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旧情人

都市言情

她有个忘不去,舍不掉的前男友,因为家族关系分手后却又扯上了邂逅,是是非非的爱情已经不是她能触碰的了。 但为什么一直说爱她的人,现在却又说:“我们分手吧。” 而最奇怪的是为什么连旧爱也插上一脚?搞得她分不清状况的失忆成杀手…… 这回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啊…… 而现在又有人对她说:“你要生,还是死?”可怕的死亡漫延在四周。 “死。”血腥的世界再次悄然来临。 扯上不可思议的命运时就必定会有这么一天,拥有宇宙力量的它,足以结束生命带来的死亡,世代守护的他们最终还是保不住的失去她……

 

推荐阅读:邂逅旧情人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遇见花美男

    邂逅撞上旧爱 (血粟)

    楔子

    天空还是一片湛蓝,颜色很浅。转眼间,天边出现了一道红霞,慢慢地在扩大它的范围,加强它的亮光。

    在医院的天台,有个女生站在那,遥望红霞,眼神中带着一抹悲伤。她轻抚着脖子上项链的戒指,嘴角轻扯出一抹笑靥。也不知是绝望,是悲伤,是幸福了。

    一抹白纱飘缕悬浮在她面前,是位异国美女。若隐若现的出现在天台的她,身上的白纱裙显得她更加的缥缈,“你真的确定了吗?”

    “嗯。”女生淡淡的回答,细数眼前飘过的樱花瓣儿。

    “即使要你命,你也要救他们?”白纱飘缕再次问她。

    “是。”女生没有犹豫,眼神中是那般的坚定。

    但白纱飘缕似乎并不希望她这么做,“你要知道,你救了他们,我将没有能力再救你了。”要明白她的能力有限,并不是无穷尽的。

    女生对她扬起了笑,在红霞中是那般的甜美,“我知道,谢谢你救了我那么多次,如果不是你,我也许不会有那么多的快乐,即使我会死,我也要救他们,因为这一切,他们都是为了我。如果没有他们,我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又有什么意思呢?”是啊,如果没有他们,我活在这个世上就没有意思了,所以,这一切都值得……

    太阳已经下山了,红霞依旧漫延在天际。

    女生最后一眼看着天空,随即闭上了眼,等待死亡的到来。

    白纱飘缕挥挥手,知道再多说也无益了。女生胸口的戒指散发出蓝色的光芒,蓝色的光芒围绕在女生四周,女生的双脚慢慢地离开了地面,浮在半空中。

    被紧锁的门被踢开,大喊,“不!”男生冲上前,拉住她的手,但他再怎么抵挡,女生还是从他手中飞走了。

    “不!求求你,别带走她!”

    蓝色的天幕上嵌着一轮金色灿烂的太阳,一片白云像碧海上的孤帆在晴空飘荡。

    许是因为今日天气太好,又恰逢假日,所以人流也就特别的多。而商业地带也就更多人了。各种小吃摆满了整条街,叫卖声,吆喝声冲刷着我的神经,直想打120求救送到急诊室。如果不是为了这两位好友,打死我也不出门。

    “寒,今天怎么不说话?”叶淑琪舔着手中的香草冰欺凌问道。哇,真好吃!她满足的闭上眼睛笑了笑。

    “没话说。”甜美的声音却冰冷得刺骨。

    叶淑琪,我的死党之一,天真可爱,没有一丝的心机,单纯到大家都不知道该说她单纯还是单‘蠢’了。嗜好除了画画还是画画,喔!对了,还有一个特别爱吃的东西,那就是冰欺凌了。尽管再美味再好吃的美食,只要一碰上冰欺凌这东西,其他的一切在她眼里都像粑粑般的难吃。

    我蓝颖寒,蓝氏家族三小姐。曾经是个活泼可爱,人见人爱的小女生。现在却是带上冷面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儿。浑身上下除了刺,还是刺,就像带刺的玫瑰。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也不会造成今日冷血得没有知觉般的我。

    “喔。”叶淑琪早就习惯了她的冷言冷语,也练就了一副刀枪不入之身了。但偏偏有人不喜欢她这语声语调,即使已经一年多了,还是令她怪刺骨的难受。

    “我们欠你几千万没还是吗?还是杀你全家,抢你男人了?一天到晚带着你那该死的冷面具,我是上辈子欠你的,这辈子来还债,才会该死的认识你这么一个混蛋!”仲艳茹,死党之二,从小一起长大的手帕交。一向有话直说,从不留人面子,错就是错,对就是对,没啥情面好说的她,却成了我难得的知己。

