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代为妻

古代言情

 

穿越千年的爱恋,只为那一段旷世奇缘。   他偶遇一小院,没想到对里面的古槐树倾心如故。   他用笛声相约,她终于现身。   一个是现代的时尚男子,一个是古代的大家闺秀,   怎会在另一个时空里遇见她和他?   她,痛失真爱,为这段爱追寻千年。   他,月白玉影,温文尔雅,   是自私,抑或是为爱放手?   是懦弱,抑或存难言之隐?   从前与现在,他将如何抉择?   一切的一切,究竟缘何而起,缘何而灭?   追根溯源,竟然皆是因情而起……   槐树花飘飘,是随心,随缘,随性,   还是反抗命数,扭转天定。   琴声袅袅,为爱,无悔岁月轮回……

 

推荐阅读:在古代为妻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神秘少女

    穿越时空爱上你(丁小乔)

    楔子

    北京,后海,人声鼎沸,霓虹灯闪烁,使人目不暇接。推杯换盏、高声吟唱似乎已经成了这里的夜间生活的主旋律。

    孙大浪由于酒后无事,骑着一辆三轮车从后海街吧出来,在一条无人的街道行驶着。

    这是一条叫做月牙胡同的小道,孙大浪记得以前从来没有来过。这是哪里,我是谁?

    这条古色古香的小道,为何如此熟悉又陌生。

    大浪慢慢地旋转车轮,踏着一地的月光,走在这如画的景致中。

    “你可以载我一段路吗?”一个温婉柔和的声音在耳畔流转,人影却在数十米之外。

    孙大浪睁大眼,却怎么也看不清那人的模样,只如一层薄雾,在自己眼前凝结。奇怪,明明那女子的面貌如此的清晰,却为何看不清楚?

    “你好美!”大浪说完惊讶的堵住了自己的嘴,他感觉自己此时失了分寸。心里乱七八糟,想着,“刚才是我在说话吗?不对,我堂堂君子之人怎可如此说话?可是,我说了,见到美色我为何不能控制自己了。”

    女子白色的身影在月光下如流水一般,影子越走越近,还是那把温婉柔和的嗓音,轻笑道,“你同意了?”

    女子说完,已经轻轻地坐在上面。

    大浪可以看到她的眸子,深黑如墨,闪亮如星。可是,不管自己如何睁大眼,却依然看不清她的长相。

    头好痛,天地在旋转,孙大浪感觉自己要昏倒了般?

    女子在说停的地方下了车,大浪明明看见她走近一户人家。第二天来过,哪里有着住家的影子,分明是一座已经禁止游玩的古宅。

    北京的夜,很美。万家灯火时,人约黄昏后。

    类似于后海这种便是北京的夜生活的缩影。

    孙大浪也和朋友们一样,在这里尽情地释放着白天的压力。

    当他喝过、唱过、念过之后觉得还是不满足,决定再刺激一下自己。孙大浪的家就住在这里的不远处,自是来去自如,无论白天还是夜间。

    隔壁王老二在这里蹬三轮车,专载游人夜观灯火,虽是体力活。每晚的收入倒是不少,有时候可以赶上金领一天的收入了。

    只是人家用的是脑力,而他们用的是纯粹的体力。

    此时王老二载了几趟,感觉身体不支,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情况,王老二便把这些归结为自己闹肚子的缘故。

    在拒绝了几个邀拉的游客后,王老二载着空车就在后海边上这么转着。一是积蓄一下体力,二是找个合适的地方坐下来休息一下。

    此时孙大浪正好和几个朋友在后海边的一处酒吧门口坐着。大家推杯换盏,大浪却是把头偷偷的伸出了人群。

    正好看见了王老二,大概是酒精的作用,因为平时里大浪是不多和王老二交谈的,此时倒是愉快的叫起了王老二的名字,“二叔?”

    王老二听见声音,转过头,看见了大浪,柔和的烛光里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道,“大浪,在这里坐着呢?”

    大浪笑笑,对着王老二招了招手,示意王老二过去。王老二喜滋滋的下了车,正巧没有地方歇息,此时正好。

    王老二走过去,大浪便站了起来,道,“二叔,你在这里呆着,我骑车围着后海转转,溜达溜达。”

    王老二点点头,他今晚不用车,需要的只是休息,他自是乐意。

    “阿浪,你行吗?”

    “别撞到美女的怀里去!”在一片啧啧和高声笑谈中,大浪骑上了这个三轮车。由于小的时候自己的奶奶有部这种车子。大浪小时候调皮,经常骑来骑去,所以,此时骑起来,虽然陌生,倒也可以。

    他一路走,一路跟着路边的交响乐唱着小曲。由于人多,再加上自己的骑车技术不是很好,确实是老是朝着别人的身上撞。

    他别的没有想起,倒是真的想起朋友们刚才那句话了,‘别撞到美女怀里啊’说实话,他还真想。人不知神不觉的这样子撞到女子的怀里有什么不好的。

    大浪这样想着,就已经偏离了后海的那个街吧,朝着一个胡同拐来。

    这些不过是以前自己经常走过的路,大浪却是觉着越来越陌生,大浪慢慢地旋转车轮,踏着一地的月光,走在这如画的景致中。

    “你可以载我一段路吗?”一个温婉柔和的声音在耳畔流转,人影却在数十米之外。

    孙大浪睁大眼,却怎么也看不清那人的模样,只如一层薄雾,在自己眼前凝结。奇怪,明明那女子的面貌如此的清晰,却为何看不清楚?

