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请自重

都市言情

 

我做了二十五年的绿叶,遇到了傅君威是个意外,睡了傅君威也是个意外,就连结婚也是个意外。不曾想到有一天丢人堆里找不到的我居然成了万众瞩目无数女人YY对象傅君威的老婆。本以为是上帝看自己可怜,赐给自己一个帅哥,谁想……怪不得玫瑰有刺,体会到心痛的滋味才明白爱情

 

推荐阅读:总裁大人请自重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聚餐
    说实在的,我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
    进酒吧夜场的次数屈指可数,这次要不是公司的经理提前打预防针说每个人都要到场。
    我想像这种公司聚餐我定是找个理由推辞不去的。
    由于学历不高,我只是公司的一个小职员,对于我这种微小到连名字都不会被记住的,不过是去凑个人数。
    所谓聚餐不过是一群人看着上司的脸色各种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然后就是喝酒寒暄。
    可能有些人天生就懂得那一套,也许是经历了沧桑被这个社会磨平棱角才变得圆滑,可是我终究学不会虚假着一张脸堆积笑去讨好别人。
    每当我带着一丝鄙视去谈论这些人时,方清清总是先白了我一眼,然后对我说:“现实社会就这样,你不会巴结人也别看不起会巴结别人的人。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现实生活不容易,你以为生活是安徒生童话?”
    面对方清清一番过来人的说辞我也懒得去反驳。
    事实上谁又能真的对另一个人的感受而感同身受呢?而安徒生童话也不见得完美,不是吗?
    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还有十分钟就到十点了。
    想来对于他们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看着再坐的同事没有要走的意思,我心里有点坐不住了。
    虽然很想早点回去可我还是不好意思突然站起来说要回家,忍了半个小时,他们说要去k歌,我和同事张姐借此机会出来了。
    也许是我性格冷,平日里和他们也不怎么太熟,公司男同事嘱咐了句“路上小心”再也没有其他表示。
    我想最可能的原因是:张姐一个结过婚有孩子的女人,而我则是长得平凡还有点土气,所以男人的殷勤也是要看对象的。
    我笑着和张姐说再见,寒暄两句。然后看着车子从我眼前消失淹没来来往往的车辆中,最后分不清张姐坐的是哪辆车。
    其实我是个路痴,到了陌生的地方心里就会隐约不安。
    这时候那些在大学里道途听说的案例统统在脑海里像放电影一样过了一遍。
    看着热闹的街市和糟杂的声音,仿佛与我是两个世界。
    街边的一对小情侣相互挽着胳膊,像连体婴儿,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人我总会皱着眉下意识地把眼睛移向别处。
    每当看到我这样的表情,方清清总会说我这是吃不到葡萄嫌酸,然后讽刺说我是要把初恋留到八十岁。
    我站在路灯下,倾泻下来的影子要比我长得多,夜间的风吹起来倒有丝凉意,不过很舒服。
    我大概能想到方清清对着我一副恶狠狠的样子。
    事实上我没有跟方清清说在我青春年岁里出现过两个特别的男孩,或许是命运的轨迹我们终究没有交集。
    我犹豫是要坐公交车回去还是打车回去?公交便宜,打车一个人有点贵。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会为生活精打细算了。
    不过想到大学那会和同学晚上出去逛街回去,很费劲才挤上公交,结果和目的地越来越远的惨痛经历。
    我还是果断地选择打车回去,毕竟这片地方我不熟。
    别的不行,我防范意识被老师熏陶毒害的那是杠杠的!
    想想大学那会儿坐车回家我一般都是板着脸,一副非城勿扰的样子,错失了无数次与别人沟通的机会。
    人家方清清坐个公交车都能走桃花运,勾搭个帅气小伙当备胎。仔细想想自己还挺可悲的!

    推荐阅读:总裁大人请自重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