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妃乱世

古代言情

一个流传十五年的预言,使她无辜卷入天下皇权争夺之中! 一张倾城容貌,给不了她幸福,反让她失去一切! 她是肩负血海深仇的亡命孤女,她是战场上的修罗女将, 她是遭人抛弃的亡国之妃,她是步步为营的乱世之后…… 南唐卷—— 初相识,他一声令下,她家破人亡! 再相逢,她甘愿为他化身修罗,挥手间,替他铺平帝王之路! 情浓时,他海誓山盟,立下“我若为王,你必为后!一生一世,唯卿一人”之誓言! 情断处,他大婚当日狠心抛弃,下令绝杀,她挥剑斩青丝,从此相爱已陌路! 大宋卷—— 在他危在旦夕之时,她如仙人般从天而降, 至此帝后二人携手征战数年,终于平定四方! 在她以为可以幸福之时,他却将她禁锢在他的繁华后宫。 暗杀、挑拨、堕胎、纳妃……她身边值得信赖之人一一被除去, 在暗涌凶险的深宫,她步步为营,依旧挽不回已出现裂痕的爱情! 回首望着被万人拥簇的帝王,她问:我们的爱,终是到了尽头

 

推荐阅读:为妃乱世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冷宫失火

    祸世皇妃(云烟然)

    楔子 血嫁

    这是一个乱世,局势复杂的五代十国!

    烽火乱世,红颜飘零。问鼎群雄,谁主沉浮?

    一局天下棋,操纵着她的生死!两段缠绵情,决定了她的命运!

    在她大婚当日,处处张扬着喜庆之色。大红嫁衣,火红灯笼,摇曳红烛,连着红艳的地毯铺满整个皇宫。上至尊贵君王,下至卑微宫娥,他们脸上挂着同样的喜气笑意,甚至连空气里亦飘荡着相同味道。

    今日,是南唐皇帝李煜迎娶她的大喜日子。

    三年金戈铁马,指点江山,收回南唐大片疆土,她为南唐立下不朽的功劳。曾经,他对她许诺:

    “我若为王,你必为后!一生一世,唯卿一人!”

    烽火乱世中,如此一句,天地失色,顿失卿心。只为这个承诺,她甘愿脱下罗裙,掩去红妆,化身修罗女将,助他问鼎天下,登上南唐帝王之位。

    今日,便是他们履行诺言的时刻。回想着这三年风餐露宿,朝夕相处,浴血奋战,以及无数次在生死边缘徘徊的日子,感觉恍然一梦。

    端坐于梳妆台前,安静地盯着镜中人,看着喜娘在自己脸上涂抹,她仿佛是木偶人一般。有多久没有碰过这些胭脂粉末,她已记不清,似乎自从跟着他上战场,就再也没有碰过。

    恢复红妆的她,戴凤冠霞帔,身穿逶迤拖地红嫁衣,配以倾国容貌,令宫里一切装束都黯然失色。望着如此美丽的新娘子,满屋的宫娥皆被她所迷。

    吉时已到,外面司仪开始催促,她在侍女丹青的搀扶下,缓缓起身。顶着红盖头,欢喜地在心中告知父母这个好消息:爹爹,娘亲,多想你们可以亲眼看着女儿出嫁,可是……但请你们一定保佑女儿幸福!

    轻轻舒口气,正欲离去,忽然想起随身携带的诛颜还未带在身边。回头找到诛颜,摸着一直陪伴自己的神剑,她露出了欣慰之笑。

    “楚姑娘,使不得,今日是皇上大婚,带利器不吉利!”丹青连连罢手,示意她放下。而她固执地摇摇头,无论何时,她都不会离开这个伙伴,它是她的半条命。

    从她所住的寝宫到金銮殿路程并不长,然而,今日不知是因顶着红盖头,还是何缘故。那条路,居然如此之长。步履亦是变得沉重,仿佛有一道无形之力压着她。

    同一片天空之下,一行人正在疯狂的赶往金陵。为首的墨衣男子风尘仆仆,脸上除了焦急,还有难以抑制的痛苦挣扎。冷风拂面,宽大的墨色披风在秋风中肆虐飞扬,银色长剑相离在朝曦的摸下,熠熠生辉,夺人眼目。

    南唐皇宫!

