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霸主的绝代夫人

古代言情

空山寂寂,清清冷冷。
偶尔一声鸟鸣掠过,使山谷显得更加幽静。
一般人漫步于此,估计都舍不得开口说话吧,怕扰了这一方清净。
月蕾蕾生活在这样一个山谷里,与世隔绝的生活让还未到及笄年龄的她出落得异常水灵。

 

推荐阅读:一方霸主的绝代夫人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月蕾蕾出谷

    空山寂寂,清清冷冷。
    偶尔一声鸟鸣掠过,使山谷显得更加幽静。
    一般人漫步于此,估计都舍不得开口说话吧,怕扰了这一方清净。
    月蕾蕾生活在这样一个山谷里,与世隔绝的生活让还未到及笄年龄的她出落得异常水灵。
    天真无邪,不染纤尘,宛若芙蓉出水,让人感觉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月蕾蕾从小生活在山谷里,除了爹娘和艳娘师傅和她训训话,都找不到一个陪她聊天嬉戏打打闹闹的小伙伴。
    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艳娘教她配药的时候。
    在月蕾蕾心目中,艳娘师傅应是这世上最厉害的人了。
    师傅修长的五指轻捻药材,三下两下,几种药几经配比,就可轻易?救小动物的一条生命。简直出神入化,华佗在世!
    然而,月蕾蕾最怕的,同时也是艳娘师傅。
    因为艳娘师傅除了可以救人于无形,也可以杀人于无形。
    “是毒,或是药,就在你一念之间。”
    这是艳娘师傅时常和月蕾蕾说的一句话。
    每次,月蕾蕾都眨着无辜的双眼,嗯嗯啊啊的和师傅打马虎眼,表示徒儿知道了,到底听进去多少,只有月蕾蕾自己知道了。
    转念想来,毒啊药的,总归都是会有伤害的。一不留神,也许这片空荡荡的山谷,就又少一个生命了,那她月蕾蕾,岂不是更孤单了吗,她才不要呢。
    她还是喜欢热热闹闹的。
    “师傅师傅!”
    “又怎么了?”艳娘师傅扶额,这是月蕾蕾今早第一百零一遍唤她了。
    “没事,我就喊喊师傅,看看师傅离徒儿多远。”
    月蕾蕾一遍捣鼓眼前的药材,一遍头也不抬得回话。
    艳娘师傅无奈笑笑,她也知道月蕾蕾不是在恶作剧,只是,人烟稀少,在这样一片山谷待久了,总归会寂寞的。
    何况,月蕾蕾还这么小呢。
    月蕾蕾长这么大,从未离开过这片山谷。除了偶尔听爹娘和艳娘师傅说过一座叫青城的地方。
    青城,乃是这个朝代最为繁荣昌盛的地方。
    除此之外,月蕾蕾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
    “相公,这样真的好吗?”
    一个面容皎好,虽上了年纪,却依然风韵犹存的夫人轻启唇齿,微微皱眉,饶是担心的开口说道。
    “该面对,总归要面对。”
    一袭青色长衫的男子缓缓开口,看似波澜不惊的外表,内心却早已波涛汹涌,那毕竟是他的亲生女儿,掌上明珠啊!
    “夫人,大人说的是,躲多久也不是个头了啊。”开口的正是艳娘师傅,“月蕾蕾再过一个月,就到束发的年纪了,况且,是时候让她历练历练了。”
    以后的路还很长,经年之后,月蕾蕾需要自己保护自己,若是不可能永远将她护于羽翼之下,就让她早日学会飞翔吧。
    月夫人双手紧握丝帕,终于还是含泪点了头。
    “月蕾蕾。”
    月蕾蕾在很远的地方就听见爹娘唤她的声音了,她就是不答应,闲庭信步得慢悠悠晃过去。
    “爹爹,娘亲,唤月蕾蕾什么事呀?”
    月氏夫妇还没开口说话,月蕾蕾就冲双亲撒起了娇,抱着娘亲蹭来蹭去的。
    月夫人心头一热,眼泪又涌上了眼帘。
    艳娘见状,玄即拉开月蕾蕾,她怕夫人一个冲动,就改变了主意。
    “月蕾蕾,爹爹有话和你说。”
    月蕾蕾眨着大眼睛望着爹爹娘亲和师傅,好像真的有很重要的事啊。
    “嗯。”月蕾蕾懂事得点点头,表示会认真听的。
    “你还记得爹爹和你说过的青城吗,青城的城主唤作莫焰,你和他,有着一纸婚约。还有一个月,你便到束发之年,从明天起,你就要出发离开山谷,去寻找莫焰,并与他成亲。”
    月蕾蕾一瞬不瞬地听完爹爹的话,懵懵懂懂地听了个大概。
    爹爹是说,要我出谷吗?
    月蕾蕾很快就消化了爹爹的话,并且抓住了话语的重点,出谷寻人!
    月蕾蕾异常兴奋,从小到大,她还没有离开过山谷呢,外面的一切都是那么有吸引力。善良的月蕾蕾从未想过,这世上还会有危险这种东西存在。
    临行前一晚,娘亲拉着月蕾蕾的手,在房里和月蕾蕾说了好久的话,也叮嘱了月蕾蕾好多。月蕾蕾明白娘亲是担心她,舍不得她。
