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无声

都市言情

 

小飞住在啊雪的对面。 啊雪生活在一个不愉快的家庭, 父亲嗜赌, 父母经常吵架, 她常常跑出来哭, 而这时, 五岁的小飞常常蹲在啊雪旁边, 要么默默的看着, 要么轻轻的说, 你别哭了, 直到有一天, 他拿着一根棒棒糖, 递给了啊雪, 她笑起来很美, 弯弯的眼睛, 微..

 

推荐阅读:雪落无声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卷 小小的我, 总是仰望着别人的童年 第一章 夕阳, 吊扇

    1998年, 没有电脑, 没有电视, 没有手机, 我叫阿雪, 我是说我的世界里, 每天在眼前晃动的, 是那把看似十分有历史感的吊扇, 还有夕阳般色调的吊灯。

    小时候, 我最常做的一件事情, 就是双手抱着膝盖, 坐在地上, 看着那束暗黄的灯光, 和总是调到最低档, 缓慢地摇晃的吊扇, 听着, 他们每天无休止的争吵他们总是想用自己最大的声音盖过别人的声音, 以此来获得胜利, 无法用这个方法获得胜利, 他们就开始扔东西, 值钱的东西不敢扔, 因为鞋子不好弄破, 所以, 常常成为他们使用的 “利器”。

    看到这些, 常常让我想起那些为了争霸武林而使出各方独门秘诀的高手, 穿着长袍, 手持长剑, 女方梳着长辫, 男方梳着我们今天所说的 “丸子头”, 还装饰一条长长的灰色的像丝带似的带子, 显得特别的俊朗潇洒。 可是, 配上我父亲憔悴的脸, 顶多也只能算得上是历尽沧桑。

    “看招。” 男方迈开双腿, 把长长的裙摆拨到脚的一边, 长剑上举, 伸出两指, 摆好一副舞剑的姿势。

    “来, 谁怕谁。” 女方不甘示弱的和男方摆出同样的阵型。

    之后, 就是一阵狂风劈打着树林, 一片片树叶随风而下, 也分不出个你死我活。

    他们的目光是如此的坚定而充满怨气, 而坐在一旁的我, 却成了受伤的对象。 突然, 一只鞋飞到了我眼前, 我拨开他们扔过来的鞋子, 又捡了回来, 扔了回去, 立马被劈成两半。

    看着他们无休止的 “过招”, 渐渐的, 让我的思绪回到了过去。 从前, 他们跟现在, 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模样, 那时我们的家, 还是这个家, 风扇还是这把风扇, 吊灯还是这把吊灯, 灯光还是这种灯光, 但那时的灯光让我感到的是温馨和温暖, 那时他们比现在年轻, 妈妈总是会绑一条麻花辫, 放在一边的肩膀上, 每天勤恳的早早就做好早餐, 鸡蛋, 牛奶, 什么都有, 在我看来, 是十分丰富的, 至少, 我还常常为了一顿美味的早餐从床上努力的爬了起来, 当然, 还有每天按时按点的午餐, 而父亲不能回来的日子, 母亲还有准备好一个饭盒, 走20分钟, 送到父亲的办公处, 那时, 在我眼里, 他们是恩爱和互相扶持, 而我, 是生活在温室里的花朵。

    也许, 生活会让一个人改变, 也许只是暂时的或者是永久的忘记了他们曾经有过的样子, 毕竟生活不是一首诗就能填饱的日子, 没过多久, 父亲失业了, 丝情画意的日子被房租, 米饭所替代, 以往感觉窗外清凉舒适的风也变得寒冷。 母亲出去找了一份工资不高的工作, 由于家里没人照料, 很快就辞了, 父亲辞职后就经常在家里画画, 他尝试着在外面买画, 可是无人问津, 从那时开始, 他们就慢慢演变成了今天的样子。

    而我, 却讨厌这个坚固的可以遮风挡雨却充满战役的家, 在他们的眼神里, 看不到一丝我那么渴望的爱和关怀, 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 而这时, 我就会快步地冲出了房子, 坐在那块, 我熟悉的, 已被我坐的光滑的石头上, 大哭起来。

    而这时, 我总是会又偷偷的看着那些传来嘻嘻哈哈, 欢天笑语的孩子们, 然后, 我又会哭的更大声。

    小敏, 是我从小的 “闺蜜”, 我们从小长大, 常常到我们家玩, 可是, 现在她从来没有来过我们家, 生活不是一首诗, 但也是一个微笑可以填满的, 起码是你的心灵。

    “啊雪, 你怎么又坐在这里, 你爸妈又吵架了吗?”

    “嗯”

    “啊雪, 你别哭了, 我爸妈要带我走了。”

    “走?” 我努力的擦干眼泪, 看着她, “你要去哪里?”

    “去美国。”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也不知道。”

    “啊雪, 我会想你的。” 啊敏蹲了下来, 抱着我。

    我却哭的更大声了。

    “阿敏, 你能给我留点什么吗? 我怕我再见到你, 也认不得你了。”

    “你看我胖嘟嘟的, 这里还有一颗痣, 你会记不得我吗?” 小敏指着她脸颊的一颗模糊的我都快看不清的痣。

    “我总感觉你的那颗痣, 一擦就会没了, 万一我长大了近视呢?”