    “算了啦,艳茹。”叶淑琪出来打圆场,因为她实在不愿意看到两位好朋友吵架,即使某人不搭腔。

    半晌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sorry,下次会注意。”为了不再听见唐僧念经,我勉强的扯出一抹笑,但笑得是那么的悲伤,没有一丝丝的温度,就像只剩下一副躯壳失去了灵魂。

    “算你走运,今天饶过你。走吧!我们去吃KFC。”仲艳茹知道这已经是很好的了,即使那笑容是那么的悲伤,但总比她不哭不闹的像个芭比娃娃,好多了。毕竟,那件事真的伤的她太深了。

    KFC似乎永远都是那么多人,节假日更是小朋友们最爱到的地方之一。即使这些是大人们口中的垃圾食品,却还是很讨人们喜欢,从而使得节假日的KFC总是会找不到座位。

    三个女生伸长脖子寻找空位,说实在的,某人真想撒腿就跑。到了这里,众人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的看向她们,活像动物园中的稀有动物。

    “看,那儿有位。”终于见到一张没有人坐的座位了,是个靠玻璃窗的位置。

    “寒,你要吃什么?我们去买喔!”叶淑琪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冲上前去啦!她的汉堡、可乐、薯条、鸡翅……我来啦!

    “你喜欢就好了。”吃什么对我来说都没差。随便应了声,她们就向点餐区去了,留下我一个人。每当一个人的时候,我总会不自觉的建立起防护网,也许是从那时候养成的习惯。

    忽视众人的目光,我望向玻璃窗外的碧蓝天空,不知不觉中,我又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一个只有我的世界……

    眼神迷惘的看着天空,脑海里想的都是他。

    渐渐地,直到路人都没有感觉到她的存在一般,似乎她就只是一抹若有若无的灵魂,让人感受不到她的存在,就连靠近她的人都不自觉的感染起她的悲伤。

    另一头——

    “东,你真的要去那种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樱晨进皱起他那帅气的眉头,只要一想到那是个乡下,他的心里就不自觉的烦躁。

    “有何不可?空气清新,鸟语花香,很不错啊!”他优雅的迈着步子,宛若神话中的阿波罗,足以迷倒万千少女。

    “oh,no!拜托,谁会想去那种鬼地方啊,简直一乡下,我才不要去!”打死他也不会去的。

    “就是,就是,宇也不要去。”花泽宇最高手中拿着冰欺凌的手,婴儿脸般白皙的他显得格外的可爱。

    “我听上届的学长说,那里真的很不错,可以算得上是个世外桃源。而且还有一日之内点爆网址的蓝家三小姐在,你们真的不去吗?据我所知,‘德雾高校’是‘香之雾校’分校最多美女的校区。”凌哲东就不信他们转性了,连美女也不去泡,那他们今天还真是烧坏脑袋了。

    他们确实有些心动了,但爱闹的他们自然不忘糗他一下,“美女?我看是发霉的女生吧?不然……就长得像我们东少一样‘貌美如花’‘妖娆多姿’嘛!”樱晨进抬起食指抬高某人的下颚,调戏意味相当的重。

    听见这话,凌哲东顿时怒火中烧的大吼。“樱晨进,你找死!”挥开樱晨进的手,他凌哲东最忌的便是他人拿他这张脸做文章,一个连女人也要惭愧的脸蛋。若今日他追不到他,凌哲东三个字倒过来写!

    “来啊,来啊!只要你有本事追上我。”who怕who,反正他也不是吃素的!樱晨进相当有胆识的向他扮鬼脸。挑衅他,是他樱晨进这辈子的乐趣。

    “樱晨进,你的皮给我绷紧点!”别给他抓到,不然一定打得他满地找牙,他发誓!

    樱晨进傲慢的嗤笑道。“放心,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因为他们的出现,已经闹得整个KFC人仰马翻的了,再加上他们是时常出现在杂志上的名人,想不认识他们都难。

    凌哲东,全球企业排行前十之一的少东,四大继承人之一。现今四大企业分别是花泽氏企业,L企业,樱企业,西律企业名列前茅。在四大继承人之中,凌哲东是阿波罗的化身,同时也是脾气最火爆之人,最恨别人提及的便是他那俊美的脸,美而不失男人的英俊的脸蛋。

    樱晨进,少女杀手,举手投足足以迷倒上至八十岁的老奶奶,下至刚出生的女娃娃。是在女人堆里最吃香的一个,几乎没有人能逃过的手掌心,花名远播已经不能形容他了,简直一采花贼是也!

