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师姐不是人

都市言情

 

我,是个茅山小子,如果能重来我不会学习茅山道术,可是命运就是这么捉弄人。奇葩逗逼聚一身,捉鬼灭僵定乱世。悲离远处落尽泪,明年花开繁归来。身处危机临不乱,男儿傲骨冲破天。远离他乡思挚爱,我想你时或念我。僵王一出天地乱,纯均少年破死局。命案人性已泯灭,人间是或

 

推荐阅读:我的师姐不是人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我是个悲剧
    1995年9月15日,我妈怀胎十月把我生下来,据说出生的时候正是那太阳升起之时,后来找算命先生算命,说我命好,以后非富即贵,父母自然欢喜不已,给了几十块钱当做酬劳。这几十块钱在那个时候,农村普通家庭还真没几个能拿出来。
    1997年,父亲张万福在某一塑料制造厂为董事长解决了一个大麻烦,为了感谢他,就提升至主任,从此以后我们开始搬到城里去住,没过两年便买了房,买了车。
    2000年,我五岁的时候,在城里认识了几个小伙伴,一起偷偷跑回乡下寻找乐趣,年龄大的有十岁,反正都比我大。我们来到一个小山洞,身上弄的脏兮兮,我看见这黑漆漆的山洞可不敢进去,有一个小伙伴胆子大率先走进去,小时候也知道好面子,为了面子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走。
    进去后在心里才出现恐惧,因为这洞里有死人烧的纸钱,还有香,烛。我们所有人都被吓的半死,急急忙忙从山洞跑出来。回家后我就发烧了,送到医院打退烧针,给我打针的是一位漂亮的姐姐,直到现在我都还记得她。
    她是个实习的护士,在我身上扎了五针都没有找到血管,身上扎的到处都是红点,当时父亲差点就火了,她的额头憋出了细微的汗水,在第六针时终于找到了血管,我特想说你为什么不叫李时珍(李10针),这样你就可以打我10针了。
    退烧针也打了,药也吃了,可是三天不见好转,整个头顶都冒烟了,母亲唐淑芬急的团团转,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我浑身没劲的呐呐叫着:妈妈,难受。
    母亲一下子就哭了出来,抱着我到处寻医。后来在父亲对其他小伙伴的仔细盘问下,全部都招供了。估计这几个孙子也是吓着了,毕竟我跟他们一起玩,回家就病成这样了。
    父亲了解之后脸上阴晴不定,最后拖朋友找到一位道士,这位道士给我喝了一碗用符?混合成的水,黏黏糊糊的甚是难闻。
    母亲在一旁细细安慰,哄我,然后正准备喝下去。父亲在一旁看我犹豫半天怒骂几声:“兔崽子,快点喝了。谁让你去那个山洞的,那里死了很多人,是日本人留下的防空洞。”
    母亲闻言,站起身同样骂道:“张万福,现在儿子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思骂他,不安慰安慰他。”
    我看见他们吵了起来,便大声的哭,果然他们就不吵了。我憋足劲,仰头喝了下去。说来也奇怪,我第二天烧就退了,父母拿着礼物和酬金去拜谢那个道士,我烧退了,可是父亲却禁足我一个月,母亲还没有替我说话,好吧,我承认是我太调皮让他们操心了。
    2002年,一个炎热的夏天和三个同学逃课去洗澡,游泳。都觉得游泳馆没意思,所以我们到乡下一个池塘。这个池塘也没有多深,也就一米多一点,反正能把如今的我给淹没。
    跑到池塘玩水,洗澡,我们几个都是“老油条”,水性都不错,我们玩着玩着,我在水下睁开眼,累了就休息一会,觉得这样很有趣,在我睁眼闭眼,来来回回半个小时后。
    我惊叫一声用最快的速度游上岸,我发誓比狗追我时跑得还快。这个水里居然有个苍白着脸穿着一身灰衣的孩童,和我年龄差不多,正瞪着眼睛看着我,仿佛我借了他的钱没还。
    几个小伙伴都问我怎么了,然后我想说有“鬼”,这句话刚到嘴边,池塘里面的孩童就不见了。我揉了揉眼睛,确定它不见后撒丫子跑回家,几个小伙伴的生死我也没管了,当时都吓傻了。
    所幸几个同学都没事,然而有事的却是我,我回家之后刚开始没有什么症状,可是到了晚上我就想喝水,喝了一杯又一杯,不喝就难受,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去拿水,感觉喉咙就快冒烟。
    我在厨房弄的噼里啪啦,父母都揉着眼睛走出来说我大半夜不睡觉做贼呢?我无辜的看着他们,并说出我想喝水。
    母亲就非常奇怪的说:“你喝水就喝,用得着抱着水龙头吗?”
    还是父亲牛逼,仔细看了我几眼和蔼可亲的说:“浩儿,你今天去哪儿了?”
