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化乱世妖妃

古代言情

一朝生死,她终于看清亲人朋友的真实面目; 从头来过,她已不是过去那个温柔懦弱的少女。 为了复仇,她愿意付出一切……谁知,进入惹上了不能惹的那个人。 而他所给予的爱情,究竟是福,还是祸?

 

推荐阅读:重生之化乱世妖妃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六月楼花魁

    苍禹帝都。

    六月楼前的街道已然被熙熙攘攘的人群站满,人人翘首盼望。

    “各位客官,再有一时半刻,方可进入。”上身穿玫红色绸缎上衣,下穿百褶长裙,脚蹬玫红色布鞋的老鸨挥挥手中的玫红色手帕而后说道,嘴角止不住的笑意,脸上厚厚的胭脂水粉都因笑容而掉了渣。

    六月楼门前各般喧闹。

    “花娘,这都午时三刻了,饶是犯人也该行刑了,让咱们在这烈日下等候三盏茶的功夫足够有诚意了吧?”人群中有人不满,开始抱怨。

    “是啊,这六月楼再有排场,花魁再有面子,让咱们在这等候这么久,花娘,不合适吧?”人群中渐渐地开始骚动。

    老鸨子一听,攥紧了手中的绸缎帕子,双手叉腰,死死地盯着那抱怨的工资,尖锐的嗓音再次扩散开来:“王公子,您身体娇贵,若是忍不得这烈日的暴晒大可回家乘凉。”老鸨子丝毫不在意。

    “你……”被称作王公子的人吃瘪,只能愤恨的作罢。

    六月楼身后的内扇门吱呀一声被缓缓推开,众人向门内看去,之间一个身穿浅绿色的小丫鬟小碎步走出,双手互相叠着放在腰前,挥挥手。

    丫鬟在守在门边的侍卫耳语着什么,随后听见侍卫对着门口的位置大吼一声:“花娘,小姐说开门迎客。”

    侍卫话音刚落,就见原本站在门口的众人急不可耐的踏进去了六月楼的大门纷纷入座。

    大堂内的烛光被人吹灭,堂内忽然暗了下来,不知怎的,周边墙边上竟然泛出隐隐约约的光芒,而后空中多出了许多光亮的点点,众人诧异着纷纷睁大了眼睛,唯恐错过什么。

    渐渐地,大堂内被一股浅浅的香味充斥着,而后漫天的花瓣缓缓降落,花瓣中伴随着一个身穿白纱衣的姑娘从天而降,稳稳地落在台上古筝旁,纤细的手指轻轻拨动琴弦,众人失了神。

    那空中的点点光亮开始凝聚,而后忽然散开,却写成了欢迎二字,顷刻间迎来满堂彩,台上姑娘手中的古筝正弦被一刻不停的拨动着,原本柔柔的声音变得铿锵有力,空中的光亮飞舞的速度更快,与从天而降的花瓣形成了一幅完美的画面。

    一曲结束,空中的光亮朝着台上姑娘的瓶中飞去,姑娘盖上瓶塞,搁置一旁,诸多身穿大红色衣裙的伴舞姑娘迈着小碎步踱步而出。

    古筝伴随萧声再起,白衣姑娘翩翩起舞,在一群人中显得格外显眼,大堂中座无虚席,却鸦雀无声,只有铮铮作响的古筝夹杂着丝丝的萧声。

    舞蹈结束,诸多伴舞姑娘退下。

    身穿白衣的姑娘掏出一张白色手帕,在众人眼前晃了晃,而后掏出一朵鲜艳的红花,白色的手帕盖上,众人一个闭眼的功夫,白色的手帕变成了鲜红色的手帕,原本拿在手中的鲜红色的花朵也不见了。

    众人纷纷吃惊的鼓掌,长大的嘴巴一直合不上。

    身穿白衣的姑娘嫣然一笑,右手抖动,白色的手帕再次出现,台下的掌声不停,白衣姑娘手中的动作不曾停顿,一朵鲜红色的花朵被白衣姑娘扔出,令众人咂舌的是白衣姑娘不停的从手帕下拿出更多的花朵,两手交替着,花朵被掷到了台下,满堂传来霹雳巴拉的掌声。

    白衣姑娘在众人的掌声缓缓退去。

    六月楼内恢复了往常的景象。

    二楼阁楼的位置,却传来戏谑的声音。

    “怪不得,这六月楼能赢得众人的欢心,光凭这白衣姑娘,就能将整个帝都的男人招来。”说话的是一二十岁出头的少年,那少年身穿暗红色的衣袍,三千青丝被一根金黄色的丝带束缚住,此刻嘴角张扬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这人正是当今的小王爷司云谷。

    “小王爷,您大驾光临,令六月楼蓬荜生辉啊。”老鸨子的声音传来。

    司云谷呵呵一笑,放荡不羁的笑容在脸上扩散开来,“花娘,最近油水捞多了吧。”

    老鸨笑笑,“我这六月楼生意兴隆,挡都挡不住啊。”老鸨子的笑容更胜。

    “整个帝都的人都知道,每月十五日六月楼的花魁六月姑娘出面表演节目,消息都已经传到皇宫中去了,是吧,三哥?”司云谷唯恐天下不乱的转头看向自顾自的坐在一旁喝茶的三皇子司云斋。

    老鸨子听闻小王爷的话,急忙将头转向一旁沉默着的三王爷,脸上尴尬了几分,急忙行礼,“花娘见过三王爷。”整个帝都之中都在传言,这司云斋到了娶妻的年龄却迟迟不肯是因为有断袖之癖。

    老鸨子细看司云斋,只见司云斋身穿一身黑色的衣袍,就连头上的发带也是黑色,再仔细看去,一张俊朗的面容,刀刻般的五官,云鬓粗眉,不知真的,眉宇间总是散发一股阴鸷的气息,沉默寡言的三王爷却是让花娘恐惧的。

    这边寒暄着。

    白衣姑娘退回后台,方才传话的小丫鬟急忙走上前,“小姐可要换装?”

