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生活

总裁豪门

十年之前,时薄两家二人定下婚约,五年过后薄家低迷时家违背承诺辞退婚事。如今十年已过,时家破败、父亲去世、后母奚落、男友背叛还有巨额欠款压得时晓希险些崩溃。他说:十年之约已到,我娶你可好。她点头同意,原本以为忘掉曾经过幸福的生活,可却又踏入深渊。

 

推荐阅读:幸福的生活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家族破灭
    “爸,爸!你别抛弃我,求你了别抛下我一个人!”诺大的病房之内,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床上披着的白布更显得沧桑无力。
    时晓希跪在床前,已经哭的红肿的眼睑紧紧看着床上毫无声息的父亲。
    “爸!你醒醒,你昨天还跟我说话呢!你醒醒,别抛弃我一人可好,别抛下我!”
    医生上前拉了她一把:“时小姐,时先生是心梗突发送来时已经晚了,您节哀顺变。”
    “不,爸他不会抛弃我一人的,你骗人!”时晓希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感觉主心骨被抽了出来,身体麻痹一般,整个人浑浑噩噩。
    康倩见她发疯一般狠狠将她抓住医生的手甩向一边:“时晓希,你犯什么神经!你爸的死又不是医生的过错,你朝他吼什么。”
    “时睿明死那是他的命,恨只恨我当初怎么瞎了眼找了他这个短命鬼!他死了我跟思思怎么办,谁去养活我们娘俩。”
    康倩是时晓希的后母,她的生母在生她时就难产而死。康倩之所以嫁给时睿明不过也只是贪图他的钱财而已,如今时睿明已死,康倩也是有气没处发,将心里的憋屈通通撒在时晓希的身上。
    时晓希被她推倒在地,猩红的眼神直射过来:“爸才不是短命鬼!我爸的死难道你一点都不难过吗!你跟了我爸十几年你与他之间竟没有半点情分吗?”
    “哼!难过?”时思思走过来,嘴角挂满了讽刺,居高临下的开口:“别以为我平日里在爸面前叫你几声姐姐你就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货色!你不过是一个孽种,凭什么从小到大受尽爸的宠爱?凭什么你就可以出国留学而我只能留在国内?”
    康倩拉过时思思,冷声道:“时晓希,如今时睿明死了,既然他生前这么宠爱你,那你才是她的女儿,他欠的债就由你偿还吧!”
    说罢,直接跨过她向外走去。
    时晓希怎么也无法接受康倩如此绝情,竟然头也不回的走了,冷漠到好像时睿明与她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康倩,你与我爸在一起,根本就没有一点感情,只是为了爸的钱,你好狠心!”
    走廊传来的,除了脚步声别无其他。
    病房之内,只剩下了时晓希一人,单薄的身影显得孤寂万分。
    许久,她扶上自己父亲的脸庞,清泪像是止不住一般,只是其中多了几分笃定:“爸,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就这么走了。那些恶人我定会让他们给你一个交代!”
    薄氏集团当中,薄华御坐在总裁的位子上,手指轻摇香槟,看着夜晚的A市,满城风云近入他眼中。
    “总裁,时氏公司倒了,时氏股盘狂跌,时睿明下午二时突然心梗去世了,留下五千万外债。”戎城翻阅着手中的资料,敬畏的念道。
    杯中的香槟停止晃动,薄华御嘴角勾起冷漠的笑意:“时氏?可是当年辞我薄氏婚约的时家?”
    戎城见到他嘴角的那一抹笑意,心中一凉连忙点头。他跟在薄华御身边已有五年,别看他虽年纪轻轻可为人处事老成毒辣。这么多年的相处让他不得不对眼前之人臣服,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当年在我薄家低迷之时时家弃我而去,本想晚些动手但没想到时氏这么快就倒了。也罢,算是了却了我心中的一块疙瘩。”
    “总裁,时家当年若是知道如今薄家在A市当中的势力定会后悔当初。”戎城也知道当年时睿明辞退婚事,不禁为薄华御抱不平。
    薄华御伸手翻阅文案,皱了皱眉:“明天詹馨琳又约我谈生意事了?”
    看到他皱起的眉头戎城也知道詹馨琳的心思,她怕是还不甘心。
    “对,詹小姐约您明日下午八点在柔海酒店与您商议城南地皮的项目。”
    “晚上八点?”薄华御讽刺一笑:“她可真是费尽心机也要爬上我的床!”
    “时晓……”洁白的病床内,孟正豪刚进门就见到跪在病床前已经昏睡过去的时晓希。见她这么憔悴,他心中不由一疼。
    时晓希听到动静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眼前熟悉的身影让她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抱住孟正豪,整个身体全靠他支撑住。
    “晓希,别哭别哭。”孟正豪搂住她,眼中闪过一丝复杂,轻声哄道。