    外面歌舞升平,热闹非凡,然而步入金銮殿,里面似乎没有半丝喜庆气息,反而极为凝重。冷,她居然感到冷,有太多的目光都在打量她,而那些目光让她感觉极不自在。

    此刻,虽然有丹青扶着,不知是不是因为金銮殿里的肃然,她的双肩在微微颤抖。终于,当那双温暖的大手紧握住她微凉的小手时,她的心才恢复平静。

    只是,接下来,她感觉他把另一个女子的手也搭在自己手中。她挣扎,他紧握,并附耳道:“别动!朕要给你一个大惊喜!”

    或许,她永生都忘不了他所给的 “大惊喜”。当她痴痴地等待他履行承诺;当她满心欢喜等着他亲手揭开红盖头、将象征一国之母的凤冠戴在她头上之时。他却突然这般宣布:

    “今日乃朕大喜之日,普天同庆,借此良机,朕决定册封护国大将军楚氏御魂为正一品皇贵妃,地位仅次于皇后。封原配周氏娥皇为皇后,母仪天下。”

    此话一出,楚御魂难以抑制的后退。心,突然被什么刺破,贵妃?皇后?周娥皇?

    下面的群臣似乎早就料到会是这个结局,并无多大反应。只是,顶着红盖头的那个女子,还一直被蒙在鼓中。当天下人都知道南唐国母是谁,当所有人都清楚今日大张旗鼓的操办婚礼,为的仅是给她一个安慰之时,她还傻傻地相信今日他一定会履行当初的承诺。

    “皇后,楚贵妃,从今往后,你们姐妹一定要好好相处,帮朕……”然而李煜话未尽,楚御魂早已一把扯掉头上刺目的红盖头。

    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看了一眼站在李煜右边的周娥皇,又指着站在他左边的自己,颤声问:“你再说一遍!她是谁?我又是谁?”

    “她是朕的皇后,你是朕的爱妃,楚贵妃。”李煜依旧是那副潇洒、迷人的模样,与周娥皇默默凝视,脸上竟然是无比幸福之笑。且当着楚御魂的面,亲手将象征一国之母的凤冠戴在周娥皇头上。

    望着他没有丝毫犹豫的目光,那一刻,她才猛然醒悟,原来自己只是他登上帝位的一枚棋子。

    “哈哈!哈哈!哈哈……”身着大红嫁衣的年轻女子望着眼前突然转变的一幕,忽然仰天大笑,笑的绝美,笑的凄楚。

    原来昔日情意不过是一场笑话,一句戏言,一个欺骗她的故事而已,她却把这一切当真!真是蠢啊!

    那一刻,她才明白,他为何大张旗鼓举办婚礼,却如此急促,原来只不过怕夜长梦多!身着红妆的女子,伫立在万人之中,大红的嫁衣格外刺眼。灼灼目光下,她如同一只小丑,上演着一出丑剧。

    “楚御魂,别把自己当救世主,你没有那么伟大!你以为自己真是世人心中的神?错了,你不过是他登上帝位的一颗棋子而已!用过了,自然弃之!”凤袍加身,南唐一代国母周娥皇与南唐天子并肩而立,狠绝话语,不断重击她痛苦之心。

    “李煜,我最后问你一遍!周娥皇所言是真是假?”紧握诛颜的女子,手在颤抖,抱着渺茫希望,她还在颤声追问。

    “不错!朕救你、收留你,这一切皆因先皇继位之时烈祖皇帝留下的预言,故才将你留在身边。而所谓的承诺,不过是朕随口而说的一句玩笑话。是你自己太天真,你以为身为帝王,会实现一生一世,唯卿一人的诺言?”

    如果说周娥皇的话是一柄剑,刺伤了楚御魂的心。那么,李煜的回答无疑是一把盐,洒在伤口上,将她伤得体无完肤。

    痛彻心扉,那一刻她的心如同撕裂般疼痛,痛的她无法呼吸!难以置信地不住后退,脆弱的目光,刺痛的又是何人之心?

