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王毒妃

古代言情

册后大典前夕,慕容秋遭渣男庶妹背叛,十指尽断,灌铅而死。 重生一世,她成邻国侯府庶女,斗嫡母、争父宠。 嫡姐肆意陷害?她反设计让其毁容。 未婚夫婚前对她百般凌虐?最后还不是娶了个母老虎? 就在复仇之路的半途,却蹦出来一个权倾朝野的摄政王。 初次见面,某女梨花带雨,力求退婚皇帝亲弟。 某王顺水推舟,应允。 随后,举国轰动,皇帝下旨亲封某女郡主之位。 第二次见面,某女乔装舞女,借机靠近某王,不料遇到刺客。 某王水下一吻,道:“女人,你是我的了。” 某女莞尔一笑:“王爷,这话时尚为早。”

 

推荐阅读:战王毒妃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灌铅而死

    齐国?皇宫

    地牢里的烛火昏暗,铁桩上用五条粗壮的铁链拴住了一个被血污浸染的女人。

    虽已看不出她的面容,但她身上的殷红嫁衣仍然夺目。

    死寂和黑暗足以令一个人发疯,慕容秋的手臂微微动了动,铁链便发出了沉重的声音。

    地牢的暗门缓缓打开,透出一束刺眼的光线。

    慕容秋只轻轻抬起了头,就看到了那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是慕容妤,齐国第一的美人。

    不仅是面容光鲜亮丽,媚眼天成,更是因为其身姿曼妙,走起路来有一种特殊的醉人姿态。

    “慕容妤!”

    慕容秋双手攥紧,发出铁链碰撞的声音。

    就是眼前这个女人,她的庶妹,害得她沦落至此!

    “姐姐光是听见脚步就认出了妹妹?”

    火光照在慕容妤的脸上,将这个绝世美人的面孔衬的阴沉丑陋。

    “你十三岁的时候为了练会先生教的舞,左脚落了下病根儿,走起路来虽然不显,但是你的左脚却踏的比右脚轻多了。”

    慕容妤笑得花枝招展:“没想到姐姐竟还记得这么多年前的事,那姐姐也该知道,正是先生教的这霓裳羽衣舞,让皇上对我心存爱慕。”

    “只可惜姐姐虽然天资聪颖,却不屑于学这小家子气的东西,也难怪,哪个男人喜欢整天打打杀杀的女人。”

    慕容秋抬起头,锐利阴狠的眼神落在慕容妤身上。

    她其实从来没有认真的看过这个庶妹,以前只是觉得慕容妤容貌绝美,像是慕容妤生母柳姨娘那样的女人,却没注意到她竟有如此狼子野心!

    可此刻,慕容秋却不想再与她多说废话。

    她垂眸,声音冰冷道:“君祁晟呢?让他来见我!”

    慕容妤不满慕容秋的无动于衷,纤纤玉指在慕容秋的眼睛前左右摆了摆,嗤笑道:“啧啧,皇上日理万机,已经将姐姐的事情交给本宫来管了,如今看来,是不会来见姐姐了。”

    慕容妤弓着身子,扣住慕容秋的下巴,说不出的得意。

    “姐姐失望了?其实真正失望的是皇上才对,姐姐自十五岁嫁给皇上,现如今已经二十二岁,七年都没有生育,也难怪皇上另觅新欢。”

    慕容秋别过头,挣脱她的手指,啐了一口:“如果不是五年前围剿叛乱的南昌侯,我不幸被俘,几经逃亡差点在马背上颠簸而死,又怎么会生不出孩子?”

    “他对你是怎么说的?七年没有生育?他如何不说在新婚当日,他亲口所言,无论日后有何种艰难,永不背弃?!”

    慕容妤听此大笑:“姐姐聪明一世,竟然会相信这样的话?

    你可知在妹妹与皇上在姐姐的房中颠鸾倒凤时,皇上对妹妹可说了比这还要动听的话?

    也不瞒姐姐,皇上早就有忌惮之意,五年前围剿叛乱的南昌侯,只不过是皇上的一个幌子。

    先皇原本要令淮南王君华添去围剿叛乱,皇上怎么肯让这个机会落在别人的手里?

