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私宠尤物

都市言情

 

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她最好朋友的新郎竟然是他那个夜夜对她索求无度的男人。  既然你已有娇妻美眷,既然你不爱我,却为何不肯放过我?  他捏住她的下巴淡然说道:我就是要让你做最让人不齿的第三者,让你每天代替你最好的朋友接受我的“恩惠”,因为我恨你!

 

推荐阅读:总裁的私宠尤物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001章 索求无度

     直到这一刻齐洛格才知道,她最好朋友的新郎竟然是他那个昨夜还在床上对她索求无度的男人。
     他喜欢吃五分熟的牛排,他的大腿上有块淤青的胎记,他思考问题时总是会微微皱眉。
     齐洛格以为自己很了解他,他结婚她却是最后一个知道。
     心底划过一阵痛,下意识地把两只手搅在一起,脸上却保持着暖暖的微笑,对她的好朋友程飞雪轻声说:“雪儿,恭喜!”
     “我的闺蜜,齐洛格,我叫她洛洛美女!”程飞雪俏皮地介绍。
     乔宇石淡淡地看向齐洛格,表情波澜不惊,仿佛从来没见过她。
     “你好!乔宇石!”他很礼貌地说道,伸出他的大手,与齐洛格的握了一下。
     也许六月的天太热了,齐洛格的手心沁出了细密的汗,只沾到了他的指尖,就慌乱地拿开了。
     齐洛格不敢看他的眼,生怕会惊慌失措地让程飞雪看出她和他不同寻常的关系。
     她的担心多余了,他是那样的淡然自若,当然不会露出马脚,让他心爱的妻子伤心。
     程飞雪精致的脸上沾着一丝发,他偏过头看她的小脸时正好看见,微笑着伸手帮她拿掉。仿佛她的脸是易碎的水晶,他的动作是那样小心翼翼。
     齐洛格的心又一次抽紧了,他从没有这么温柔地对待过她。她总以为他就是冷漠的人,原来不是,只是她不配不值他温柔罢了。
     恍惚中,齐洛格像个木偶一般被人引领着进入酒店大厅落了座。
     宾客厅很热闹,人们在热烈地讨论着一对新人的家世学识以及郎才女貌。
     齐洛格却再也不能为好友高兴,她的丈夫能瞒着她与人保持那样的关系,可见是不值得托付终身之人。
     为好友的未来忧心忡忡,又不能把这些告诉她,她必须想别的办法阻止这场婚礼。
     给小勇哥发了一条信息,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做完这一切,婚礼进行曲忽然响了,众宾客站起身来,一齐迎接新人的到来。
     新娘的父亲把一脸娇羞的程飞雪郑重地交到风度翩翩的乔宇石手中,如潮的掌声经久不息。
     不知为何,齐洛格总觉得他曾在众多的宾客中寻找她的身影。
     也许只是她的错觉,在她看向他时,他在深情款款地看他的妻子。
     婚礼还在进行着,礼仪小姐已经端上了交杯酒,就要礼成了,她安排的人为何还没出现?
     再看不下去他温文尔雅的笑,站起身,齐洛格悄悄离开婚礼现场。
     洗手间里,她按动手机键盘刚要拨小勇哥的电话,后背忽然一暖,竟被一个男人紧紧地搂抱在怀里。
     齐洛格吓了一跳,刚要叫,嘴又被一只温热的手捂住。这味道她很熟悉,不是乔宇石又是谁呢?
     他不是在喝交杯酒吗?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为了我忽然放弃了今天的婚礼吗?
     那样她会瞧不起自己,仅剩的尊严也会彻底失去。
     是啊,她没有资格,否则后果是她承担不起的。
     放过我!她是我的好朋友,你不为我,也为了她想想,行吗?”齐洛格怀着最后的期望低声乞求道,眼泪已经在眼圈里打转了。
     他可以不爱她,可他不能这样侮辱她,侮辱圣洁的婚礼。
     以为他结婚了,她可以功成身退,没想到会是如此的不堪。

    推荐阅读:总裁的私宠尤物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