    看着毫无声息的时睿明,他心里多了一丝叹息:“晓希,这是怎么回事?前些时间时伯伯不都还好好的吗,这不过几日没见怎么会……”
    时晓希慢慢平静下来,见到所爱之人心中多了些温暖。
    她虚弱的伸出手,堵在他的嘴上,十分牵强的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摇了摇头沙哑道:“正豪,我好累,你让我睡一会行吗?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你一个人了,你不会离开我对吗?”
    孟正豪眸中多了一丝惊慌,扶在时晓希背上的手僵硬的停住了,不过片刻他连忙反应过来。
    “傻晓希,我是不会离开你的,放心好了。我已经派人找了块风水好的墓地,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你看你这么憔悴也要多休息休息。节哀顺变,别把自己的身体熬坏了,时伯伯九泉之下若是看到你这个样子一定会生气的。”
    他的话语之中带着丝丝颤音,可时晓希如今没有心思注意这些。
    她心中一暖,紧紧怀抱:“有你真好。”
    感到怀中一重,累极了的时晓希已经昏睡过去。看着她的睡颜,孟正豪心中万分纠结,脑海闪烁出时思思的面庞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晓希,别怪我背叛你,我需要对时思思负责。
    次日,有着孟正豪的照顾,时晓希的精神平稳了一些。一身黑衣的她站立在墓前,脸色显得更加苍白她牵强一笑。
    “爸,女儿不会让您就这么走了,那些伤害您的人女儿一定会让她们一个一个付出代价,定让您九泉之下瞑目。”语气中透着坚定,眼眸万分犀利。
    天空乌沉沉的飘下了点点细雨,老天都在哭泣一般。
    整理好一切,时晓希最后送别父亲,眼泪已经留干,干涩的眼中猩红一片。
    孟正豪虽然有对不起时晓希的地方,可他毕竟与她有两年感情,但始终不忍将事情说破。
    时思思瞪着面前的一男一女,毒辣的眼神仿佛要把二人瞪穿一样,长长的指甲刺在肉里。
    康倩暗中对她摇头道:“思思,现在还不能操之过急。孟家也是名门望族,你嫁进去定会荣华富贵。既然孟正豪答应你日后会对那臭丫头说出事实,你也不要惹他不快,做好你贤淑懂事的样子就好。”
    时思思撅了撅嘴,尽管心里十分不快,但她也不敢明面上做什么手脚。
    “时小姐,你好,我是莫律师。这是时先生生前的诉讼单,他之前欠有外债五千万,这外债所属人是您时小姐的。”律师交给她一份文件,紧接着开口:“另外一份是时先生生前的遗书,上面内容则是时家剩余的全部产业留给他的妻子一人。”
    看着手中这白纸黑字标明的明明白白,时晓希讽刺的勾唇,看向一旁的康倩母女冷声道:“康女士,你真的是好手段啊!”
    时晓希知道这其中绝对有蹊跷,父亲是心梗猝死又哪有时间来写这遗书,这分明就是康倩母女二人伪造的!
    “啪!”康倩怎么会承认,一手狠狠拍在桌子上,横眉冷对指着时晓希:“时晓希,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一直把你当中自己的亲生女儿来看待,你这是想把我逼上绝路吗?”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都是一家人何必闹得这么僵。”孟正豪怕二人真吵起来连忙劝阻。
    康倩的嘴脸只让时晓希更加恶心,她冷笑道:“康倩啊康倩,你可真是设的一手好计策,不过一句话就把我时家挖空了,我可真是佩服你。”时晓希说完转头离开,不愿再与她多说一句。
    一直以来时晓希就知道康倩是个什么人,以前她不过是觉得康倩有自己的孩子排挤她倒也无可厚非,自己就当没看见就是。
    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对父亲也是如此心狠,让人心凉。
    孟正豪本想追过去,却被时思思拉住。
    “正豪,妈妈平日对姐姐这么好,可姐姐……”时思思装作痛心的样子,忽闪的眼睛已被泪水布满,好一副让人怜悯的样子。
    见此,孟正豪连忙轻声安慰她:“思思,晓希她可能只是刚经历过丧父,这债务对她也是打击,也是一时冲动才说出口的,思思别哭了。”
    见到门外已经走远了的时晓希,时思思在暗处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意,柔柔的开口:“正豪,你最好了。”
    天依旧灰蒙蒙的一片,时晓希一人独坐在公园当中的长椅上,孟正豪没有追出来让她心里稍微有些失落,但这比不了丧父之痛。
    眼前熟悉的场景让她不由回忆起小时候自己与父亲在这里玩耍的场景,幼时的她总是十分调皮,跟个男孩子一样,经常惹爸爸不开心。
    可爸爸从来没有打过她,眼中的慈爱让她这一辈子都忘不了。

    推荐阅读:幸福的生活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