    泪,再一次滑落,滴落在红艳艳的地毯上,炙热的温度,却是心灰意冷的气息!

    “皇上,大事不好了,宋朝皇帝赵匡胤正带人冲进宫来!”正在此时,皇宫禁军突然来报。

    “汐儿!”李煜来不及喘气,赵匡胤早已带着精锐部队杀进金銮殿。

    “大哥!”楚御魂回眸,望着闯进金銮殿的赵匡胤,那一刻,她又惊又喜。然,眼角余光捕捉到李煜嘴角的冷笑,她突然暗叫不妙,“不!你不该来这里!快走!”

    “汐儿,不要怕,我现在就带你离开!”赵匡胤似乎还未发现徐徐靠近的危险,抱紧浑身颤栗的新娘子,执意要带走她。

    “走!你快走!”楚御魂挣脱他的怀抱,用力将他推出大殿之外。

    但是,晚了,就在李煜轻轻挥手间,他们早已被弓箭手团团围住。

    “放箭!”高高在上的帝王,俯视着脚下的笼中之鸟,狠绝地吐出两个字。

    “谁敢放箭!先杀了我!”美丽的新娘子,拭干眼角泪痕,挡在赵匡胤面前,冷冷地扫视着昔日统领的将士,厉声道。

    李煜双手紧握成拳,戾气的目光定在楚御魂身上,她竟敢背叛自己!

    “楚御魂,你敢造反!”周娥皇见李煜久未下旨,她突然跑到楚御魂面前,夺过禁军手中的刀,企图杀害楚御魂。

    “退下!否则我杀了她!”她岂是楚御魂的对手,此乃飞蛾扑火。楚御魂借此机会反手将那刀架在周娥皇脖子上,瞪着李煜,冷冽而语。

    “叛徒,你休想拿本宫威胁皇上!”见状,周娥皇怒斥。

    “住口!否则今日我死了,也要让你陪葬!”楚御魂凌厉一声吼,所有人都被她此刻浑身散发的杀气震慑到,无人敢再动。

    “传朕旨意,楚御魂公然勾结宋朝皇帝入宫,以皇后性命威胁朕,企图谋反,即刻废除贵妃之位,打入冷宫,永生不得踏出宫门半步!”

    此话如同一把巨刀,深深地将她所有的情意斩的粉碎。又被无限放大,如锥子一般字字刻在她的记忆里。永远,她永远忘不了今日的一幕,忘不了他的绝情绝义!

    她未想到,就连大哥出现,也是他计划中的一步。原来,至死,她亦是他的棋子。为了他的江山,不惜牺牲无辜的她!

    那一刻,她是如何的恨,如何的痛,心,被撕裂。他却还要毁灭她,不到目的,誓不罢休!

    “大哥,走!如果你不走,我就死在你面前!”回头发现赵匡胤并未离开,他冒死前来营救自己,她除了感动,只有愧对。因为她再也无法回报他的情!

    为此,大宋开国皇帝为了他的宏图霸业,为了保全自己,只得放弃深爱的女子,狠心离开她!

    直到看着赵匡胤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之中,她终于放下警惕,禁军趁机救下南唐新一代皇后周娥皇。

    而禁军冰冷的刀剑亦是已无情的包围她!

    “认命吧!你是斗不过我的!”终于登上九五之尊的那个人,在大婚当日狠心抛弃她,却如此讥讽,“更别妄想与朕坐拥天下!”

    “我从来都不相信命运!”身着大红嫁衣的绝美女子启齿冷笑,“唯独相信死人必定只有认命!”

    伴随着冰冷的话语,她的剑刺破了他的胸口!

    “哧!”诛颜剑被毫不留情地收回,连带着的,还有他的血!

    “你的救命之恩三年金戈铁马,为你南唐浴血奋战,在鬼门关徘徊,早已还清!谁辜负诺言,诛颜将会刺入谁的胸口!这一剑,是履行当年的诺言!”

