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男奇遇小冤家

都市言情

风流倜傥的潇洒男,却路遇到了刁蛮难缠的小冤家, 于是,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姻缘开始了…..

 

推荐阅读:潇洒男奇遇小冤家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偶然遇见大猩猩

    炙热的八月天,太阳公公在你的头上微微的笑。笑的让你头昏眼花,直想跑冷气房,你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真是够“看”的,没事干嘛选在这种日子缴交志愿卡。热的要死。”挤在这班沙丁鱼公交车里头,这已经是我第一百零八次的抱怨。“吼!市里公交车就是这样子烂啊!连冷气也舍不得多放一些。”又热又挤的空气,已经让我昏了头,讲话也愈来愈没有经过大脑。

    对了,我倒忘了先自我介绍,我叫上官绣文,是个可爱的女孩啊!今年刚满十八岁不久,我还有个弟弟,才初中一年级,我老妈呢,是个职业妇女,她总是嫌自己的命不够好,要不然怎么四十岁了还要像一头牛般的工作。这就要怪到我老爸身上了,我老爸现在闲闲没事做,失业在家坐。他总是说,人嘛,活的快乐就好,何必在意那么多呢啊!所以他倒也不急着找工作,看到这样,我老妈又忍不住说,当初是瞎了眼才会嫁给你老爸啊!

    听到这一句,我就知道该逃回房间了,不然到时候又会扫到台风尾。

    呀?我好像扯太多了言归正题,我现在正在往朝阳科技大学的路上,因为呢,我要去缴交我的四技联合分发的志愿卡啦。不然我也不会想在这时候出门,还挤这种又旧又破的烂公交车。待在冷气房里睡觉多好呀?

    想着想着,前头的公交车司机大声的说,“朝阳到了。”听的我是雀喜不已,终于到了,不用再挤沙丁鱼了。要不是前头还有一堆人,我早就冲下车了。

    才一下车,看到眼前的景象我忍不住又骂了一句,“我咧……“金卡”啊!”这算什么?竟然只送到门口?还要走上坡,我的天呀!早知道就叫闲闲在家没事做老爸载我了。懊悔不已我的还是得乖乖的用我那常被人笑是竹竿的两条腿走上去。虽然大家都说那是两条竹竿,不过我可不这么认为。它──只是瘦了一点。

    “呼,终于到了。”我喘着气,慢慢的踏上梯阶。沿路上看着呼嚣而过的机车,我就气的牙痒痒的。气我老妈说什么市里的车况不好,让我一个女孩子骑机车她不放心。气的我拿着包包就出门了,连早餐也忘了吃。等等缴完志愿卡,再约敏君出来逛逛好了。

    “嗯……有了。”进入会场后,我依着大会的指示,进入教室准备写我的志愿卡,我老妈说,叫我全部都给填上,反正我也没啥志向,全填就全填,上那就听天由命。“好了。”我满意的看着那张写着一堆校名跟代码的志愿卡。

    “小姐,我能不能跟你借笔呀?”我前脚才刚踏出门,马上就有人叫住我了。我一抬头,看到一个四十多岁,却有着一股贵气的妇人。

    “借笔?”干嘛跟我借笔?要填志愿还没带笔喔!

    “跟你借一下2B铅笔,我找了好久都找不到卖笔的,不然这样,我跟你买,你要卖多少?一百够吧?”说完话,那名妇人就拉开皮包的拉鍊准备拿钱。

    找不到卖笔的?你大眼睛喔!明明在前面门口的服务处就有满满的一大筒,还说没卖笔。买?有钱人了不起喔!有钱人就能压我们这些穷人吗?“这位太太……我……”我的话还没说完,又有一个穿休闲服的男士跑来在妇人的耳朵边说了几话话后就走了。

    “金卡”啊!般什么呀!”有钱了不起喔!一点礼貌都没有啊!莫名其妙嘛啊!“气死我了啊!”我狠狠的瞪着那两人离去的方向,才带着满身的怒气准备上楼缴志愿卡。

    顺着指示看版,我终于来到最终的目的地──缴卡区。真是有别于联考分发,只有一个人的冷清,不过也少了分发时的紧张气氛。我还记得第一次分发的时候,老妈跟老爸都没有教我,害我上了学校后,呆呆的不晓的往那去报到。而那个工作人员竟然还在跟旁边的两位漂亮大姐姐聊天,一点都没有把我这位可爱的女性放在眼里。不晓得害我闹了多少的笑话。

    “嘿,这次总不会再闹笑话了吧”我在心头偷偷的笑着。缴了卡之后,我正准备走出门口,想掏出手机呼叫我的好友,敏君出来陪我聊聊。

    “小姐,等等。”身后的办事人员叫住了我。

    我转过头去,只见那办事小姐一副“又来了”的表情看着我,“嗯?你叫我?”没事干嘛叫我?

