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缘难逃

恐怖悬疑

 

被拐来的白虎女被汉子们虐死当晚,村里的狗狂吠了一整夜……。

 

推荐阅读:阴缘难逃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被拐来的白虎女

    所谓白虎女就是指的是身上甚至是下面没毛的女人,传说中这样的女人是不详的,一开始我还认为是封建迷信,直到后来的一件事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那一年我在外地上大学,大伯突然打电话来通知我堂哥的喜事,让我回去参加,我再也不想回到那个地方,但是毕竟是堂哥喜事,一辈子也就一次,我还是赶了回去。

    我们村子在大山里,偏得很,好多女人都跟着城里的汉子跑了,剩下了很多打光棍的汉子,堂哥就是其中之一,而且堂哥早年外出打工摔断了腿,人称王瘸子,家里又穷,村子里那些歪瓜裂枣的女人都看不上他,咋突然就结婚了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回到家里之后,回去的那天堂哥笑嘻嘻的迎接我,我并没有看到我那所谓的嫂子,直到堂哥把我带到了一个小黑屋,我一看就傻眼了!

    只见柴房的破草堆上躺着一个女人,也就是二十来岁的样子,样貌很是俊俏,衣着穿得是城市女子的时髦衣服,身子也是前凸后翘所谓,但是嘴巴被白布堵着,身子被白布绑得紧紧!

    堂哥看着眼前的yóu物,眼睛冒光,之咽口水,色色地问我说,咋样?你着嫂子不错吧!

    我疑惑地看着那个俊俏的女人,只见她双目含泪,楚楚可怜的看着我,似乎在向着我求救一样!

    我立刻把堂哥拽出来了问他咋回事儿,堂哥说这个女人是他从人贩子上买来了,花了好多钱。

    我立刻告诉堂哥他这样做是犯法的,可是堂哥不以为然的说,啥犯法不犯法的,等着老子弄了她,让她怀了老子的种,生米煮成了熟饭,她还不是乖乖地跟了老子!

    我继续劝说,但是堂哥瞪了我一眼,说没门儿!这个女人是我攒了好几年的钱买来了!

    大伯和大娘也山里人对这件事情也不以为意,这让我为难起来,作为一个文化人,我难道眼睁睁的要看着小丽被堂哥糟蹋了?!

    记得那天堂哥去镇上张罗办喜事的东西,让我盯紧了那柴房里的女人,怕她跑了,碍于情面,我只能答应了。

    到柴房里一看,那个小丽衣衫不整的躺在柴房里,衣服被撕得破烂,露出了大片的雪白的肌肤 ,她掩着几乎完全袒露的胸口,瑟缩在角落里,水汪汪得大眼睛胆怯地看着我,看到我眼睛里的不忍之后,她爬到我跟前拽着我的裤脚一个劲儿地求救,说她是大学生,出来逛街的时候被人弄晕,醒来就在这里了,要我帮她报警。

    我心里还是过意不去,于是就让她假装先屈服,我给她留下了一把小剪刀,让她藏起来等有机会自己割断绳子,再逃跑吧!

    小丽的脸都哭花了,一个劲儿地对我千恩万谢。

    堂哥回来之后我就离开了柴房,当天晚上小丽果然逃了出去,但是不幸的是,被村子里多嘴的婆子们发现了,当即就告诉堂哥!

    当天晚上小丽就被堂哥揪着头发拖回了院子里,堂哥大骂着,你个臭娘们!她妈的居然敢逃跑!

    说着堂哥一把扯掉了小丽身上的衣服,抽出腰间的皮带狠狠抽打起来!

    小丽的身子被bā光了,前凸后翘的身子在月光下更显雪白,她惊慌失措地捂住自己的下身和胸口,到处躲藏,但是堂哥的皮带还是一下又一下得落在了小丽的白花花地肌肤上,惨叫声划破了夜空!

    四邻八家的汉子们都被招引了过来,兴致勃勃地看着这一幕,不但没人上前阻拦,同村的大壮和小二还借机上前摸了好几把,小丽拼命躲着!

    这时大娘和大伯也出来了,他们不但没有阻止堂哥,还跟着堂哥上前一起打,大娘的表情让我想起了容嬷嬷,她恶狠狠得冲上去朝着小丽的脸蛋儿就是两下子,小丽被打地吐了好几口污血。

    “了不得你了,赶背着我儿子逃跑!来到这里,你这条贱命就是我家的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大娘的声音高了好几个音调。

    大伯冷眼地看着这一切,时不时也朝着小丽的肚子来上了两脚!

    堂哥打累了就说:“妈的!让你逃,老子今天就弄了你,让你成了我的人!”

    就拖拽这小丽走进了小黑屋,里面传来了声声惨叫,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从厢房里走出来了,想要制止,这时堂黑着一张脸,脸上胸膛上有好几道抓痕,从柴房里走了出来,嘴里气呼呼地嘟囔着,妈的!这女的性子太烈了,死活不让弄,等明天给她弄点药!

    听他这样说,我松了一口气,看到小丽被毒打,我心里和针扎一样难受,好好的一个姑娘就这么命苦,被骗到这山里遭罪。

    我走进了小黑屋,看到了被打得半死的小丽,她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衣不蔽体的样子,奄奄一息躺下草堆上动弹不得,她的眼神空洞而又绝望,

    我实在不忍心,进屋那几件干净的衣服,还有一些伤药,想给小丽涂抹一下,大娘突然拦住了我,一把从我手里把药抢了过去,冷哼了一声,浪费药干什么!没你的事儿!

