侄子太粘人

都市言情

他,车梓扬,有着优秀的头脑,不同于年龄的深沉,他五岁认识她,从此便粘上她。 她,岳蔷童,脾气其实一点都不好,可是渐渐长大,她学会了掩藏自己的想法。 看似勇敢的她,在遇到不想面对的事时总是选择逃避,所以,她一直在逃避他的感情。 他,车逸之,全身都透着商人的奸猾气质,每一个微笑都仿佛有着目的,可是在她面前他总会轻易卸下面具,但最终她不属于他。 而他,江凛月,一个亦正亦邪、浑身透着魔气,让人看不透的男人,他竟然是她的第一次,他苦苦寻找她多年,可是最终还是迟了。 爱情没有谁对谁错,也没有谁早谁迟,更没有谁大谁小, 有的只是在面对面时心跳的速度是何数值——

 

推荐阅读:侄子太粘人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初遇,记忆

    侄子太粘人(忘心离情)

    岳蔷童火急火燎地从厨房跑了出来,白色的工作服有几块污,直短的碎发有几缕因为早上起得太晚没时间梳理而向上翘起,此时正因为她快速的动作而摇来晃去。她不理店内客人的侧目,直冲向门口。没了新鲜的西红柿,待会让师父发现了不骂人才怪,得赶紧去补上才行。

    师父所用的食材一向都是经她手采办的,说起来这也是师父对她的一种信任,因为意大利菜最注重的便是原料的本质,所以食材也要最上等的,可是昨天由于有事,把这事儿给忘了,到了中午逐渐有客人来了,她才想起来。

    “糟了,糟了,这下惨了,师父估计又得气我一个星期了。”她一边用钥匙打开自己那辆蓝色电动车,一边哀叫,这里是大学城,虽然什么都有得卖,但就是没有日常人家最最需要的菜市场,因为没有学生会自己下厨房,自己洗手煮羹汤。她要到山下的那个超级市场去买咧,这一个来回估计中午也差不多过了,可想而知自己回来后会看到师父那张万年黑煤脸,但是做了总比不做要强。

    坐上自己的爱车,目标山下,她扭动车把,冲啊——

    林阴的下山柏油路一马平川,路上三五成群正准备去吃饭的学生们谈笑风生,肆意张扬着青春,岳蔷童以高超的骑术在人群间玩着蛇行,一边嚷嚷着:“让道,让道。”

    车子一路蛇行,前面已是林阴大道的尽头,左拐便是篮球场,穿过篮球场,大门就在望了。

    可能是由于快到中午了,篮球场这边的人不多,于是她扭动车把,加速。

    突然,篮球场里一道别样的风景闯入她的眼睛,深红色的篮球服,仿佛火焰在场中间跳跃,即使只是孤零零的那一道身影,仿佛也能燃烧全场,篮球在他的手上就像有了生命,随着他的脚步,他的手腕跳跃,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原来就白皙的皮肤被照得闪闪发光,一甩头间汗水也在阳光下闪出耀眼的光芒。突然,他拍球的速度加快,身体如箭一般冲向篮筐,这中间他的面前仿佛是有人阻拦着一般,退步,闪身,假动作,一气呵成,当来到篮下之时,他的身体猛地跳跃起来,双手捧着球,狠狠地将球灌进篮筐里,球顺着篮网滑落到了地上,而他挂在了篮板筐上,双腿在半空中晃啊晃的,然后突然转过身来,额头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但他却准确地面向不知何时停下来在场外看的岳蔷童,唇角勾起了一抹轻笑。

    被刚刚那一记漂亮的灌篮震得忘了呼吸的岳蔷童,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好像剧烈地跳动了一下,有丝慌乱地收回目光。来不及看清阳光下发着光的脸,她踏上脚踏板,一扭手把,猛地冲了出去。

    男孩儿从篮板下跳下来,看着因车速突然加快,而吓得尖叫的某人,秀气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儿不明的浅笑。

    果然又被师父给骂了,不过还好,看在她为去买西红柿而把胳膊都刮伤了,师父没有不理她,还给她报工伤,到诊所里去包扎,嘿嘿,其实师父还是挺疼她的嘛。

    师父其实就是这家意大利餐厅的老板,由于这所大学城有不少外国的留学生,所以各国的餐点都有,而她以前在技校时专攻的是意大利菜,然后不知怎么的就被前去学校征助手的师父给看上了,于是,毕业后,她便开始了实习之路。这一实习便是两年多,可是她做出来的东西每次让师父尝过后都会露出鄙视的眼神,只说她做出来的东西里还欠缺什么,但却又不告诉她到底缺什么,一直让她自己去寻找答案。该死的,她是不是真的太没天分了?居然两年都没找了个头绪来。

    嗒嗒嗒嗒……

    轻柔的音乐声打断她对于自己天分的检讨,抓起放在围裙前面大兜里的电脑,一看上面显示着妈妈的字样,她赶紧按接听键,“喂,妈。”

    电话那头传来女中音:“童童,今天忙吗?”

