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妻成瘾

都市言情

 

原以为是一场绝对蜜恋,她义无反顾嫁入豪门。没想到深陷复仇的漩涡,结婚就是想要将她推进坟墓,她所谓的丈夫亲手将她送上了另一个男人的床,只为了得到另外一个女人。她背负着小三的骂名,含泪签下了离婚协议,没想到本以为是一夜欢情的男人,对她说“你睡了我,你要对我负责

推荐阅读:戏妻成瘾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滚床单

    “我在台下,他身后是不断闪烁的镁光灯,耀眼夺目,第一次我就为他深邃的五官紧凑了呼吸。”
    “我一生最愉悦的片刻都浓缩在他进入我的瞬间,我渴望听到他说爱我。”
    “道德,理性,我都不想要了,我只愿在你身边,屈润泽。”
    水流潺潺的岸边,男人怒不可遏的声音响起。
    他拿着一个女式手机,咬牙切齿念着记事本上的内容。
    杜悦双手反剪绑在身后,安静地聆听。
    她跟屈润泽暗涌的矛盾,通过他情妇每一篇爱的宣言渐浮水面。
    男人用手狠狠地把她的头压下去,她鼻尖微凉,接着是令人窒息的水流充盈脸上。
    她奋力挣扎,男人手劲一松,空气很快重回肺部,人却因受力踉跄倒地。
    “你聋了吗?没听到我女人写给你老公的情书?”
    男人面目狰狞,在微弱的路灯下泛着青光。
    杜悦左脸一疼,砸到她脸上的手机滚落在脚边。
    她低头,手机翻到了屏保页,是一张合影。
    背景是酒店昏暗的灯光,面容清丽柔媚的女人靠在男人怀中,微翘的眉目笑成一弯新月。两人十指紧扣,男人看她的眸中尽是宠溺,她裸露的颈脖上是深浅不一的吻痕,香艳撩人。
    她眸光一闪,复又湮没在深沉之中。
    “你他妈说话啊,你老公把我女人拐上床。”男人粗声粗气道。
    “你女人难道不是乐在其中?”杜悦轻吐几个字。
    男人一愣,被她堵得接不上话。
    “如果你是来找我讨说法的,是不是有点可笑?你女人以秘书职位之便爬上我老公的床,按理说,我也是受害人。当然,如果你是想来寻找慰藉的,不好意思,我没时间。”
    “你!”男人不可置信:“别装了,你难道一点也不介意?”
    杜悦瞧了这个被怒火包围的男人一眼:“屈润泽的花边新闻每天都占据镇南市头版,我介意地过来吗?我倒是想提醒你,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是无法容忍别人对他的挑衅,何况你绑了他老婆。你有胆子打他的脸,就要做好承受报复的准备。”
    她说得随意,却唬地那男人出了一身汗。
    男人刚要开口,袋子里手机铃声大作,在墨黑的夜色中格外刺耳。
    他接通视频通话,一间破旧的仓库内,中年女人的哭声蓦地传来。
    “小波,妈好害怕啊,你快过来救我……我不想死啊……”
    小波顿时方寸大乱:“你们干什么,快放了我妈妈!”
    “你把我老婆绑走了,我自然也得请你妈过来做做客,来而不往非礼也,你说是不,小波?”
    浑厚的声音悠悠传来,与中年女人的哭喊声交织在一起,却出奇地清晰,甚至悦耳。
    小波双眼流露出惊恐的光芒:“屈润泽,你怎么敢这么对我!”
    画面中,屈润泽线型完美的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修长的拇指顶住下巴,惬意地吐了口烟雾,低垂的眸子掩藏了其中的光芒,由内而生的高贵和冷酷却从举止投足间倾泻而出。
    “小波,你是不是在为那个女人出头,她不值得,你快让他们放了我……”
    “小波,听说你妈妈有心脏病,你说,她要是受到持续的惊吓,又没能得到及时的治疗,结果会怎样?”
    屈润泽没有温度的深眸轻抬,时间仿若静止在这一刻。
    小波一个不稳跌坐在地,青白涌上双颊。
    屈润泽掐灭手中的烟,唇角笑意不减,深邃眼眸凌厉非常。
    “你最好确保我老婆毫发无损,否则……等着回家尽孝。”
    “屈润泽,你他妈的根本不是人,十足的疯子!”
    但电话已断,手机里是空洞的忙音。
    小波颤抖地解开杜悦手上的绳子,连滚带爬离开那里。
    杜悦望着他远走的身影,转身朝河岸出口走去,将身躯融入黑暗之中。
    杜悦对河岸四周并不熟悉,从空无一人的街道判断出应该是位于郊外,她在马路上走了接近半个小时,一辆车都没有。
    黑夜裹着浓雾袭来,空气中细密的水汽打湿地面。
    她拢了拢已经撕破的外套,在听到车轮摩擦地面声音的同时,人朝马路横跨一步,张大五指提醒来人停车。
    “吱嘎……”
    刺耳的刹车声破空而来,杜悦神色寡淡,仿佛此刻距离汽车只有十来公分的人不是她。
    她飞快钻进车里,将一张红色毛爷爷放在车架上:“你好,麻烦送我去宜家别苑。”