    白衣姑娘点点头,走向自己的闺房,褪去宽大的衣袍换上微微紧身的青色衣裙,腰间被一根丝带微微绑住,顿时那婀娜的身姿便展现出来了,三千青丝放下,小丫鬟将头发编上一个简单的发髻,而后寻一个步摇轻轻的插在白衣姑娘的发髻上,简单却又不失典雅。

    丫鬟想在白衣姑娘的脸上擦些胭脂水粉和腮红却被白衣姑娘推开:“这些东西就算了,不喜欢。”小丫鬟点点头。

    “小姐,这偌大的帝都,别的姑娘对这东西喜欢的紧,唯独你。”小丫鬟及其有分寸的调侃一声。

    白衣姑娘笑了笑,“秀儿,那边可有什么消息?”白衣姑娘边问边割破手指喂养着瓶中的萤火虫,神情黯然。

    “无什子大事,总是些日常你争我都的琐碎事。”秀儿回道。

    白衣姑娘点点头。

    “小姐,您是将军府的女儿艾城雪,总待在这烟花柳巷中,有朝一日回府,秀儿担心,小姐会遭人诟病。”秀儿的神色有些为难。

    被提起将军府,艾城雪的脸色黯然了一刻,苦涩的笑着,“父亲与娘亲如今已然不在世上,那里只变成了一处落脚的地方。”

    秀儿点头。

    “不妨事,很快便回去了。”艾城雪以自身的气血滋养着萤火虫,伸出纤细的手指在透明的水晶瓶上敲一敲。

    秀儿云里雾里,不知艾城雪所云。

    艾城雪笑笑,“当今将军府的主人刘锦生啃老,只不过是个外强中干的人而已,他家的几房婆姨又是整日你争我斗,他哪里能得到什子消停,我只是他的外甥女,恐怕,这半年过去,他早已以为我死了,待在这里倒是消停。”

    秀儿笑笑,点点头。

    艾城雪笑笑,“但是快活了这么久,总该干点正事的。”不被秀儿看到,艾城雪的唇角扬起来一抹嗜血的笑容。

    前世的艾城雪嫁给了当今的三王爷也就是太子司云斋,但并非因为爱情,只是因为一个人,楚瑾。

    艾城雪想起楚瑾,眸光冷了几分。

    为了他,舍弃终生的幸福,嫁给了太子,但只是为了方便杀了太子。

    为了他,舍弃了荣华富贵,只求日后相守。

    为了他,在舅舅的将军府上寄人篱下受尽了屈辱。

    但,楚瑾背叛了自己,他得到了艾家的势力,得到了刘家的势力,之后便过河拆桥,临死前的一幕幕,深深的刺痛艾城雪的心。

    艾城雪发过誓,倘若有来人,自己必当报此仇,现如今,老天爷开眼,当真让艾城雪回去了十几岁的日子。

    那么,重新来过,艾城雪就要在苍禹帝都卷起万丈风雪。

    秀儿见艾城雪缄默,只是冷着脸,便走上前端起一杯热茶,“小姐,天冷,喝口茶暖暖。”

    艾城雪听闻,急忙收敛了眸中的戾气,端过秀儿手中的热茶,轻轻的抿一口。

    “因为她们的勾心斗角,我做了牺牲品。”艾城雪简单的总结了自己的经历,再次喝一口清茶,神情淡然了很多,再提起,也是半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自己被扔出去后山,遭到毒打,遍体鳞伤昏厥过去,是花娘偶然路过救自己一命,并带到烟月楼。

    艾城雪为报答花娘的救命之恩,便在烟月楼常住,半年过去了,原本的烟月楼改名为六月楼,而自己成为六月楼背后的老板和众人眼中的花魁,每月十五登台献艺。

    “小姐,过往了。”秀儿喃呢一声,劝慰着艾城雪。

    艾城雪放下手中的萤火虫,“是啊。”

    “好了,收拾细软,回府。”艾城雪忽然想到什么,眸底散发一丝光亮。

    “回府?秀儿诧异一声,方才还说待在这里消停,这会又说要走。

    艾城雪笑笑,“今日可是大将军的四十寿辰,这般热闹的场合,正好欢迎咱们回府。”艾城雪的眸色阴沉了几分。

    很快,白马拉车,绸缎布置,流苏打扮,艾城雪一身白衣静静的坐在马车的软垫内闭着眼睛小憩着。

    “小姐,将军府到了。”马夫轻声呼唤,唯恐惊扰了艾城雪。

    艾城雪这才缓缓睁开眼。

    人来人往的将军府门口很是热闹,诸多将相王侯前来拜贺。

    艾城雪抬头看看将军府的门匾,百姓中传言此匾为当今圣上御赐,以昭示圣上对将军府的重视,艾城雪笑笑,“重视?不过是外强中干,下一步就怕是该杯酒释兵权了。”

    艾城雪抬脚向府内走去,却被门口的仆人拦住。

    “小姐,请出示您的请柬。”侍卫拱手作揖,到是客气。

    艾城雪的眸色一冷,“我身为护国将军府的小姐,来到舅舅的府上需要请柬?”

    推荐阅读:重生之化乱世妖妃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