    第二天一早,月蕾蕾拿着自己月蕾蕾的包裹和娘亲给她的一包银子,欢快地上路了。
    “夫人放心,月蕾蕾用毒和用药的功夫已经学的八九不离十了,保护自己应该不成问题。”艳娘宽慰着月夫人。
    月蕾蕾哼着歌一蹦一跳得前进,回头望望,发现娘亲还在看着她,月蕾蕾伸手使劲挥了挥,让娘亲爹爹和艳娘师傅放心。
    虽然对外面世界充满了好奇,但是月蕾蕾还是很舍不得爹娘他们。她知道,爹爹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重整心情,月蕾蕾女豪杰般地踏上了寻夫之路,义无反顾地不再回头。
    幽静的山谷还是依旧幽静,只是越往外走,月蕾蕾发现,原本和她亲近的小动物越来越警惕,她要花好长时间才能引来一只胆子稍大点的动物到她跟前。
    在以往,不用她逗弄,便会有好多动物围绕着她。
    难道,这就是谷内和谷外的区别吗?
    月蕾蕾微微皱眉。心里也莫名地警惕起来。
    一路畅通无阻。
    主要也是因为,一路上,月蕾蕾也没有碰见什么人,晚上露宿的时候,月蕾蕾也是找可以栖息的树叉,防止野兽袭击,爬到树上休息的。
    这天,晴空万里,月蕾蕾终于碰见了其他人了。
    初闻人声,月蕾蕾还激动了一会儿,可是再细一听,月蕾蕾就发现哪里不对劲,并不是欢快的语调,倒像小动物收到自己自己惊吓的声音。
    月蕾蕾立刻动身,寻着声音方向,快步走去。
    月蕾蕾隐身于一处荒草之后,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帮男子在欺负一个弱小女子。
    那帮男子,一行三个人,个个身强体壮的,月蕾蕾看着那女子被逼到一处,一群人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算什么英雄好汉,月蕾蕾心头那个气恼,可惜自己也是容易被欺负的女子,爹爹告诫自己,遇事不慌,不可莽撞。
    该如何是好呢!
    月蕾蕾灵机一动,啊!艳娘师傅曾教过自己配过一种药,凡沾染上的人三个时辰之内皆不可动弹。且并不伤及其性命。
    现在正好,自己蛮力抵不过他们一行三人,见义不勇为,本小姐智取不行吗?
    月蕾蕾自己在心里先?瑟了一会儿,眼看那女子无助要崩溃了,月蕾蕾看准机会,二话不说,一个漂亮的前滚翻,准确无误地将药粉撒向眼前的三人。
    “啊!”只听四声惨叫,三个壮汉齐齐倒地。
    还有一声惨叫,是眼前的小女子发出的。
    “他们倒地了,你叫什么?”月蕾蕾睁大了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她。
    “我,我,我……我叫小红。”结巴了半天,终于说出了一句话。
    “是你救了我吗?”
    估计小红惊魂未定,看着地上的三个人傻傻的问月蕾蕾。
    “嗯,你没事吧?”
    原来,小红家境贫寒,上有爹爹娘亲下有弟弟妹妹,爹爹嗜堵成性,输了好多钱,为了还债,爹爹把小红抵押给了那群无赖。
    小红说道此处,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
    月蕾蕾手忙脚乱地安慰着小红,想起自己离家已经有些时日,心里难免对小红更怜惜了,何况自己还有宠着她的娘亲和爹爹,小红比自己凄惨多了。
    “小姐,小姐,求你收下我吧,我可以当您丫鬟照顾你,让我做牛做马都行!”
    小红看月蕾蕾穿着打扮都不凡,相貌堂堂,何况身手不错,自己现在也无依无靠的了,怎样都比饿死山林好呀,况且,她愿意衷心做眼前这位救命恩人的丫鬟。
    月蕾蕾看着小红楚楚可怜的样子,再细想小红的身世,倘若不跟着自己,再遇到那帮坏人怎么办呢,于是心底一软,大手一挥,便同意小红跟着自己了。
    只是月蕾蕾有条件,不许小红拿自己当丫鬟。
    小红兴奋地一把抓过月蕾蕾的包裹,连声说好,生怕月蕾蕾反悔似的。
    “我们快走吧,要不了多少时辰,他们就醒了。”月蕾蕾出声提醒到。
    小红一个激灵,“好,那我们快走。”路过他们身旁,小红还愤愤地一人给他们一脚,“让你们欺负我。”
    月蕾蕾看着小红轻笑出声
    看来以后的路途,不会那么孤单了。
    接下来的路途显得特别欢快。月蕾蕾原本就是不谙世事,入世未深的小姑娘,小红也是年龄相仿的小姑娘,加上小红生性活泼,两个人一路上有说有笑的也是很快乐。
    “小姐,你渴吗,我去给你拿水。”
    “小姐,你饿吗,我去给你拿吃的。”
    小姐小姐小姐……
    月蕾蕾脑袋快大了,虽然小红表面答应的好好的说可以不拿自己当丫鬟,可是她所做的事没有一件不是说自己不是丫鬟的。

    推荐阅读:一方霸主的绝代夫人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