    花泽宇,18岁的他,却拥有人人羡慕的娃娃脸。有着天才的高智商,既可爱又帅气,嘴角总是挂着抹像向日葵般的笑靥,照亮大家的心灵。正所谓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啊!

    律筵枫,是唯一一个与他们不相同的男生。温文尔雅,始终给人一种如沐清风的感觉。举手投足之间尽是优雅的贵族范,是众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只可惜,他心里一直之装着的是在他记忆里六岁的小女孩。

    身为四大继承人的他们,历代忠于一个使命,而这个使命只会一直延续到找到那个东西。即使他们死了,也要一代一代的相传,守护它和它的主人。

    经过一番打斗,樱晨进也无心再玩这个游戏了,举手投降,“东,不玩了,不玩了,我认输。”

    “不玩了?你想想就好了!”既然开始了,那就别怪他了!凌哲东怒气凶凶地走向他。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就是他报仇的日子了,他绝对绝对会对他很‘好’的!

    樱晨进咽了咽口水,糟糕,玩大了!溜!

    只可惜,他并没有发现已经无路可退了,不小心绊倒在女生身上,也浑然没发觉。

    相反,我对这突然的体重压在身上感到十分的难受,手臂也被压痛了。我死瞪着压在我身上正爽的人的后脑勺,巴不得好烧出一个洞,看看他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东少爷,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您小人不记大人过吧!您看您长得那么的美若天仙,怎么会和我这般见识,您说是吧?”樱晨进讨好的说,还附带电眼。毕竟他还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才不屑去做。但,调侃他,是他人生乐趣是也!

    “姓樱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咬牙切齿地挥手相向。

    我再也忍不住了!“先生,请你给我站、起、来!”

    “刷——”樱晨进火速地跳离危险地带,瞪大眼睛看着刚刚坐在美人怀的她。

    我轻柔被压痛的手臂,早在心里问候他十八代祖宗了。该死的!真痛!冷眸瞪上肇事者。

    没等我开始数落,就被粗鲁的从座位上拉起,手臂再次被人粗鲁的抓红了一圈。真是一点儿也不懂得怜香惜玉,啧!

    “你是谁?!”没有道歉,没有不好意思,相反的还是无礼的命令!使我十分的不悦!

    “你父母没教你怎么道歉的吗?没学的话,向左转有个游乐场,那群小朋友可以教你怎么说!”

    “你是谁?!”凌哲东再次问道,看着女生那张漂亮的脸,是怒是恨我已经分不清了,在他眼中,我甚至看到淡淡的忧伤。

    “你猜。”我冷笑的哼哼。

    面对于又是一个不怕死的挑衅,凌哲东更加的怒了。扯过我的手腕,险些撞上他的胸膛,“我在问你,你是谁?!别再让我问第四遍!”从来没有人敢无视他的话,她是第一个!

    “放。”淡淡的口吻听不出女生想干嘛。

    正在蓄势待发之际,等餐的律筵枫也赶来了。看见双方都在缠绕,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女孩子。“东,放手。”欲拉开凌哲东紧握住我手腕的手,律筵枫一抬头,对上了那双眼眸,“初儿……”

    我皱起眉头,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天神经病医院没关好门吗?怎么神经病都出门来凑热闹了是不是?

    “放。”无视那男生,我再次冷冷地吐出这个字,没有第三次的提醒了。

    “老头给了多少钱派你来。”凌哲东看着这张相似的脸,显然很生气。

    为了避免某人真的恼羞成怒的动手打女人,尤其还是那么漂亮的女人,所以不得不缓解一下气氛。“小姐,你怎么……”话未完,樱晨进愣了愣眼前的局面。

    “啵——”我没有等他说完,就随手拿起桌子上的冷咖啡泼在某人英俊的脸上。

    本来已经够喧哗的KFC,现在更加的喧闹了。看到这一幕大家都不由得抽了一口气,其他三人更是一颗心提在嗓子眼,她、死、定、了!

