她的额头上。

    乔双双没有喊叫,没有挣扎,甚至没有任何动作。

    她只是晕了过去,无比惊恐的。

    人鱼公主们面面相觑,她们不明白,为什么一个象征着爱的吻,竟会让小妹惊恐地晕过去!

    她们当然不会了解,这个人鱼公主,已经不是她们所熟悉的六公主,而是一个来自她们永远都不会了解的国度的陌生人,而这个人,平生最害怕的就是身体发肤的亲近!

    乔双双,乔海玉的二女儿,乔家的服装设计天才,绝色姿容,双十年华,却仍待字闺中。不是无人问津,而是不愿嫁!

    不愿嫁当然可以有很多个借口,但真正的理由却只有一个,品貌才具备的乔双双,有洁癖!

    即使是最亲近的人,也需保持一尺之距。

    这个,算是乔家上下默认了的潜规则!

    一旦触犯潜规则,也就是说,得罪了乔二小姐,后果之惨重,绝对叫人永生难忘!

    不信么?

    请想象一下,众目睽睽之下,赤身裸体的自己!

    没错!

    垄断了服装业的乔二小姐,就有这个能耐让你连一小片可怜巴巴的破布都找不到。因为,谁也不愿为了那么一个微不足道的你,去得罪了大名鼎鼎的财神爷乔双双——只要是经了她点拨的衣裳,绝对可以变成聚宝盆!

    遗憾的,这里是海底世界!

    这个世界的人,不需要衣服!

    乔双双至高无上的力量,轰然坍塌,灰飞烟灭。

    这岂非是命运对她,最残酷最冷血最恶毒的讽刺?

    换做了任何人,恐怕都会变得无比绝望,甚至不想再活下去。

    但乔双双不是别人!

    乔双双是乔家老二,习惯了主宰命运的她,岂肯轻易倒在命运的嘲弄之下?

    乔双双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她已经有了决定!

    尽管她还弄不明白,怎么会来到这个鬼地方,怎么会发生离魂事件进入一个怪物的躯壳之内,但是,“离开”这个念头已经牢牢生根,驱赶了一切杂念!

    没错,既然能来,为什么不可以离开?

    所以,当她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老人鱼的怀里时,虽然她恶心欲呕,甚至又要昏过去,但是她却以她一贯强势的毅力控制住了。

    要离开,她就得搞清楚,她到底在什么样的鬼地方!是哪个妖魔鬼怪搞出了这一起离魂事件!

    唯有将这个怪物揪出来,她才有可能回到乔双双的体内。

    她眨着她那双蔚蓝色的眼睛,绽放出一抹最淑女最乖巧的微笑。

    老人鱼也笑了,很慈祥很欣慰。

    老人鱼叽里咕噜地说了一串她无法知晓的语言!

    但是她不皱眉,不生气,不爆发,她只是更加乖巧地摇了摇她长长的金黄色的卷发,卷发漾起的柔波柔软了老人鱼那颗易感的心。

    “哦,可怜的孩子!”老人鱼回过头,对五位人鱼公主说道,“我的小人鱼儿到底受了什么样的刺激?”

    “奶奶,妹妹好像什么都听不懂了。”最大的人鱼公主忧心忡忡地说道,“她看上去比刚刚出生的孩子懂不了多少事情!”

    “怪不得她那么不安!”第二个姐姐也感叹道,“可怜的妹妹!”

    “人类真是太坏了。”第三个姐姐发出了最愤慨的谴责,“妹妹就不该去救那个王子!”

    “姐姐,你答应过不说出来的呀!”第四个姐姐不安地看了看她的奶奶,幸好,奶奶并没有特别的生气。

    “可是现在我们该做什么呢?”第六个姐姐惆怅地叹息,“我们要怎么做,才能让她恢复成以前的小人鱼呢?”

    “教她!”老太太的脸上焕发出智慧的光芒,“像我们曾经做过的那样,尽心地教她,直到她懂得一切为止。”

    当她们在讨论的时候,乔双双一直处于茫然的境界。不过她很快就用不着茫然了,这既得力于老太太和五个姐姐不遗余力的教导,也得力于她优越的接受能力。

    这个陌生的海底世界,渐渐地揭开了那层神秘的面纱!

    也许她还是没弄白她怎么来的,但至少,她已经大约地可以猜想一下,她为什么会来了。

    因为那个倒霉爱上人类男子的小人鱼死了,而且是死在人类的手里,然后伟大的海神一定是愤怒了,就抓了个人类的灵魂让小人鱼重生了。乔双双如是解释她的境遇,但是,为什么是她?而不是那个造孽的家伙?

    她很委屈并且也愤怒!不过,这会儿不是发泄委屈和愤怒的时刻,因为她已经认识到,这个世界上,的确有一只巨大无比的手存在着,可以让英雄气短,叫美人薄命!

    她无法和那只手较劲,但是她却可以委曲求全,力争归位!