    妈的,这家人究竟是啥人,简直就是畜牲都不如,我心里骂到,不过也没说什么,毕竟我从小寄居大伯家,这家人的品行我也是了解的,也没有多意外,只能趁着他们不注意,给了小丽一些伤药。

    第二天喜事如期举行了,邻里八乡的来了很多人,堂哥很高兴,终于结束了几十年的单身生活了,喝得有点高!

    小丽这次没有被关在柴房里,而是被大娘强行穿上了红衣绑在了喜房里,小丽看人多了在房子里一个劲儿地喊叫,嗓子都喊哑了,屋子外的人都没有搭声的,村子里光棍多,每年总是会有人从外面卖女人,村名对此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堂哥看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于是就叫我进去安抚一下小丽,我走进了喜房,看见小丽双手被捆绑着,脸都哭花了。

    一看见进来的人是我,小丽的颓废绝望的眼睛里立刻发出了闪出了希望的光,要我帮她解开手腕处的麻绳。

    我说,你也看到了,村子这么偏僻,你也逃不了,还是暂时老实点,不然你一会儿又有罪受了!

    小丽听我这样一说,又颓废地说,那你帮我解开手上的麻绳吧!绑着怪难受的!

    我心想反正她也逃不出去,既然她认命了,让她少少受点罪也好。

    我走到她跟前解开了她手上的麻绳,就在我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小丽突然拉住了我的手,欺身上来,抱住了我!

    小丽的身姿丰满,我可以感受她柔软地身体挤压着我,胸前的两陀更是挤在我的胸口出,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你,你这是干什么?

    我有些慌乱地说,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

    小丽,抬起头来看我,眼角泛着泪光,朱唇微启,说要我要了她,说是报答我昨天的救她的恩情!

    听她这样说我一股yù huō从小肚子上窜了起来,说实话小丽这姿色没几个人不动心的,让瘸子堂哥糟蹋了真是白瞎!不过,我不能这样做,严格不严格得说,她已经是我嫂子了!

    或许是看到了我的犹豫,小丽的在我怀里抽泣了起来,说堂哥还不知道她是不是处,她不想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一个三四十岁的老男人,要我成全她!

    真没想到如此美丽小丽居然还是处女!

    说着小丽就解开了自己的红衣,将自己美好的身子展示给了我,小丽的雪白的身子上还留着紫红色的痕迹,不过曲线依然玲珑,身形窈窕,让人看着血脉喷张!

    我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贪婪地看着她的身体,赫然发现小丽居然是一个白虎,浑身上下,甚至是那里光秃秃,一根毛也没有!

    这激起了我的欲望,我像是豺狼一样,扑了上去将小丽搂在怀里,亲吻允吸着她柔软的唇,贪婪地嗅着她身上的香气,小丽也渐渐地开始迎合我,双手在我的身上游移了起来,慢慢地她的收也伸向我下面!

    不!

    我猛然间,我意识到自己的兽行,如果我在堂哥的洞房了弄了小丽,先不说对不对得起堂哥,更重要的是我和禽shòu还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我一把推开了小丽,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将红衣披在她身上,对她说,你不要这样作贱自己!我会帮你出去的,你耐心等等,我先应付一下堂哥,给我点时间!

    听完了我的说法,小丽的眼睛里又重燃起来希望,说真的吗?

    我点了点头,小丽听见了我的承诺之后,凄美的笑了。

    但是我心里还是有些没底,要是报警的话,堂哥遭殃了,我自幼和大伯他们生活,我不能这样做。

    于是我就打算把堂哥灌醉,然后让他和小丽做不成那事儿,晚上的时候我带着小丽翻过山就可以到镇子上了,到时候小丽就可以逃走了。

    堂哥酒量很高,来喝酒的人你来我往,我特么都醉了,可是堂哥还没有醉意,他的脸喝亮堂堂的,喝着喝着我也迷糊了,不知不觉间我竟然在爬在酒桌上睡了过去!

    直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声音从喜房里传出来,惊醒了我!

    我一清醒,感觉出事儿了,这时大娘拽了我一下说没事,闹洞房呢!听你哥说那娘们儿是一个白虎,这样的女人不吉利,老一辈的人说洞房的时候要血气方刚汉子在洞房里镇着,闹一闹,才能冲冲晦气!

    我看着大娘无所谓的样子,心想他妈的这时什么心理,自己的儿子洞房,居然要别的汉子盯着!

    我再一瞅酒桌上,原本一起的汉子都不见,妈的!肯定都跑进去了!

    我立刻起身闯进喜房一看,只见一群大老爷们,撕扯着小丽的衣服,眼睛里冒着贪婪的光,不一忽儿,小丽就已经不着寸缕,雪白的身子暴露出来。

    酒壮怂人胆,何况这些血气方刚的汉子们,玩着玩着就过火了,汉子们居然一个接一个脱了裤子往炕上扑,大壮拽着小丽雪白的大腿,小二拽着另一条,一把扯下了她最后的底线!

    推荐阅读:阴缘难逃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