    再三恳请陛下求得了这个机会,而后才利用姐姐和慕容家去围剿叛乱。”

    慕容秋记得,那日君祁晟回来的时候,面容憔悴,她叫太医来看,说君祁晟得了严重的风寒,几日内都不能下床。

    所以她才不顾怀胎三月,毅然领着一众慕容族的兵马代夫围剿,却没想到这竟然是君祁晟故意下的一步棋,料准了她会替他前去立功。

    慕容秋不过凄惨地笑了,帝王男人多凉薄,这话果然不虚。

    慕容妤见慕容秋面色不改,于是继续刺激着:“姐姐不愧是久经沙场,这定力比妹妹预想的还要好,只是姐姐是否知道,其实那南昌侯是皇上的人?”

    慕容秋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惊愕,南昌侯和慕容家都是世代武侯,对立已久,南昌侯怎会是君祁晟的人?!

    见她脸色终于破裂,慕容妤仰面大笑:“有生之年能看到姐姐这个表情,可真是大快人心。

    不然你以为,南昌侯的地盘是轻易能逃的出去的吗?那只不过是皇上与南昌侯早有谋划,让慕容家生不出皇家的种罢了。

    真正让姐姐不能生育的,是皇上在你回府之后,亲手喂给你的绝孕汤!”

    慕容秋狠狠地瞪着她:“你想骗我?南昌侯早已经被我哥哥斩下马,就算曾经南昌侯和君祁晟有勾结,他也绝不可能为君祁晟付出性命和地位!”

    慕容妤嘲讽地笑了:“姐姐还是不知道皇上的为人,皇上的心思细腻,南昌侯因为慕容家的弹劾,逼得无路可退,皇上又怎么能违拗先皇的意思?

    所以密见南昌侯,商议了此事,找了个替身被你哥哥斩下马,第二天在将南昌侯送往了洛阳,南昌侯好色,京城谁人不知?

    皇上不过每月送去了几批上等的美人儿,便将南昌侯留到了现在,如今南昌侯已经官复原职,改头换面,昨日慕容家满族抄斩,还是他监的斩!”

    拴住慕容秋的一众铁链,发出剧烈的响声。

    她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慕容妤,似是要将慕容妤浑身上下的血肉都吸干吃净。

    “既然慕容家已经满门抄斩,你又凭什么站在这里!”

    她凭什么?凭什么?!

    慕容妤好生得意:“如今本宫是皇上心尖儿上的人,皇上怎么舍得我死?现在的我,是当今容妃!”

    慕容秋的脸上没有悲戚之色,帝王家的男人生来无情,如果说她以前还抱着一丝希望,现在也已经是希望全无。

    慕容秋嗤笑着说:“当今容妃?不过是一个庶女,他君祁晟不过是玩玩,他不会让你有他的孩子,你慕容妤生来下贱,一生一世也就只配当个妾,和你娘一个德行!”

    慕容秋仰头大笑,她生来狠辣无情,最终却因为这对狗男女,而葬送了全族性命。

    “你!”

    慕容妤的眼神微眯,神色可怖:“慕容秋,你好样的,你尽可以来嘲讽我,只可惜你命数已尽!”

    火光照在慕容妤的半张脸上,尤为恐怖:“我慕容妤生来样貌比你好,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又怎么由得你踩在我的头上!我今天就让你尝尝什么是从云端陷进泥沼的滋味儿!”

    她冷声吩咐身后的人道:“你去把铅拿过来!”

    举着火把的男人为难道:“皇上的意思,用白绫……”

    “放肆!皇上吩咐,慕容秋的事情由本宫来处理!就是让本宫全权处置!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违抗本宫的旨意?!”

    慕容妤狠狠道:“倚翠!把铅拿过来!”

    慕容妤发狠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艳丽容光,取而代之则是扭曲丑陋的面孔。

    铅还是滚烫的,入了口连呜咽的声音都发不出去,慕容秋的四肢都被牢牢的禁锢在铁柱上,根本挣脱不开,手指被一根根的折断,只能任由滚烫的铅被慕容妤一勺一勺的灌入口中,从五官里缓缓渗流出来,令人作呕。

    铁链碰撞发出不小的动静,腹部下坠的铅块慢慢的凝结,疼痛让慕容秋的周身都布满了冷汗。

    慕容秋只觉得意识越来越低迷,周围的声音都逐渐削弱,只最后映入眼帘的是慕容妤掐着她的脖子狂笑的一幕。

    若有来世,她慕容秋,绝对不会再相信男人!

    推荐阅读:战王毒妃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