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情索爱

都市言情

 

顾晚心里住着一个人,一个她爱到死的人。 那个人恨她,恨她用婚姻绑着他。 她耗尽心力,爱的委屈,终于提出离婚。 封易说,不用委屈,这是你应得的报应,这场游戏只能我喊停。 一次意外,她失踪,男人翻遍了整个城市,惊觉有些爱已深入骨髓。 再次相见,他拼命的追,疯了一般的爱。 宴会,她喝得迷醉,靠在别的男人怀中,调笑着说他眼瞎。 他侧身拦腰抱起她,狭长的眼尾缱绻满是心疼。 他说,顾晚,我们回家。

 

推荐阅读:危情索爱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送你的生日礼物

    A市景秀园。

    漆黑的房间漏着一抹月光,光滑雕花的梳妆台镜面印着一张朦胧的脸,女人瘫在一张椅子上,紧紧皱着眉头似乎很不安稳,一张精致俏丽的脸上泛起苍白。

    “封总,这就是你的妻子啊。”娇滴滴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勾引,“她似乎还没有醒呢。”

    顾晚模模糊糊地感受到了一阵冰冷,冰镇的凉水从她的头上浇下,她慢慢张开眼睛却发现面前站着两个人。

    男人冷峻的脸上紧蹙着眉头,一双狭长的眼里面满是嫌弃,浓密的睫毛打着浓重的阴影,一双薄唇掀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这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封易。而站在他身边紧贴着他的女人,是最近和他打得火热的女明星,程晶晶。

    顾晚完全清醒了,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捆绑在梳妆台前的椅子上,她奋力的挣扎着,白皙的手腕上蹭出红肿的痕迹。

    程晶晶看着她的动作轻笑了一声,“你别费力气了,这是我和封总在床上玩游戏时候用的牛皮绳,挣不脱的。你上次把人家弄的疼死了。”

    顾晚眼中闪过不可置信,他和别的女人……她只觉得喉间泛起了一股恶心。

    她的反应落到了男人那双好看的眸子里,他伸出修长的手指狠狠的钳住她的下巴,阴沉的声音不带任何起伏。

    “顾晚,听说你今天生日?作为丈夫,我送你一个生日礼物。”

    他凉薄的唇角勾起,掐了一把那个女人瘦弱的腰肢,将她一把抱起,回头看到顾晚眼中没有收起的痛意,他弯了弯嘴角只觉得十分畅快。

    “封总,你坏!”虽然说着坏,她的双手却紧紧攀住了男人,急不可耐求着男人给她安慰。

    顾晚控制不住地死死盯着两人的动作,封易将别的女人压在身下,亲吻落在她的身上,余光对上了她的视线冷笑了一声,便继续动作起来……

    她的房间,她的床,她的丈夫和别的女人……

    突然,一件西装外套飞了过来,挂在了她的头上挡住她的视线,透过缝隙,落了一地的内衣,女人矫揉造作响在耳畔的尖叫声,男人的低吼声。

    顾晚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她隐忍着不发出哭声,双手不住的想要脱离,直到感受到手腕上流下了温热的液体。

    她的心脏抽疼着,闭着眼睛想要逃离,但是近在咫尺的响声一次又一次的将她拉回现实。

    停下!停下来……

    一年了,他和不同的女人进出酒店,传出的那些绯闻,她都可以自欺欺人装作不知道,但是这一次他带着女人登堂入室让她清清楚楚的感受到那份绝望。

    顾晚喉间肿胀,连哭声都发不出。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场酷刑终于结束了。她从始至终都没敢透露出半丝异常,直到她头上那件散发着熟悉男士香水的西装被拿开。

    那女人的脸上泛着酡红,整个人被封易抱在怀里,像是无骨的动物一般,轻轻地喘着气,“封太太,你先生的技术真的很棒啊!”

    娇脆得意的轻笑声响起。

    封易亲了一口她的红唇,“就你会说话。”

    配得上封少夫人的只有熙若,那个在车祸中救了他却还在治疗的女孩,而顾晚只是一个卑劣的小偷,偷走了别人的位子。

    眼底没有一点温度,也没有理会被绑了一晚上的人,“不过,在家里的感觉终究还是没有酒店好。”

    说罢,两人将顾晚当成透明人一般,离开了景秀园。

    顾晚的额头上满是冷汗,睁开的杏眼中满是血丝,她动了动双手只能感觉到一阵麻木的刺痛。顾晚苦笑了一声,都是她自作自受,执迷不悟的爱了那个男人十年。

    只是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的,是她执意要嫁给这个男人。

    “少夫人,你……我来帮您解开。”

    佣人发现顾晚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看到她双手满是血迹被吓了一跳。

    推荐阅读:危情索爱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