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花魁和将军的故事

古代言情

 

两京锁钥无双地;万里长城第一关。 十年前,她被他所救,她却不知道他的姓名与身份,只是记住了那双眼和那张脸。 十年后,两人再次相遇,她终于知晓了他的名字与他的身份,却是那般的高不可及。 他要修永平、界岭十二关,也要建立榆关,一路的艰辛坎坷,又有谁人知晓? 为了十年前的救命之恩,她倾尽所有去报答他,就算是成为他一世名将的垫脚石也无怨无悔,可她算尽了一切,却惟独没有算到他也爱着她。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一句山盟海誓成就了山海关,却最终成就不了他与她。 苍茫大地一剑尽挽破,何处繁华洛笙歌?

 

推荐阅读:一个花魁和将军的故事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尘封十年心

    冷面将军俏花魁(孤星邀月)

    楔子

    元朝末年,灾荒不断,赋役沉重,广大民众在死亡线上挣扎。

    各地农民不满大元的统治,纷纷起义,风起云涌。

    公元1351年,白莲教首领韩山童、刘福建在颍州发动起义,并推韩山童为明王;同年八月,彭莹玉、徐寿辉在蕲水起义;起义军用红巾裹头,故称红巾军;公元1352年,郭子兴和孙德崖在濠州起义。

    朱元璋在皇觉寺收到儿时伙伴汤和的信,信中邀请朱元璋参加郭子兴的义军,朱元璋放下钵盂,投奔郭子兴加入义军,并拜郭子兴为义父!

    朱元璋入伍之后,作战勇猛,而且机制灵活,粗通文墨,很快得到郭子兴的赏识,郭子兴将他视作心腹知己,更将养女马氏嫁于朱元璋,同时郭子兴将朱元璋的名字改名为朱元璋,字国瑞;弃用从前的名字朱重八!

    公元1353年,朱元璋回乡募兵,少年时的伙伴徐达、周德兴、郭英等人听说朱元璋做了红巾军的头目,纷纷前来投效,短短时间便拥有募兵七百多人,这年冬天,朱元璋挑选了心腹徐达、汤和等二十四人离开濠州,南略定远;途中,朱元璋招抚张家堡驴牌寨民兵三千人,后又招抚了豁鼻子秦把头的八百人,统率着这支队伍,一路向东进发,乘夜攻破定远横涧山元军大营,元军大帅投降,朱元璋挑选了精壮汉人二万编入了自己的队伍,病南下滁州。

    南下滁州途中,定远名人李善长到军门求见,两人一见如故,李善长以汉高祖刘邦为例劝说朱元璋;只要效法刘邦知人善任,不乱杀人,很快便可平定天下,朱元璋便留李善长做了幕府,随后朱元璋便带着自己的队伍,南征北战,开始了成就千秋霸业的道路!

    公元1356年,朱元璋攻破集庆,该集庆为应天府,将应天府作为了根据地,随后北征陈友谅、南伐张士诚,经过数年征战,最终一统天下!

    公元1368年,朱元璋于应天府称帝,国号大明,年号洪武!

    建国初年,各地仍有反军势力,北边更有大元残部势力,朱元璋一边要派兵清除国内各部反军,同时还要派兵镇守北边边关,又是经过数年的战争,天下基本太平下来。

    朱元璋知道边塞设防的重要性,洪武十二年,朱元璋派徐达与军师刘伯温到京城以北边塞之地围城设防。

    徐达、刘伯温二人领了旨,带着人马,即日启程,很快就到了边塞;第二天,两人骑马登高瞭望,寻找筑城的地方;说到筑城,徐达只会交兵征战、冲锋陷阵,而刘伯温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学问渊博;徐达站在高出一看,连说:“好地方,好战场!”刘伯温却一声不发。

    第三天,两人又骑马来到这里,徐达又连声说:“好地方,难得的好地方啊!”刘伯温还是一声不哼。

    第四日,两人骑马又来到这里,徐达又连连说:“好战场啊,好战场!”刘伯温还是不哼一声,徐达终于忍不住问道:“军师,我两领旨来此围城设防,一连三日,你一言不发,到底为什么?”

    “为了大明江山,也为了你。”刘伯温终于开口。

    “为我?”徐达不解。

    刘伯温用马鞭指了指前方说:“元帅,你看!北边燕山连绵,南面渤海漫天,在此筑起雄关,真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徐达点了点头,随后又问道:“军师觉得何人能够担此重任?”

    刘伯温沉吟片刻,缓缓说道:“你的副将李忆山!”

    大明十四年春。

    应天府已是穿暖花开,而远在北边的永平府却是春寒料峭,南边与北边的差异甚是明显。永平府城内,街道上行人稀少,甚显冷清。

    一顶轿子由四名轿夫抬着缓缓前行,不知道是要去往哪里,也不知道轿子中是什么样的人物,街道上的行人被这顶轿子所吸引,纷纷侧目,猜想着轿子中的人是谁?

    轿子依然缓缓前行,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轿子终于停在了一处院落的大门口,四人将轿子缓缓放下,为首一人轻声对轿子里的人说道:“舒姑娘,天香楼到了!”

    “辛苦各位了!”一道柔美的女子声音浅浅响起,虽然看不到女子的容貌,但这道声音听在人的耳里,却已让人沉醉,声音是那般的柔美,就像是一汪清泉,涤荡在心灵之间。

    站在一侧的轿夫立即伸手将轿帘掀开,接着便见一道浅蓝色的身影缓缓从轿子中走了出来,只见这名女子一袭浅蓝色长裙,外面披着一层白纱,腰间缀着紫色流苏,正随风微微飘荡,只见这名女子容貌生的极美,长长的柳叶细眉,一双明亮的眼睛宛若天上的星辰,似水的眸子带着浅浅笑意,樱桃小唇不点而朱,两腮擦了一点胭脂,衬得容颜更加的艳丽,一头乌黑长发简单的挽了一个飞仙髻,上面插着一支紫色的簪子,簪子末端镶着一只金色的蝴蝶,蝴蝶的做工非常的精巧,翅膀竟在微微的颤动,放佛随时都会飞走一般!