    “你好美!”大浪说完惊讶的堵住了自己的嘴,他感觉自己此时失了分寸。心里乱七八糟,想着,“刚才是我在说话吗?不对,我堂堂君子之人怎可如此说话?可是,我说了,见到美色我为何不能控制自己了。”

    女子白色的身影在月光下如流水一般,影子越走越近,还是那把温婉柔和的嗓音,轻笑道,“你同意了?”

    女子说完,已经轻轻地坐在上面。

    大浪可以看到她的眸子,深黑如墨,闪亮如星。可是,不管自己如何睁大眼,却依然看不清她的长相。

    头好痛,天地在旋转,孙大浪感觉自己要昏倒了般?

    载了一段路以后,那个女子忽而说道,“停下吧,我家到了。”

    大浪放慢了车速,看着这个所谓的‘家’。门面倒是颇有规模,看上去应该是一户大户人家,可是大浪在此地长大,二十多年了,也没有看到什么人家啊?为什么今晚会有呢?

    也许是自己平常不注意罢了。

    白衣女子在下了车以后,大浪骑着车子慢悠悠的继续前走,走了一段路以后,感觉是家的方向,正好回家歇息。其他的事情先不管了,况且他的酒已经上了头,方向都不分了。

    大浪便躺在床上,恍恍惚惚进入了梦境,不知道是睡着还是没有睡着,只是感觉眼前的景象如此的清晰。

    “莎莎,陶莎莎”他大声的叫着,仿佛那个女子他已经搂住了,低低地在她耳畔唤着。

    大浪努力地想转过头,入眼的却还是她的眸子,深黑如墨,闪亮如星。大浪知道自己此时已经失去了知觉。

    ……

    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院子,院子里长满了青草,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小花,院中石路纵横,看上去却是更富有诗意的。

    院中一棵槐树几乎遮去了大半个院子的样子。院中绿意盎然,看上去却是很美很美。墙边有些不知名的翠竹,倒是平添了一些神秘感。

    一个俊秀的男子,谈笑间,激昂文字,指点江山。身边紧紧地贴着一个少女,边看边指点文字,少女如此的熟悉,一切飘渺如烟!

    大浪猛地醒来,醒来后却发现只是在自己的家里,一切都是新式的楼房,新式的家具,新式的模样。

    那个梦好像又远去了。外面霞光万照,大浪知道自己在家里和衣躺了一晚的,竟然昨晚的朋友们一个也没有给打招呼。

    大浪看了看院子中的三轮车,知道王老二今天还要营业,决定把车子给送过去。

    他决定按原路返回去,幸亏大浪这个路线极度的熟悉,而且无论转上几个弯,他总可以找到路线,他按照记忆中的方向,终于找到了那个宅子,按照所谓的姑娘下车的地方。

    他停了下来。

    路还是那个路,只是宅子好像变了。他记得昨晚来的时候,这里好像门庭若市,进进出出都是人的样子。

    今天怎么这么的荒凉,宅子门上的锁都已经上锈了,看上去就已经好久没有进人了。

    奇了怪了。大浪挠挠自己的脑袋,昨晚的事情明明如此的熟悉,那个女子也是那么的真实,她的声音美极了。可是今天为什么是在这个地方呢?

    大浪正想着,电话响了,王老二打来的,让他快点过去送车子,他要马上营业了。

    大浪匆匆离去,记住了月牙胡同十八号院。

    大浪匆匆的去到,时间还早,王老二正在一边的石桥上坐着。大浪下了三轮车,走过去,问道:“二叔,来这么早啊。”

    王老二看着大浪问道,“我好久没有你这么清晰的叫我二叔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我记得你叫我二叔的时候还是在你很小的时候,大了以后就再也没有过了。呵呵。”

    王老二说完,自己也呵呵的笑着。

    大浪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不说话,心里在想着事情,人家王老二说的是对的,他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叫他二叔了。记得小的时候一放学看着王老二就称呼二叔,可是自从上了初中就再也没有叫过了。

    昨晚要不是喝醉了,可能还是想不起来称呼人家二叔,今天也是有事求人家,自己的嘴巴才会如此的甜蜜的。

    王老二看见大浪如此囧的样子感觉不好意思起来。只得说道,“时间还早,离游人来的时间还有一段距离的。你也坐会吧。”王老二说着往一边靠了靠,让大浪坐下。

    大浪本就想和王老二详谈,此时让自己坐下,知道是有了机会的。王老二常年的在这里跑车,经常走夜路,再加上比大浪大那么多,自是知道的比大浪多。若是他不知道这里的情况,恐怕再去问别人也是白搭的。