    绯色长剑还在滴血,谁都不曾注意到进入金銮殿她带着剑,因那剑几乎与嫁衣一个颜色。发钗滑落,青丝倾泻而下,垂直于腰间。而她心灰意冷,目光如寒冰,不带一丝感情,有的只是浓浓的怨气。

    “传朕旨意,格杀勿论!”李煜虚弱地靠在龙椅上,却狠绝的吐出要她性命的符咒。

    “……”他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她再次把诛颜插入自己的胸口。鲜血四溅,与她的大红嫁衣相溶。

    她诡异地抬眸看了他一眼,那柄沾满他们二人鲜血的绯色长剑忽然再次轻扬——

    一缕青丝随着剑风而飘落在地,望着散落的青丝,她突然展颜一笑,一字一句真真切切道出决绝之语:“从今以后,你我情断——义绝,倘若我能活着离开这里,来日定会让你尝尽欺骗之罪的代价!记住,我楚御魂是被你李煜的绝情害死的,哈哈……”

    那一刻,曾与他指点江山,纵横沙场的女子就那样无助地倒在他的面前,倒在南唐李后主的金銮殿上!

    “不!”血腥的大殿,只留下他嘶声的呼喊……

    鎏金铜瓦的皇宫大院,复到一年中秋盛宴之夜,玉盘悬挂于空,冷冷地俯视歌舞升平的颓靡世界。好似看不惯如此纸醉金迷的那些人,她悄悄地掩盖住自己的风华,似有眼不见心不烦之意。

    华清宫那华丽的楼阁被华清池池水环绕,浮萍满地,万千宫灯倒映其中,宛如刚刚盛开的彩莲,明艳多姿。那飞檐上的两条龙,金鳞金甲,活灵活现,似欲腾空飞去。而此时,池上搭建了一个方形舞台,歌女高坐在此弹琴歌唱,舞姬挥舞着长长的水袖,扭着妙曼身姿,载歌载舞。

    雕龙大椅的主人,正眯着眼睛欣赏这旖旎风光,他右抱高贵典雅的皇后,左拥风情万种的爱妃,享受着二女精心伺候。在笙歌美酒的陶醉下,这位文人皇帝突然命人取来笔墨纸砚,提笔一口气写下一首新词。

    南歌子。

    云鬓裁新绿,霞衣曳晓红。

    待歌凝立翠筵中,一朵彩云何事下巫峰。

    趁拍鸾飞镜,回身燕飏空。

    莫翻红袖过帘栊,怕被杨花勾引嫁东风。

    “皇上,您的新词甚妙,让臣妾现场为您谱曲而唱,如何?”位于右侧的皇后见了新词,难掩欣喜之情,精通音律的她,似乎迫不及待。

    “这有何不可!朕也许久未听皇后为朕而歌,今夜乃是好时机,准奏!”他登基已有一年,自从一年前大殿上发生那件事情之后,他仿佛变了一个人,不在终日管理朝政,反而更加醉心诗文。

    当然,没有人真正明白他为何会如此!

    只有那位爱他至深的皇后!

    “皇上,姐姐一个人在台上好不寂寞,不如让臣妾为姐姐伴舞?”新纳不久的妃子云素亦是一脸兴奋之态。

    “准奏!你们姐妹二人就上台为朕歌舞吧!”李煜复坐回雕龙大椅之上,持杯饮下美酒,目光转到二女身上。

    想到“姐妹”一词,他目光突然一暗,回忆起一年前在那个人面前,他同样说过这个词。然而,她终究没有机会与他的皇后互称姐妹。

    周娥皇捕捉到他此刻的目光,纤纤玉手紧握成拳,与云素心有默契地相视一笑,遂提裙走向高台。

    高居于舞台中央的她们,带着阴狠的眼神同时目视一个方向。

    “姐姐,你放心,妹妹做事绝对可靠,今晚,就让她永远消失!”云素冷冷一笑,轻声而语。

    周娥皇并未给予任何表情,回身抱起琵琶,开始调音谱曲。

    藏身在云层的玉盘,被冷风吹散,又现身于高空。

    繁华宫廷之中,一小院孤零零的被挤在角落,灰暗矮小的院落与高楼亭台如此格格不入。锁住小院的铁门似乎早已生锈,在清辉照射下,生锈之处如同凝固的血。院外杂草丛生,显然荒废已久,然内院却被清扫地干干净净,房屋内摇曳着微弱的烛光,暗示此地还有人居住。