    这名女子走出轿子,对四人微微一笑,随即便转身向大门里面走去,大门前面有两名护院,看到这名女子走了过来,当下便含笑打着招呼:“舒姑娘,你回来了啊!”

    “嗯!”姓舒的女子轻声应答。

    莲步轻移,缓缓踏进了大门,四名轿夫见姓舒的女子走进了大门,抬头看了大门门楣之上的匾额,只见上面:天香楼,三个大字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耀眼的光芒;随即四人便抬起空荡的轿子原路返回。

    天香楼是永平府最大的女肆,在永平府颇有名气,尤其是随着近两年天香楼头牌花魁舒芷水的登台,更引得无数的王孙贵族,花心才子前往天香楼,想要目睹舒芷水的风采。

    姓舒的女子刚走进前院,一名身穿绿色衣裙的貌美女子走了过来,看到姓舒的女子,眼睛一亮,随即便小跑到姓舒的女子面前,伸手拉住了姓舒的女子的手,喜道:“芷水姐姐,你终于回来了,我可想死你了!”

    舒芷水微微一笑,说道:“紫琳,只不过才一日不见,你就这般想我了?”

    紫琳嘻嘻笑道:“可不是嘛,人家不是说一日不见,犹如隔了三秋的嘛,芷水姐姐,你昨晚去了孙员外府上,怎么没回来?白姨好担心你的呢!”

    舒芷水俏脸之上浮上一丝尴尬,说道:“昨夜他们一个劲的劝我喝酒,没办法拒绝,就多喝了两杯,谁知竟然喝醉了,便在孙府住了一晚上,醒来的时候,孙员外才差人将我送回来的!”

    紫琳手中握着舒芷水的手,看了一眼舒芷水,略作神秘的说道:“芷水姐姐,永平府要出大事了。”

    听到紫琳的话,舒芷水神色微微一惊,疑惑的问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紫琳看了看四周,随即说道:“走吧,到你房间去说!”

    舒芷水点了点头,倒想知道紫琳所说的大事究竟是什么事情。

    两人进了大厅,径直的沿着楼梯走上了二楼,走到走廊最尽头,舒芷水伸手推开了左手边的房门,两人走进了房间,舒芷水又缓缓将房门关上。

    缓步走到房间的圆木桌边,坐了下去,说道:“好了,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了,永平府要出什么大事了?”

    紫琳坐到舒芷水的对面,说道:“今天早上听齐公子说,魏国公派将军李忆山来永平府,前往燕山修筑永平、界岭二关。”

    闻言,舒芷水神色微微一怔:“这等军国大事,岂是随口乱说的?你又怎知那齐公子不是在说假话?”

    紫琳撇了撇嘴,说道:“齐公子有亲戚在应天府做官呢,这消息应该不会有假的,反正顶多十日,也就知道真与假了!”

    舒芷水不再说话,只是怔怔的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芷水姐姐,你说李将军会是个什么样的呢?”紫琳见舒芷水没有说话,随即又开口问道。

    舒芷水回过神来,答道:“我没看到过,又怎知李将军生的什么模样?你这么热心李将军的事情,莫非紫琳你很仰慕李将军?”

    紫琳吐了吐舌头,说道:“芷水姐姐,你说李将军会不会生的一脸横肉,五大三粗那样的?”

    “哧!”舒芷水忍不住笑了起来,随即说道:“你这是从说书先生那里听来的吧?”

    紫琳见舒芷水笑了起来,当下也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说道:“可不是嘛!每次说书先生都说XX将军一脸横肉,浓眉大眼……所以现在一说到某位将军,在我的印象中就是一脸横肉,浓眉大眼,说不定李忆山李将军真是那般模样也说不定呢!”

    舒芷水止住心中的笑意,说道:“好了,不要乱猜了,要是被李将军知道你在背后这么说他,肯定饶不了你,李将军跟随魏国公徐达徐将军南征北战,大小战役数百次,立下军功无数,而据说李将军还不到三十岁,倒想见识一下这位传说中的将军!”

    紫琳听到舒芷水的话,眼睛瞅着舒芷水,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芷水姐姐,你刚还说我呢,莫非你很仰慕李将军?”

    舒芷水闻言,神色微微一怔,随即摇了摇头,幽幽的说道:“紫琳,你我姐妹五年了,难道你还不知晓我的心思?”

    紫琳伸手握住舒芷水的手,缓缓说道:“芷水姐姐,都十年了,你还对他念念不忘吗?都这么久了,都一直没有那人的消息,更不知道那人叫什么,或许早已经……”紫琳看到舒芷水神色之间带了一丝忧伤,便将后面的话生生止住。

    舒芷水的眼中浮起一丝温柔,缓缓说道:“即便如紫琳你所说那般,我的心里也只会有他一人而已,十年前,正是他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那一双眸子,那一张脸,就算是穷尽一生,我再也忘不了……”

    紫琳怔怔的看着舒芷水,心中有很多问题想要问舒芷水,可是看到舒芷水黛眉微蹙,紫琳又将好奇心收回心间。

    十年之前,舒芷水到底发生过什么?为何十年间会对一个男子念念不忘?而那时候她只有六岁,虽然现在身为天香楼的头牌花魁,但是她的心却早已为那个男子而尘封。

    那该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

    推荐阅读:一个花魁和将军的故事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