    我看着他那大灰狼骗小白兔的样子,扭扭捏捏的不敢说出今天去洗澡了,我可知道他的脾气,此刻的平静将是等会的狂风暴雨。
    我刚想说话,内心传来一种恶心的感觉,我“呕”的一声,还来不及去厕所便吐在了厨房的地板上。
    母亲惊叫两声:“怎么会有草!”
    接着我的喉咙传来火辣辣的疼,父亲见状赶紧把我背到医院,折腾到天亮,医生给出的答案是我身体健康,没有病。
    父亲张万福差点没把医院给砸了,我虚弱的站都站不起来,一个劲的喊:“水……我要水。”
    我发誓,这辈子我都没有像这次一样,喝了这么多水,几乎是没停过,小肚子被撑的圆圆的,仿佛就要爆炸。
    父亲郁闷的回到家,用语言威胁我,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说出实情。父母听后怦然大怒,我相信,如果不是因为我如今正生病,今天他们非要给我轮流来一遍爆炒“回锅肉”不可。
    母亲想到了两年前的道士,便带着厚礼去让他帮忙,道士看了两眼摇了摇头说:“这次还得你们自行去解决。”
    母亲对道士甚是恭敬,害怕得罪,于是拿出一千块钱说:“道长,只要您能救我们家浩儿一命,再多的钱我们也给。”
    我很明显的看到道士的一对眼睛闪烁着光芒,带着贪婪,他低着头略微思索,一本正经的说:“钱财如粪土,贫道救人,又何须要这些身外之物。”
    母亲闻言露出不知所措的眼神:“那,道长,这……这……您需要什么。”
    道长露出笑容,双手合十说:“但是施主所给钱财可拿来添作香火钱,贫道也会给贫困地区捐助,这也是施主积功德啊。”
    我发誓,七岁的我还打不赢他,如果可以,我恨不得一脚踢死他。双手合十不是佛门中人,和尚吗?还有,施主这个词语不也是和尚说的吗?你丫的一个道士做出和尚才有的动作说出和尚才会说的词语,这样真的好吗?
    最后这道士说,只需要我们一家三口去乡下化五谷杂粮,然后买些纸钱,香,蜡,去池塘祭拜一下。这池塘曾经淹死过一个小孩,他的父母从来没有祭拜过他,而他是冤鬼无法投胎,所以才想找个替身,或许是本大爷长得帅,其他小伙伴不找偏偏找我,其实我也是醉了。
    道士说,能不能让这冤鬼满意,就看我们化五谷杂粮多不多,烧的纸钱多不多,并且他还给我们一道符,让我们在烧完纸钱后就拿在手里向前走,不要回头,如果回头一切就前功尽弃。
    这“化”一字就是讨要,和尚化缘也是这个意思。
    我每每想到这个冤鬼居然如此爱财就苦笑,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果然还是没错,只要有钱,鬼也退避三舍。哦,不……是鬼也给三分薄面。
    我们一家三口走到乡下一家一家去化五谷杂粮,而我忍着喉咙的疼痛和想喝水的冲动,这道士也说了,我不能再喝水,如果继续喝水先不说会不会把肚子撑爆,继续喝还会让冤鬼怨气更重,虽然我也不知道有何依据,现在道士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能不听么。
    我们化了整整五公斤,装米的口袋满满一袋,又买了接近五百块钱的纸,香,烛。来到池塘后,就开始烧纸,父亲就把五谷杂粮往水里撒。而我则病殃殃的在一旁看着,母亲嘴里时不时说着:“你不要缠着我孩子了,这些钱你拿去用吧。你走吧……。”
    这些纸钱足足让我们烧了好几个小时,离开的时候父亲把我头给抱住,他害怕我忍不住回头。
    我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便老老实实的,一个多小时就回到了家。到家后就感觉特别困,最后迷迷糊糊睡着了,梦里好像看着一个孩童正露出稚气的笑容说着谢谢。
    等我醒来后已经是第三天,我竟然连续睡了两天,那个道士的确有道行,我的病好了,但是我却被父母训了三个小时,我一直小鸡啄米的点头,点头,我都麻木了,在最后两人说累了就走了,我也解脱了。
    父母二人在我醒后就带着我去向道士道谢,买着礼物,还塞了一个红包。道士嘴上说着不要这样,手上却一点也不含糊。父母生活了几十年,都清楚都是这方面的客套话,也就没有放在心上,我可就不一样了,七岁还小不懂事,就把道长的法器全部折断,把道馆里面弄的一塌糊涂。
    道士知道后脸都绿了,父母则把我狠狠的皮鞭了一顿,那可真是太“爽”了。父母用两万块钱,终于让这件事情摆平,而我也被父母取了一个绰号:小耗子!
    说我就像小耗子一样到处惹祸,如果不是他们,估计我早就死了。

    推荐阅读:我的师姐不是人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