    大浪听到这里,乖乖的坐了下来。

    王老二首先道,“昨晚说兜一会风,可是到天亮也不知道你去了哪里。”王老二说完,大浪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笑笑,肚子里却是在想着自己的事情。想着怎么开头和王老二说这个问题。

    “昨晚他们是不是等了我很久啊?”大浪忽而问着,在自己的主要的问题出来之前,他总觉得有必要问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

    “也没有等很久,只是大家玩的差不多了,就回去休息了。”王老二说着,并开始观看着四周,有没有生意可以做。

    大浪一看机会来了,要是再不说恐怕今天就没有办法问了。

    于是大浪快速的说道,“二叔,这条街你是不是很熟?”

    王老二连抬头看他都没有,直接的说,“那是当然。”

    大浪笑了,道,“附近的宅院每一户都很熟悉吗?”

    “那是当然,这四十多年,白在这里呆了。”王老二说到这里,大浪笑了,道,“有没有一个月牙胡同,十八号院子啊?”

    大浪的问题,王老二起初没有往心里去,此时忽而抬起了头,看着大浪,是仔细的看着大浪。半晌之后道,“你怎么找到这家院子了?”

    大浪低着头不说话,不是不说,而是不知道如何开头,总不能说我送一位姑娘,而后发现没有吧。但是他此时此刻又必须的说实话。只是不知道如何开头。

    王老二只是仔细的看着他,半晌之后道,“你昨晚上没来,是不是和那个宅子有关系啊?”

    大浪一看说到问题的核心上去了,在那里低着头不说话。

    王老二笑了,道,“我就知道是这样,不然的话你说骑着我的车子去兜风,怎么半天都不回来。”

    大浪由着王老二说,也不吭声的。

    半晌之后,大浪才转过头,看着王老二道,“二叔,你说那个宅子是不是有问题啊?”

    “哼!”王老二哼了一声,道,“你算是问到人了,那个房子哪里都好,就是住进去不好。很多不怕事的进去之后,只住一晚,第二天就搬走。”

    大浪笑了,想到了那个迷人的姑娘,一时间那么的陶醉,他怎么也不会把她和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联系起来,只得道,“二叔,那里到底是怎么了?”

    “谁也没有进去过,只是一所老宅,好像是五十年前,那里死了一对夫妻,而后那个宅子就不会有人居住了。一直到解放后,把那个宅子分给其他人,也照样的是无法出租。虽是如此,房东还不舍得卖,毕竟地理位置极好,价钱高了没人要,价钱低了不划算。所以就一直空着。”

    大浪听到这里,点点头道,“二叔,你估计里面会不会有人住啊?”

    王老二非常的吃惊道,“怎么可能?要是有人住,我肯定是第一个知道的,这是这个街上的新闻呢?这个宅子都十几年没有人住了,即使房东把房租压得再低也没有人进去住。”

    大浪笑了,道,“此时进去住,倒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既可以省很多的房租,又可以在里面舒舒服服的欣赏风景。”

    王老二只是看着大浪,不再说话,道,“其实那个宅子还真的挺漂亮的,我也只是小的时候好奇,和几个孩子,爬上墙头看了一眼,而后就出来了。那里面好像有一颗千年的古槐,常年的葱绿,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水。”

    大浪此时快速的转过脸,看着王老二,吃惊的说道,“千年古槐?四季常青?”

    王老二为知道这种地方的景致而感到自豪,道,“是的,确实如此的。大概是那棵古槐树的缘故吧,所以才没有人愿意去住的。”

    大浪听到这里,不再说话,只是想着他的那个梦境,那个景致的小院子,那个参天的大树,那个潇洒的少爷和那个美丽的少女。不知道是否吻合,如果是那样的话,那真是太好不过了。

    “可惜了那种美景啊,我们竟然不能进去住。”王老二说着,惋惜的语气。

    大浪并没有感道惋惜,只是道,“二叔,怎么可以进去呢?”

    王老二像是吃惊道,“我和房东挺熟的,你要进去还不简单,我向他借钥匙即可的。就是你住在里面都不成问题的。”

    大浪似是吃惊,惊讶的问道,“还真的吗?”

    王老二笑了,道,“那是自然的事情,只要你愿意的。”

    大浪点点头,在盘算着自己的事情,自己也在这个街上住了二十多年了,竟然还不知这里有这种院落,若不是昨晚的事情,真的错过了这种美景的。

    在天黑前,大浪和王老二约定,“二叔,明天借来钥匙啊,我要进去看看。”

    王老二小小,道,“没问题,就是借你一个月,我也有这这个把握的。”

    大浪开心的笑了,终于可以再见美女了,只是昨晚遇见美女的事情,大浪没有说出来,他觉着合适的机会他会说出来的,直到王老二不会害怕为止的。

    推荐阅读:在古代为妻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