    “哦,还好啦。”拿着电话,她走到厨房里的大师父面前,指指外面,然后走了出去。

    “嗯,今天晚上回家吃饭吧。”

    “好啊。”她一边拿着电话一边走到休息间,“对了,妈,我想吃红烧排骨,记得多弄些。”没有多想什么,反正也好久没回家看老妈了。自从为了上班方便,她在这大学城附近租了房后,好像回家的次数少了许多。

    电话那头传来笑声,“一天到晚就知道吃,把胃都撑坏了还不忘吃。”

    “嘿,谁叫老妈做的菜那么好吃的,好了,晚上回去再说吧,我收拾一下跟师父请个假。”

    岳蔷童的家住在市北,而大学城则在市南的郊外山坡上,所以,她从下午一点半从大学城出发,到家后已经快四点了。这一路的时间都浪费在了等车,倒车,堵车上头了。

    她爬上三楼,敲响自家的房门,不一会儿便有了门锁扭动的声音,门缓缓地打开,她直接就要扑了上去,“妈……”

    双臂展抱的姿势在半空中停了下来,她愣了三秒钟,然后退出门外,看了看门牌号,没有错,再把视线往里面探了探,摆设也没错。

    “你……是谁?”眼前这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左右的高大男孩儿是谁?她不记得她家有这样一个成员,哪冒出来的?

    “是童童回来了吗?”这时屋里传来了刚刚电话里的女中音,随着声音,主人也来到了门边,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左右的妇人,身材微微发福,但对于她这年龄来说恰到好处,穿着围裙温和而笑的她,很有中国式妈妈的味道,看到两人站在门口,她继续说道,“你们两个还在站门口做什么,快进来啊。”

    “妈,他是……”岳蔷童指着站在她们身后的男孩儿。

    岳华淑这时恍然大悟,赶紧把她拉到男孩面前,“这是梓扬啊,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就想告诉你,梓扬回来了,可是你急急忙忙就挂了。”

    梓扬?仿佛已经抛出记忆之外的字眼,却又莫名地熟悉,她转身开始从上到下地打量男孩儿,白色的休闲鞋,简单的牛仔裤,搭配着随性的格子衫衫,敞开的衣襟,里面是一件印着莫名其妙英文的T恤,顺着那个最上面的M字母,她看向他的脸,那微微扬起的唇角好像特别熟悉,仿佛就在不久之前还看到过,再顺着唇往上看,看到挺直的鼻梁,还有——生气的狐狸眼睛?或者说那是一双男女皆通的单凤眼,两角微微上挑,却又不严重,整张脸给人一种帅气又秀气的感觉,只是那眼里的怒火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

    她有些心虚地退一步,梓扬这个名字在大脑中转了几圈后,已经呼之欲出,刚想表现出自己恍然大悟,又无限惊喜的神情时,男孩却突然又笑了,抿着的唇缓缓地张开,“姑姑,我回来了,十年后的今天如约回来了,我的诺言我没忘,你呢?”

    他倾下身子,以一八五的身高与她一五五的身高平视,唇角的笑容变得渐渐诡异,却又像是一把钥匙一样打开了岳蔷童的记忆之门……

    九岁的男孩在机场死死地扯着她的胳膊,死都不要跟着父母去法国,那一年,她十四岁,对于这个耍赖的小家伙相当的鄙视。

    “我不要去法国,我要留这里,长大了娶小姑姑。”男孩一边要从父亲的手中挣扎出去,一边哭喊着。

    对于男孩儿对女孩的执着,四个大人全部都清楚,但他们也只当那是孩子表达感情好的方式。

    十四岁的少女已经懂了许多,甚至她也只是认为那只是男孩儿的一种感情依赖,无奈之下,她撑出自己长辈的嘴脸来,拍拍男孩儿的头,“扬扬要乖,等十年后,你长大了,还想娶小姑姑的话,小姑姑再嫁给你吧。”

    回忆戛然而止,她那副恨不得想缝上自己嘴巴的表情让男孩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看来你没忘。”

    眼神飘了飘,她想说这种事情记不记得又没所谓,可是却被从厨房走出来的继父打断:“童童回来啦,那就开饭吧。”

    车俊是一位已经六十多岁的老人,可是看起来却只有五十岁,他总喜欢宽大的衣衫,对襟的褂子便是他日常时的服装,淡然雅致的笑容让他看起来有几分武侠小说中常说的那种世外高人的感觉。

    “爸。”她是在十五岁那一年改的口,因为他用五年时间填补了她十年没有父亲的生活,让她感受到了父爱的伟大。

    听到她的称呼,车梓扬欲坐下的身体顿了一下,看向自己的爷爷,又看了看她,浓眉皱在了一起。

    推荐阅读:侄子太粘人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