    司机看都没看那张红币一眼,而是转头看向她,车内灯光微弱,他的面目笼罩在阴影中模糊不清,唯有眸子黑亮如玛瑙。
    “这样拦车,很危险。”
    杜悦牵强的扯了扯嘴角:“我现在不是安然无恙?”
    司机骨节分明的食指在方向盘上轻点,眉头一蹙:“我是说,你的冒失行为会将我推向危险的境地。”
    “我知道现在很晚。”杜悦淡淡开口,又从钱包里掏出两张红币:“这些钱,足够绕镇南市跑一圈了,现在,能开车了吗?”
    “你似乎觉得,随便上了陌生男人的车很无所谓。”
    杜悦秀美微皱:“既然这样,刚刚你为什么要停车?”
    她打开车门,眼看着就要下去。
    一只横来的手臂拦住她的去路,车门重新关上,隔绝外面冰凉的空气。
    “你对我似乎有些误会。”男人的嗓音低沉,带着浅浅的笑意。
    车子飞驰在道路上。
    “谢谢。”许久,杜悦干巴巴的声音响起。
    “不用。”男人扬了扬下巴:“麻烦将那个放进我钱包。”说着指了指杜悦放在车架上的红币。
    杜悦指尖一颤,心有不甘,但终究还是照做。
    男人看破她的心思,浅笑:“这些支付油钱和清洁费,你不亏。”
    杜悦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才发现她身下的座椅上是一滩水渍,不断有水滴沿着她发丝滑落。
    “或许吧。”
    男人打量她几眼,头发乱糟糟的,上面还沾着两根水草:“你怎么……”
    杜悦一怔,借着后视镜看着自己的脸,再往下是被绳子勒红渗血的手腕,右手大拇指指甲也被撇断。
    她沉默,用这种安静的凝视作为回答。
    男人掀了掀眼皮:“储物格里有毛巾和碘酒。”
    “不用。”
    男人看穿她的疲惫,片刻后说:“累了先睡会儿,反正还远。”
    杜悦就真的抬手遮住双眼,呼吸放浅。
    “你总是将信任赋予陌生男人?”男人淡笑。
    “是我没什么可失去的。”
    说着,杜悦歪脖子靠在车座上,双手冰凉地拢在衣袖中,缓慢地,收紧。
    夜幕下降,窗外是淅沥沥的雨丝,门口响起有节奏的敲门声。
    她丢下电视遥控去开门,玄关处,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棱角分明的脸若隐若现,朝向屋内的那一半线条清晰俊朗,眉目却笼罩在雨幕中,模糊不清,让人感觉像是在做一场远久的梦。
    她站在门边,脸上是来不及掩饰的惊讶。
    他没有打伞,驼色外套上有雨点的痕迹,脚上沾染了不少泥泞。
    两人静默,门外的世界灰蒙蒙,黑夜悄然按压而下,雨下得很大,打在窗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望着他被纱布严实包裹的右手,她轻声问道:“你都想清楚了吗?”
    “嗯。”屈润泽点头应承。
    他蓦地朝她靠近,左手抵在门框上,挺拔的身躯将她整个人笼罩起来。
    “杜悦,我要娶你,家人、过去,都不是你能够选择的,这一切与你无关。”
    “小姐,到宜家别苑了。”
    男人的声音将她从梦中揪起。
    杜悦坐正,瞪大眼睛看向前方,片刻之后打开车门下去:“谢谢。”
    耳边传来年轻男女的欢笑声,不远处霓虹灯下有情侣在拥吻,城市的夜晚格外热闹。
    杜悦下意识地环抱住自己的两条胳膊,寒风打在脸上生疼,连呼吸都带着股白气。
    头顶上巨大的电影海报提醒了她,今天是二月十四号,情人集体出没的日子。
    “讨厌,你不是说可以在网上订票的吗,怎么满员了?”
    “我是下单了,可是卡里余额不足没法支付。本来想直接到这里买的,没想到电影院会这么多人,要不我们换个地方试试?”
    旁边,一对男女正在吵架。
    杜悦脚步一顿,折回身子,从口袋中掏出两张电影票,走到他们面前,递过去。
    面前突然出现的电影票,和气质温婉的女人,让一对小男女有些反应不过来。
    杜悦说:“我用不上了,拿着吧,祝你们节日快乐。”
    男生愉悦地笑着,微微不好意思:“你没跟男朋友约会吗?”
    杜悦淡淡一笑:“他现在很忙。”
    说着,不等他们回应,她已经转身,朝宜家别苑走去。
    车内男子的黑眸追随着杜悦的身影,直到其消失在小区门口,他挂挡,收回若有所思的目光。
    手机在储物格里发出“嗡嗡”的震动声。
    男人打开内视灯,将手伸向储物柜,却发现车座上多了个东西。
    一张工作证。
    “我说三哥,三爷,三爷爷,你就发发善心,把车还给我吧!”
    他挑眉,听着电话那端传来幽怨的声音,视线却不离那张工作证。

    推荐阅读:戏妻成瘾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