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心慈妃

都市言情

长居梨花屿,乃人生幸事也 作为岛中门面,代师打理岛中事务,花寒柔不曾倦怠 直到一昏迷男子登岛,与她约定终生,却不告而别…… 此番离岛,归期不定,愿归来之日,梨花遍地

 

推荐阅读:医心慈妃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啊……”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喃呢,一张洁白的纸被揉成团狠狠的扔在地上,纸团弹了几下落在墙根处,屋内的少女重新拿起一张纸簌簌的写着什么,很快,一张纸又变成了纸团。

    周而复始,地上已经找不到落脚处,少女颓废的伸出手抓住了自己的头发,胡乱抓一抓,一个转身倒在了床上,仰望着天花板。

    “没有思路,为什么就是没有思路?就连写一本小说都没有思路,老天真的要让我张薇薇走投无路吗?”张薇薇躺在床上哀嚎一声,已经开始质疑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了。

    “叮铃铃……”张薇薇被突如其来的铃声吓一大跳,拿起手机,看向屏幕,自己的闺蜜。

    电话接听,“喂,怎么啦?”张薇薇很暴躁的话音,对方电话仿佛已经习惯了,“我知道你写小说没思路,我带你出去玩一玩,地址发给你,我在那等你,就这张。”

    张薇薇瞪着被莫名其妙挂断的电话,怒斥一声,但是迅速的爬起身,开始打扮捯饬自己,一刻钟结束,然后拎起来自己的包包迅速出门。

    “莫言酒吧?去喝个酒难不成就会变成莫言?”张薇薇看着手机上闺蜜给自己发来的地址喃呢一声,抬头看看那闪着荧光的牌子,对上号,张薇薇抬腿走进去。

    摇晃的红酒杯,舞池中扭动的人群,闪烁的霓虹灯,不是很熟悉的环境让张薇薇有些胆怯。

    “臭丫头,怎么才来啊?”张薇薇转头,正是自己的闺蜜,“都等你呢,你在这看花呢?”闺蜜看着张薇薇一幅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忍不住的调侃。

    张薇薇哼一声便跟着闺蜜走进去了吧台,趴在上面。

    “今天,酒管够,有什么不高兴的统统借酒浇愁,姐陪你。”闺蜜扯着嗓子在张薇薇的耳边喊道。

    “好,你今天就陪着我不醉不归。”张薇薇慢热劲儿过去之后开始慢慢的释放着自己,憋在心中很多天的烦闷现在仿佛渐渐地开始往外涌动。

    一个小时过去,张薇薇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渐渐的发飘,头脑混乱,脚下软绵绵的。

    “我们去跳舞吧。”张薇薇已经微醉,腮红已经很明显,甚至视线都开始迷离了,但拉着闺蜜匆匆的就往舞池里面奔去,两个人踉踉跄跄的旧融入了舞池的节奏,开始摇晃起来。

    “不行了,我要吐。”张薇薇转身冲出人群向着酒吧的洗手间奔去,趴在洗漱台上就开始吐,“我的天,我的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后知后觉的张薇薇靠在酒吧的门口面开始大口的喘着气,平复着自己的呼吸。

    察觉到自己的头脑清醒了一点,张薇薇想站起身向外走去,不想脚下一划,“啊……”张薇薇只感觉自己的头磕在哪里,痛感袭来,自己失去了知觉。

    再醒来已经是另外的一番天地。

    “岛主,海边飘来一陌生的男子,昏迷着。”雪白的殿堂之中传来婢女的一声禀告,殿堂之上,正陷入回忆中的张薇薇忽然听到一声响,将思绪从往日的回忆中拉回来,看着眼前的婢女,感叹着。

    自己醒来后便在这梨花峪之中,这里的梨花常开不败,遍岛的梨花香,一呆就是一年。

    被师父救下,养好了伤,还学了武功,只是师父说自己名唤花寒柔,也罢,那个颓废的张薇薇就此便没有了罢。

    软卧之中花寒柔一双美眸蓦地渐渐睁开,眉心的梨花若隐若现,她脚下微微用力,轻飘进一座雪白的轿中。

    八名婢女施展轻功,轿子被抬着飘向海边。

    “将他抬走。”花寒柔心中很是善良,自然不能见死不救。

    岛上生活一如往常平静。

    “姑娘,你们岛主呢?在下墨倾沉想当面谢过岛主救命之恩。”墨倾沉拱手作揖很是真诚。

    “岛主……”门外传来婢女恭敬的问候,墨倾沉抬头看去,此时此刻,花寒柔的姣好的面容深深的刻进了墨倾沉的灵魂之中。

    两人日日相守,终究还是产生了情愫。

    “柔儿,你年少,未经男女之事,那人对你并不是真的好。”无极真人苦口婆心的劝着花寒柔,但无奈花寒柔已然深陷情网,无法自拔。

    “柔儿,我就一生一世留在这岛上,陪你,可好?”墨倾沉忽然抬起头温柔注视着花寒柔,有那么一瞬间,花寒柔愣住了,呆呆的望着墨倾沉眸中的柔情,很是动容。

    “你当真要此生不离梨花峪半步?”

    “是,只为你。”墨倾沉大手伸出,轻柔的摸摸花寒柔的脸颊。

    花寒柔笑了,温婉笑靥,唇边一枚小小的梨涡,眉目间满是柔情笑意,二人终日相伴,说说笑笑很是惬意的生活。

    可是有一天,花寒柔一如往常的去到墨倾沉的卧室之中,突然发现找不见了他的身影。

    “他人呢?”花寒柔问守在门外的婢女,“岛主,我等一直守在门口,并未见墨公子出屋。”婢女的话让花寒柔彻底的慌乱了心神。

    “去找。”花寒柔将自己曾经和墨倾沉一起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找遍了,了无踪迹。

    “岛主,岛上只有一个地方没有找了。”花寒柔的贴身婢女冷着脸色说道。

    “出岛的地方……”

    花寒柔心中咯噔一声,施展绝顶轻功向岛口飞去,落叶归根的轻功施展的淋漓尽致,抿口茶的功夫,花寒柔就已经看到了正要离岛而去的墨倾沉。

    “花寒柔,你放手。”岛上传来墨倾沉的呵斥声。

    “墨倾沉,你不要走,你说要如何,我改就是。”花寒柔声泪俱下哀求着墨倾沉,双手间是死死攥住的墨倾沉身穿的褐色衣袍的一角。

    “贱人,放手,我已不爱你,何必这般苦苦纠缠?”墨倾沉微微用力,衣袍一角被内力震断。

    墨倾沉冷哼一声,转身离开,手攥一本微微发黄的书。

    看着墨倾沉渐行渐远的身影,花寒柔终是无法支持自己的肉身,倒在了梨花雨之中,一双美眸看着漫天飘落的梨花瓣伤了心。

    任凭花寒柔如何挽留,墨倾沉终究还是离了岛。

    推荐阅读:医心慈妃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