    因此她只有再次向她的老祖母请教。

    老祖母告诉她,人类尽管寿命短暂,不过死去后,会拥有一个不灭的灵魂,即使身体化为尘土,它却仍是活着的,而且永远活着;而他们人鱼拥有三百年的寿命,死了之后,却只会变成了水上的泡沫,连座坟墓都不会留下。

    乔双双若有所思,从老祖母的话里面,她至少听出了两层意思:其一,她乔双双拥有一个灵魂,这个灵魂目前已经从乔双双的体内,转移到了小人鱼的体内,只是这个灵魂是否不灭,就值得斟酌了,因为她现在已经不是乔双双,而是小人鱼了;其二,小人鱼没有灵魂,所以,极有可能,小人鱼在遭遇了人类的侵袭之后,已经彻底消失了,一旦她离开,这具身体极有可能化为泡沫。

    她望了望自己美丽身体,在适应了这个身体之后,她渐渐能够发现她的美丽了!

    那是和乔双双完全不一样的身体!

    金发、蓝眼、雪肤,每一种色彩都是如此地光鲜夺目。如果说乔双双是江南烟雨式的诗情画意,那么小人鱼就是秋色绚烂中的浓墨重彩!一个美得空灵飘渺,一个美得惊心动魄。

    乔双双的唇瓣缓缓绽放,她想起她父亲对她说过的一句话:“你这火爆的性子,还真是安错了地方呢!”

    那么,这一刻,是不是来对了呢?

    她摇了摇头。

    不,不是这样的!

    她才不要待在这人鱼的体内呢!她也不要什么三百年的寿命!当然她倒不是因为那个所谓的不灭的灵魂!

    她只是想要回到自己的世界中去,仅此而已!

    老太太看了她一眼,误以为小人鱼是在哀叹自己的命运,不由辩解道:“其实和上面的人类比起来,我们在这儿的生活要幸福和美好得多!三百年毕竟是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我们完全可以在这三百年中,尽情地跳舞,尽情地欢笑,尽情地享受我们的人生。这样,即使变成了泡沫,我们也必定是愉快的泡沫。”

    乔双双肃然起敬。

    这段时间内,她努力地适应被人拥抱和亲吻,努力地克制洁癖带来的痛苦。但只有此刻,她真心诚意地接受老祖母的抚爱。

    老太太以为小人鱼回心转意了。她已经经历了两百多年的悠悠岁月,该看开的早已看开,不能看开的也学会了忘记。她完全理解小人鱼那一点躁动的希望,她也懂得小人鱼对人类的迷恋之心。那些,都曾经在她的生命里存在过、辉煌过、燃烧过、痛苦过。所以,她对小人鱼也是怀着特别的宠爱,小人鱼的痛苦和挣扎都落在她的眼睛里,小人鱼的非分之想也唤起了她对往昔的回忆。她知道那些想法,只能在脑海中存在,根本没有可能在现实中获取。因为,那样的代价太惨重了。可以这么说,想尝试拥有不灭灵魂的人鱼不是没有,但是成功的却是完全没有。曾经有一位人鱼公主几乎成功了,到头来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从此受尽磨难……

    老太太慈爱的面容掠过一丝惆怅,搂住了小人鱼:“宝贝,不要再去想什么灵魂了,我们有我们的生活方式,那也是人类极其羡慕的。所以不要总是去羡慕别人的生活!”

    乔双双在心里说:可我并不羡慕这里呀!这里的生活一成不变,除了舞会就是舞会,除了唱歌就是唱歌,甚至连衣服都不能拥有一件,每个人都赤身裸体,习以为常……不!

    她仰起头:“那么我就只能等着死去,等着变成泡沫在水上漂浮吗?那样我将再也无法听到浪涛的音乐,再也无法看到美丽的花朵和鲜红的太阳了,不是吗?难道我就真的没有办法得到一个活的灵魂吗?” 就让老祖母以为她想要的是灵魂吧!

    “是的,没有!”老太太说。“只有当一个人爱你,甚至可以对你比对待他的父母更加亲切的时候;只有当他在你身上投入了他全部的思想和所有的爱情的时候;只有当他让牧师把他的右手放在你的手里,并且答应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他都永远对你忠诚的时候,他的灵魂才会转移到你的身上去,这样的话,你就会得到一份人类的快乐,而他就会分给你一个灵魂,同时又可以保持他自己的灵魂不会消灭。但是像这样的事情是肯定不会发生的!因为人类的爱情是不长久的,一旦他们变心,你的命运将不堪承受。而且他们根本就不能辨别美和丑:我们在这儿海底所认为美丽的东西——你的那条鱼尾——在他们的眼中是非常难看。而再看看他们那儿吧,一个人想要显得漂亮,竟然还必须生有两根呆笨的支柱——他们把它们叫做腿!”

    “腿?”乔双双怦然心动,话题终于进入关键部分了。

    乔双双的兴奋引起了老太太的注意,仿佛是为了警告她的妄想,老太太严肃地说道:“那只有海的巫婆才能做到。宝贝,你是知道海的巫婆的,她那么可怕,总是想着害人,所以,她是不会帮你的。”

    乔双双心花朵朵开。

    海的巫婆!她终于找到一个有力量扭转这一切的人物了,尽管才刚刚开始。但,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不是吗?只要她拥有了双腿,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到岸上去。只要她能够站在陆地上,她就能够慢慢地回到她的国家,回到她的家乡,回到乔家,回到乔双双的体内。

    推荐阅读:王子殿下的莽撞情人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