    “该死的!”甩开我的手,用手擦拭一脸的咖啡。

    凌哲东红着眼握着拳头,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此时的心情,只知道他气得想将眼前的女生掐死,以解他心头之恨!

    可偏偏有人还不知死活的挑衅,“怎么?咖啡不好喝吗?”

    “女人,你可以再嚣张些!”凌哲东努力压制自己别冲动的在公共场合打女人,不然明天第一个上头条的人一定会是他。即使现在也已经上头条了,但最少不会多个‘L企业少东在公共场合打女人’来的好些。现在,只希望某人别再惹怒他,不然……后果自负!

    “怎么?你很生气?难道真的是因为咖啡不好喝吗?”冷傲地挑起他的下颚,观看那张俊脸,不由得在心里PS:啧!真是个妖孽。

    一触即发,竟然敢嘲讽他的脸!那就别怪他了!

    我自然知道这无疑是在伤口上撒盐,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嘴角有抹若隐若现的冷笑。在那一道光的亮出,又不知为何收了回去,若无其事的坐回座位,只有冷淡的伤溢在脸上。

    “寒,发生什么事了?”仲艳茹大老远便看到这里围着很多看戏的群众,检查了下女生,发现她并没有事才放下心。下一秒,她回过头,“哇噻!帅哥耶!”眼里冒着爱心。

    此人——色女是也。仲艳茹没想到今天吃个KFC还能让她撞到帅哥,只可惜有个成了落汤鸡。不过没关系啦!这个落汤鸡即使这样还是很帅的呢!拍些照片放上网上去,今天一定攒翻了!哇哈哈……

    多年的好友自然知道她犯花痴、好色、爱财(不义之财她不攒,非她自己攒的钱,她不花。)现在她在打什么鬼主意,我用脚指头都能算出。想当年,真该感谢某人令我‘一炮而红’,在网上大肆照片,闹得沸沸扬扬的。

    夺过两位花痴小姐手中的实物,大摇大摆的吃了起来,根本忘了还身处在危险之地。

    仲艳茹卑躬屈膝的站在帅哥身旁,讨好的笑着说。“帅哥,介不介意签个名?”最好多签点,好让我卖钱!双眼泛着¥。

    “of course!(当然)”樱晨进接过她手中的笔和本子,刚刚险些以为他的魅力大减呢!帅气的签了个名字,某人又开始大拍马屁,讨得男生拢不上嘴。随后,仲艳茹又光明正大的拍了些照片。不由得在心里想:攒翻了,攒翻了!放在网上一定会大卖的。哦呵呵……

    面对于她的行为,可真是气煞了一旁的粉丝。

    半晌后,“宇,换个poss。”仲艳茹拍照嚣张到某座冰山面前。

    “仲艳茹。”冰冷的声音似乎并没有打消某人的热情,又因为某位凶神恶煞的视线,更惹得我不悦。一抹妖艳美丽的笑溢在脸上,这是某人发怒的征兆。

    仲艳茹不自觉的感到周围的气氛似乎低了好几度,咽了咽口水,意识到后,干笑的回过头看着我。“你可以再嚣张些没关系。”看似无害,其实足以吓死人。

    “呵呵……寒。”仲艳茹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顺便扯扯另外一个还在后知后觉的女生。

    “干嘛了啦?”挥挥手示意她别吵。因为她正在画四位帅哥的漫画,没空搭理她。

    “叶淑琪。”听到自己的名字,叶淑琪停下手中的画笔,以画画为专业的她,一看到漂亮养眼的人事物,都会不由得拿出随身携带的工具画下来。

    似乎大家都忘记了一个人,那就是凌哲东。

    “你们!”个个玩的玩,画的画,失神的失神,敢情都当他是死的啊?!

    “呃……东……”花泽宇停下玩游戏的举动。

    凌哲东正打算开骂,但,某人的余光看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以极快的神速从后面离开了。

    “寒,你去……”未等两位女生说完,她已经离开了KFC了。仲艳茹反射性的转头望向门外。看到那抹身影,眼神顿时暗淡了下来,低语呢喃,“原来,是因为他……”

    尽管她的声音再小,他们还是听见了。不约而同的将视线转到刚刚推门而进的男生身上。

    一对有说有笑的情侣相拥而入,浑然没有发现刚刚为了躲他们而离开的女生。

    不自觉的他们也感染上了女生的感伤,这是他们理不清的头绪。

    他和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推荐阅读:邂逅旧情人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