    “对,就是叫你。这边是护一类,你是报名护二类的吧?”只见办事小姐把我的志愿卡给抽出来,“护二类在隔壁喔。”办事小姐好心的跟我说。

    我吐了吐舌头,拿回我的志愿卡,“喔,谢谢。”不会吧,我又做糗事了。伤心的我,低着头走到护一类的会场,也就是我应该去的地方。

    “哎啊!痛死我了。”低着头的我被前面的一头大猩猩也撞着了,痛的我跌坐在地上,眼冒星星的我,直盯着眼前的“大猩猩”。“喂,你走路不看路的吗?”虽然我也不该低着头走路,不过谁叫他今天撞的是本大小姐──我,他就活该。

    “喂,明明是你挡路的,俗话说好狗不挡路,我怎么知道你那么爱当狗呀。”大猩猩边拍拍屁股对着我说。

    “你啊!你竟然说我是狗啊!”士可杀不可辱,他这个动物园出来的猩猩竟然骂我是狗啊!“你才是动物园逃出来的红毛猩猩,我看你还是快点滚回去好了,不然我叫人来抓你。”气死我了,我那么可爱竟然不晓得要让我还骂我。正好,本小姐刚才的气,正愁没地方发泄。

    我话才一出口没多久,围观的人都笑了。是怎样,是我说的好笑还是他说的好笑?

    “你啊!”大猩猩气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手指着我。

    我恶狠狠的瞪着他的手指,幻想着那是一根鸡腿,我饿了。“我怎样?好女不跟恶男斗,更何况是头猩猩。闪边去,你的吨位挡到门口了,我看好狗不挡路的是你吧。”哈,将军啊!

    “别挡着我缴报名表啊!”不会真的绰号就叫大猩猩吧?哼,想跟我斗,再早生个一百年呗。

    “…”闻言,大猩猩还真的乖乖的闪到旁边去。不再挡着门口了。还真乖。

    “谢啦。”看在你那么听话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啦。

    “喂。”大猩猩叫住正要离去的我。

    我故作优雅的转过头去,“干嘛?”不会还没吵够还要来跟我吵吧?

    “你的卫生棉掉了。”

    我发现大猩猩说完这句话之后,附近的人都转过头来看我。

    “呀?”我拉开贴身的小包包,没有啊!再看看他脚边的卫生棉。不会吧…,谁来救救我。不行啊!打死我我都不能承认。“谁……谁说是我的。那才不是我的。”一说完话,我赶紧两步并做一步的跑下楼,速速离去这案发现场。

    这时候的太阳,照得让我晕眩神迷。好像在嘲笑我的蠢。

    “呼……累死了,害我都忘了去厕所。”我一手攃着汗一手边搧着风,热死人了。“厕所、厕所。”我边喊着边寻着那边儿有厕所,总不能再回去吧。

    “呀,有了,行政大楼。好凉呀,有冷气真好。”才一进门,我就感受到那凉凉的风吹来,真好。学校不错喔,冷气够强。我依着指示来到女厕门前,却看到女厕的门关了起来,用手一推。“不会吧!干嘛锁起来啦啊!”我又是一阵的衰嚎。“Today is not my day啊!不过没关系,山不转路转,没有女厕,我去男厕总行吧?”这时候应该没啥人,去男厕吧。

    我走到男厕所却止步了,因为……男厕在管理员服务台的对面啦……“不行,再不上的话,等下搭公交车我一定会忍不住。”没办法的我,只有硬着头皮进去。第一次进男厕的我,左顾右盼的,“原来男厕跟女厕也没什么不同,只不过多了个小便池嘛。”

    “你……啊!这里不是男生厕所吗?”一名戴眼镜的男子在进来后看到我,第一句话就是问我这里是不是男生厕所。

    “呃……是呀,因为女厕门锁着,所以……对不起。”早知道就随便找间厕所进去了,呜……丢脸丢大了。

    我马上“解决”完我的生理需求后,洗完手,头发也不整理了,夺门而出,因为我不想在男厕再遇到第二个“男人”。

    结果:“小姐,你怎么在这?”在门口的时候,我又遇到一位穿着绿衣的教官。Oh~No啊!