    一个梳着简单小辫、身上所穿衣裙发白的女子推开门,提着木桶从屋里走出来,寒夜中,她搓了搓冰冷的手,开始放桶打水。然而,她已将井绳放完,捞上来,桶内依旧无一滴水的痕迹。她放弃了,对着屋内那道微弱之光喊了一声:“妹妹,这口井干枯了,我想办法找丁将军帮我们好吗?”

    “不用再去劳烦他,丹青,屋外凉,进来吧!”许久,屋内才传出一个极其疲惫的微弱之声。

    听着这个仿佛没有一丝生机的声音,丹青的泪就这样不知不觉地下滑,她抬头看了一眼空中的圆月,突然跪于地,祈求上苍:“老天爷,求求你,不要在如此折磨她,她已经够苦了。那个人既然已经抛弃她,为何还要将她遗忘在这里?如果你真的有灵,就帮帮她吧,丹青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是的!这个地方早已被人遗忘!

    额头贴着冰冷地板,丹青的思绪渐渐清醒,抬眼望着那把大锁,自语:“不行!如果永远困在这里,只有死,我一定要想办法救她出去。”

    于是,她站起身,见屋内的人没有动静,以为她已经休息。想到宫里只有丁将军能帮她,不再犹豫,借助枯井之力,一个跃身便出了这个院门。

    屋内的那个人会沦落为如今这般模样,与自己脱不了关系。因为一年前在大殿上所发生的那件事,她事先是知道的。

    就在丹青离开之后,忽然有一个鬼鬼祟祟的黑衣人来到院墙外,他四处瞧了瞧,这个被遗忘的小院果真好下手,连巡逻的禁军都不曾有!

    翻身入院,轻手轻脚地将带来的一桶油倒在里面。然后掏出火折子,对屋内微弱的烛光恨恨道:“妖女,都被关在这破旧小院一年了,还魅惑皇上,夺咱家主子的宠,咱家烧死你!”

    扔掉火折子,再次翻身上墙,但是,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腰牌已掉在院内。

    红艳的火苗越升越高,片刻火舌便将小院包围。

    屋内,长发披肩的绯衣女子正出神地盯着微弱烛光,明明早已觉察到屋外的危险,她却未抬步跑出去,也未曾呼救。

    听着噗噗的燃烧声,她知大火已逼近房内。果然,须臾间,刺目的浓烟便冲进屋来,夹杂着油味的烟雾渐渐将她包围。

    她被烟雾呛得咳嗽起来,但暗淡的目光仍继续盯着微弱烛火,那张几乎僵硬地苍白容颜上此刻居然浮起一抹久违的笑意。

    这一切终于即将结束!

    “丹青,希望你回来之时,这里早已化为灰烬!”浓烟太过强烈,她念念不舍地移开注视的目光,闭上眼睛,在心中这样想。

    丹青早已出去,她是知道的!

    “丹青,你说什么?你想让我帮助你们逃出皇宫?”在距冷宫不远处有禁军巡逻,丹青也在那里找到她所说的丁将军。

    “是的!如果长此下去,我们迟早会饿死在那里!皇上早已将她遗忘,这些日子如果不是你暗中照顾我们,恐怕我们也活不到今日!”丹青不顾丁越惊疑的目光,说出了一直憋在心里的那些话。

    “这……”丁越曾暗中为他们送去衣食,照顾她们是一回事。但帮助她们逃出皇宫所犯的乃是欺君之罪。

    “丁越将军,你和她曾是袍泽,即使不顾及这些情意,她曾经也提拔过你、救过你的性命,难道你眼睁睁地看着她就这样被折磨一辈子吗?”见丁越面上已有动容,丹青继续劝说,况且,她所说的都是实话,并非虚假。

    “是啊!如果没有她,又怎会有今日的我!好,丹青,我想办法将你们送出宫去,但这几日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不能让她……”然而,丁越话未尽,突然发现冷宫上空冒着浓烟。“不好,她出事了!丹青,我们快走!”