    “那我把它描黑了再回来见你。”

    我捂着嘴笑了笑, 有时候她在我心里, 是一个幽默又搞怪的胖妞。

    “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 我们画一个记号吧, 如果你回来了, 记得告诉我, 那如果你忘记了, 或者没有了我的联系方式, 你就在手上画一个实心, 那我如果看到, 我就知道是你了。”

    “好啊, 那你一直都会住在这里吗?”

    “我想会的。” 我笑了笑。

    “阿雪, 我们玩飞行棋吧。”

    “好啊, 我们刚开始也是玩飞行棋认识的。”

    “对啊, 你还记得那个黑黑瘦瘦的男孩吗, 他输了还抵赖, 还哭了。”

    “最近好像没看到他了, 好像搬走了。”

    “还有那个肥肥的, 记得吗, 她每次的骰子都好大, 我们总是输给她, 她也太厉害了。”

    “哦, 对, 好像有什么特异功能似的。” 我笑了笑。

    “对笑死我了”

    “我们两个人, 每人选两个颜色吧?”

    “好啊, 我们抽吧, 怎么样。”

    “好啊, 哈哈, 我抽到了蓝和红。”

    “那我就要黄和绿吧, 猜拳头看谁先开始吧”

    “哈哈, 你每次都出拳头, 这次又是我赢了。” 我笑了笑。

    “忘记了, 再来过, 再来过”

    “不能抵赖啊, 下一盘再猜, 这一盘我先, 哈哈”

    就这样, 过了几天, 我的唯一的闺蜜离开我了, 虽然我们有很多的回忆, 虽然我多么的舍不得。 我站在门外向她挥了挥手, 她穿着黑着的衣服, 扎着马尾, 牵着她父母的手, 慢慢的走远了

    啊敏走了, 总感觉身边像是少了什么东西, 满满的都是回忆, 想起我们一起在鱼塘边捉鱼, 拿着一条吃完的长条冰棍塑料袋子, 抓水里面的小蝌蚪, 有时把冰棍袋要在嘴里, 不小心还喝了一口, 之后, 总感觉自己身体里是不是长虫子了。 我们还到林子里摘石榴, 玩棋子, 想着想着, 之前的我是多么的幸福, 以至于看到有一个人像啊敏, 也想过去打招呼。

    “我能加入你们吗?” 我看到不远处有几个人在玩跳皮筋, 我兴致勃勃地跑了过去。

    “我们正好够人了, 要不你再找个人吧, 我们要双数的。”

    “哦。” 我又灰溜溜的走了。

    “我们一起玩吧。” 旁边, 一群人在玩捉迷藏。

    “下次吧, 我们已经开始了。”

    慢慢的, 我习惯坐在一旁看着他们嘻嘻哈哈的玩耍, 偶尔想起啊敏, 享受夏天偶尔吹来的丝丝凉风, 去隔壁家偷看电视

    “啊雪, 又来看电视了。”

    我一脸惭愧的把头缩了回去。

    “来, 进来看吧。”

    有我当时最喜欢看的武侠剧, 我壮着胆子, 走了进去。

    旁边一个小孩, 一边吃着西瓜一边用仇恶的眼神看着我。

    “现在各派言和, 武林从此一片祥和。” 我的眼光马上被电视吸引。

    小男孩拿起了第二块西瓜, 继续用仇恶的眼神, 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阿姨, 谢谢, 我先回去了。” 离开时, 还不忘还小男孩一个丑陋的嘴脸。

    我失望的在路上走着, 避开了疾驰的单车, 避开了一条凶恶的黑狗, 还有行人匆匆的脚步。

    在回家的路上, 我看了看趴在地上玩弹玻璃球的, 看了看因为跳绳没踩准绳子, 在地上打滚耍赖的, 在池塘边用勺子捞鱼的, 在树上摘果实的, 我一边走, 一边看着, 享受着一路上的欢天笑语。 经过一家, 看见一小孩在乖巧的帮母亲洗米做饭的, 还有的在夕阳的照射下写着作业的, 心想, “这些小朋友们多乖啊我每天回家, 就是吃母亲准备好的菜, 端好的饭, 没有洗过菜, 也没有端过碗”

    回到家里, 母亲正在厨房忙碌的打点着, 父亲正在绞尽脑汁的作着画, “其实生活, 不总是一个样子的, 只要你尝试去改变。” 我走进了厨房, 抬起脚拿了电饭锅。

    “嘿, 你小心点。”

    “妈, 煮多少饭。”

    “你会吗, 别捣乱了。”

    “我帮你摘菜吧。”

    “你不会, 这么想做, 就把这些瓜给洗了吧。”

    我把瓜拿了起来, 拿着盆子在水龙头接了些水, 端着旁边, 认真的洗着。

    “叫你爸吃饭, 叫他起码要半个钟。” 母亲不满的看了看父亲。

    “爸, 吃饭了。” 我大声的叫着。

    爸没有理我, 我继续帮妈洗着菜, 透过门缝, 看见他们正在嘻嘻哈哈的玩着游戏, 我笑了笑, 继续洗着菜。

    原来, 别人的童年在感染着我, 在孤独的仰望着别人的童年的同时, 缝隙中的阳光也能温暖我。

    推荐阅读:雪落无声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