    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我努力的低着头说,“因为女厕的门锁着了。”话一句完,我头也不回的跑了。

    结束和敏君的快乐逛街时间,我又搭上了回家的末班公交车,准备回家挨骂。谁叫我半夜十一、二点了还在外头鬼混,而且手机还故意关机装假没电中,回家不被扒层皮掉才有鬼。

    可能这时候老妈已经坐在客厅,手拿着皮鞭在等我了吧。嗯,愈想就愈有可能。反正缩头是一刀,伸头也是一刀,只好见一招拆一招。

    “我回来了。”打开家门的同时,我小小声的说。

    “猪妹妹终于回来啦。”只见我弟双脚跨放在茶几上,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荧幕。

    我翻着白眼,心想着,又来了啊!“请你记住,我是你姐不是你妹,不要叫我妹妹叫的很高兴,本小姐就是比你早出生四年。还有呀,请多练练你的发音,是绣文妹妹不是猪妹妹。”我将今天的战利品放在地上,整个人累摊在沙发上。

    “妈呢?”奇怪,这时候老妈应该站在我的身后,然后像童话故事里头的坏心后母一样,开始数落你的不是。

    “回娘家了。”我弟,任立云见怪不怪的说。

    “喔。”又跑回娘家了?该不会又发生什么事了吧?“爸呢?”而这个罪魁祸首肯定是老爸。

    “在房间。”说完,我弟又转了电视频道。“今天下午三叔有来。”

    “喔喔,又来借钱呀?”三叔?八成又是来借钱的,难怪老妈又跑回去了。

    “不然你以为三叔是来还钱的吗?”我弟不悦的说,好像我问了个很白痴的问题。看了真想扁他,一点都没有尊重我这个姐姐。

    “哼!本小姐今天心情还不错,懒的跟你讲。我累了,睡觉去。”说完,我还打了个呵欠,没办法今天七早八早的就被老妈给挖起来。说到这个老妈唷,动不动就吵着要离婚,要不就是跑回娘家。改明天再叫老爸去接她回来算了。其实我极度的怀疑这是老爸跟老妈之间的一种互动方式。

    “也许老人家有老人家的享乐方式是我们这些年青人不了解的吧?”我倒在柔软的床铺这么想着。

    轻柔的床、安宁的环境……让累了一天的我,意识开始不清…

    “小姐,你……你的卫生棉掉了,还给你。还有呀……你的那个漏出来了。”大猩猩的脸红的比 他身上穿的红衣服还红。

    “呀?”我被动式的接下他手上的卫生棉,还没会意他的“那个”是指什么。

    “就是……你去厕所看就知道了。”大猩猩搔着他的平头对着我说。

    “喔……”不会是……我感觉到某个部位有种溼黏的感觉袭卷而来……引起我脑袋的警铃大响,火速的往厕所冲。

    “呀!啊!”看着裤子上的殷红,我放声大叫。脑袋开始想着……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又有多少人看到。

    “你是看见鬼了喔!三更半夜不要鬼叫啦,吵死人了。”只听见任立云在我房门口不高兴的骂到。

    “咦?”这不是我的房间吗?原来我睡着了。我吐着舌头,松了一口气,“呼,还好。”还好是在做梦。

    “呀──”我看着手上那黏淍的液体又再一次的惊声尖叫。难道是我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吗?可是为什么下午那个死红毛猩猩会跑到我的梦里头?我不可能喜欢上他那一型的啦啊!

    “算了、算了。”夜深了,我还是洗澡准备上床睡觉,顺便趁老妈还没回来把被单给洗了。不然又要被念了。

    “唉…”今天真的是衰到暴,希望等等洗澡能将一切的楣运通通的洗掉。

    推荐阅读:潇洒男奇遇小冤家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