    丹青回头一看,亦是吓坏了。

    当他们赶到之时,小院早已被大火焚烧殆尽,浓烟亦是将小屋紧紧包围。

    “怎么我才出去一会儿,这里就失火了。妹妹,你怎么样?快回答我!妹妹……”丹青焦急地冲着屋内高喊。

    “是有人故意放火,这里油味!”

    细心的丁越嗅到小院有浓烈的油味,同时他也捡到了一样东西。他带来的禁军已经在开始救火,而他和丹青早已顾不了这么多,突然开始往里面冲,企图将屋里的人救出来。

    “丹青,不要进来,这里危险,你快走吧,离开皇宫!”身处烈火之中的那个人终于说话了,却是淡淡之声,似乎毫不在意这场大火。

    “不!我不会离开,好妹妹,你放心,姐姐不会丢下你不管!”丹青了解她,听她这话早已不关心自己的生死啊。但是,这一年相依为命,丹青早已将她当作自己的亲妹妹,此刻怎能不管她的生死。“要死,我们一起死!”

    “丁越,快将丹青带走,让她远离是非吧!”屋里的声音依旧很淡,其中还隐藏着深深地疲惫。丁越和丹青还在往里闯,停顿片刻后她再次补充一句,“我相信你会照顾好她!”

    “不!我们都不会丢下你!”说这话之时,丁越早已劈开挡住去路的烈火,与丹青冲进了房内。

    “跟我们走!”丁越继续用手中剑开路,他们终于靠近她的身边,丹青护着她,要将她救出去。

    然,绯衣女子却将她推到丁越身边,隔空一掌击退他们,反而自己转身扑进烈火的怀抱,隐约还有她轻轻地笑声:“你们走吧!就让这场大火让我彻底解脱!那才是我最想要的,一年前我就该消失了!”

    “皇上!对,丁越,我们去求皇上!”火舌吐得更长,外面虽然已被扑灭,但是,屋内却燃烧得更旺。被浓烟呛得眼泪直流的丹青突然想到,楚御魂固执,一心求死,别人是劝不了她的,唯独那个人。

    “丹青,你不用再去了,我早就派人通知皇上,但是,至今他都没来,我想……”

    “不!我不会放弃,你在这里看着,我去求他!”

    整整过去一年,自从那件事之后,楚御魂就被他一直下令关在这里,而他从未来看过她一眼,似乎真的已经遗忘。

    丁越派去禁军通知他,周娥皇刚为他斟满的酒,却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突然洒在云素身上。那时,他仿佛才想起她的存在。而今夜恰好又是八月十五,距那件事整整过去一年。

    见状,云素靠在他的怀里撒娇,他置之不理,放下空杯,脸色渐渐阴沉下来。

    虽然他未动,但是,深爱着他的周娥皇心里十分清楚,他根本没有放下她。对外宣称她已经死了,这一年对她不闻不问,那只是他在折磨自己的心而已。

    周娥皇好恨,一年前那个人如此相对,而他依旧爱着她,却辜负自己一片深情。

    “姐姐,你不用这样!我断定她活不过今晚,你等着看吧!”云素退下去换衣服,背着李煜,如此得意洋洋地在周娥皇耳边低语。

    周娥皇准备说什么,丹青突然闯进来,她看到李煜,不顾禁军阻拦,跪在地上哀求他去救楚御魂。

    “皇上,楚姑娘一直不肯出来,她说既然皇上让她永远不要离开冷宫,她是不会踏出那扇门的。皇上,奴婢求求你,快去救救她吧,不然,真的来不及了。”

    李煜无动于衷。

    然而他紧握的双拳似乎早已出卖自己!

    推荐阅读:为妃乱世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