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不要弄疼我

都市言情

一场十三年前的跳楼事件让他她耿耿于怀,为了找寻父亲死亡的真相,她踏上了一条从未想过的道路,各种困难都不要妄想能够摧毁她,因为她是打不死的夏安安。双重身份的总裁,放马过来吧,大不了她花心一点,全盘接收咯!反正美男伺候着她一点不费劲,只是当她三天下不了床的时候

 

推荐阅读:总裁不要弄疼我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险胜一把
    偌大的赌城里,灯光将黑夜点缀成白昼,人群围成环状,每个人都在找着角度观察这一场盛世角逐。
    一个梳着马尾的女孩坐在赌城中央,带着与年龄不相符的冷静,一把将面前的赌注全推了上去,清脆的嗓音响起:“我跟。”
    二楼,沈庄坐在高位上冷眼旁观,在瞥见女孩手指细微动作的时候,他勾起了一抹邪笑,夏安安,你一点没变,幸好儿子跟的不是你。
    夏安安的上家坐的是一位说话大声、沉不住气的港商,而下家坐的是一个高深莫测的老头子,三轮过去了,她的筹码翻了十倍,但远远不够。
    “又是A,我已经三张A啦,哈哈,这五千万了,全压上去。”港商十分得意,金牙露在外面差点晃了夏安安的眼,“小妹妹,不放钱就把底牌亮出来给哥哥看看嘛。”
    她故意盯着底牌却不翻开,拇指在食指骨节处细细摩擦,而在场每个人都看得出来,她没钱再跟了。
    “算了,我没钱了,不玩了。”她垂下眸子,捏着牌扔到赌桌中央。
    难道真的要放弃这五千万吗?可是她没有这笔钱,要怎么去交易?!心里燃起的可都是火焰啊!五千万!人生哪里有几个机会可以挣得?
    人群中顿时唏嘘声一片,这也太可惜了吧,有不少人见夏安安不玩,恨不得把自己今晚的筹码都借给她,就为了一睹底牌的风采。
    然而,五千万,是随便凑得齐的?
    就在底牌要石沉大海之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在半空中攥住那张牌放回夏安安面前。
    “跟上去。”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夏安安瞪大了眼睛,眼中闪过一抹转瞬即逝的惊讶。
    “五千万啊!”人群中发生赞叹。
    夏安安转过头,男人轮廓分明的脸庞就这般闯入眼帘,诧异之后她皱了皱眉,清明的心思像是被一颗石子打乱似的,她鬼使神差地点头:“跟。”
    发牌小弟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夏安安回神之后不由得在心底懊恼,怎么能随便听从一个来路不明的男人的话?!
    “该你了。”还没等她多想,沈庄浑厚的嗓音再次让她脑袋一嗡。
    夏安安快速凝神,放眼望去,整个局面已经是她的天下了,港商懊恼的摔了牌,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而眼底那一抹不稳重出卖了他。
    老头子绷着脸看着夏安安,片刻之后气呼呼地离去了。
    夏安安勾起嘴角,将一半的筹码推到沈庄面前,“先生,你的这些还给你,我只拿我的走。”
    “我说了你可以拿走吗?”沈庄站在她的身边,眼神因为她的“先生”两个字而变得阴鸷。
    她果然不记得他了。
    夏安安顿住了,抬眸瞬间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带她走。”沈庄冷冷地移开眼,一声令下,立刻有人上来抓住夏安安的胳膊。
    她紧张地四处张望,似乎在人群中搜索着什么,却什么也没看到。
    “去哪儿了?”她嘀咕道。
    沈庄忽然顿住了,微微侧头叮嘱道:“路上她说任何话,都不准信。”
    夏安安简直不敢相信,初次见面这个男人竟然那么了解她,知道她肯定会耍花招?
    “哎,先生,先生,我都不认识你,你凭什么这样对我,来人啊,绑架啊!”夏安安大叫,清澈的眸子满是焦急,一直到被带走还不忘搜寻那抹身影。
    该死的孙良,关键的时候却不在。
    人群看着夏安安被拖走,连一口大气都不敢出,沈庄的事情,谁敢管?除非他活够了,谁让这赌城是人家的地盘呢。
    夏安安一手搂着自己用准备好的包包装起来的筹码,努力保持冷静想着怎么溜走。
    “牌玩的不错,有没有兴趣跟我玩一把。”沈庄的嘴角噙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她自认在社会中摸爬滚打多年,但是像沈庄这种角色她是真的不敢招惹。
    且不说他人中龙凤的长相,深邃幽暗的眸子中间是高挺的鼻梁,薄唇轻抿随意散发出来的气势便是她不能小觑的,就说那种与生俱来的气势,压得她上方空气都变得稀薄了,她恨不得低到尘埃里寻一处能呼吸的地儿。
    “今天的好运气都被你吓得没了,要是沈先生现在赢了我的钱,那我只能说你欺负无知少女。”夏安安把筹码抱的更紧,佯装别过脸去,却用眼角余光扫向他,满心的戒备。
    沈庄失笑,无知少女用在她身上,是不是太……侮辱这个词了?
    “联合刚才那个假冒的港商欺骗盛世集团的董事长,你自己检讨一下,你算得上无知少女?”沈庄淡淡出声。
    夏安安心中一惊,不由得后退两步。
    他竟然都看穿了?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夏安安慌忙移开眼,再看下去,迟早沦陷在他的眼神里。
    沈庄也不废话,从头到尾将夏安安打量了个遍,最后眼睛却落到了她的胸前,似乎那里藏着什么他想证实的东西。
    “刚才那个人是你的朋友吧,我好像看见他被人带走了。”他的语气中稍微的停顿,有一种让人不得不相信的力量。
    夏安安被看得全身发麻,她硬着头皮道:“才不是我的什么朋友,我今晚是一个人过来玩的,哼,倒是先生你,拿着子虚乌有的事情诬赖我不说,现在还这样盯着人家看,你也算不上什么光明磊落之辈啊。”
    沈庄缓缓起身,一把扯开了夏安安的衬衫,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好美啊,跟羊脂白玉一般的细腻温润,还有淡淡的少女清香体味!真是极品!
    “你干什么?”夏安安手中的袋子落到地上,她瞪大眼睛喝道,一巴掌就准备招呼过去。
    沈庄皱眉,两只手固定住她的两只,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她的胸。
    “还看?”夏安安又羞又恼,白皙的皮肤被粉红色覆盖,可偏偏身体动弹不得。
    黑色的蕾丝简约而不简单,是她一贯的品位,可到了沈庄眼里,却成了极大的诱惑和讽刺。
    “印记呢?我给你的印记呢?”沈庄问道,鹰一般的双眼锁住她的。

    推荐阅读:总裁不要弄疼我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