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独宠小妾

古代言情

我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   不漂亮,没才艺,   嫁给了当今俊朗的御史大夫。   他看不起我没关系,   在平淡如水的日子里,我们相敬如宾,   而我却在不觉间疯狂爱上他。   可是有一天,她出现了,不仅美丽能干,   还是夫君的青梅竹马,   她不仅破坏我原本的生活,   还让我在一个个真相中被伤得体无完肤,   到最后,我垮了,连恨她的力气都没有。   然而在我绝望的时候……

 

推荐阅读:相公独宠小妾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太尉千金

    相公小妾太漂亮(沐鱼夕子)

    楔子

    “了结了自己吧。”

    泪眼迷蒙中,她递给我一把小刀,转身时,又加上一句,“是他的意思。”

    我看着这冰冷的刀面闪烁着金属的光泽,好像也给我苍白无血色的脸映上一层光彩,我凉薄一笑,他最后还是决定要我死。

    那一年夏天,我嫁给了他,那一年冬天,有人劝我离开他,可是我还是义无反顾地留在他身边,只为一个遥远的梦想。

    我原本是一个无欲无求、得过且过的大小姐,可是因为他,我做了许多事,只为博得他的注意,只想得到他的一句夸赞,可他从来看不起我,他说我是他今生唯一的败笔。

    可是现在,他要我死,因为三年后的此刻,我成了他心里唯一的软肋。

    他是一个很有才华的男人,嫁给他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怪只怪我年少懒惰骄横,终我一生都不曾配得上他。

    19岁以前,我还是一个养尊处优、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千金小姐,在爹爹的庇护下生活得很快乐,从不知道忧伤是什么;19岁以后,我生活在别人的屋檐下,学会了忍气吞声,甚至看人脸色过日子,而那个别人就是我的夫君,一个出类拔萃、在官场上谈笑风生却对我冷若冰霜的夫君。

    事情走到今天这一步是我最不想看到的,我倒宁愿他能像一年前那样,决然地将我赶出府,将我恨之入骨,不过我们之间最好的相处,还是停留在两年前,那时的我们相敬如宾,无爱无恨。

    他说:我不会休你,没有唐家,就不会有今日的我。

    他说:苡柔,不是我讨厌你,而是我爱不了你,你跟不上我的脚步。

    他说:我一点不怕你生气,如果我有需求,是不会压抑自己的。

    他说:不要傻兮兮的相信爱情。

    他说:原来我错看了你,官家小姐,永远有海一样的心机。

    他说:你给我滚,再也别让我见到你。

    他和我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牢牢记在心头,反正他也没和我说过许多的话,无论是好话还是坏话,抑或是狠话,那过去的一切,我们都找不回了,现在的他是恨我的,他给我一把匕首,要我自尽。

    我们同塌而眠的场景,是我们再也回不去的昨天。

    只是,我还不甘心,因为爱他,所以不甘心,他怎能这样无情地让我死去,让我一个人死在这冷冷的地上,我留给他最后的记忆是我挣扎着疯狂吼叫的模样,那样的我怎么可以成为他对我最后的印象?

    我不甘心,可是又能怎么样呢?

    水流叮咚,一片小池静静躺在园中,在水池的四周,假山上、岸边、池端、廊道都建有亭子,错落有致的亭子恰好又倒映在水池之中。

    太阳透过榆树的密密层层的叶子,把阳光的圆影照射在地上。

    我趴在倚玉轩二楼的栏杆上,轻摇纸扇。

    这座奢华的园林只是府中一角,放眼望去,看不到外面的长街行人,这里就是我家——太尉府。

    我叫唐苡柔,是这府上的二小姐,也是太尉大人最宠爱的女儿。

    我爹唐世轩自然就是当今临浠国的太尉大人了,皇上面前的红人,在朝廷德高望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我哥哥唐颂允是太子侍读,他生母是现今的二夫人,所以他是我的庶兄,据说他很爱读书,常常手不释卷。我还有一个妹妹,由三夫人所出,叫唐苡晴,她性子冷淡、内向寡言。

    至于大夫人就是我娘亲了,只是十年前娘一病不起,最终还是离开了我,所以爹对我就比唐颂允和唐苡晴更多了一份心,对我宠得有些过了头,我也爱在爹面前撒娇耍脾气,爹从不会真的生我气。

    但同时也培养了我的惰性,读书识字、女红针线、琴棋书画几乎没有一个是我精通的,爹也曾好几次吹胡子瞪眼地责我,但只要我一扑进他怀里,挠挠他的长胡子,他也就哭笑不得了只好作罢。

    正因为我“刁蛮任性”、“不学无术”的名声在外,及笄以来一直无人问津,我也一笑置之,可是我的贴身丫鬟觅儿却老叫着要把那个散播流言的人找出来,我一直笑她太小题大做了,何必计较这些,她总是撅嘴说我太善良。

    我只是觉得既然都传遍了,抓出来还有什么用呢,更何况抓出来少不得一番审问,我就是懒得再去审了。

    不过上门来给唐苡晴提亲的倒是不少,可是由于我这姐姐尚未出嫁,她的婚事也只好耽搁下来,不过她这人安静少言、与世无争的样子,并不生气还声称不着急,该尊重我。

    但每次谈到这事时,三夫人总是冷哼一声,然后看我的眼神流露出一阵怨毒来,我也就当做没看见不理她,反正有爹爹给我撑腰。

    为了报答爹对我的种种疼爱、忍让和包容,我倒是歪打正着地学得一样本领——做菜,每次爹上朝回来,一脸倦容时,我总是出乎意料地给他端上一盘新菜式,而且味道之鲜美,连府上厨子都要来向我讨教。

    唐颂允是个温润儒雅的公子,身上没有纨绔子弟的骄奢之气,虽酷爱读书却不沉闷,听说他在皇家书院和众皇子一起上学时,常常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过在我眼里,和唐苡晴也差不多,他们都不怎么和我说话,一般都是恭恭敬敬的,带着明显的疏离。

    但是我不生气,因为我是在高枝的凤凰,他们只是麻雀。

    偶尔我也会有不高兴的时候,我虽是府上嫡出的小姐,但是一个人高高在上了,也会寂寞,我常常听到、看到唐颂允和唐苡晴有说有笑地走在一起,或许是由于爹的偏爱,更让他们惺惺相惜,总之唐颂允对唐苡晴才有真正的兄妹之情,他对她的保护欲是显而易见的,每当我冲出去时,他总会下意识把唐苡晴护在身后。

    其实小时候我也有过和他们打成一片的时候,那时娘刚去世,爹一上朝便没人逗我了,下人们也会中规中矩地与我保持距离,所以我会找他们一起玩,可是每当爹一回来,我就迫不及待地甩开他们投进了爹的怀抱,把他们丢在一边。

    久而久之,他们就不愿意再和我亲近了,所以我们的感情就越来越淡,甚至有段时间形同陌路,但那时毕竟还太小,斤斤计较的倒显幼稚,现在长大了,见面会打个招呼,相敬如宾吧算是。

    就这样在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日子里一直过了十九年。

    想来韶光易逝,弹指一挥间,岁月还真的是蹉跎不起。

    推荐阅读:相公独宠小妾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